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貓言苑

關於部落格
貓言亂語,不定期介紹+更新貓貓看過的片子動畫
  • 280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之光太陽之影-劇情攻略☆游佐拓海☆


{選項請選:沒什麼……

美希:「也沒什麼事情。」

周藤:「是嗎?」

就算老師說了,也是無事無補吧。我從來沒有想過,連好友都很難回答的問題,老師卻能給出一個確切的答案。


周藤:「那麼,就是單純的走神了。」


美希:「誒?」

周藤:「若還是帶著春假的狀態,那麼就到今天為止吧。妳的這種倦怠感只會影響整個班級。」

……開始說教了……

周藤:「我的意思不是要妳時刻保持緊張。但如果該緊張的時候不緊張就會有問題,比如說考試的時候可能發揮不出實力。」

 
美希:「是。」

周藤:「希望今後妳能振作精神,往後,不要再讓我注意到這種事了。」


美希:「對不起
我輕輕低下頭,老師便立即朝著走廊走了出去。


唉,總覺得被莫名其妙冠了個莫須有的罪名也不壞,我不擅長撒謊,不管說什麼都是自掘墳墓然後就會增添額外的問題


我精神恍惚的在走廊上走著,突然撞見了智也。


智也:「喲!妳還沒回去啊。」


美希:「你不也是嗎?」


智也:「和好久沒見的朋友聊了幾句就到這個時候了。那麼,一起回去吧。」


美希:「嗯。好吧。」


智也:「好勒。那麼就回去吧~。」智也將書包搭載肩上,飛快的朝前走著。那樣一副我肯定會跟上的表情和寬厚的背影,不知道為何讓我很安心。


美希:「你啊,真的給人一種孩子王的感覺呢。」


智也:「啊?你說什麼啊?說起來~我們的班主任怎樣!很糟糕是吧?」

美希:「是英語吧?真是怎麼辦喔還說平均分數什麼的,這不是連帶責任嗎?」

智也:「就是啊。我對一絲不苟的人最沒輒了,英語也超級不擅長的。」

美希:「我才是這樣的呢唉,往後的日子真是沒什麼動力了。」


智也:「不過你應該沒問題的吧?你給在英語發源地留學的學長發封郵件什麼的就全解決了。」


美希:「沒這回事。」

智也:「啊?」

美希:「因為學長沒有給我發郵件。」

智也:「那是什麼意思?怎麼了?」

美希:「不知道。」

智也:「哼放著未婚妻不管是嗎?」

美希:「………。」

智也:「算了,你問問片桐不就好了。那傢伙學習似乎不錯,比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的未婚夫要強多了。」智也講話也太隨心所欲了。但是,心中某個地方卻在歡呼雀躍著。或許,我是想有誰能來說說學長的不是吧。

美希:「好差勁啊。」

智也:「哈?」

美希:「不,我是說我自己。」

智也:「什麼啊你今天胡思亂想的時間是不是多了點啊。」受到苦笑的智也影響,我也微微揚了揚嘴角。如果學長也像智也那麼容易懂就好了,算了

智也:「喔喔,是嗎?下午是新生的入學典禮?」

走到外面,身著嶄新制服的新生湧了進來,今年的校門附近,也有負責給新生分發花飾的學生。讓人浮想連篇呢,這個景象。


一輝:「啊!姐姐。」

美希:「誒?」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轉過身,看到的是我的弟弟,一輝。第一次看到弟弟穿制服的樣子,總覺得他好像一下子就變得成熟了

智也:「噢~這不是一輝嗎?」


一輝:「智也哥哥,現在是要回家嗎?」


智也:「嗯。嘿~挺人模人樣的嘛。」


一輝:「是嗎?說起來,這花是不是很難看啊?女孩子戴到是很不錯。」


美希:「想要在學校裡裝帥,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你就別做無謂的期待了。」


智也:「算了,我不管穿什麼都很帥啦。」


一輝:「切,虧你說得出口。」一輝不服氣的努了努嘴,再次混進新生的人流中走掉了。總覺得這傢伙還是像小孩子一樣呢~。


智也:「不過沒想到連一輝都進了學園。那傢伙大概有戀姊情節吧。」


美希:「誒誒?什麼啦,他是因為足球部才來我們這的。」


智也:「如果是這樣的話,還有別的條件更好的學校不是嗎?」


美希:「嗯我也不是很明白。但是『戀姊情節』這種無聊的玩笑就別再開了啦。我和他在家裡總是拌嘴的。」


智也:「這不是挺好?我也想要個姊姊啊~不要像妳這種粗野,而是溫柔可人的姊姊大人。」


美希:「如果是你家遺傳因子的話,肯定是『大姊』的感覺吧。」


智也:「有可能。只會再增加一個『老媽』嗎。」


美希:「噗伯母最近好嗎?」


智也:「挺好挺好,身體比我還結實呢。」


美希:「因為你們就像是故事裡的體育之家一樣嘛。」


以前常去智也家玩。那歡樂的家庭氛圍,我很喜歡。當然也不是因為我自己不開心果然還是那裡有什麼地方吸引我吧。

雖然有時候不會去想,但有一個事實我是絕對不會忘的。現在被我叫做父親、母親的人,其實應該是──伯父和伯母……

智也:「說起來,美希,妳有在打工嗎?」

美希:「誒?沒有呢。」


智也:「嗯那麼要不要去我正在打工的地方試試?」


美希:「誒怎麼突然說這個啊。」突然聽到有關打工的話題,我有點吃驚。雖然知道智也在外面打工,但他叫我一起去,還是第一次。


美希:「智也,你是在哪裡打工?」


智也:「餐廳的跑堂。跑堂就是服務生的意思。對了就是車站前那個叫『TENDER GARDEN』的地方。」


美希:「哦,是那裡啊。你打工的店挺可愛呢。」


智也:「算是吧,的確大部分客人都是女的。」

TENDER GARDEN是家最近才開張的可愛的餐廳,專門供應植物和有機蔬菜做成的健康食品。我也曾去過,店內的裝潢和裝飾擺設都是粉色系的,很明顯是以女孩子為目標顧客群。

實際上,客人們也大多是穿著制服的女學生或者白領。因為不是商業區,所以也不會有大叔級別的上班族特地跑去那裏。但是,智也是那邊的服務生,這讓我有些意外。

那裡的服務生男孩子們的確都很可愛,因為他們去店裡的女孩子也很多呢

美希:「那邊再招募女生嗎?」


智也:「不,其實也不是這樣的我試想如果能讓妳轉換心情什麼的也不錯。」


美希:「這樣啊。」智也在不經意間對我的關心讓我感到很開心。


美希:「智也,謝謝。」


智也:「也、也不是什麼值得道謝的事啦。」


美希:「但是打工嗎我從來沒有這種經驗呢。」


智也:「美希不會招待的話,那就去廚房好了。雖然記菜譜有些辛苦,但是分開慢慢記也不是難事。而且,如果打工的話,享用料理有三分之一的價格優惠。」


美希:「嗯。」怎麼辦呢?

 

{選項請選:試試看吧……

美希:「嗯那麼,我就試試吧?」


智也:「真的?太好了,那下次我去的時候帶妳去看看吧!」


美希:「但是,我笨手笨腳的沒關係的吧。」


智也:「不用擔心!而且,如果是去廚房的話,有個很有意思的學長在。」


美希:「誒?怎麼樣的?」


智也:「這個嘛,妳見到就知道了。總之是個什麼都懂的人,這種應該怎麼形容,雜學嗎?」


美希:「嗯是個聰明的人嗎?」


智也:「是的~我覺得阿,他比那些會讀書的人還要聰明,總之妳就期待著吧。」


美希:「嗯,知道了,那就拜託啦!」

這是智也特地為我想出的排解煩惱的方法,我也稍稍振作一點朝前看吧。

智也:「話說回來啊。」用著和剛才不同的沉重口吻,智也突然小聲說道。


美希:「誒?怎麼了?」


智也:「那個傢伙的事情妳的未婚夫。」


美希:「學長的?」今天真是稀奇呢,智也居然毫不避諱地提起這個話題。


美希:「學長,怎麼了?」


智也:「妳也同意這樣嗎?」


美希:「誒?」


智也:「因為那是父母們決定的吧?那個婚約。」


美希:「嗯。」


智也:「妳自己的想法是怎樣的啊?」


美希:「怎樣的。」這樣開門見山的問我,真像智也的作風。


美希:「我喜歡學長呢。」


智也:「就算他不和妳連絡?」


美希:「那、那是……。」


智也:「既然分開了,就更加需要聯繫了不是嗎。如果讓我來說的話,不提什麼婚約的關係,我覺得,就是把妳扔在一邊不管了。」


美希:「沒有那種事!」這樣叫出口之後,我才回過神來。忍不住大聲說出來了。

美希:「對對不起。」


智也:「……抱歉,我說的過份了。」

智也帶有些窘迫的表情撓了撓頭不是的,智也沒有不對,智也說的話正是我腦海裡某個角落所想。只是,這件是從其他人的口裡說出來,我更加生氣。


美希:「對不起可實際上,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覺得很不安。」


智也:「嗯,也是啊。」


美希:「讓智也這樣為我擔心,真是對不起。」


智也:「笨蛋,別道歉啊。難過的人是妳才對。」


美希:「嗯,謝謝。」


智也:「如果,我喜歡的人是我的未婚妻的話。」智也大大的吸了口氣,自言自語似的輕聲說道。


智也:「我是不會作讓那傢伙傷心難過的事情的。」


美希:「………」也是呢,是這樣的吧。如果是按智也的性格,一定……


美希:「因為你是小狗啊。」


智也:「小狗!?」


美希:「啊哈哈!既單純,又好懂!」


智也:「可惡,竟然把我當白痴處理!」


美希:「啊~等一下啦,真是的,好痛好痛!」雖然被智也按著腦袋,但不知為何心裡輕鬆多了。是的,比起春假裡,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中等學長電話的那個時候,要輕鬆得多。

回家之後,徑直回到自己的房間。對於喜歡把自己關在房間的我來說,這裡真的很有『窩』的感覺。忽然,擺在桌上的照片映入眼簾。那張學長的照片,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扣倒下來的。

美希:「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再分開前,我覺得自己已經沒法再更加地喜歡學長了。但是,真的不能見面之後,卻變得更加更加喜歡他了。

比起在身邊的時候,更加忍不住想要見他,更加迫切地等待著學長的郵件。然後,自從那天突然斷了連繫之後,我就時時刻刻都只想著學長的事了……

美希:「學長就像毒品一樣讓人上癮呢。」中毒的人是我。會這樣持續到什麼時候呢,這樣的痛苦不過,或許也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如果發郵件給學長的話,馬上就可以解決這件事也說不定。

可是,越是這樣想,放在鍵盤上的手,越是無法動彈。

父親:「-那麼,一輝,第一次去新學校怎麼樣?」


一輝:「嗯。還行吧?校舍倒是很漂亮。」


美希:「真是沒趣的傢伙。應該更興奮一點才對嘛。」


一輝:「開什麼玩笑!」今天很難得,全家能在一起吃飯。因為平時父親都工作到很晚,所以很少有像這樣全家聚在一起。


美希:「雖然這傢伙嘴上這麼說,但其實還是很興奮的,對吧、媽媽?」


母親:「是的呢,雖然也有些緊張。」


一輝:「別說多餘的事情啦,媽媽。」


美希:「參觀社團活動是從明天開始吧?」


一輝:「嗯。好像是的。」


美希:「你要加入足球部吧?」


一輝:「嗯大概吧。」


美希:「真是毫無幹勁的回答呢。難道你覺得幹勁十足會影響到你的形象?」

一輝:「哈啊?我、我可沒這麼想。別擅自下結論啦。」


美希:「老老實實的高興起來不就挺好的,真是個小孩子。」


一輝:「別把我當小孩子看待啦!」


母親:「好啦好啦,吃飯的時候就別鬥嘴了。你們兩個都乖乖地吃飯吧!」


一輝:「哼。」


美希:「是~。」


父親:「說起來,美希,聰君最近好嗎?」


美希:「誒……。」


一輝:「………。」


父親:「還有幾個月就回來了。你等很久了吧?」


美希:「是、是啊。」


父親:「怎麼啦,一點都不老實呢。是不是因為一輝在所以不好意
思?啊哈哈。」


美希:「好了啦爸爸真是的……。」哈啊。好累。如坐針氈就是形容這種情況吧?

是啊,最棘手的狀況就是這樣了。我和學長的關係不僅僅是戀人,而且是牽涉到父母的婚約者。如果發生了什麼問題,那也不是憑藉我們就能夠解決的。

 一輝:「……我吃飽了!」

母親:「啊呀!一輝,已經吃好了嗎?」

一輝:「嗯,已經很飽了。」一輝扔下這句話,就飛快地拿著碗筷跑像廚房。

美希:「真少見。果然是因為開學典禮有些興奮了吧?」


母親:「也許吧。」


父親:「因為一輝不是很喜歡
和聰君有關的事情吧。」


美希:「誒?是這樣啊。」我第一次聽說這種事。原本之前就沒怎麼見過一輝和學長說過話。就連我,也是去年的春天才見到學長。即
使他來我家,也不過寥寥數次而已。


美希:「為什麼你會知道呢?」


母親:「這不是男孩子中很常見的,毫無端倪的忌妒嗎?」


美希:「那是什麼?不明白呢。」


父親:「算了,讓他去吧。你
和聰君的關係更重要哦。」

父親似乎打算繼續剛才的話題,我的內心深處不油變得有些沉重起來。真的有點討厭的感覺呢。

大人的這種遲鈍,有些情況下道是叫人感激萬分,有時候卻讓人無法忍受。不過,也沒辦法呢。從外表上看來,或許我們是進行的很順利。爸爸不是經常在家,也不知道我老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接著父親便有些煩人的繼續著話題。食慾全無,我沉默的放下筷子。

美希:「呼……。」我回到房間,嘆了口氣。無論如何,這裡是最能保護自己的地方了。

一輝:「姊姊?我可以進來嗎?」

美希:「呃?啊請進。」一輝的突然來訪,讓我很吃驚。一輝不知有多久都沒有來過我的房間了。

一輝:「………。」

美希:「怎麼了?」

一輝:「那個,我替你去和爸爸他們說吧。」

美希:「呃。」

一輝:「不太順利吧?那個,未婚夫那邊。」我一下子愣住了。因為,我怎麼都想不到一輝會說出這種話

美希:「你你怎麼會知道……。」

一輝:「這個嘛-每天都能聽到隔壁房間的人又是嘆氣又是抽泣的,猜也猜的到啦。」

美希:「!!」太丟臉了。好難為情。我真想挖個洞鑽進去。

一輝:「難道,你還以為沒被發現?」

美希:「的確是這麼想。」


一輝:「唉。真是的,到底誰才是小孩啊!」


美希:「唔。」無法反駁


一輝:「然後呢?到底是怎麼樣。被甩了嗎?從遙遠的英國。」


美希:「倒也沒有……。」


一輝:「倒也沒有?」


美希:「一直都沒有聯繫,只是這樣而已。」


一輝:「哦……。」


美希:「你怎麼想?」


一輝:「你們快完了吧?」


美希:「真直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