關於部落格
貓言亂語,不定期介紹+更新貓貓看過的片子動畫
  • 28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月之光太陽之影-劇情攻略☆周藤信彥☆

新學期的第一天,我有種煩悶的春假結束、時間終於開始前進的預感。今年的櫻花,也開得有些早呢。

美希:「花瓣都已經飄散下來了……」站在校門邊仰望著櫻花,我自言自語著。

這樣看著學園的櫻花,已經是第二次了。只是,和去年不同,我平靜的出奇的心情,和那已是空空如也的胸口,對本應朝氣蓬勃的春天提不起一點興趣。真想嘆口氣呢……。

美希:「明明是春天。」

智也:「什麼啊,我還在想是哪個傢伙呆呆的站在校門口,原來是妳呀。」

美希:「好痛!」腦後不知道被誰啪的敲了一下,頓時清醒過來。回頭一看,站在那裡的人有我熟悉的面龐,正帶著些許吃驚的目光看著我。

美希:「什麼嘛,是智也喔……。」

智也:「這種一副不耐煩的表情是什麼意思啊。」

美希:「因為不開心嘛。」

智也:「可惡…」站在那裡的人,是從小就和我有著孽緣,一直都在同一所學校裡的青梅竹馬,高見智也。雖然兩人毫無顧忌的拌嘴看起來有些刻薄,可實際上並不是在吵架。

智也:「快點走吧。妳喔,就像白癡一樣。」

美希:「囉嗦~別管我了啦!」

智也:「美希,你剛一直在看什麼,這裡有什麼東西嗎?」智也帶著訝異的表情,在我身邊俯下身來。這個舉止有些誇張,我不禁害羞起來。不,並不是誇張什麼的。智也個子很高,所以為了能和我視線相平,必須得這樣。

美希:「真、真是的,好了啦,走吧。」

智也:「什麼啊…反正一定是在想那傢伙吧?一看就知道了。」

美希:「什……。」

智也:「都寫在臉上了,上面寫著『甲斐學長』。」

美希:「……。」被他嘲笑了,雖然有些生氣,但他說的是事實,我只有陷入沉默。
的確,我是在想甲斐學長的事情…他…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而現在,他在英國留學。

美希:「其實也不錯啊,像這樣想著在遠方的戀人。」

智也:「…那是什麼說法,好像在說誰死掉了一樣。」

美希:「哎,別說那麼不吉利的話啦,笨蛋!」

智也:「這種時候還有婚約啊~。」

美希:「!…什麼嘛。」智也的話讓我有些吃驚,好像還是沒能習慣。那個…婚約什麼的。

智也:「說起來,妳怎麼會有婚約的。」

美希:「是學長和我父母兩家之間的約定。」

智也:「咦?沒想到你們家那麼守舊啊。」

美希:「…似乎是因為各種各樣的複雜原因」聽到智也說守舊兩字,我感覺有些彆扭。但按常理來說,一般人都會這樣覺得吧。現在這種時候,還有父母訂下的婚約之類的…。

美希:「但是,還真是少見呢!」

智也:「啊?什麼?」

美希:「智也不是很少來問關於學長的事情的嘛。」

智也:「是啊…我又不感興趣。」

美希:「誒?」

智也:「啊,不是不是。只、只是覺得很無聊啦」

美希:「無聊?什麼意思啊。」

智也:「因為那是很久以前就決定了的吧?要結婚這件事。」

美希:「嗯…好像是這樣的。」

智也:「那不是連見都沒見過嘛。」我們曾經有過邂逅。剛才我在回憶的,就是那場邂逅。

美希:「也不是這樣的。」

智也:「咦,第一次聽說。」

美希:「但是,甲斐學長是我的未婚夫這件事,一開始我也是不知道的。」

智也:「最初?是說你們在美術部認識的吧。」

美希:「不,不是的。和學長最初的邂逅是…」

↓我是回想分隔線喔↓
那是在盛開的櫻花下。今天是學園的入學式。想到之後的幾個月要在學校裡度過,我懷著不安和期待交織的心情,走進了校門。
記得當時的櫻花綻放得正艷,沿著校門兩側交握著延伸到路的盡頭,校園被環繞其中,滿眼都是絢爛的景致。但是,我進入學校後,最先占據我目光的…不是櫻花。


 
甲斐:「你…怎麼了?」

美希:「哎……。」糟糕,難道我一直在看著他…。

美希:「對、對不起…。」

甲斐:「不…沒什麼好抱歉的。」那個人噗哧一聲,微微笑了出來。我知道自己的臉肯定刷地一下變紅了。

他站在校門旁的櫻花樹下,手上的籃子裡裝著很多新生配戴的花朵飾品。
如果天使穿著校服,一定就是這樣的吧…。像他這樣漂亮的人,讓我產生了天馬行空般的幻想。
或許,大部分的女孩都會有種一見鍾情的感覺呢。

甲斐:「這個給妳。拿著吧,新同學。」

美希:「啊…謝、謝謝你。」他遞給我一朵花。雖然只是用絲帶做成的,簡單而樸素,但被他白皙纖長的手指遞過來,彷彿變成了鮮豔的花朵,甚至還帶有馥郁的香氣。這個人是幾年級的?應該不是新生,是學長吧?

甲斐:「怎麼了?不知道怎麼戴嗎?」

美希:「誒…是的…戴在那裡好呢?」

甲斐:「戴在胸前喔。」

美希:「謝、謝謝。」他略微湊近了一些,脖子附近傳來些微香味,是香水嗎?沐浴一般好聞的幽香,他應該是早上洗了澡後來學校的吧。
討厭…我在瞎想什麼啊…心臟都要跳出來了。我慌忙用微微顫抖的手指將別針插在嶄新的校服上。笨拙的戴好花朵抬起頭,他還站在那裡,靜靜的看向我。
一瞬間,我的全身彷彿被束縛住一般無法動彈。似乎立刻就要陷入他淡淡的瞳裡…。
 
美希:「…那、那個…。」

甲斐:「你……。」

美希:「是的。」

甲斐:「之前,我們有在哪裡見過嗎?」

美希:「誒?」我嚇了一跳,慌忙在腦海中搜尋著記憶。但是,如果有見過這麼漂亮的男生,我肯定不會忘的。

美希:「我想…大概沒有吧。」

甲斐:「是嗎…怎麼回事呢,感覺以前見過似的。」

路人:「喂,聰!這麼快就找到新生搭訕了啊。」這時,其他分配花飾的人跑過來開玩笑,我立刻從夢境中回到了現實。

甲斐:「不、不是啦!真是的。」

美希:「對…對不起!」我手足無措的慌忙道歉。這麼帥的人,搭訕我這種人實在是…但他卻微微紅著臉,溫柔的笑了。

甲斐:「哈哈,對不起,我沒打算那樣。」

美希:「我、我才是…真抱歉。」我低下頭深深的鞠了一個躬,然後正當我逃似的想要趕緊離開時…

甲斐:「啊…等一下!」這時,似乎帶著些微慌亂和羞澀的聲音喚住了我。我不禁秉住呼吸心臟再這樣狂跳下去,在入學式上我會因貧血而暈倒的。

美希:「是、是的。怎麼了。」

甲斐:「那個…我是二年級的甲斐聰。」

美希:「是。」誒…似乎是在哪裡聽到過的名字。

甲斐:「我是美術部的副部長。參觀社團活動的時候,如果方便就來看看吧。」

美希:「是、是!我會去的!」聽到美術部的時候,我開心極了,不禁大聲喊了出來。察覺到周圍的人都看向這邊,我的臉頰火辣辣的。可是我真的好開心。

我喜歡畫畫,也喜歡看別人畫畫,本來就打算加入學校的美術部,沒想到他也在裡面。
 
甲斐:「呵呵,謝謝。」看到他微微綻出笑容的臉龐,我覺得似乎連胸前的花都盛放開來。

──甲斐聰…學長。是的,似乎是在哪裡聽到過這個名字。那時候的我卻沒想到,他就是我小時候聽說過的那位未婚夫。
 
和甲斐學長初遇純粹是個偶然。而就在去年的那個春天,我領悟到了『命中注定』的意義。
↑我是回想分隔線喔↑
 
智也:「你發燒了嗎?」

美希:「誒?」智也突然碰了碰我的額頭,視線猛的被他寬大的手掌遮蓋住了。

美希:「等、等一下,你幹什麼啦!」

智也:「我看你在紅著臉發呆啊。」

美希:「是、是嗎?」好丟臉。我真是個容易被一眼看穿的人。

智也:「你身體不舒服嗎?那我抱你去保健室吧。」

美希:「我說你…你能抱就抱抱看啊!假期結束後我的體重可是增加了十分之一喔!」
智也:「咦,真的?你都這樣說了,我就想要抱抱看了。」

美希:「誒?」智也突然徑直走了過來,將手伸向我的膝蓋後面。

美希:「誒,等、等一下~!」

涼子:「好了好了,花心就到此為止吧,美希。」肩膀被啪地敲了一下…花、花心?吃驚地回頭,站在那裡的,是和往常一樣從容不迫的,我的好友。
美希:「涼子…不要嚇我啦。」

涼子:「啊哈哈,不好意思。因為我覺得太像調情了,所以就不自覺的…。」
智也:「片桐。你快給我去看眼科。」

美希:「還不是因為你做出這種沒常識的舉動!」

涼子,是我進入這個學園認識的第一個朋友。無論是從外表還是從思考方式來看,都很像大人。怎麼說呢…有點像姊姊的感覺。
去年智也和我不在一個班上,卻因為各種原因經常和我在一起,自然而然的,我們三個人就這樣走進了。

涼子「已經看過班級表了嗎?」

美希:「哎,還沒。在哪裡?」

智也:「還能在哪裡呢,就在那兒,人最多的地方。」

美希:「啊,真的呢。」大門口旁的牆上貼著新的班級表,從1組排列到7組。

美希:「人好多看不到呢。」

涼子:「高見君,該你出場了。」
智也:「什麼啊,真是的…再貼的高點啊,這不是貼在矮個子的教導主任才能夠得到的高度嘛。」智也一邊發著牢騷,一邊大大咧咧的鑽進那群人中,然後與許久未見的同學們高聲的敘舊著。…好像都忘了他原本的目的了。

涼子:「好像不行呢~我去看看。」

美希:「啊,我也去。」撥開人群,努力踮起腳看向班級表。我和涼子的名字在3組裡。咦?還有智也的…。

涼子:「那個,貌似我們三個分在一個班級了呢。」

美希:「啊~嗯,好像是這樣的呢…。」

涼子:「唉~有點棘手呢~和美希在一起是不錯,但是竟然和高見君一個班級…。」

美希:「咦…涼子討厭智也啊?」

涼子:「那是因為,一年級的時候,高見君的班級每次辦活動都出狀況不是嗎?」
 
美希:「嗯嗯。那個啊…。」想起那些事件,難怪涼子會不喜歡智也了。
說起這個,他們有在體育季打賭啦開燒肉派對啦,在文化祭放煙花啦,在學校放奇怪的廣播啦之類的…。

美希:「真的有些佩服他們…做的不錯呢。」

涼子:「是喔~我可不大喜歡這些『突發事件』呢,只是想想高見君那幹勁十足的樣子,我就覺得吃不消了。」
 
美希:「因為涼子和智也,正好性格相反呢。」
如果不是因為我在中間的話,或許他們兩個人會在3年裡面一句話不說就畢業吧。
雖然我的確不太擅長這種活動,但也不會像涼子那樣自律。我很容易受影響,也喜歡那種祭典般熱鬧的氛圍。
 
涼子:「…美希~你好像沒什麼精神?」

美希:「咦…是嗎?」
涼子:「嗯…這段時間一直沒什麼精神喔。美希,春假的時候不是一直悶在家裡嗎?叫你出來也不願意。」

美希:「也不是一直啦。」
涼子:「今天看上去心情更沉重了呢…你和學長之間發生什麼事了?」

美希:「……。」又想起那張似曾相似的臉龐…春假明明那麼短暫,可周圍的一切全都改變了。
因為,春天是特別的季節。一切都已復甦,獲得了新生。但我的時間卻停滯不前。這一定,是從去年的那個炙熱的夏日開始……。
↓我是回想分隔線喔↓
 
美希:「誒…留學?去一年?」窗外蟬鳴不止,今天十分悶熱。放學之後,甲斐學長帶我到這個房間裡來。盡管剛進屋就開了空調,但也不可能馬上涼快下來。

甲斐:「嗯…一放暑假,就要馬上出國。」

美希:「那剩下的時間豈不是連一個星期都不到了嗎?」

甲斐:「真的…很抱歉。」學長垂下視線,纖長的睫毛在白晢的肌膚上投下了陰影。我望向那總是令我看得入神的清秀面容,此刻心中湧上的卻是───憎惡。

美希:「什麼時候決定的?」

甲斐:「留學這件事,在進學園前就決定了。以前家人就告訴過我,在畢業之前是肯定要去英國留學的…。」

美希:「那麼,為什麼一直都沒有告訴我呢?!」我根本沒辦法控制自己的音量…不管怎麼看,這都太過分了!我們已交往三個月了,而且我還是他的未婚妻……。但是其實這些都沒關係。只是…我那麼那麼…喜歡學長。
 
美希:「果然,只有…我是這樣呢。」

甲斐:「誒?」

美希:「一開始就是這樣的。一見鍾情喜歡上學長的是我,一直迷戀著學長的也是我…。」

甲斐:「藤原,不是那樣的!我…。」

美希:「我不相信!!」墨一般漆黑沈重的情緒席捲了我的整個世界。眼前學長的表情顯得十分困擾。我知道的,我知道自己在說多麼幼稚的話。可是我無法控制自己,這一直是我的心結。我這麼平凡的人,真的可以憑著未婚妻的身份和學長交往嗎?
 
美希:「因為學長一直以來的溫柔…我想我過去都會錯意了。」

甲斐:「………。」

美希:「但是,現在我全都明白了。原來只是我一個人在玩戀愛遊戲呢…。」無比絕望。默默壓抑至今的情緒全都爆發了出來。對學長來說,我不過是被父母強塞的未婚妻而已吧?

甲斐:「藤原…你可能不會相信。」

學長暗啞的聲音讓我的心跳漏了一拍,我不由得抬起了視線。誒…?學長的眼睛…有些濕潤…?

甲斐:「妳…從一開始,妳對我來說就是特別的。」

美希:「從一開始?」

甲斐:「嗯。起先我就覺得曾經在哪裡見過妳,我想那是因為看過藤原小時候的照片。」照片……?
這麼說來,我也記得很久以前看過學長小時候的照片。不過男生的變化比較大,所以完全沒有注意到。

甲斐:「但是,不僅如此。藤原…妳注意到了。」

美希:「誒?」

甲斐:「不記得了?」學長微微瞇起了眼。

甲斐:「一開始來美術部參觀的時候。藤原,妳看著我的畫說了那句話。妳說…總覺得好像很痛苦呢。」

美希:「哎……。」我不由捂住了嘴。想起來了!在學長畫架上架著的那副淡色調的油畫…與廣闊的畫面相比,捲曲著身體的小小人像,非常讓人印象深刻…。

美希:「我、我…不知道那個是學長的畫。」

甲斐:「我…從那時候開始,眼裡就只有藤原了。」

美希:「誒…。」

甲斐:「藤原是第一個這麼說的人,只有妳能理解我。」學長這麼說著,突然握住了我的手。看到他無比認真的表情,我的胸口一下子緊了起來。好狡猾,用這樣的眼神看別人。

美希:「理解…是怎麼回事?」

甲斐:「不,妳自己肯定沒有察覺…所以妳才是特別的。我想,如果是和藤原一起的話,就再也不用畫那種畫了吧。」

美希:「………」學長再說什麼呢,這種過於抽象的事我無法完全理解。不過我大概能想像到。學長的父親,是有名的國立大學的名譽教授,母親則是精通三國語言的優秀翻譯。而身為讀子的學長,不僅成績優異,還得過很多繪畫的獎。雖然學長外表看起來開朗而溫和,可也應該一直在為壓力而苦惱吧。

甲斐:「留學的事…沒說出來是因為我很膽小,我害怕告訴你這件事。」

美希:「害怕…我?」

甲斐:「是的,我害怕藤原…妳不知道吧?我有多麼害怕…被妳討厭。」

美希:「學長…怎麼會。」

甲斐:「是的。藤原剛才說了,說我一定不喜歡妳,說妳無法相信我。但是,我也是一樣的。」

美希:「哎……。」

甲斐:「在我心裡,妳是特別的,所以我才害怕得不得了。之前也說過的吧?我很膽小呢…。」學長不斷地喃喃低語著。他握著我的手…微微顫抖。

美希:「學長……。」情勢突然就逆轉了。剛才幾乎都讓我感到憎恨不已的學長,現在變得如此令人愛憐。我無意識間緊緊握住了學長的手。學長的肩頭輕微地晃動了一下。

甲斐:「誒…。」

美希:「我明白了。」我望著學長的眼睛,終於…笑了出來。因為…不想再看著學長悲傷的臉了。

美希:「要給我…寫信喔,還有電話…。」

甲斐:「藤原…這是當然的!」

美希:「約好了喔…不然的話…。」我靠上學長的胸口,把額頭底在學長制服的白襯衫上,默默聆聽著學長的心跳。學長的…味道。從初遇之時開始就從未改變的,非常好聞的味道……。

美希:「就不讓你去了…不讓你離開我去英國…。」

甲斐:「藤原…。」學長的聲音振動著,通過肌膚傳遞過來。

甲斐:「我答應你。」學長略微用力,伸出雙臂環住我的背。帶著微微顫抖的力度讓我的胸口熱了起來。

這樣完美的學長有時展露在我面前的,是那玻璃一般纖細的心。學長的好狡猾。明明在這之後…我們要分離那麼長的時間,可為什麼還是讓我這麼喜歡他?我閉上眼,把唇印上學長的鎖骨。拼命抑制著就這樣啃咬下去的衝動。
↑我是回想分隔線喔↑
 
 
校長那低沉的聲線有些朦朧地傳來。眼前的世界變得清晰起來。
……還沒結束啊。
 
校長:「那麼~各位同學,請以嶄新的面貌,全力以赴更上一層樓吧。謝謝!」在我回過神之後『敬禮』的聲音響起。那些身著黑色制服的背影,都一齊彎了下來。

唉。終於結束了…四周傳來了終於解放了一般的嘆息聲。在一下子就緩和下來的空氣中,氤氳著春天溫暖的潮濕氣息。校長的演說真是太長了。托他的福,我又一次陷入了回憶之中。學長的事情,就好像不是真的一樣…。

涼子:「哎~找到了找到了!美希!」

美希:「啊,涼子。」

涼子:「真的好長喔~那個,去不去廁所?我一直在憋著,難受死了。」

美希:「不要那麼粗魯嘛。」涼子長的很漂亮,性格卻有些古怪。但我還是很喜歡她。一般像涼子這麼漂亮的人,應該對自己的容貌更加自覺,多在意自己的舉止才對。

涼子:「那個,妳要不要和我說說呢?」

美希:「誒?突然要我說什麼?」
 
涼子:「真是的,別裝傻啦。甲斐學長的事啦!」

美希:「你、你怎麼會…這麼想呢?」
 
涼子:「因為,能讓美希這麼煩惱的,也就只有甲斐學長的事情了吧!」

美希:「你那麼肯定阿。」

涼子:「是的。因為美希真的是沒藥可救了呢~我覺得妳的眼裡只有學長一個人。」

美希:「唔……。」涼子的話頓時讓我的臉紅了起來…那些記憶的確讓人面紅耳赤呢。

涼子:「真的好羨慕妳。未婚夫是其他人就算了,可是甲斐學長的崇拜者特別多呢。那些女孩子一直都虎視眈眈的,美希妳卻一點都沒注意呢。」

美希:「誒…虎視眈眈,對我嗎?」

涼子:「妳看,就是這個意思,我剛才就說了妳眼裡只有學長一個人。」

美希:「我才不知道這種事。」

涼子:「因為你們太恩愛了啦。」

美希:「……。」

涼子:「所以我才會在意啊。那樣迷戀著學長的美希,卻像這樣獨自在這裡嘆氣。」

美希:「唔嗯…對不起,讓妳擔心了。」

涼子:「總之,和姊姊我說說吧。」

美希:「嗯。」

涼子:「一聲不吭也是美希的壞習慣喔。總是把事情憋在心裡會很辛苦的呢。」

美希:「一聲不吭?我看起來是這樣的嗎?」

涼子:「是的是的,因為自己沒法發覺嘛。多和別人撒撒嬌也行的喔!對了,高見君除外。」

美希:「誒…為、為什麼?」

涼子:「因為如果妳讓他有所期待的話,他豈不是很可憐?」

美希:「誒?期待?智也嗎?」
 
涼子:「…不不。美希只要保持這樣就可以了。」涼子輕輕地摸了摸我的頭。雖然不是很明白,但被當做小孩子對待了,果然還是有些不痛快呢。

但是,涼子的話也讓我明白了一些事。至今為止,我的世界都只圍繞著學長一個人。明明相距那麼遠,卻還能在遠方繼續擾亂我生活的學長,真的很討厭呢。

涼子:「哎,不是站著發愣的時候了,走吧,美希。」

美希:「嗯。」我一邊走一邊將事情陸陸續續地告訴她。從沒想過要把自己和學長的事情說給誰聽。在旁人眼哩,這根本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我會被笑話的吧。

或許我真的把自己封閉起來了也說不定,所以沒有和朋友們交往太深。可涼子卻總能讓這樣的我打開心扉。但是,只有這一次,我覺得不管向誰尋求答案都是徒勞。因為,就連我都不明白學長的心,我想其他人也應該無法了解吧。
 
涼子:「咦?那就是說,已經快3個月沒有聯絡了?」

美希:「嗯。是的。」

涼子不由發出一聲驚呼。一陣內疚感湧了上來,我只有輕輕地點了點頭。就好像把自己最羞恥的一部分展現在別人面前,我有些手足無措。

涼子:「會不會是因為生病或者其他事故所以沒法聯絡呢?」

美希:「我想不是的。學長的父親曾經告訴我,學長似乎過得不錯…。」

涼子:「那麼,學長還是有聯絡家人的…是怎麼回事呢?」

美希:「我也想知道…。」學長再也沒有和我聯絡了,所以我每時每刻都在煩惱。之前都是學長先連絡我,我再回信…一直是這樣一來一往的。

涼子:「之後呢?美希,既然對方沒有聯絡的話,妳有沒有自己試著先聯絡他呢?」

美希:「……沒有。」

涼子:「為什麼!」

美希:「因為…聯絡他之後,萬一他沒有回信的話,要怎麼辦呢?」

涼子:「說什麼『怎麼辦』…這種事妳不試試怎麼知道?」

美希:「萬一被無視的話,我就完了…。」

涼子:「美希……。」
美希:「而且我也好想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但是…」明明曾經約好的,可我越來越不能理解學長的事了。
不過這麼說起來…學長的事情,我又了解多少呢?說不定,他在那邊找到自己喜歡的人了。也就是說,曾經說過我是特別的存在…只是那個時候為了擺脫我的藉口嗎?越想越覺得糾纏不清,等到發覺的時候,腦子裡已經只有學長的事了。

涼子:「……甲斐學長,什麼時候回國來著……。」

美希:「應該是夏天的時候。也有可能…不會再回來了。」

涼子:「美希…妳總往壞的地方想啊。」

美希:「但是……。」

涼子:「總之,我覺得只能先嘗試著聯絡下。」

美希:「…是嗎。」

涼子:「是的是的。一昧逃避的話,可是沒法開始的喔!好了,進教室吧。」像是要為我打氣般地拍拍我的肩膀,涼子先進了教室。剛想跟在她身後,但是面對著教室喧鬧的氣氛,我猶豫了。
糟糕…我真的要變成性格陰鬱的人了。再這樣害怕和人接觸的話,或許我會變得閉門不出吧…。
 
周藤:「喂,那邊的,快點進教室。」

美希:「哎…是。」突然被叫到,我嚇了一跳。連老師的臉都沒看,就飛奔進了教室。要是剛開學就被盯上,那可就糟了。

…說起來,班主任老師是誰來著?看班級表的時候也是心不在焉,都沒怎麼仔細看。
就在我坐下的同時,教室的前門被拉開了。一個西裝筆挺的高個子老師走了進來。
 
美希:「唔哇…。」我不由得低聲悲鳴。那是教英語的周藤老師,因嚴格而出名呢。




周藤:「好了,安靜。已經不是一年級的學生,不要在興奮了。」是的,就是這個聲音。明明沒有再說什麼嚴肅的事情,卻總帶著重低音的聲線。無論他說什麼,學生們只是聽著,就會有大多數人害怕起來。就因為剛才的一句話,教室一瞬間靜了下來。
 
周藤:「那麼,今天是妳們作為二年級學生生活的開始。在這個值得紀念的第一天,就不能用稍微端正點的態度對待開學典禮嗎?」教室如同被水浪衝過一般鴉雀無聲…室內充斥著說教即將來臨的氣氛,大家的表情都變得僵硬起來。因為,剛才如果有誰很顯眼地打哈欠或者說話,就會引起講台班主任得注意。
 

周藤:「…算了,就這樣吧。希望從明天開始,各位都能以作為新生榜樣的標準來要求自己。那麼開始點名。」氣氛一下子就緩和了下來…真麻煩呢,之後的一年裡,這樣的氣氛都要一直持續下去嗎?如果是個更加輕鬆些的老師該多好。

就在我呆呆的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突然被叫到了名字。這麼說來,似乎是正在點名。
周藤:「喂,那邊的…藤原。」

美希:「哎…是。」

周藤:「…還沒睡醒嗎?回答得乾脆點。」

美希:「…是…。」一瞬間,教室裡的視線都集中在我身上。好難堪,臉上也變得火辣辣的…果然,我討厭這個班主任,英語成績估計也要猛跌了。
 
周藤:「以上,43人嗎。今後的一年請多關照。雖然也沒必要重說一遍,今年我將繼續負責這個學年的英語課。我是周藤信彥。」如同直尺般挺直的脊背…這個人一直在一絲不苟的生活著吧。不知為什麼,我心不在焉的想起這些事情來。
 
周藤:「既然是由負責英語教學的我來擔任班主任,那麼希望大家也能一起努力。」那麼快就直接說到學習的事,教室裡的學生開始嘰嘰喳喳起來。
 
周藤:「如果3班的英語平均分布是第一,那麼在下次測試前,我會加倍的布置練習題。」……這是騙人的吧………我英語不行的啦~!果然隱隱約約出現了一些不滿的聲音。

但周藤老師似乎毫不在意這些,只是繼續說下去。唉。這種時候,真希望學長能在身邊,這樣想著,我重重地嘆了口氣。學長…為什麼不和我聯絡呢?
 
周藤:「那麼,班會結束!1號同學,口令!」聽到『起立』的口令,我慢吞吞地直起腰。想想今後的日子,我就絕望了。涼子的英語好像不錯吧…。
 
周藤:「……哎,那邊的。藤原。」

美希:「誒…?」重低音從遠處傳了過來。唔哇~該怎麼辦…那麼快就要被各『個人輔導』了??

周藤:「看妳有點不舒服的樣子。」

美希:「不、不是。沒…什麼。」

周藤:「很顯眼。在那麼緊張的教室裡,只有妳一個人心不在焉的樣子。」

美希:「對…對不起。」很意外的,他似乎對每個學生的事都很在意。我有些驚訝地抬起頭望向老師。因為身高相差很多,所以有種類似仰視的感覺。老師的臉在窗外陽光的映照下,似乎有點像人偶。…實際上周藤老師很帥呢。的確,暗地裡也有老師的粉絲會之類的不是嗎…。
 
周藤:「如果有什麼煩惱,請不用顧慮地告訴我。我絕對不會告訴別人的。」

美希:「…謝謝您。」雖然他給人的第一印象既古板又嚴肅。但被這樣很帥的老師關心,我也並不討厭。不過,即使將煩惱說出來了,也於事無補吧?想著亂七八糟的事楞楞站著,我覺得再這樣下去會惹老師生氣的。怎麼辦?
 
{選項請選:其實……}
 
美希:「…實際上…。」我終於下定決心開始說。雖然知道這種事情不應該告訴班主任…但或許我只是想找個人傾訴吧。

美希:「是我…未婚夫的事情。」

周藤:「未婚夫?」果然,老師皺起了眉頭。那一瞬間,我不由後悔起來。

美希:「對、對不起。果然還是…。」

周藤:「妳有未婚夫?」

美希:「誒…是、是的。」

周藤:「這樣啊。然後?」

美希:「那、那個…」竟然被催促著繼續說,我有些緊張起來。怎麼辦,老師的表情非常認真,就好像覺得那是很深刻的問題一樣…。

美希:「那個人,是這個學校的學長。」

周藤:「喔?是誰?」

美希:「那個…是甲斐聰學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