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貓言亂語,不定期介紹+更新貓貓看過的片子動畫
  • 28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風色幻想-魔導聖戰-全劇情揭露


序章‧魔導士的狂想
 
航行的船隻上,
海賊頭頭:「你們這群腦滿肥腸的豬,應該早就接到我的搶劫宣言了吧!?」
海賊頭頭:「那,就將所有的錢財留下吧。」
露菲雅:「海賊大人,您這麼個搶法,想必收人一定十分的驚人吧??」
海賊頭頭:「喔,是想加入我超級海賊團的新人嗎??」
露菲雅:「不,只是想確定你是不是那個名聞七海的大海盜罷了。」
海賊頭頭:「喔~~妳該不會是我的崇拜者吧??」
露菲雅:「………。」
海賊頭頭:「老子我當然是那個鼎鼎大名的超級海盜了!!不然我會是誰!?」
露菲雅:「那真是太好了。」
露菲雅:「我今天就要逮到你以揚名天下。」
海賊頭頭:「去……原來只是個發育不全的孩子阿……。」
安潔妮:「住…住口啊。」
海賊頭頭:「喔,旁邊那個就好多了。不管怎麼看都比那個發育不全的好。」
露菲雅:「你………再說一次!!!!!!!!」
 
將海賊等人收拾乾淨後───
商人:「妳們是………冒險公會派來的嗎??」
安潔妮:「嗯。我叫安潔妮。而這位是……」
露菲雅:「對了安潔妮,這傢伙應該有夥伴吧??」
安潔妮:「??」
露菲雅:「他們搭上了船,再途中一定會有接應的。」
安潔妮:「嗯……」
露菲雅:「在這航線上最佳的接濟點是……」
安潔妮:「是長年被大霧所籠罩的魔法聖域附近吧??」
露菲雅:「魔法聖域??那座魔法女王隱居的小島??」
 
來到魔法聖域週邊───
海賊1:「頭子此行不曉得順不順利………聽說這次的商船有請保鏢保護………」
海賊2:「頭子不可能有事的啦!!啊,不是回來了嗎??」
海賊3「頭子!!此行順利嗎??」
露菲雅:「看也知道被抓了。」
海賊4:「妳……妳是………」
露菲雅:「冒險者公會第一把交椅,最強的超美少女魔導士……」
海賊5:「首領的行動失敗了!!快逃啊!!」
海賊6:「哇~~~首領啊!!!!」
露菲雅:「………竟然不聽我說完………安潔妮……」
安潔妮:「…??」
露菲雅:「上,把他們轟爛好了!!!!」
安潔妮:「喔…喔!!」

將剩餘的海賊捉住後───
露菲雅:「大豐收,大豐收!!」
安潔妮:「嗯。沒想到會這麼順利。」
露菲雅:「有我在,那還用說。」
安潔妮:「嗯。」
露菲雅:「………。」
安潔妮:「怎麼了,還有漏網之魚嗎??」
露菲雅:「安潔妮,她……應該知道「那個東西」的所在吧?」
安潔妮:「她??」
露菲雅:「就是住在這兒的魔法女王。」
安潔妮:「應該吧……!?露該不會想……」
露菲雅:「安潔妮留在這兒看著海賊!!我很快就回來。」
安潔妮:「還是不死心啊,對那虛無飄渺的「究極魔法」……」
 
露菲雅一人來到魔法女王的住所───
露菲雅:「好寒酸的地方,這真是那個魔法女王的住所??」
席路亞:「這兒不是一般的旅人可以進來的地方喔,迷途的孩子啊。」
露菲雅:「妳就是魔法女王席路亞嗎??」
席路亞:「是的。那是人們給我的稱號。」
露菲雅:「我能請教妳關於魔法的問題嗎??」
席路亞:「很抱歉,我並不是為解答人們的疑問而存在。」
露菲雅:「是嗎……」
席路亞:「妳很想知道妳所要詢問的問題之答案??」
露菲雅:「嗯!!」
席路亞:「以前的人們為了確認自己魔法的進步,通常都會在一定週期的時間中以魔法向我挑戰。看妳的樣子應該是個魔法師吧??不然妳使用魔法向我討戰吧。只要妳能贏的了,我就盡我可能的告訴妳任何妳想知道的答案」
露菲雅:「魔法女王……是好戰份子嗎………??」
席路亞:「不…我只是想確認由我所授予你們人類的魔法,到底在你們人類手中成長到何種程度而已。」
露菲雅:「……雖然還是不曉得魔法女王到底是怎麼想的,但是要比魔法的話,我可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
席路亞:「嗯。那,開始吧。」
 
敗給魔法女王後───
露菲雅:「呼…呼…呼…這就是居於魔法頂點的人之實力嗎……??」
席路亞:「人類的魔法,似乎又更近一步了呢。妳真的很了不起喔。」
露菲雅:「嘿嘿…被比自己還要強的人稱讚…心裡還真不是滋味……」
席路亞:「我來治療妳的傷吧。」
露菲雅:「嗯……」
席路亞:「妳的背上,有著好大的傷啊,是小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露菲雅:「不,那傷是與生俱來的。」
席路亞:「??」
露菲雅:「瑪莉亞媽媽說,她生下我時,我的背上就有這樣的傷了。」
席路亞:「嗯……前世的烙印吧………」
露菲雅:「前世??」
席路亞:「我只是隨便說說罷了。」
露菲雅:「……………」
露菲雅:「對了,席路亞阿姨…………」
席路亞:「是姊姊。」
露菲雅:「………,席路亞姊姊,這個世上,有個叫『菲莉斯多』的魔法妳知道嗎?」
席路亞:「傳說中的究極魔法嗎??」
露菲雅:「嗯。那個叫『菲莉斯多』的究極魔法真的存在嗎??」
席路亞:「這就是妳想問的問題??」
露菲雅:「………」
席路亞:「為什麼想知道他的所在呢??告訴我妳的理由。」
露菲雅:「因為我想要得到它。我想要使用它的力量來扭轉一個我所無法改變的悲劇。」
席路亞:「這就是妳拼命挑戰我想知道它存在的理由??」
露菲雅:「嗯。」
席路亞:「好吧,看就看在妳坦承的份上,我就把我所知道的一些情報告訴妳吧。」
席路亞:「在這個世上,是曾經有過它的存在。不過,早在1600年前,它就消失了。」
露菲雅:「消失??為什麼消失的??」
席路亞:「這是個很古老的謎題了。」
露菲雅:「解得開嗎??這個古老的謎題。」
席路亞:「如果,妳有那個命運的話……」
露菲雅:「那,我就會有這個命運。」
席路亞:「對了,還沒問妳名字呢。」
露菲雅:「露菲雅。露菲雅‧希爾達。」
 
緞帶鎮冒險者工會駐所───
麗卡:「光輝皮捲的下落知道了!!」
露菲雅:「什麼,那個記載著過去一切知識與謎題的皮捲已經被發現了!?」
麗卡:「嗯。是前幾天由雲海之鎮的冒險者公會傳回的情報。」
露菲雅:「雲海之鎮……??」
安潔妮:「是那座長年被雲所包圍的高山城市嗎??」
露菲雅:「可能是吧??不然它幹麻取這種名字………」
安潔妮:「………」
麗卡:「露好像尋找光輝皮捲很長的一段時間了喔??它對露來說是很重要的東西嗎??」
露菲雅:「嗯。我覺得那裡頭一定隱藏著很重要的線索。」
麗卡:「重要的線索??」
露菲雅:「就是所謂最強的究極魔法-『菲莉斯多』的線索。」
麗卡:「『菲莉斯多』??是太古時候,人們對抗天上的命運女神所使用的魔法??」
安潔妮:「嗯。相傳它能改變一切,就連時間都能倒轉喔!!」
麗卡:「真是神奇的魔法………」
露菲雅:「麗卡,光輝皮捲的消息有洩漏出去嗎??」
麗卡:「沒有,這是專為露保留的訊息。」
露菲雅:「好~~,安潔妮,出發了!!」
 
 
第一章‧天空大陸的冒險者
 
朱里安:「你就是黑翼騎士團的首領-馬修吧??」
馬修:「你是………」
朱里安:「朱里安‧約克!!冒險者公會所屬的冒險獵人,受人之委託來擊倒你」
馬修:「獎金獵人嗎??就憑你一個人能打倒我黑翼騎士團??」
朱里安:「有這把破滅之劍在,我還怕你們沒看頭呢。」
馬修:「狂妄的小子,我就讓你清清楚楚的知道我黑翼騎士團的強大!!」
 
另一方面………… 
蕾依莎:「好,朱里安現在應該已經跟馬修接觸了,可以開始行動了。」
夏菲斯:「想從這兒夾擊我黑翼騎士團嗎??女孩。」
蕾依莎:「!!!」
蕾依莎:「什麼!?我們裡外夾擊的戰術被識破了!?」
夏菲斯:「妳是魔法劍士吧,看妳的裝扮。」
蕾依莎:「………為什麼知道我的目的。」
夏菲斯:「看那個以一檔百的少年充滿自信的樣子,我想,他一定有所準備。而這個準備,當然是再叫一個人由後方進行大範圍的魔法攻擊最為恰當了。」
蕾依莎:「相當好的判斷力……沒想到黑翼騎士團裡頭會有這種人存在。」
夏菲斯:「太看輕我們黑翼騎士團了吧??美麗的女孩。」
蕾依莎:「你叫什麼名字??」
夏菲斯:「要問人名字之前,要先告知自己姓名才是吧。」
蕾依莎:「蕾依莎‧費加斯,由天空大陸來到這兒的冒險獵人。」
夏菲斯:「天空大陸!?那可真是個遙遠的地方啊………」
蕾依莎:「你叫什麼名字!!」
夏菲斯:「夏菲斯。黑翼騎士團的軍師兼參謀。」
 
這時候右邊的道路上露菲雅以及安潔妮正往雷依莎的方向前來………… 
露菲雅:「蕾依莎!?」
露菲雅:「為什麼她會在這裡!?」
安潔妮:「露認識那個女孩??」
露菲雅:「嗯。以前在冒險公會的時候,我和她以及一個叫朱里安的死傢伙是競爭對手。」
安潔妮:「競爭對手……那麼說,他們和我們一樣是冒險獵人??」
露菲雅:「嗯。」
安潔妮:「該不會他們的目的和我們一樣都是光輝皮捲吧??」
露菲雅:「不知道……應該不是吧??麗卡說過光輝皮捲的情報並未外流啊……」
安潔妮:「那他們來到這兒的目的到底是………」
露菲雅:「天曉得………」
蕾依莎:「露菲雅‧希爾達!?」
夏菲斯:「援軍嗎??」
安潔妮:「啊,被發現了!!」
露菲雅:「………」
安潔妮:「要幫忙嗎??」
露菲雅:「先約定好,不準和我搶光輝皮捲!!蕾依莎!!」
蕾依莎:「哈??什麼光輝皮捲??我們的目的是殲滅黑翼騎士團啊!!」
露菲雅:「真的!?」
蕾依莎:「…………」
露菲雅:「好,那就幫妳個忙吧!!」
 
打敗夏菲斯後………
夏菲斯:「露菲雅‧希爾達,那個傳說中的賞金獵人果然名不虛傳我們下次再見吧。」
安潔妮:「啊,逃掉了。」
露菲雅:「現在,妳可欠我一個人情了唷,蕾依莎。」
蕾依莎:「待會在談這些,先救救朱里安吧!!」
蕾依莎:「!?朱里安??那個跟妳搭檔的死人頭!?」

 
於是眾人決定前往營救朱里安………這時候朱里安的狀況卻是…………
馬修:「不是很跩嗎??冒險家。」
朱里安:「去,若是一對一,誰怕你啊!!」
馬修:「可是你先挑戰我們所有人的喔,怨不了別人的!!」
千鈞一髮之際~~噹噹~救兵來到………
蕾依莎:「來遲了!!沒事吧,朱里安!!」
朱里安:「蕾依莎………露菲雅!?露菲雅‧希爾達!?」
露菲雅:「唷,小冒險家,還沒死啊??」
朱里安:「誰叫妳這個超級掃帚星來幫我忙的!!我可不想欠妳這傢伙任何人情啊!!」
露菲雅:「嘿嘿嘿,如果我說你的伙伴已經欠我個人情了,那該如何呢??」
朱里安:「什麼!?妳……說什麼!?」
露菲雅:「我的意思是,這個人情你一定得還就是了!!」
 
打倒馬修之後…………
馬修:「可惡,我怎麼可能會被這種小角色打倒呢!?巧合………一定是巧合!!!!」
露菲雅:「沒想到你還行的,小冒險家。」
朱里安:「當然了,我可是曾經拯救天空大陸的英雄啊。」
露菲雅:「誇你兩句就跩起來了………聽好,如果沒有本姑娘幫忙,你現在不曉得死到哪裡去了…知道嗎??要懂得感激唷。」
朱里安:「什麼話,是妳自己硬拖著蕾依莎要幫忙的,我幹麻感激妳。」
露菲雅:「什麼話!?我再說一次,沒有我的幫忙,你其實早就被做掉了!!了解嗎!?」
朱里安:「笑話,我一個人就可以贏他們!!」
露菲雅:「死冒險家知不知道感恩啊!!」
朱里安:「感恩也要看對象好嗎!?」
露菲雅:「什麼話!!死冒險家!!」
朱里安:「死魔法師!!」
安潔妮:「他們從以前就這樣嗎??」
蕾依莎:「看……看情況吧……」
安潔妮:「會合好嗎??」
蕾依莎:「看……看情況吧……」
 
吵了一陣子之後…………
露菲雅:「這麼說的話,朱里安等人的目標真的不是光輝皮捲了??」
朱里安:「本來就不是啊………」
露菲雅:「哼,就算是又如何??反正你也搶不過我………」
馬修:「光輝皮捲是我的!!你們誰都別想搶走它!!」
露菲雅:「被抓了還這麼跩啊………」
馬修:「平板女,妳會為妳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的!!」
露菲雅:「平~板~女!?你再說一便!!!!!!」
馬修:「……沒……沒有啦………說………說好玩的啦………」
朱里安:「……………」
露菲雅:「喂,光輝皮捲真是在那座神殿裡頭??」
馬修:「嗯。」
露菲雅:「沒騙我??」
馬修:「這山脈也就只有這麼一座神殿而已,它不在這裡頭在哪裡啊??」
露菲雅:「………,喂!!」
馬修:「??」
露菲雅:「沒有的話,殺~了~你喔。」
馬修:「……」
安潔妮:「安潔妮也去好了!!」
朱里安:「………」
蕾依莎:「怎麼了朱里安??」
朱里安:「奇怪了,如果說光輝皮捲真的就在眼前的神殿裡頭,那為什麼它存在的消息會這麼晚才被確定??」
蕾依莎:「什麼意思??」
朱里安:「這片雲海山脈中只有這一座神殿,那它實在是再明顯不過的標靶,一般來說冒險家們早把它挖空了,為什麼一直到現在才開始有人發現它裡頭藏有光輝皮捲呢??」
蕾依莎:「可能是這座神殿的消息最近才曝光吧??」
朱里安:「不,這兒早就像是傳說般的流傳在雲海之鎮的鎮民口中,它的存在是很早很早以前就被確認的事。」
蕾依莎:「朱里安到底想說什麼呢??」
朱里安:「我覺得,不是沒有冒險家來這兒追尋寶藏,而是來這兒探險的冒險家根本沒一個活著回去!!」
蕾依莎:「什麼!!」
安潔妮:「那為什麼麗卡會告訴我們這兒有光輝皮捲的消息呢??」
朱里安:「那應該是最近才有人從這神殿裡頭活著出來吧??」
馬修:「嘿嘿嘿……那個活著出來的人,可是本大爺的得意部下喔。雖然他也是死命的逃才逃出來的……」
朱里安:「!!」
蕾依莎:「夏菲斯??」
馬修:「疑??這位小姐認識他啊??」
安潔妮:「為什麼不告訴露這個消息!!」
馬修:「那小妮子又沒問我………」
安潔妮:「嗚……」
朱里安:「糟了,得去幫她才行啊………。」
 
眾人商量後決定留安潔妮下來看守黑翼騎士團,而朱里安及蕾依莎則向雷神神殿內部而去。此時則在神殿內部的露菲雅…………
露菲雅:「這是……什麼東西啊………好像不太友善………」
 

神殿內出現四個守護石像,且當露進去的時候便啟動了警衛程式………就在露撐不住的同時,朱里安和蕾依莎終於到了。
露菲雅:「朱里安!!蕾依莎!!」
朱里安:「算是還妳幫我們對付黑翼騎士團的人情,可不要得了便宜又賣乖喔!!」
露菲雅:「………安潔妮呢??」
蕾依莎:「她負責看守馬修等黑翼騎士團的黨羽。」
露菲雅:「嗯。那,一起讓它們煙消雲散吧!!!」
 

好不容易終於把神殿中的石像清光了之後,眾人都感覺有一點疲憊了。
朱里安:「呼~~,還真是難纏的對手啊。」
露菲雅:「反正在我的魔法底下,什麼東西都不堪一擊!!」
朱里安:「妳那毫無理由的自信到底是哪來的啊……」
露菲雅:「事實就是事實嘛,幹麻隱瞞。」
朱里安:「…………」
蕾依莎:「!!守護石像??」
朱里安:「什麼??還有嗎??」
露菲雅:「等一下,它好像沒什麼攻擊的意願……」
朱里安:「不對……那個守護石像是………專門與敵人同歸於盡的自滅型守護石像!!」
朱里安:「作弊,怎麼會有這個陷阱的!!!!」
此時的眾人根本來不及逃出爆炸,隨著石像的自滅而產生了巨大的聲響,神殿外的安潔妮擔心不已。
安潔妮:「神殿裡頭,冒出了好多的煙!!」
馬修:「哼,八成是神殿裡頭發生了大爆炸吧??」
安潔妮:「大爆炸??那露他們不就………」
馬修:「天曉得。活不成了吧??」
安潔妮:「什麼!!」
聽到此消息後,顧不得還有黑翼騎士團的人要看守,安潔妮即刻衝進去雷雨神殿中。等到安潔妮離開後只見馬修立刻將身上綑綁的繩子切斷。
馬修:「不看守我嗎??哼,實在是太嫩了。」
 
此時被爆炸波及的露等人則是掉落到了地底………
露菲雅:「大家都……死了……被露……殺死的……」
朱里安:「喂,裝死啊。」
露菲雅:「朱里安??」
蕾依莎:「醒來了。真是太好了。」
露菲雅:「這兒是………」
朱里安:「雷雨神殿的地底。可能是被人稱為米陶諾斯迷宮吧??」
露菲雅:「米陶諾斯迷宮??」
露菲雅:「為什麼知道這兒的名字呢??」
朱里安:「妳忘了我的正職是冒險家嗎??我好歹也曾從書上看過這兒的景象。」
露菲雅:「是嗎………」
朱里安:「不過連我都沒想到那座建立在熔岩之上的地底迷宮竟然會在這裡……」
露菲雅:「對了朱里安,米陶諾斯迷宮是那座封印著『浩劫』的迷宮嗎??」
朱里安:「浩劫??」
露菲雅:「是古代人對『某種東西的稱呼』。」
朱里安:「應該是吧,『火紅熔岩與深綴黑闇所保護的浩劫……』記得古書上是這麼記載的。」
露菲雅:「『浩劫』有可能是究極魔法-菲莉斯多嗎??朱里安??」
朱里安:「究極魔法-菲莉斯多!?」
露菲雅:「嗯。」
朱里安:「不可能吧,菲莉斯多和米陶諾斯迷宮應該是不會有任何關係才對啊。」
露菲雅:「………」
朱里安:「對了,一直到現在妳還依然在追尋著那個如幻影般存在的魔法啊??」
露菲雅:「!?」
朱里安:「真是不死心的傢伙。從我第一次見到妳到現在也已經兩年多了,妳還沒放棄阿………」
露菲雅:「每個人都有人生目標嘛!!」
朱里安:「追求目標和任性是兩回事好嗎??」
露菲雅:「煩死了,我高興怎麼做你管不著吧??死冒險家。」
朱里安:「我是提醒妳不要浪費時間!!小魔導士。」
蕾依莎:「沒看見安潔妮,她沒事吧??」
朱里安:「嗯。她根本沒跌下來。」
露菲雅:「這麼說的話,她可是我們平安離開這裡的唯一希望了。」
 
話剛說完,便見到安潔妮從上面直接的跳了下來。
安潔妮:「在討論我的事情嗎??」
露菲雅:「安……安潔妮!!」
安潔妮:「怎麼了,怎麼會露出這麼驚訝的表情??」
朱里安:「妳……妳下來做什麼!?」
安潔妮:「救大家啊。」
朱里安:「怎…怎麼救……」
安潔妮:「放繩子下來讓大家爬上去………。」
露菲雅:「……………」
安潔妮:「啊!!!!忘了繩子了!!!!!!!」
馬修:「哈哈哈哈,你們實在是太~~~小看我馬修大人了!!」
朱里安:「!!」
露菲雅:「這……這個討厭的聲音………」
馬修:「想抓我,再等個一百年吧!!光輝皮捲我帶走了!!」
露菲雅:「有種你拿看看!!就算是變成了鬼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馬修:「那就變成鬼吧。」
安潔妮:「!?」
朱里安:「天上掉下來的是………」
露菲雅:「炸彈!!!!!!」
等到眾人發現掉下來的東西已經來不及了只好四處閃躲……
朱里安:「咳…咳…該死的傢伙……」
安潔妮:「出手這麼重……」
安潔妮:「啊,是…是怪物!!」
露菲雅:「什麼!!」
朱里安:「因為剛剛的爆發而將迷宮中魔物引出來了嗎??」
露菲雅:「現在不是耍酷解釋『為什麼』的時候啊!!!!」
安潔妮:「為什麼我們總是會遇到這種倒霉事啊!!」
露菲雅:「還不都是妳搞的!!」
安潔妮:「嗚~~~~」
 

清光了周圍包圍的怪物後,安潔妮一臉歉意的開口。
安潔妮:「對不起……對不起……」
朱里安:「………」
露菲雅:「算了,安潔妮也是為了救我們才下來的,就不要再自責了。」
安潔妮:「真的!?」
露菲雅:「嗯。我們不是伙伴嗎??計較這些幹麻。」
安潔妮:「嗯!!」
露菲雅:「喂,朱里安。」
朱里安:「??」
露菲雅:「這座迷宮有出口嗎??」
朱里安:「不可能沒有,只是不知道在哪裡罷了。」
露菲雅:「沒辦法,也只好賭賭看我們找不找的到出口了……」
 

語畢,眾人開始探索這整個迷宮,來到了………
蕾依莎:「前方的那座巨大的門是………」
露菲雅:「出口嗎??」
朱里安:「門上的那個徽章是……」
露菲雅:「管它是什麼徽章,出口~~那兒是出口嗎??」
安潔妮:「啊!!旁邊那兒有光線透進來,應該是出口吧!?」
蕾依莎:「咦!!真的耶!!!!應該是出口沒錯!!」
露菲雅:「呼~~,還以為這輩子都得被困在這兒了呢。」
安潔妮:「怎麼了,露??」
 

從剛剛就發現露怪怪的安潔妮出口詢問,而露菲雅則是一直看著眼前巨大的門……
露菲雅:「這種……令人熟悉的感覺……到底是………」
露菲雅:「為什麼會有一種好熟悉的感覺……這門內到底有什麼東西呢………」
 

就在露想上前觀察那扇門的同時,白光一閃既然出現了………
露菲雅:「!!」
朱里安:「守護聖獸-米陶諾斯!!」
米陶諾斯:「~古代語言~」
露菲雅:「什麼!?什麼意思??」
蕾依莎:「退回去,迷途的旅人。」
安潔妮:「蕾依莎姊姊聽的懂!?」
蕾依莎:「以前我有學過古代語言,不過只有皮毛而已。」
安潔妮:「好厲害!!」
露菲雅:「喂……戰鬥中阿,安潔妮………」
朱里安:「………」
米陶諾斯:「~古代語言~」
蕾依莎:「侵犯我契約之地者……殺無赦!!」
朱里安:「什麼!!」
米陶諾斯:「~古代語言~」
蕾依莎:「它叫我們退回去………」
朱里安:「退回去好了,實在沒有和它正面衝突的必要。」
米陶諾斯:「~古代語言~」
蕾依莎:「再不退回去,它就要動手了……」
露菲雅:「有趣,反正我也想瞧瞧你這個大傢伙身後到底藏了些什麼……」
朱里安:「喂,不要賭氣啊,露菲雅!!」
露菲雅:「來吧!!米陶諾斯!!我倒想看你要怎麼殺我!!」
朱里安:「喂!!冷靜點吧!!」
 

不服輸的露菲雅,竟然和米陶諾斯卯上了,可是…………
露菲雅:「還很有精神嘛,米陶諾斯。給我倒下吧!!」
露菲雅:「倒…倒下了吧??那頭頑固的守護獸………」
蕾依莎:「!!」
露菲雅:「為什麼…為什麼沒有倒下……」
米陶諾斯:「~古代語言~」
蕾依莎:「守護,吾之契約。」
露菲雅:「守護什麼契約嘛,給我乖乖的倒下!!!!!」
露菲雅:「呼……呼………」
安潔妮:「還……還是站著耶………露………」
露菲雅:「為什麼……為什麼不倒下呢!!我真的會殺了你的!!!!」
米陶諾斯:「~古代語言~」
蕾依莎:「守護……吾之契約。」
露菲雅:「守護什麼契約!!到底是為了什麼讓你值得犧牲自己!!!!」
米陶諾斯:「~古代語言~」
露菲雅:「煩死了啊!!!!!!」
朱里安:「魔法……轟偏了!?」
露菲雅:「沒道理為了守護什麼契約的而犧牲自己的生命阿………」
安潔妮:「露??」
露菲雅:「你知道這麼做會讓活著的人多麼痛苦嗎………」
蕾依莎:「露菲雅………」
米陶諾斯:「~古代語言~」
蕾依莎:「守護……吾之契約………」
露菲雅:「笨蛋………」
朱里安:「露………」
露菲雅:「大笨蛋!!!!!!!!」
 

出了地底迷宮後,想到剛剛發生的事情,朱里安忍不住還是笑了出來,
朱里安:「唔……噗……」
露菲雅:「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剛剛不過是本姑娘一時心軟罷了嘛!!不行啊!!」
朱里安:「不不不,我只是沒想到那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露菲雅‧希爾達竟然會為了保全一個連認識都談不上的守護獸而放棄整個寶山………」
露菲雅:「我……我本來就很善良嘛!!」
朱里安:「這就是最好笑的地方啊!!」
露菲雅:「你~~活的不耐煩了是嗎??小冒險家!!!!」
蕾依莎:「又……又吵起來了……」
安潔妮:「對了,黑翼騎士團和光輝皮捲的事件要怎麼解決阿………」
露菲雅:「還不是妳搞砸的!!」
安潔妮:「嗚~~~~」
蕾依莎:「疑~~一切又都得重新開始了………」
露菲雅:「喂,朱里安。」
朱里安:「??」
露菲雅:「我們合作吧。」
朱里安:「!!什……什麼!?」
露菲雅:「我說我們合作。」
朱里安:「為什麼!?這麼這麼突然這樣說!?」
露菲雅:「我的目標是光輝皮捲,你的目標是黑翼騎士團頭頭-馬修。現在光輝皮捲被那個該死的混蛋所奪,我要搶回光輝皮捲的話就勢必得先打倒黑翼騎士團,這麼說的話,其實我們的目的很相近,不是嗎??」
朱里安:「那又怎樣……」
露菲雅:「合作的話彼此都有照應不是很好嗎!?」
朱里安:「不要。」
露菲雅:「??」
朱里安:「我說不要。」
露菲雅:「什麼!!!!有種的你再說一遍!!!!」
朱里安:「我說~~不要。」
露菲雅:「為什麼!!嫌本姑娘礙手礙腳的啊!!!!」
朱里安:「不不……天曉得妳又再動什麼腦筋了………我想,還是不跟妳合作的好………」
露菲雅:「喂!!你還欠我很多人情耶!!怎麼可以如此輕易的拒絕我!?」
朱里安:「誰欠妳人情啊!!」
露菲雅:「想賴掉!?死冒險家!!!!」
朱里安:「誰賴啊!!爛魔導士!!」
安潔妮:「啊……又吵起來了……」
蕾依莎:「……」
安潔妮:「對了,蕾依莎姊姊,什麼是黑翼騎士團啊??」
蕾依莎:「黑翼騎士團是一個到處打劫村莊部落,以騎士團為名的強盜集團。他們惡名遠播,由一馬修‧瑞恩的傢伙領軍。」
安潔妮:「馬修……,是剛剛被我們抓到那個大叔嗎??」
蕾依莎:「嗯。他就是馬修,黑翼騎士團的頭頭。」
安潔妮:「為什麼蕾依莎姊姊和朱里安會接下與他們為敵的任務呢??」
蕾依莎:「我們看不慣他到處打劫城鎮的暴行。」
安潔妮:「沒想到蕾依莎和朱里安是正義之士耶!!」
蕾依莎:「我們不是什麼正義之士啦,我們不過就是很單純的看不慣黑翼騎士團的暴行而想制裁他們罷了。」
安潔妮:「就像露現在和朱里安因為互相看不慣而吵架一樣??」
蕾依莎:「………大概吧………」
 

吵完了之後…………。
露菲雅:「好~~,就這麼說定了,我們合作。」
朱里安:「………蕾,為什麼要和這傢伙合作呢………她可是露菲雅‧希爾達耶……,那個冒險者公會公認的破壞狂耶………」
蕾依莎:「剛剛和黑翼騎士團的戰鬥裡頭,如果沒有露的幫助我們的確毫無勝算。如果說我們下次再這麼跟黑翼騎士團對上的話,根本沒有勝算啊。」
朱里安:「實力的不足,用精神來填補!!」
露菲雅:「現實用熱血可是無法補足的的喔,小冒險家。」
朱里安:「………」
露菲雅:「那,沒意見了吧,夥伴。」
朱里安:「…………」
露菲雅:「所以說嘛,畢竟是蕾依莎明理。」
 

決定了合作事宜後,露開心的帶著安潔妮走了

蕾依莎:「那個叫露菲雅的女孩,好像有著什麼悲傷往事似的。」
朱里安:「是啊……,當時她在米陶諾斯之門前面所說的話似乎不是對著米陶諾斯喊的……」
蕾依莎:「會是個好伙伴吧??」
朱里安:「可能吧……,至少這麼做比和她成為敵人有利多了………。」
 

一行人回到緞帶鎮上的冒險者公會中,麗卡告訴眾人有個額外的任務可以做喔。
麗卡:「啊,這裡有個新案件唷,是『聖尼多』王國所託付的。委託人會在落日之都的酒館中與各位見面。」
露菲雅:「『聖尼多』??那個繁榮的大型國家所委託的??」
麗卡:「嗯。他們指定要數一數二的冒險者才能接這委託。」
露菲雅:「嘿嘿………」
安潔妮:「目的是………」
麗卡:「解決發生在落日之都的不明事件。」
露菲雅:「落日之都??那一座聞名全大陸的豪華城鎮!?那這委託給我摟。」
朱里安:「喂,這和追捕黑翼騎士團的委託沒什麼關聯吧??」
露菲雅:「傻瓜,這次可是可以到那座聞名全大陸的落日之都去耶,能觀光又有錢賺有何不可?」
朱里安:「可是………」
露菲雅:「不要那麼死腦筋嘛,你偶爾也該帶蕾依莎去玩玩吧??」
朱里安:「………是這麼說啦………」
露菲雅:「那還考慮什麼!?走了走了。」
安潔妮:「啊,我來登記委託簿。」
麗卡:「嗯……,安潔妮姊姊,為什麼朱里安與蕾依莎他們會和妳們在一起呢??」
安潔妮:「他們是伙伴。我們前幾天才組成的。」
麗卡:「………」
 

整備修繕後一行人直接往落日之都前進,來到落日之都……
安潔妮:「哇!!這兒就是落日之都嗎??不愧是桑德拉王國最引以為豪的城市啊。」
露菲雅:「嗯。它是專門為觀光桑德拉王國的旅客們所建造的超大型貿易城市。」
朱里安:「為什麼要以"落日"為名呢??」
露菲雅:「天曉得,就跟你為什麼要叫做朱里安一樣,沒有為什麼吧??」
朱里安:「………」
安潔妮:「露,這兒的東西便宜嗎??」
露菲雅:「不知道耶,應該很豐富吧??」
安潔妮:「那……安潔妮可以去逛街嗎??」
露菲雅:「嗯。」
安潔妮:「真的!!」
露菲雅:「記得回旅店找我們就好了。」
安潔妮:「嗯!!那安潔妮走了!!」
 

說完便興高采烈離去的安潔妮,讓人感覺到不管何時安潔妮都是這麼的有精神。
蕾依莎:「真是有精神的女孩。」
露菲雅:「嘻,她就是最喜歡逛街。」
朱里安:「那,我們也該跟委託人見面了吧??」
露菲雅:「嗯。麗卡說,他現在應該在酒館中等我們。」
朱里安:「那也該走了。」
露菲雅:「對了,朱里安。你不和蕾依莎到處去玩一玩嗎??難得有這種任務。」
朱里安:「啊??」
露菲雅:「再這麼不會利用時間,你不怕蕾依莎甩了你啊??」
朱里安:「胡……胡說什麼!!」
露菲雅:「嘻,小冒險家臉紅了。」
朱里安:「妳………什麼意思!!」
蕾依莎:「那個方向,是酒館的方向吧??」
朱里安:「應該…是吧…」
蕾依莎:「走吧。我們趕快追去。」
朱里安:「喔……喔。」
 

提醒著朱里安要快點追上露後,兩人便跟著露一起來到了酒館,並找到了委託人。
傑斯特「你們是冒險者公會派來的幫手嗎??」
露菲雅:「嗯。」
傑斯特「我是聖尼多的使者。也就是這一次事件的委託人。」
露菲雅:「露菲雅‧希爾達。」
朱里安:「朱里安‧約克。」
蕾依莎:「蕾依莎‧費加斯」
傑斯特:「傑斯特‧魯夏多,叫我傑斯特就行了。」
露菲雅:「傑斯特‧魯夏多!?那個聖尼多王國中,被稱為『命運之星』的費特騎士!?」
蕾依莎:「費特騎士??是聖尼多王國裡頭,以重視紀律、濟弱扶強出名的費特騎士團一員??」
傑斯特:「過獎了,那不過是個稱號霸了。」
露菲雅:「這麼一個鼎鼎大名的人找我們這些冒險獵人有什麼事嗎??」
傑斯特:「問的還真是直接啊。」
露菲雅:「我喜歡開門見山的問法。」
傑斯特:「那我就直說了…………」
 

露菲雅眾人開始在酒館中洽談委託的任務,而安潔妮這方面則是……………
安潔妮:「痛痛痛痛………」
哈克:「…………」
安潔妮:「!?不要緊吧,小弟弟??」
哈克:「…………」
安潔妮:「應該沒事吧??」
安潔妮:「對不起~~~。」
哈克:「…………」
安潔妮:「大姊姊不是故意的。」
哈克:「………賠我燈油錢。」
安潔妮:「??」
哈克:「妳撞翻哈克的燈油!!賠錢!!」
安潔妮:「!!」
哈克:「是妳撞到哈克的!!是妳不對!!」
安潔妮:「……,大姊姊的錢只剩一點點耶……,不然,大姊姊把麵包給你好了。」
哈克:「哈克要錢!!不要麵包!!」
安潔妮:「……錢??」
哈克:「麵包不能拿來幹嘛!!哈克只要錢!!」
安潔妮:「對不起……大姊姊現在真的沒什麼錢耶………」
哈克:「不管,哈克急需要錢來救回姊姊!!」
安潔妮:「救……姊姊??」
哈克:「哈克要賺錢來僱用冒險獵人救回拉克的姊姊,所以不要麵包!!」->不要問貓咪為什麼兩個名字不同這是遊戲公司的問題,遊戲兼著打字才知道遊戲內容很多錯字……要改也不是不改打起來說法又怪怪的很討厭=_=。
安潔妮:「僱用……冒險獵人!?」
 

一頭霧水的安潔妮還沒和小男孩了解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而酒館這邊卻是已經差不多談到尾聲了……
朱里安:「在落日之館裡頭的女孩們一個接著一個失蹤??」
傑斯特:「嗯。首先消失的是落日之館中的侍女,接下來則是參加舞會的女士們。」
蕾依莎:「有線索嗎??」
傑斯特:「沒有………。我們懷疑是這兒的領主-沙巴里昂所為,但苦無證據。」
蕾依莎:「這就是你們要拜託我們的任務嗎??找出所謂的證據,也就是事件真相。」
傑斯特:「是的。請你們把領主沙巴里昂的狐狸尾巴給揪出來。」
露菲雅:「對了。費特騎士團裡頭應不乏像你這種優秀的人才吧??為什麼非得委託我們這些冒險獵人呢??」
傑斯特:「落日之都是屬於『桑德拉王國』的領地,我們『聖多尼王國』沒有插手的權利。」
露菲雅:「既然這樣,你們幹麻要插手這件事??(還拖我們下水………)」
傑斯特:「桑德拉王國現在內政紛亂,根本沒時間理會這淌混水;而我聖尼多原本就有資助落日之都的興建,我們有責任維護這座都市的完善。」
露菲雅:「說的簡單一點,就是想借用我們的手來伸張你們的正義吧??」
傑斯特:「是的。」
露菲雅:「………真是受不了的誠實………好吧,這件事就看我們的表現了!!」
 

進到酒館內的房間後,露終於吐露出對於聖多尼王國做法的不滿……
露菲雅:「真是的,聖尼多王國那邊實在是一點都不乾脆,這明明就是桑德拉王國的內政問題,沒事偏要介入幹麻啊。」
朱里安:「聽說聖尼多的領導者相當喜歡打抱不平,可能就是這樣,所以他們才做了以下的決定吧??」
露菲雅:「你是說那個活了一千多年的老不死大賢者-賽莉耶嗎??」
朱里安:「老不死大賢者………」
蕾依莎:「嗯……」
露菲雅:「疑……隨便啦,反正這任務我們是接了,想賴也賴不掉………只要聖尼多給的酬勞不要太寒酸就好了………」
安潔妮:「回……回來了………」
露菲雅:「歡迎回來。」
哈克:「是這兒嗎??姊姊??」
安潔妮:「嗯………」
露菲雅:「誰啊??安潔妮的朋友嗎??」
安潔妮:「算…是吧??」
安潔妮:「露……那個………安潔妮……應該可以接一些………任務吧??」
露菲雅:「嗯,當然了。安潔妮和我都一樣是冒險獵人啊。」
安潔妮:「那,露也會幫安潔妮完成任務喽??」
露菲雅:「當然了。我們是伙伴啊。」
安潔妮:「………」
露菲雅:「到底有什麼事,這麼神秘的。」
安潔妮:「那個啊……安潔妮……今天在路上……發生了一點事………」
 

安潔妮向眾人說明後,並表示自己接受了哈克的委託………。
露菲雅:「什麼!!!!!!!妳接受了這小孩的委託!?」
安潔妮:「安……安潔妮覺得這小孩蠻可憐的嘛!!!!」
露菲雅:「我們現在哪有這個閒工夫去理會這小孩啊!!」
安潔妮:「可是……安潔妮真的很同情這孩子啊!!」
哈克:「我叫哈克,不是小孩!!!!」
蕾依莎:「!!」
露菲雅:「哈克……是嗎??」
哈克:「嗯。哈克!!哈克‧里維德。」
露菲雅:「唔…,哈克,你說你想要僱用我們冒險獵人是吧??」
哈克:「嗯!!」
露菲雅:「那,你打算花多少錢僱用我們啊??」
朱里安:「喂!!露菲雅。他只是小孩啊,沒必要跟他收錢吧??」
露菲雅:「夢想與同情心又不能當飯吃,我們可是職業的冒險獵人啊。」
朱里安:「可是………。」
哈克:「哈克只有2枚金幣,這是哈克拼命賺來的。」
露菲雅:「2枚金密嗎………」
哈克:「哈…哈克會再去賺錢的!!請相信哈克!!」
露菲雅:「賺錢的話是不用啦………」
哈克:「??」
露菲雅:「這樣吧哈克,你明天帶姊姊在落日之都這個最有名的風景地方四處逛逛,如果你可以讓姊姊我覺得盡興的話,姊姊就幫你,如何??」
哈克:「!?」
露菲雅:「就是帶姊姊去哈克覺得最漂亮、最好玩的地方,如何??」
哈克:「好!!」
 

休息了一個晚上後,隔天早上開始哈克帶著露開始逛著落日之都…………一直到…………
露菲雅:「好累啊……真不愧是聞名全大陸的觀光勝地………」
哈克:「姊姊玩的高興嗎??可以接受哈克的委託嗎??」
露菲雅:「哈克……不累嗎??我們幾乎逛遍了整個落日之都耶……」
哈克:「不累!如果姊姊還玩的不夠高興,拉克可以繼續帶路!!」
露菲雅:「………哈克有什麼事情非得請我們這種冒險獵人來解決呢??」
哈克:「??」
露菲雅:「姊姊是說,哈克有什麼苦衷與難處嗎??」
哈克:「哈克的姊姊去參加舞會時被領主大人抓走了………。」
露菲雅:「被領主大人抓走了??你確定嗎??哈克。」
哈克:「嗯!!愛麗絲姊姊絕對不會一句話都不說就離開哈克的!!!!愛麗絲姊姊一定是在參加舞會時被抓走的!!因為、因為愛麗絲姊姊是哈克唯一的親人啊!!」
露菲雅:「唯一的……親人??」
哈克:「哈克一個人沒有辦法搶回姊姊……所以哈克才要請冒險獵人的……」
露菲雅:「哈克………」
哈克:「求求妳,姊姊……要哈克做什麼事情都沒關係,請幫幫哈克啊!!!!」
露菲雅:「………」
哈克:「姊姊……求求妳……」
露菲雅:「同情心不能當飯吃………同情心不能當飯吃…………」
哈克:「大姊姊………」
露菲雅:「好吧,姊姊我一定幫你救回你的愛麗絲姊姊!!『同情心不能當飯吃啊!!』」
 

終於還是敗給了同情心的露菲雅等人決定回到旅館去商量對策………。
露菲雅:「這是哈克交給我們的,是當時他的姊姊所剩下來的。」
蕾依莎:「舞會招待卷!!」
露菲雅:「嗯。我們可以用這個東西正大光明混進這兒領主的窩。」
蕾依莎:「可是,這只限定女性才能參加耶……上面寫的。」
安潔妮:「這麼說朱里安就只能待在這兒了………」
朱里安:「可惡,為什麼只限女性才能進場!!」
露菲雅:「唷,朱里安很想進去嘛。」
朱里安:「當然了,不然功勞都被妳給搶走了。」
露菲雅:「有朱里安也能進去的方法唷!!」
朱里安:「什……什麼方法??」
露菲雅:「嘻‧嘻…嘻………」
 

只見露拿出了一堆器材,接著對朱里安…………一段時間過後…………
露菲雅:「啊…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安潔妮:「嗯……沒想到……」
蕾依莎:「蠻合適的耶,朱里安!!」
朱里安:「不要再說了!!」


 

於是被打扮成女生的朱里安及其他成員,拿著招待卷前往了領主館。
侍者:「這四張舞會招待卷已經過期了,妳們請回吧。」
露菲雅:「不要這樣嘛……我們只是拿錯參加卷而已嘛………」
侍者:「不行就是不行,沙巴里昂領主大人有規定。」
露菲雅:「…………(難不成要硬闖……)」
緹雅:「她們是我的朋友,看在我的面子上,讓她們進去吧。」
侍者:「緹雅小姐……這……」
緹雅:「幫我個小忙吧。」
侍者:「嗯…嗯。」
露菲雅:「謝謝妳………」
緹雅:「不客氣。」
露菲雅:「為什麼要幫我們呢??」
緹雅:「大概是有緣吧??而且如果我不來幫你們,搞不好這兒已經先打起來了呢。」
露菲雅:「!!(她能感覺到我剛剛的殺氣!?)」
緹雅:「我叫緹雅‧桑洛西法。旅行於大陸四方的舞者。」
露菲雅:「露菲雅‧希爾達。」
露菲雅:「(應該……不是敵人吧)。」
 

看著離去的緹雅,露如此的思考著。接著一行人來到館中的房間卻看到………
朱里安:「你為什麼可以進來!?!?」
傑斯特:「你是…朱……朱里安!?」
朱里安:「不是我是誰!!」
蕾依莎:「矜持一點,矜持一點……」
傑斯特:「我有通行證啊。」
朱里安:「那為什麼不給我們!!」
傑斯特:「只有一張啊……沒有通行證的你們不是也進來了??」
朱里安:「也是啦……可是……可是為什麼同樣是男人,我就非得以這個樣子進來啊……」
露菲雅:「很可愛啊。」
朱里安:「………」
蕾依莎:「啊,沙巴里昂領主好像要出場了!!」
露菲雅:「(他就是沙巴里昂??好跩的出場方式啊……看了就讓人討厭……)」
朱里安:「(沙巴里昂旁邊的那個人………該不會是………)」
沙巴里昂:「歡迎各位嘉賓來到我光榮的落日之都,為了先盡一下地主之誼,就先敬各位一杯酒,再開始狂歡吧!!」
露菲雅:「應該不會很濃吧??這個酒……」
露菲雅:「好……苦……啊………」
 

露菲雅的夢……………
瑪莉亞:「以前啊,人們的命運是被神明控制好的喔,人與人的相遇,人與人的相愛以及人與人的離別都是。」
年幼的露菲雅:「現在也是嗎??瑪莉亞媽媽??」
瑪莉亞:「不…。當年,人們聯合了魔族的力量,共同用究極魔法-菲利斯多打倒了神明,建立起了只屬於自己的秩序與命運。」
年幼的露菲雅:「究極……魔法??」
瑪莉亞:「嗯。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魔法,它可以開天闢地,甚至連時間都能逆轉。」
年幼的露菲雅:「好強的魔法!!露菲雅要得到它!!!」
瑪莉亞:「傻孩子……那不過是個飄渺虛無的傳說罷了。」
 

某個不知名的場景,年幼的露菲雅不知道啟動了什麼………導致…………
年幼的露菲雅:「瑪莉亞媽媽………為什麼………」
??「唔……這該死的女人代替這女孩被我附身嗎??」
年幼的露菲雅:「瑪莉亞媽媽……」
??「人類的愛嗎………討厭的東西!!」
年幼的露菲雅:「瑪莉亞媽媽……為什麼變了………」
??「是妳解開了我的封印嗎??那我倒是可以放過妳,小女孩。」
年幼的露菲雅:「妳不是瑪莉亞媽媽,還給我瑪莉亞媽媽!!」
??「妳的母親已經死了。現在的我只不過使用著她的身體罷了!!」
年幼的露菲雅:「把瑪莉亞媽媽還給我!!」
??「那就打敗我啊,無知的人類。」
??「現在的我不會殺妳的,我等著妳來挑戰我,救‧命‧恩‧人。」
 

清醒過來的露菲雅,看著不熟悉的地方……
露菲雅:「唔~~,又是那個夢嗎……頭好痛啊……」
露菲雅:「………宴會結束了嗎??」
 

因為醉倒而不清楚中途發生什麼事情的露菲雅,決定走出去看看………
 
第二章‧落日之都

露菲雅:「緹雅‧桑洛西法……傑斯特!?」
緹雅:「露菲雅!?」
露菲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傑斯特:「宴會結束後,沙巴里昂一離開,這些傢伙就出現了啊!!」
露菲雅:「其他人呢??」
傑斯特:「我疏散她們了。」
露菲雅:「那朱里安他們呢!?」
傑斯特:「他們追沙巴里昂而去了。」
露菲雅:「我知道了,那就先把下面的醜傢伙們解決吧!!!」
 

費著九牛二虎之力將一堆僵屍處理完,露終於將自己的不解問了出來……。
露菲雅:「為什麼妳會幫我們呢??」
緹雅:「我只是受不了這兒常常發生人口失蹤事件而來此調查罷了。」
露菲雅:「為什麼??」
緹雅:「沒有任何的理由吧??」
 

微笑著回答了露的問題,隨後便領先離開了領主府邸。追趕著朱里安。隨後露菲雅以及傑斯特也準備追趕上去。
傑斯特:「相傳南方大陸有一個四處旅行伸張正義的舞鬥家,可能就是這女孩吧??」
露菲雅:「也許吧。不過至少應該還是個同伴。」
 

另外一邊追趕著領主的朱里安等人卻遇到了以前的舊識………
尼巴特:「我親愛的孩子們啊,幫我幹掉這幾個小冒險家吧!!」
朱里安:「尼巴特‧依休姆!!」
尼巴特:「朱里安!?朱里安‧約克!?」
朱里安:「你這該死的糟老頭又再造孽了啊!!」
安潔妮:「你們和那個奇怪的老伯認識啊??」
蕾依莎:「嗯。我們在以前的委託事件中見過幾次面,他是北方冒險者公會聯盟的冒險獵人。」
安潔妮:「耶!!那個奇怪老伯和我們一樣是冒險者!!!!」
朱里安:「不要稱這傢伙為冒險獵人!!」
 

對於這個和自己是相同職業的人渣,朱里安非常的不齒,就在眾人齊心協力之下終於打敗了尼巴特。但是戰敗的尼巴特卻………
尼巴特:「失敗為成功之母,逃!!」
朱里安:「咳,該死的老頭,竟然逃走了………」
朱里安:「妳是……當時幫我們的………舞者-緹雅‧桑洛西法??」
緹雅:「叫我緹雅就好了。」
朱里安:「為什麼………」
緹雅:「沒有,我只是純粹的好管閒事罷了。」
哈克:「露菲雅姊姊!!」
露菲雅:「哈克!?」
露菲雅:「你怎麼過來了!?」
哈克:「哈克看到參加舞會的人都慌張的逃了出來,於是就進來了。」
露菲雅:「這裡相當危險,你快點回去,姊姊會履行和哈克的約定的。」
哈克:「不要!!哈克要第一個看到愛麗絲姊姊!!」
露菲雅:「唔~~~~,哈克會妨礙姊姊行動的啦!!」
哈克:「不會!!哈克不會!!」
露菲雅:「……好吧,不過要跟姊姊約定好如果待會有危險的事發生,哈克要躲到姊姊看不到的地方去喔。」
哈克:「嗯!!」
朱里安:「……這真的是我們所熟悉的潑辣女人嗎??」
蕾依莎:「嘻,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一面嘛。」
 

再度追著沙巴里昂領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