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貓言苑

關於部落格
貓言亂語,不定期介紹+更新貓貓看過的片子動畫
  • 280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之光太陽之影-劇情攻略☆片桐涼子☆

{選項請選:沒什麼……}
美希:「也……沒什麼事情。」

周藤:「……是嗎?」

就算和老師說了,也是於事無補吧。我從來沒有想過,連好友都很難回答的問題,老師卻能給出一個確切的答案。

周藤:「那麼,就是單純的走神了。」

美希:「誒?」

周藤:「若還是帶著春假的狀態,那麼就到今天為止吧。妳的這種倦怠感只會影響整個班級。」

……開始說教了……。
周藤:「我的意思不是要妳時刻保持緊張。但如果該緊張的時候不緊張就會有問題,比如說考試的時候可能發揮不出實力。」

美希:「是……。」

周藤:「希望今後妳能振作精神。往後,不要再讓我注意到這種事了。」

美希:「對不起。」我輕輕低下頭,老師便立即朝著走廊走了出去。

……唉,總覺得被莫名奇妙冠了個莫須有的罪名也不壞,我不擅長撒謊,不管說什麼都是自掘墳墓………然後就會增添額外的問題………。
 
我精神恍惚的在走廊上走著,突然撞見了智也。

智也:「呦!妳還沒回去啊。」

美希:「你不也是嗎?」

智也:「和好久沒見的朋友聊了幾句就到這個時候了。那麼,一起回去吧。」

美希:「嗯。好吧……。」

智也:「好嘞。那麼就回去吧~。」智也將書包搭在肩上,飛快的朝前走著。那樣一副我肯定會跟上的表情和寬厚的背影,不知道位何讓我很安心。

美希:「…你啊,真的給人一種孩子王的感覺呢……。」

智也:「啊?妳說什麼啊?說起來~我們的班主任怎樣!很糟糕是吧?」

美希:「是英語吧?真是怎麼辦哦……還說平均分數什麼的,這不是連帶責任嘛?」

智也:「就是啊。我對一絲不苟的人最沒輒了,英語也超級不擅長的。」

美希:「我才是這樣的呢…唉,往後的日子…真是沒什麼動力了。」

智也:「不過妳應該沒問題的吧?妳給在英語發源地留學的學長發封郵件什麼的就全解決了。」

美希:「……沒這回事。」

智也:「啊?」

美希:「因為學長…沒有給我發郵件。」

智也:「…那是什麼意思?怎麼了?」

美希:「不知道……。」

智也:「哼……放著未婚妻不管是嗎?」

美希:「………。」

智也:「算了,妳問問片桐不就好了。那傢伙學習似乎不錯,比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的未婚夫要強多了。」

……智也講話也太隨心所慾了。但是,心中某個地方卻在歡呼雀躍著。或許,我是想有誰能來……說說學長的不是吧……。

美希:「好差勁啊……。」

智也:「哈?」

美希:「不,我是說我自己。」

智也:「什麼啊……妳今天胡思亂想的時間是不是多了點啊。」

受到苦笑的智也影響,我也微微揚了楊嘴角。如果學長也像智也這麼容易懂就好了,算了……。

智也:「哦哦,是嗎?下午是新生的入學典禮?」

走到外面,身著嶄新制服的新生湧了近來,今年的校門附近,也有負責給新生分發花飾的學生。……讓人浮想連翩呢,這個景象。

一輝:「啊!姐姐。」

美希:「誒?」

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轉身,看到的是我的弟弟,一輝。第一次看到弟弟穿制服的樣子,總覺得他好像一下子就變的成熟了……。

一輝:「智也哥哥,現在是要回家嗎?」

智也:「嗯。嘿~挺人模人樣的嘛。」

一輝:「是嗎?說起來,這花是不是很難看啊?女孩子戴倒是很不錯……。」

美希:「想要在學校裡裝帥,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你就別做無謂的期待了。」

智也:「算了,我不管穿什麼都很帥啦。」

一輝:「切,虧你說的出口。」一輝不服氣的努了努嘴,再次混進新生的人流中走掉了。總覺得這傢伙還是像小孩子一樣呢~。

智也:「不過沒想到連一輝都進了永學園。那傢伙大概有戀姐情結吧。」

美希:「誒誒?什麼啦,他是因為足球部才來我們這的。」

智也:「如果是這樣的話,還有別的條件更好的學校不是嗎?」

美希:「嗯……我也不是很明白。但是『戀姐情結』這種無聊的玩笑就別再開了啦。我和他在家裡總是拌嘴的。」

智也:「這不是挺好?我也想要個姐姐啊~不要像妳這樣粗野,而是溫柔可人的姐姐大人。」

美希:「如果是你家遺傳因子的話,肯定是『大姐』的感覺吧。」

智也:「…有可能。只會再增加一個『老媽』嗎……。」

美希:「噗……伯母最近好嗎?」

智也:「挺好挺好,身體比我還結實呢。」

美希:「因為你們就像是故事裡的體育之家一樣嘛。」

以前經常去智也家玩。那歡樂的家庭氛圍,我很喜歡。當然也不是因為我自己不開心……果然還是那裡有什麼地方吸引我吧。

雖然有時候不會去想,但有一個事實我是絕對不會忘的。現在被我叫做父親、母親的人,其實應該是───伯
父和伯母………。

智也:「說起來,美希,妳有再打工嗎?」

美希:「誒?沒有呢。」

智也:「嗯……那麼要不要去我正在打工的地方試試?」

美希:「誒……怎麼突然說這個啊……。」

突然聽到有關打工的話題,我有點吃驚。雖然知道智也在外面打工,但他叫我一起去,還是第一次。

美希:「智也,你是在哪裡打工?」

智也:「餐廳的跑堂,跑堂就是服務生的意思。對了,就是車站前那個叫『TENDER GARDEN』
的地方。」

美希:「哦,是那裡啊。你打工的店挺可愛呢……。」

智也:「算是吧,的確大部分客人都是女的。」
TENDER GARDEN是家最近才開張的可愛的餐廳,專門供應植物和有機蔬菜做成的健康食品。我也曾去過,店內的裝潢和裝飾擺設都是粉色系的,很明顯是以女孩子為目標顧客群。
實際上,客人們也大多是穿著制服的女學生或者白領。因為不是商業區,所以也不會有大叔級別的上班族特地跑去那裡。
但是,智也是那邊的服務生,這讓我有些意外。那裡的服務生男孩子們的確都很可愛,因為去他們店裡的女孩子也很多呢……。
美希:「那邊在招募女生嗎?」
智也:「不,其實也不是這樣的…我是想如果能讓妳轉換心情什麼的也不錯。」

美希:「……這樣啊。」

智也在不經意間對我的關心…讓我感到很開心。
美希:「智也,謝謝。」

智也:「也、也不是什麼值得道謝的事啦……。」

美希:「……但是打工嗎……我從來沒有這種經驗呢。」

智也:「美希不會招待的話,那就去廚房好了。雖然記菜譜有些辛苦,但是分開慢慢記也不是難事。而且,如果打工的話,享用料理有三分之一的價格優惠。」

美希:「嗯………。」

怎麼辦呢?

{選項請選:試試看吧}
美希:「嗯……那麼,我就試試吧?」

智也:「真的?太好了,那下次我去的時候帶妳去看看吧!」

美希:「但是,我笨手笨腳的…沒關係的吧。」

智也:「不用擔心!而且,如果是去廚房的話,有個很有意思的學長在。」

美希:「誒?…怎麼樣的?」

智也:「這個嘛,妳見到就知道了。總之是個什麼都懂得人,這種應該怎麼形容,雜學嗎?」

美希:「嗯…是個聰明的人嗎?」

智也:「是的~我學的啊,他比那些會讀書的人還要聰明。總之妳就期待著吧。」

美希:「嗯,知道了,那就拜託啦!」
這是智也特地為我想出的排解煩惱的方法,我也稍稍振作一點朝前看吧。

智也:「……話說回來啊。」用著和剛才不同的沉重口吻,智也突然小聲說道。

美希:「誒?……怎麼了?」

智也:「…那個傢伙的事情……妳的未婚夫。」

美希:「學長的………?」

今天真是稀奇呢,智也居然毫不避諱的提起這個話題。
美希:「學長,怎麼了?」

智也:「妳也同意這樣嗎?」
美希:「誒……?」

智也:「因為那是父母們決定的吧?那個婚約。」

美希:「嗯……。」

智也:「妳自己的想法是怎樣的啊?」

美希:「怎樣的……。」
這樣開門見山的問我,真像智也的作風。

美希:「我喜歡學長呢。」

智也:「就算他不和妳聯絡?」

美希:「那、那是……。」

智也:「既然分開了,就更加需要聯繫了不是嗎。如果讓我來說的話,不管提什麼婚約的關係,我覺得,就是把妳扔在一邊不管了。」

美希:「沒有那種事!」這樣叫出口後,我才回過神來。忍不注……大聲說出來了。

美希:「對…對不起。」

智也:「……抱歉,我說得過份了。」智也帶有些窘迫的表情撓了撓頭…不是的,智也沒有不對,智也說的話正是我腦海裡某個角落所想。只是,這件事從其他人的口裡說出來,我更加生氣。
美希:「對不起…可實際上,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覺得很不安。」

智也:「…嗯,也是啊。」

美希:「讓智也這樣為我擔心,真是對不起。」

智也:「…笨蛋,別道歉啊。難過的人是妳才對。」

美希:「嗯,謝謝…。」

智也:「…如果,我喜歡的人是我的未婚妻的話。」智也大大的吸了口氣,自言自語似的輕聲說道。

智也:「我是不會作讓那傢伙傷心難過的事情的。」

美希:「………」也是呢,是這樣的吧。如果是按智也的性格,一定……。

美希:「…因為你是小狗啊。」

智也:「小狗!?」

美希:「啊哈哈!既單純,又好懂!」

智也:「可惡,竟然把我當白痴處理!」

美希:「啊~等一下啦,真是的,好痛好痛!」雖然被智也按著腦袋,但不知為何心裡輕鬆多了。是的,比起春假裡,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中等學長電話的那個時候,要輕鬆得多。
 
回家之後,徑直回到自己的房間。對於喜歡把自己關在房間的我來說,這裡真的很有『窩』的感覺。忽然,擺在桌上的照片映入眼簾。那張學長的照片,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扣倒下來的。
美希:「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再分開前,我覺得自己已經沒法再更加地喜歡學長了。但是,真的不能見面之後,卻變得更加更加喜歡他了。

比起在身邊的時候,更加忍不住想要見他,更加迫切地等待著學長的郵件。然後,自從那天突然斷了連繫之後,我就時時刻刻都只想著學長的事了……。
美希:「學長…就像毒品一樣讓人上癮呢。」中毒的人…是我。會這樣持續到什麼時候呢,這樣的痛苦…不過,或許也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如果發郵件給學長的話,馬上就可以解決這件事也說不定。
可是,越是這樣想,放在鍵盤上的手,越是無法動彈。
 
父親:「-那麼,一輝,第一次去新學校怎麼樣?」
一輝:「嗯。還行吧?校舍倒是很漂亮。」
美希:「真是沒趣的傢伙。應該更興奮一點才對嘛。」

一輝:「開什麼玩笑!」今天很難得,全家能在一起吃飯。因為平時父親都工作到很晚,所以很少有像這樣全家聚在一起。

美希:「雖然這傢伙嘴上這麼說,但其實還是很興奮的,對吧、媽媽?」

母親:「是的呢,雖然也有些緊張。」

一輝:「別說多餘的事情啦,媽媽。」

美希:「參觀社團活動是從明天開始吧?」

一輝:「…嗯。好像是的。」

美希:「你要加入足球部吧?」

一輝:「嗯…大概吧。」

美希:「真是毫無幹勁的回答呢。難道你覺得幹勁十足會影響到你的形象?」

一輝:「哈啊?我、我可沒這麼想。別擅自下結論啦。」

美希:「老老實實的高興起來不就挺好的,真是個小孩子。」

一輝:「別把我當小孩子看待啦!」

母親:「好啦好啦,吃飯的時候就別鬥嘴了。你們兩個都乖乖地吃飯吧!」

一輝:「哼。」

美希:「是~。」

父親:「說起來,美希,聰君最近好嗎?」

美希:「誒……。」

一輝:「………。」

父親:「還有幾個月就回來了。你等很久了吧?」

美希:「…是、是啊。」

父親:「怎麼啦,一點都不老實呢。是不是因為一輝在所以不好意思?啊哈哈。」

美希:「好了啦…爸爸真是的……。」哈啊。好累。如坐針氈就是形容這種情況吧?是啊,最棘手的狀況就是這樣了。我和學長的關係不僅僅是戀人,而且是牽涉到父母的婚約者。如果發生了什麼問題,那也不是憑藉我們就能夠解決的。
 一輝:「……我吃飽了!」

母親:「啊呀!一輝,已經吃好了嗎?」

一輝:「嗯,已經很飽了。」一輝扔下這句話,就飛快地拿著碗筷跑像廚房。

美希:「真少見。果然是因為開學典禮有些興奮了吧?」

母親:「也許吧。」

父親:「因為一輝不是很喜歡和聰君有關的事情吧…。」

美希:「誒?是這樣啊…。」我第一次聽說這種事。原本之前就沒怎麼見過一輝和學長說過話。就連我,也是去年的春天才見到學長。即使他來我家,也不過寥寥數次而已。

美希:「為什麼你會知道呢?」

母親:「這不是男孩子中很常見的,毫無端倪的忌妒嗎?」

美希:「那是什麼?不明白呢。」

父親:「算了,讓他去吧。你和聰君的關係更重要哦。」

父親似乎打算繼續剛才的話題,我的內心深處不油變得有些沉重起來。真的有點討厭的感覺呢。
大人的這種遲鈍,有些情況下道是叫人感激萬分,有時候卻讓人無法忍受。
不過,也沒辦法呢。從外表上看來,或許我們是進行的很順利。爸爸不是經常在家,也不知道我老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接著父親便有些煩人的繼續著話題。食慾全無,我沉默的放下筷子。

美希:「呼……。」我回到房間,嘆了口氣。無論如何,這裡是最能保護自己的地方了。

一輝:「姊姊?我可以進來嗎?」

美希:「呃?啊…請進。」一輝的突然來訪,讓我很吃驚。一輝不知有多久都沒有來過我的房間了。

一輝:「………。」

美希:「怎麼了?」

一輝:「…那個,我替你去和爸爸他們說吧。」

美希:「呃…。」

一輝:「不太順利吧?那個,未婚夫那邊。」我一下子愣住了。因為,我怎麼都想不到一輝會說出這種話…。

美希:「你…你怎麼會知道……。」

一輝:「這個嘛-每天都能聽到隔壁房間的人又是嘆氣又是抽泣的,猜也猜的到啦。」
美希:「!!」太丟臉了。好難為情。我真想挖個洞鑽進去。

一輝:「難道,你還以為沒被發現?」

美希:「的確是這麼想…。」

一輝:「唉。真是的,到底誰才是小孩啊!」

美希:「唔。」無法反駁…。

一輝:「然後呢?到底是怎麼樣。被甩了嗎?從遙遠的英國。」

美希:「倒也…沒有……。」

一輝:「倒也沒有?」

美希:「…一直都沒有聯繫,只是這樣而已。」

一輝:「哦……。」

美希:「你怎麼想?」

一輝:「你們快完了吧?」

美希:「真直接…。」

一輝:「也就是說,對方不想再聯絡了不是嗎?也懶得特地去分手,與其費力的分手,還不如就這樣簡簡單
單的斬斷情絲。」嗚…當頭痛擊啊…。

美希:「…這是目前為止我聽過的最無情的建議了。」

一輝:「有嗎?我只是講述了客觀事實而已。」

美希:「不愧是自己人,講話一點都不客氣呢…唉,到底是不是這樣呢,也許……。」

一輝:「也許?妳怎麼還這麼天真?」

美希:「但、但是…。」

一輝:「但是妳個頭啊。聽好了,不管交往的時候那個傢伙有多好,到頭來還不是這麼一回事兒。遠處的玫瑰在香也不及身邊的野花。」

美希:「這,或許吧…。」

一輝:「…怎麼?妳看上去都這麼消沈了,沒想到居然還留有希望?」的確…一輝所說的一針見血,我自己也曾想到過好幾次。那個時候總是很絕望,也一個人哭過。

但是,我這個人脾氣又特別彆扭,誰要是跟我斷言什麼,我就是特別想要試著否定它。偏要反其道而行之才覺得是對的。
美希:「總之…我相信學長。」

一輝:「…相信嗎?」

美希:「為了減輕到時候可能受到的傷害,所以事先做好最壞的打算,但是…我其實還是想相信學長的。」

 一輝:「……。」忽然,一輝表情變得複雜。剛剛他還一副你徹底錯了的表情,氣勢洶洶的想要糾正我,但卻突然間陷入了沉默。

美希:「一輝?」

一輝:「…妳難道,不會感到寂寞嗎?」

美希:「呃?」

一輝:「妳這樣…這樣下去的話,未婚夫對妳總是這種態度。難道就不寂寞嗎?」

美希:「一輝…」胸口微微發熱…原來如此。這傢伙,雖然好像一個勁的只顧著則被學長…其實是在關心我啊。

美希:「……謝謝。」

一輝:「幹、幹嘛這樣說。」

美希:「你是在擔心姊姊吧?」

一輝:「…唔!開什麼玩笑!笨蛋!」用不著一下子衝出去吧。

美希:「果然還是孩子。」但是,連平時只曉得和我吵架的弟弟都在為我擔心了,這樣一想,大概是讓很多人都為我操心了。最最孩子氣的,看來還是我自己呢。雖然說是在想學長的事情,其實還是只關心自己會怎麼樣。

美希:「呼。」一輝離開之後,我立刻打開電腦,進入信箱,新建一封寫給學長的郵件…但是,內容完全空白。

美希:「…怎麼辦…?」現在,已經有那麼多事情都改變了。在春假中閉塞著的腦袋,終於有種春風拂入的感覺。如果要寫些什麼給學長的話,我想也只有現在了。

但是,隔了三個月後的郵件…果然還是不知道寫些什麼比較好。總覺得,既然都已經這樣了,還是什麼都不寫比較自然吧?反正再過幾個月學長就會回來了…。

{選項請選:算了吧……}
美希:「…還是算了吧。」用沉重而僵硬的手指關上電腦的電源。不知為何,感覺心中似乎空空如也。
美希:「我……一直都是這樣…。」看著天花板,我自言自語著。
沒辦法做到能改變自己的事情,我也一直都是這樣活過來的。從小就不愛說話,也沒什麼朋友。在家的時候就是看看書,或者畫畫什麼的……。一直向這樣的我伸出援手的……是智也阿。



智也:「妳啊,為什麼每次被那樣說了還是一聲不吭?」

美希:「……」

智也:「妳也和我以外的人說說話啊,不然在小學裡可是交不到朋友的哦。」

美希:「…算了。反正大家都討厭美希。」

智也:「咦?是誰這麼說的?」

美希:「……」

智也:「誰都沒這樣說過吧?」

美希:「…不用了,美希的身邊有小智在就夠了。」

智也:「……妳別這麼說阿…妳看,朋友還是多一點比較開心吧。」

美希:「我除了小智誰都不要嘛。美希只想和小智講話。」

智也:「……真是的…美希是個麻煩的傢伙呢。我不在你身邊你就什麼都做不了。」 ……那個時候,在我身邊的人,真的就只有智也。

美希:「感覺好懷念呢…。」

智也一直都是孩子王,卻對我十分溫柔…可如今,智也也沒有義務再來照顧我的所有事情。因為學長的事而打亂了生活是不行的,應該要更加振作起來才對…。
 
 
一輝:「喂…姊姊!姊姊!!起來啦!!」

美希:「嗯……嗯啊?」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誒……誒誒?我是什麼時候睡著了的…?

一輝:「醒了嗎!?」

美希:「嗯…醒是醒了。」

一輝:「哈啊。我要走了哦!妳看了時間別昏過去啊!」

美希:「誒……時間是?」揉著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看像掛在牆上的時鐘──

美希:「啊…慘~了~。」一下子清醒過來了!!糟、糟糕!!一大早就晚這麼多!!看來已經沒時間吃早飯了!!從床上跳起來,急急忙忙地確認書包裡的東西,記得教科書是全部放在櫃子裡的所以不要緊。緊接著就是打理自己了!
 
飛快地穿上制服,洗臉刷牙,再一把抓起買好的餐包衝出家門。看一點手錶,正好是電車要進站的時候。稍微鬆了一口氣,停下了正往包裡探去的手。
 
美希:「恐怕不是吃麵包的時候…。」
一個猛衝殺過剪票口,進入候車廳時我已是上氣不接下氣得喘著。一輛電車立刻闖入我的眼簾-擁擠的必須
要車站相關人員在後邊推著,才能擠進去。
 
美希:「誒……怎麼辦……?」要是錯過這一班,肯定會遲到,但是要擠進那裏面去,又需要相當大的勇氣。

{選項請選:下一班就趕不上了!}
美希:「沒有退路了!」當下做好覺悟,迅速擠向人滿為患的電車。
 
美希:「嗚啊…。」用盡所有體重把自己擠壓進去。隨著候車廳的鈴聲響起,站務員把我的包從慢慢關上的車門縫隙間硬塞了進來…。
 
呼地鬆了口氣。但是,真的是好久沒有乘擠的這麼緊的電車了…感覺衣服已經被汗水濡濕,而周圍全是大叔們粗重的呼吸聲…。我自己也喘得上氣不接下去,於是閉上眼,深呼吸,等待呼吸平緩…真是的,為什麼會睡過頭這麼多啊?應該每天都有好好設定過手機的鬧鐘的…。
 
一驚。一陣突如其來的惡寒……誒、誒誒……?難道說……那只放在我短裙臀部位置的手…正要把我的裙子慢慢地捲上去…?因為想要確認而把手伸向身後,於是……被、被握住了!!被油呼呼的手給……
 
美希:「嗚…!!!!」差點發出尖叫,我拼命地把這聲音咽了下去。怎麼辦…色狼啊!肯定是的…。
 
{選項請選:踢過去}

太過分了…!我吞了一口唾沫。他就這樣光明正大地吃我豆腐,難道真以為我不會反抗嗎!?
美希:「你給我……。」
 
游佐:「那個…稍微打擾下行嗎?」
 
美希:「咦?」在我打算甩開色狼的手時,突然,站在斜前方的一個高個子男人過來搭了話。他沈穩的聲音讓我發熱的頭腦也不由得冷靜下來……。
 
美希:「那、那個……。」
 
游佐:「啊,抱歉抱歉。我不是指妳。我是說……。」
 
美希:「啊!」
 
色狼:「你、你幹什麼?!」
 


游佐:「我找這邊這位有點事。」那個人迅速的把手伸向我身後男人的手腕,直接的扭了上去…於是,我被拽住的手得以解放。
 
游佐:「不好意思啊,大叔。請在下一站下車吧。」

色狼:「什麼!?為什麼要我下車啊!我還要去上班呢…。」

游佐:「有話下了車再說吧。好啦,不要像這樣面紅耳赤口沫橫飛地說話,大家都已經很累了哦~。」

色狼:「混…混蛋,你說什麼…………。」

美希:「那、那個。」

游佐:「嗯?什麼?」

美希:「那個…請問…您是警察嗎?」

游佐:「嗯,也差不多吧。」

美希:「那我也在下站下車好了。」

游佐:「啊,沒事沒事。妳不是還要去上學的嗎?還穿著制服的樣子。」

色狼:「混蛋!我也是要去上班…!」

游佐:「沒事的,妳如果不在反而會更好的哦。」

色狼:「什…!?」

美希:「………。」居然對我說不用下車也沒關係,看起來這個人真的不是警察。只是因為出於好心才出手相救…不過也對呢。普通的便衣警察,應該會穿得更加不引人注目。而這個人卻戴了很多的首飾,川著看起來也是又時髦又貴的樣子…。

游佐:「來,該下車了。可不要想逃走哦,大叔。」

色狼:「唔…!別那麼用力!你這……。」 

美希:「啊、等等!」我擠在擁擠的人流裡,拼命也跟著下了車。

游佐:「…啊~啊。妳這樣會遲到很久喔。我都說了不用下車也沒關係了。」

美希:「我不能這麼做。」雖然真的遲到了很久,不過我是有正當理由的,所以沒關係。
 
好不容易辦完了所有手續,現在,我和那個救了我的人一起站在月台上等著電車。
和我一起將色狼送到警察局的人,自稱游佐拓海,自由職業者…但是在這個時間段他卻打著哈欠說要回家去…到底從事的是什麼工作啊?
 
美希:「居然害的游佐先生捲入了這種奇怪的事中…真是對不起!」

游佐:「哎?啊~沒事的沒事的。我說過了吧?我只是正準備要回家罷了。」

美希:「是您幫助了我…真的,非常感謝!」

游佐:「不用那麼拘謹啦,真的只是偶然而已。啊,對了。」

美希:「有什麼事嗎?」

游佐:「真的那麼想感謝我,就告訴我一件事情…可以嗎?」

美希:「咦…?嗯!當然了…只要是我知道的…。」

游佐:「那-麼。」游佐先生就像個惡作劇得逞的小孩子一般,歪著頭笑著。

游佐:「能告訴我妳的名字嗎?」

美希:「誒……。」啊?我、我沒說過嗎?可是剛才的那些文件啊學生證上應該都有的…。啊!說、說起來,那只在填寫調查報告時,跟警察說了而已…!
 
美希:「對對對對對不起!居然忘了自報姓名了…。」

游佐:「真是的-我不是說了嘛,不用那麼拘謹的!我看起來難道這麼可怕嗎?」

美希:「不、不是的。那個,不是那樣的。」真是太丟臉了。居然直到要分別時,才想起對救了我的人做自我介紹……。

美希:「那、那個……我、我叫藤原美希。」

游佐:「誒-美希嗎……真是可愛的名字~。」非常自然地脫口而出。

游佐:「…咦──妳臉好紅。」

美希:「那、那個…!真的,非常感謝!!」我深深地向他鞠了一躬,正好電車到達了站台,我快步走向打開的門。

游佐:「啊,妳做那輛快車嗎。我去的車站只有慢車才停。」

美希:「啊…這樣啊。那麼……。」

游佐:「嗯。再見!小心點哦!」

美希:「是!那、那個…再見!」我結結巴巴的說著,最後又小小的鞠了下躬,才乘上了電車。回頭看了一
眼站台,游佐先生微笑著向我揮手。

美希:「結果第一節課已經下課了啊…。」再休息時間喧鬧的走廊上邊走邊嘆氣,若是早知道會碰到那等事,我鐵定不會急急忙忙擠上車……。

周藤:「喂,藤原。」每次聽到總讓人不自覺挺直脊背的重低音。
 
美希:「周藤老師…。」
 
周藤:「今天怎麼了,為什麼遲到?」

美希:「那、那個……。」雖然老師提問的理由非常充分…但我還是會覺得很討厭啊。不喜歡對人說明這種事…。

美希:「那個…再電車裡遇到色狼…。」
 
周藤:「什麼?」
 
美希:「之後因為要在警察那裡填些資料,所以就遲到了…。」
 
周藤:「…這種情況請打電話給學校。妳這樣不是會讓人很擔心嗎?」
 
美希:「是…但、但是…我不想把事情搞大…。」
 
周藤:「是嗎?我明白了…也夠妳受的了。」老師蹙眉嘆了口氣。那表情看不出是在生氣,抑或是再擔心。

周藤:「不過…這種事經常發生嗎?」
 
美希:「哎?不、不是…是第一次遇到。」

周藤:「是嗎。以後小心些…妳也太忙防備了點。」

美希:「哎………。」這算什麼?難道說被色狼襲擊是我的錯嗎?

周藤:「總之…要聯繫學校。明白嗎?」

美希:「是…對不起。」老師一說完便大步離開了…周藤老師這個人真是冷漠!一般人會對因為被色狼襲擊而遲到的女生說那種話嗎?!

美希:「真倒霉……。」遇上色狼,又被老師罵…簡直是越想越生氣!

美希:「唔哇,慘了!」突然響起的上課鈴聲嚇了我一跳。第二堂課,好像…是在移動教室裡上吧?慌張地在走廊上跑起來。

不知怎麼,一邊跑一邊竟回想起游佐先生。那個人幫助我時的語調淡定而沉穩,彷彿一個早已習慣於修羅場中的人。然而,他看上去卻又是那麼外向開朗,讓我消沉的意志不由得也跟著高揚起來。

美希:「要是找他問過聯繫方式就好了…。」剛有點愉悅的情緒卻因為想到學長又再度低落下去,心口像被針扎似的微微刺痛著。
 
午休時候。雖然在新的班級裡也有熟人,但大家還是按照原本就關係好的分成了小組。我當然是和涼子一起。春日的教室暖洋洋的,吃完飯後坐在窗邊,馬上就開始犯睏。因此,剛才還在講桌那邊和男生們哈哈大笑的智也晃了過來。

智也:「喔!值得紀念的2年3班遲到第1號。」

美希:「不要給我取奇怪的名字。」

涼子:「我說啊,高見君要再班委會裡當什麼?」

智也:「班委會?啊,差不多得在明天決定啊。」智也興趣闌珊的咯吱咯吱撓著頭。

智也:「有意思的比較好啊。誒,那麼,伙食委員?」

美希:「才沒有這麼令人懷念的職位呢……。」

涼子:「什麼呀,意外的沒有幹勁呢。還以為你喜歡活動所以很有幹勁的要當體育祭實行委員或者文化祭實行委員呢。啊,中央委員怎麼樣?」

智也:「啊──不要不要,我討厭班委會什麼的,因為會沒法去社團活動吧。雖然當天熱鬧起來是很有意思,但是準備工作啊,好麻煩!」

涼子:「你真壞啊。」

美希:「周藤老師會問你想當什麼的吧?總覺得他太過嚴厲,感覺會自說自話把職責分派下來,好可怕……。」

涼子:「再怎麼說也不會這樣吧。而且周藤老師這麼嚴格嗎?」

智也:「因為片桐很認真所以蒙混過去了吧~被那人發現翹課或砸破玻璃窗之類的,就有生命危險了,對吧美希?」
 
美希:「別把我說的跟你一樣…。」

涼子:「是嗎?我說啊,雖然大家都說很嚴格啊很恐怖啊,但我從來沒見過周藤老師真的發火什麼的。」

美希:「誒…我也沒有見過。」

智也:「哦?妳這麼一說還真是啊。」

涼子:「對吧?怎麼說,長的又高表情很冷淡又是那種聲音所以被說很恐怖,但我想實際上是沒有這回事的。不如說,感覺對學生很冷淡。該說是劃下了距離呢…。」

美希:「是啊。說不定是這樣。」聽了涼子的話,我點了點頭表示贊同。是那種看似對每一個學生都有所關心、但卻都沒有深入,給人關係面廣而淺的感覺。

智也:「那傢伙有這麼高嗎?身高和我沒有差多少吧?」

涼子:「果然是因為西裝和學生服再壓迫感上的不一樣吧。」

美希:「妳不管怎麼看都是一副平和無害有點發傻的臉所以完全不可怕啊。」

智也:「煩死了。不想被妳這種萬年有氣無力的女人講啊。」

美希:「哼…。」

涼子:「總之,我很喜歡喔。周藤老師。」

美希:「總覺得被涼子一說,好詭異…。」

涼子:「誒?是嗎?為什麼?」

智也:「片桐啊,總覺得充滿了百合的氣息啊。」

美希:「你又說奇怪的話…。」
 
涼子:「什麼意思?指我看上去像拉拉?」
 
智也:「因為你看這傢伙時候的眼神有時候太過愛憐了啊。」
 
美希:「誒……。」
 
涼子:「…男人的忌妒真是難看啊,高見君。」
 
智也:「什…!」
 
美希:「涼子不能這麼斜眼看人啦!」
 
智也:「啊,可惡。已經上課了喔。」
 
美希:「誒?好像大家都換了衣服……。」
 
涼子:「啊,這麼說來下節是體育課呢。」
 
美希:「等等!涼子,既然注意到了的話應該告訴我啊!!」
 
涼子:「因為我今天生理期身體不舒服啊,不用換衣服所以就不小心忘記了呢。」
 
智也:「…你不要再男人面前這麼光明正大地說阿……。」
 
涼子:「男人?在哪裡?」
 
智也:「……。」
 
美希:「總、總之,要快點了!」教室裡的人陸陸續續都已經出去了,只有我們還像傻子一樣,一邊叫著一邊奔向更衣室。
 
總算趕得上體育課。男生和女生分開,做完準備體操後,分成小組開始打排球。今年春假裡裝修過的體育館整潔光亮,不由把他跟老舊陰暗到彷彿會跑出怪物的美術室對比起來。也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羨慕使用體育館的運動社團。
 
同學:「喂,美希,球過來了!」
 
美希:「啊!」正準備要墊球,結果手指卻扭傷了。最近連畫筆都沒有握過,手指好像變得脆弱了…。

美希:「好痛……。」
 
涼子:「啊哈哈。真是的,這算是什麼預定好的發展啊。」在旁邊看著的涼子苦笑著跑過來。涼子是排球部的,所以習慣了處理手指受傷。但是,總覺得好丟臉啊…。
 
美希:「對不起,涼子。」
 
涼子:「好了啦好了啦…哪個手指?」涼子湊的極近,拿起我的手指。
 
忽然間想起剛才智也說的話,感到有點不好意思。雖然涼子是氣質奇特的美女拉…這麼說起來,平時和男性朋友太過親熱的智也才比較奇怪。正在胡思亂想著,低著頭的涼子忽然小聲對我說。
 
涼子:「…我說啊。」
 
美希:「嗯?」
 
涼子:「高見君…再看著這邊對吧?」
 
美希:「哎……。」聽到涼子的話,我猛然抬起頭看像男生的場地。再班裡個子最高的智也馬上映入眼簾。

智也:「………。」
 
男子:「喂!智也!快點打啊。」
 
智也:「哦,哦!」… …正如涼子所說。
 
美希:「…嚇我一跳。為什麼涼子會知道…?他真的再往這裡看!」
 
涼子:「呵呵。因為他真的很好懂呢。」涼子只是哧哧笑著,甚至沒有看過智也那邊。
 
美希:「…真奇怪。」
 
涼子:「美希,手指已經不疼了吧?還是說去醫務室?」
 
美希:「啊,不用了,沒事!」
 
涼子:「那就不要緊的。不要硬去墊球,盡量多托球。下次要注意!」涼子離開時,長長的頭髮輕輕一甩,飄來很香的味道。我再次看像智也那邊,但智也只是專心致志的連續墊著球。
 
太陽西沉,今天的課終於結束了。

美希:「哈啊…好累啊。」

涼子:「美希,接下來你準備做什麼?」

美希:「嗯?這────個啊…。」

智也:「喂,美希,沒有忘記吧?」

美希:「哎?忘記什麼?」

智也:「喂喂,真的假的……。」智也很失望似的,誇張的垂下肩。

智也:「說過要我帶妳去的吧?打工的地方。」

美希:「阿阿!是阿!」

智也:「阿,真是的,一開始就完全沒有幹勁阿…。」

涼子:「什麼?美希,要和高見君一起打工嗎?」

美希:「誒?…阿,嗯。雖然今天只是去看看……。」

涼子:「誒,這樣啊。…美希要打工阿…。」涼子飛快的瞪了智也一眼,嚇得智也往後退去。

智也:「幹…幹什麼啊,片桐…。」

涼子:「…不是奇怪的打工吧?」

智也:「妳這人,把我想成什麼了阿!」

美希:「這個阿,聽我說。是TENDER GARDEN!智也在那裏打工。」

涼子:「誒…TENDER GARDEN?」

美希:「那個,不是和涼子去過的嘛!再2月份…新開的那家用草本植物和有機蔬菜做菜的,車站前面粉紅色的那家啦。」

涼子:「啊啊,那裡…這麼說,誒誒!?」

智也:「是是。妳要說那家店動作快、便宜、天真這方面和我很合對吧?」

涼子:「你不是很清楚嘛。」

智也:「………。」

美希:「但是好期待阿。因為是第一次打工啊。」

涼子:「這樣嘛。但是,要小心哦。比起高見君,要更多聽其他前輩的話哦。」

智也:「…妳真是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啊。喂美希!快走了!」智也哼了一聲,快步走了起來。

美希:「啊,等一下,智也…再見,涼子!」

涼子:「嗯嗯。加油────」聽見涼子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我和智也走出了教室。真的有點緊張。畢竟這是我第一次的打工,能好好完成嗎?
 
傻傻地要從餐館的正門進去,被智也一把抓住了。啊,脖子好痛…。

智也:「早──上──好」

美希:「誒…?」

智也:「進來的時候不管是早上還是晚上都這麼打招呼的。」

美希:「…我以為,只有在電視上看到的在晚上工作的時候才這樣……。」
 
智也從後門走了進去逕直來到廚房。廚房裡的工作人員都穿著圍裙,而從對著客人位子的窗戶可以看到穿著TENDER GARDEN制服的服務員忙碌的工作著。
 
美希:「那個,智也…我可以隨便進來嗎?要不要先向店長說一下…。」

智也:「所───以啊,在廚房裡…店長代理!」

美希:「誒…在工作?」

智也:「喂,游佐先─────生!」

美希:「誒…游佐先生……?」不禁對這個名字有所反應,游佐先生…這是個相當少見的名字呢…。

游佐:「哦,來了啊智也。這邊的是…哎?」

美希:「果,果然……。」

智也:「誒?什麼啊,難道說你們認識?」

游佐:「應該說是認識吧…哈哈!真是偶然啊!我就說嘛,上學要再那附近下車的話,這傢伙說不定也是那個學校的呢…。」看著高興地笑著的游佐先生和旁邊愣愣的智也,總感覺好奇妙。這種巧合,真的有啊。

智也:「怎麼回事啊,游佐先生……。」

游佐:「不,那個啊。今天早上在電車上認識的。」

美希:「游、游佐先生,這樣說得像搭訕一樣…那個,智也,游佐先生從色狼手裡救了我。」

智也:「妳,妳說色狼!?」智也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這變化太過突然了,把我嚇了一跳。智也的臉,突然拉長了……。

美希:「誒,怎麼了,智……。」

智也:「為什麼不對我說啊!!」

美希:「就算你問為什麼……。」

游佐:「好啦,智也。你過了交班的時間了哦───。」

智也:「誒……啊……。」

游佐:「總之,換完衣服再過來。…那麼,美希,妳要幹什麼呢?」

美希:「啊,那個,我……。」

游佐:「想要來打工?」

美希:「是、是的。」

游佐:「是嘛是嘛!好哦,今天客人相對來說比較少。那麼,想看哪邊?大堂?廚房?」

美希:「啊…這裡,是廚房…嗎?」

游佐:「是的哦。」

美希:「那麼,我在這裡……。」

智也:「喂,美希!」在另一邊換上制服的智也,帶著和剛才一樣生氣的表情進來了。

美希:「…哇。似乎意外的很合適呢。」

智也:「我穿什麼都合適啊。不說這個,妳剛才那件事是怎麼回事啊。」

游佐:「喂喂,你在生什麼氣啊智也。這孩子可是被害者哦,沒有去做色女哦。」

智也:「我、我知道!不是這個……。」

美希:「……因為很不好意思嘛。為什麼一定要特地向你報告這種事情啊。」

智也:「…嗯,話是…這麼說啦。」

游佐:「……哼嗯。」游佐先生嘿嘿笑著旁觀著我們的對話。

美希:「………游佐先生?」

游佐:「好啦好啦,總之什麼事情都沒有啦。對吧?智也。」

智也:「游佐先生…。」

游佐:「要是你被色狼騷擾我也會來救你的,所以別賭氣了。」

智也:「你、你說什麼啊!真是的……」

美希:「話說回來智也,你老是這樣不工作真的可以嗎?」

游佐:「那邊不爽的主廚好像馬上就要抱走了哦。」

智也:「啊,糟了。」聽了游佐先生的話,智也臉色一變,飛奔出了廚房。游佐先生輕輕把手放在我的肩上。 

游佐:「那麼,總之體驗一下。換衣服吧,好嗎?」

美希:「是、是!拜託您了!」然後,姑且算是我的…初次打工,開始了。
 

終於結束了,出了餐廳。外面的空氣好清新……。
美希:「哈啊…好累啊…。」

智也:「就做了那麼一點?美希,相當怠惰呢。」

游佐:「啊哈哈,不要和你比阿智也。相當努力呢,美希。」被游佐先生揉著頭。這個人也和智也一樣,親暱的動作很多呢。而且,不會讓人討厭。本來,我應該是超討厭這種類型的人的……。

游佐:「我說,要不要順辦去喝茶?」

智也:「誒?游佐先生,下一個工作,不要緊嗎?」

游佐:「不要緊不要緊。時間空了很多。話說回來你就算了,智也,前一陣剛請過你吧。」

智也:「誒,這算什麼啊……。」

游佐:「所以說,怎麼樣?美希。現在還不那麼晚。」

美希:「那個……。」
 
{選項請選:三個人的話}
 
我們走進車站前的咖啡店,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一直都站著的腿終於放鬆了下來。

游佐:「美希,妳要什麼?智也呢?」

智也:「啊,我要冰咖啡。」

美希:「請給我一杯洋甘菊茶。」

游佐:「好的好的……那我就………。」

智也:「游佐先生,當然是點奶昔對吧?」

美希:「咦……。」
 
游佐:「……智也…難得我想表現下成熟男性的一面,要杯黑咖啡來喝的,你都說了什麼啊……。」

智也:「因~為,游佐先生不是最喜歡甜食的嘛。明明每次來這裡都必點奶昔的說。」

美希:「誒…總覺得,游佐先生,很可愛呢~。」

游佐:「啊~夠了!好啊好啊。我要奶昔!還要加了很多很多糖的那種!!」

智也:「啊哈哈!游佐先生好帥───真不愧是大人呢!」

游佐先生叫來了服務生,點了三人份的飲品。

游佐:「洋甘菊茶、冰咖啡和奶昔對嗎。」

女服務生:「我明白了。」
智也:「…嘿嘿,服務生肯定會把奶昔放在妳面前的,美希。」

游佐:「……我說你啊~智也。馬上就開始打情罵俏了?」

智也:「才…才不是打情罵俏呢。」

美希:「……?」
游佐先生的話,讓從剛才為止都很興奮的智也露出了些許狼狽的神情。

美希:「那是什麼意思啊?智也。」

智也:「跟、跟妳沒關係啦…對啦,游佐先生。首先,這傢伙已經有了哦。」

游佐:「哦?真意外呢。」

美希:「…真是的。從剛才起你們都在說什麼啊。我有什麼了?」

智也:「男人啦男人……而且妳的情況,還很特殊不是嗎?」

游佐:「特殊?…那是什麼啊,真讓人在意的一句話呢~。」

游佐先生正想湊過身子來追根究底,剛才的服務生端了飲料上來。

游佐:「啊,奶昔是我的。熱飲是女孩子的。」

女服務生:「好的。」


智也:「先下手為強阿。」
游佐:「我在人生裡一直都很信奉這句話哦。對了,話說回來,剛才那個到底是指什麼?對美希特殊的男人?」

美希:「總覺得,這個說法聽起來有些討厭呢……。」

智也:「那個啊───這傢伙,已經有未婚夫啦。」

游佐:「咦……真的!?」

美希:「……啊……算是吧。」

游佐:「真厲害。妳家是名門貴族嗎?」

智也:「是普通的那種啦。那好像是父母之間做的約定對吧?」

游佐:「嗯───還真有趣呢。」被游佐先生用稀奇的眼光打量著,我淡淡苦笑。這種情況的確是很少見呢……。

游佐:「但是如果那樣的話就沒辦法了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