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貓言亂語,不定期介紹+更新貓貓看過的片子動畫
  • 2858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風色幻想II~aLIVE~ 全劇情揭露

艾雷斯:「精靈巨獸將會出現在水藍!?那座飄浮在海上的都市!?」
溫蒂妮:「嗯……。時逆是這麼告訴我的………。」
艾雷斯:「真是這樣的話,那可真是麻煩了………四面環海的都市要怎麼疏散裡頭的人群啊……」
溫蒂妮:「以你的經驗,這麼點小問題應該還難不倒你吧??」
艾雷斯:「承蒙導師的厚愛與信任…我艾雷斯當然一定得想出個辦法不可…」
艾雷斯:「只是…,為什麼導師您會選擇我們命之旅團來執行這一次的任務呢??」
溫蒂妮:「這個答案,艾雷斯老師不是應該很清楚嗎??」
艾雷斯:「??」
艾雷斯:「………」
艾雷斯:「是那女孩的關係嗎……」
溫蒂妮:「那孩子有非做不可的事。為了能讓她早些成熟,這決定應該是很好的選擇吧。」
艾雷斯:「話是這麼說…,不過這可是不容閃失的事呀…」
艾雷斯:「因為我們所面對的,可是曾毀滅天地的精靈巨獸呀…,溫蒂妮導師…」
溫蒂妮:「放心…時逆會引導你們的。而且那女孩,也擁有這種力量唷……」




大陸歷776年,秋
海上要塞型都市-水藍
 
莉芙:「不是你自己說可以移動水藍的嗎……」
水藍城主:「可是…沒…沒說可以這麼隨便的…」
莉芙:「隨便!?可以在轉瞬間就吞掉整個水藍的精靈巨獸就要來了啊!!!!!!」
水藍城主:「或是這麼說…可…可是…移動一次水藍…要花很多熒石曠…也就是很多的錢……」
莉芙:「錢錢錢錢錢,你這個腦滿腸肥的豬~~~~!!!」
莉芙:「水藍都要沉了還說甚麼錢錢錢錢錢的!!!!」
水藍城主:「…………」
 
動畫對話:



轉回遊戲對話:
莉芙:「說好了可不準反悔唷…」
水藍城主:「…,有沒有看到我水藍已經緩緩在移動了!?」
水藍城主:「其實動力爐就在剛才已經點燃,現在要反悔也來不及了…」
水藍城主:「仔細看看我水藍移動的壯麗景象吧!!」
莉芙:「哼。」
艾雷斯:「真是對不起…,這孩子的個性有點衝……,還多請領主海涵…」
水藍城主:「旅團不就是濟世救人的組織,可是我怎麼看都不像!」
艾雷斯:「………」
燄:「………」
水藍城主:「說好了……,如果真沒精靈幻獸來襲擊這兒,我可是會報復的唷…」
艾雷斯:「……不是精靈幻獸…,是精靈"巨"獸………」
燄:「……危險!!!!」
莉芙:「??」
水藍城主:「!!!!!」
莉芙:「砲彈……!?」
艾雷斯:「沒爆炸!?是神煌彈…!!但丁的炎狼反叛軍…!?」
水藍城主:「反叛軍!?在這個時候!?」
莉芙:「也太會挑時間了吧……」
莉芙:「!?」
莉芙:「甚麼甚麼!?這鐵塊裡頭竟然載著人!?!?」
燄:「這大鐵塊被稱為『神煌彈』…,是反叛軍運送突襲兵深入敵陣的載具。」
莉芙:「載具!?」
艾雷斯:「小心,他們似乎把我們當成王國軍的成員了。」
莉芙:「!!!!」

戰鬥結束後:
艾雷斯:「炎狼反叛軍…,由但丁城的沙迪克所率領的反倫王國組織…,」
艾雷斯:「他們沒事來淌這混水做甚麼……」
莉芙:「領主伯伯,您引以為傲的水藍好像…停止移動了呢…」
水藍城主:「甚麼!!!!該不會是動力塔的火熄了!!!!!那可是我花好多銀子買了熒石礦結晶才點燃的啊!!!」
莉芙:「那我問你…到底水藍還能不能動!?」
水藍城主:「……,怎麼可能,搞不好都沒動力了…」
莉芙:「動力…??」
水藍城主:「當然呀,甚麼東西開動不需要動力的??」
水藍城主:「就算是這麼巨大的水藍一樣也是需要動力來開動的……」
水藍城主:「現在水藍的航行遭受神煌彈衝擊而停擺…不就表示動力系統一定出了什麼嚴重問題嗎??」
莉芙:「那,有補救的辦法嗎??」
水藍城主:「假設問題是動力塔裡頭的核心──熒石礦結晶因為剛剛反叛軍的砲擊而脫落…所以導致熄火……」
水藍城主:「那只要重新再把它裝回去就行了…。」
莉芙:「是嗎…」
莉芙:「把它裝回去的話,水藍又可以啟動了吧!?」
艾雷斯:「等一下!!反叛軍已經乘著神煌彈來到了這兒,妳就這麼前去會有危險的!!」
莉芙:「沒關係的!!我們是旅團!!不是王國軍!!!!」
艾雷斯:「真是單純的孩子…,事情如果真那麼簡單就好了…」
燄:「……」

此時水藍的碼頭邊:
卡琳:「嘿嘿,動作非常快嘛,我的蒸氣船才剛到岸,沒想到你就已經先完成初段任務啦!?」
卡琳:「好~~剛好十三分又三十秒經過,亞修所負責的港區的確也已經清除完畢,接下來就是第二階段作戰計畫的實行了!!」
卡琳:「喔~~,軍師大人交代我們進行這偉大的任務還真是找對人啦~~,沙迪克殿下一定會對我刮目相看地~~」
亞修:「…………」
卡琳:「事不宜遲,就趕快奪下控制塔的熒石礦,把整個水藍癱瘓掉吧!!。」
亞修:「…………」

因為莉芙尋找熒石礦的決定,這邊艾雷斯導師極力的告訴莉芙千萬不要捲進去兩軍的對戰:
艾雷斯:「我們的目的僅是到達動力控制塔…,儘可能不要捲入反叛軍與水藍守軍的戰鬥之中…」
莉芙:「知道了!!」
艾雷斯:「另外,說過了好多次,不要總倚著旅團的威名做些不經思考的事…,妳知道現在既不是反叛軍也不是王國軍的我們搞不好會受到他們的兩方夾擊嗎??」
莉芙:「………」
艾雷斯:「別忘了我們真正的目地僅在避免水藍慘遭精靈巨獸毒手啊。」
莉芙:「是~~~~」
燄:「那…,開始行動吧。」
莉芙:「嗯!!」

莉芙等人來到水藍都市半途上卻看到亞修手裡拿著熒石礦,同時帝國以及反叛軍也包圍了旅團:
莉芙:「誰!?」
莉芙:「等一下…他手上的是…熒石曠!?」
莉芙:「站住!!!!」
莉芙:「!!!!」
燄:「走吧,這兒交給我們。」
莉芙:「??」
艾雷斯:「去把熒石礦奪回來…,妳辦得到的。」
莉芙:「嗯!!」

水藍都市碼頭邊:
卡琳:「這應該是熒石礦的結晶吧…」
卡琳:「我就知道你出馬保證萬無一失。」
莉芙:「把熒石礦結晶還給我!!」
卡琳:「??」
莉芙:「精靈巨獸就要來了啊!!」
莉芙:「如果不趕快將水藍開走的話,在這兒的所有人都會有生命危險的!!!!」
卡琳:「精靈巨獸…??」
莉芙:「我的名字叫莉芙,是命之旅團的人!!」
莉芙:「在聖靈規約中,我們代表絕對的公平,」
莉芙:「所以決不會因為王國軍所託而欺騙你們反叛軍的!!請妳相信我。」
卡琳:「旅團??是北方聖靈都市的…」
莉芙:「拜託妳,如果現在不重新將水藍的動力點燃,並且將它整個從這航道上移開,這裡一定會遭精靈巨獸直擊的!!」
莉芙:「求求你!!不要逼我使用武力!!」
卡琳:「從妳的打扮看來…,我相信妳的確應該是旅團的成員…」
卡琳:「不過,我炎狼反叛軍第四突擊隊隊長-卡琳‧費克斯就是天生討厭人家逼!!」
莉芙:「!!!!」
卡琳:「亞修!?住手住手住手!!我不是要和這孩子起衝突………」
莉芙:「魔裝槍!?不是旅團的你為什麼也使用『封印兵器』!?」
亞修:「………」
莉芙:「疑!?你的槍是…是姊姊的……刃擊槍蒼雨!?」

戰鬥結束後:
莉芙:「呼…呼…呼……,可怕的傢伙…還以為這下糟糕了……」
亞修:「呼…呼…呼……」
卡琳:「誰叫你隨意出手的!!與旅團的人為敵對我們沒任何好處啊!!」
卡琳:「更何況這女孩沒甚麼敵意……」
亞修:「我的使命…就是使第四小隊的任務順利進行…,誅滅一切敵人……」
亞修:「這是我…存在於此的唯一目的……」
卡琳:「!!!!!!」
卡琳:「難道你要…」
卡琳:「住手啊!!你會殺了這女孩的!!!!」

戰鬥結束後:
莉芙:「甚麼跟甚麼…,這未免太強了吧…」
卡琳:「我們的軍師稱這叫『幻獸變』…,聽說是借取北神柱的大幻獸之力…」
莉芙:「大幻獸…」
卡琳:「對不起…我真的不想與妳為敵…」
莉芙:「……」
莉芙:「!!!!」
莉芙:「不會吧…,比溫蒂妮導師預測的時間還要早…!!」
卡琳:「這這這…這是甚麼東西啊!!!!!」
莉芙:「精靈巨獸…天上諸神為報復人類諸神逆神之罪所衍生的『罰』……」
卡琳:「!?」
莉芙:「沒辦法了……只有硬著頭皮拼下去了……」
卡琳:「妳要做甚麼!?瘋了不成啊!!!!」















戰鬥結束後:
大陸歷776年,夏。
兩個月前……
裘卡:「……,不怕渴死在這荒漠之中嗎??」
沙迪克:「這麼做,至少不會遇上沙蟲的襲擊…。在到達克拉斯之前,省點力氣是必需的。」
裘卡:「就因為這樣而捨棄了風力船,情願這麼步行嗎?」
沙迪克:「…,離克拉斯鎮還有多遠的距離??」
裘卡:「也許很遠,也許很近。在這地磁混亂的地方沒辦法判斷距離……」
沙迪克:「連地磁在這兒都起不了任何作用??」
裘卡:「這厚厚的熱砂底下埋藏著相當豐富的熒石礦,那礦石本身所散發的特殊磁力可足以影響在上頭的任何指針羅盤呢。」
沙迪克:「……。」
裘卡:「所以乘坐風力船應該才是最好的選擇。」
沙迪克:「為什麼風力船可以到達克拉斯鎮??」
裘卡:「因為熱砂沙漠春的是西南風,而克拉斯就正好在神柱遺跡的東北方。以風力為動力的它當然可以到達克拉斯。」
沙迪克:「風力…,風的方向不會改變嗎??」
裘卡:「幾乎。因為熱砂沙漠北邊是高聳的世界樹遺址-安地斯山脈所在,北方都被那山給檔住了…。」
沙迪克:「風不會改變…,那如果我順著風的方向前進…」
裘卡:「??」
沙迪克:「如果我順著風的方向前進,不就與風力船的原理相同,到的了克拉斯??」
裘卡:「可是…要怎麼觀察風呢??」
沙迪克:「看砂塵的方向…。沙塵往哪兒,就往哪兒去。」

克拉斯鎮酒館:
沙迪克:「克拉斯鎮…。接應的人應該在酒館裡頭吧…。」
肯恩:「沙迪克大人!!怎麼您會在這兒呢!?」
沙迪克:「………」
肯恩:「小的是有聽說炎狼那兒會派人過來這兒,只是沒想到來的竟然會是高貴的您……」
沙迪克:「在炎狼的組織中沒分什麼高不高貴的。」
肯恩:「是…是…。」
沙迪克:「這次來的目的軍師應該已經通知了吧??」
肯恩:「啊…是…。您是要潛入罪人之塔搭救鐵甲面公爵是吧…??」
沙迪克:「嗯。我需要知道如何潛入罪人之塔,以及鐵甲面公爵被俘的正確位置。」
肯恩:「……,罪人之塔正確位置在熱砂砂漠的中央……」
肯恩:「因為需要經過一望無際、毫無遮避掩護之物的沙漠,這天然地形往往都讓入侵者在還沒接近時,便遭罪人塔的守軍攔阻…」
肯恩:「所以如果沙迪克殿下隻身想前往罪人之塔救人,那麼從札哈礦坑潛入罪人塔應該是唯一的選擇。」
沙迪克:「札哈礦坑…」
肯恩:「是的。而剛好這克拉斯小鎮後頭的地底洞窟便有著能通到札哈礦坑的密徑……」
沙迪克:「地底洞窟嗎…??那麼,鐵甲面公爵目前被俘的所在位置又是在哪兒呢??」
肯恩:「如果小的情報沒錯的話,應該會是在罪人之塔的第四層順向數過去的第四間牢房。」
沙迪克:「罪人塔的第四層…第四間牢房嗎……」
肯恩:「嗯。這可是小的費盡千辛外苦才從王國軍那兒得到的情報唷!!」
沙迪克:「我知道了。那,就準備出發吧。」
肯恩:「出發!?沙迪克殿下不做任何休息嗎……??」
沙迪克:「沒這些時間。」
肯恩:「這也太累了吧…,不是才剛穿越熱砂沙漠嗎……」
沙迪克:「……,有疑問嗎??」
肯恩:「呃!!不…,小的不敢…。那,就麻煩請殿下到這村子的後方,那大空洞處吧。」
沙迪克:「指的就是可以通往札哈洞窟的地底洞窟??」
肯恩:「是的。那,小的現在馬上就去準備殿下進入洞窟所須要的裝備…,然後再於那兒與殿下會合…。」
沙迪克:「………」
裘卡:「看這傢伙就是一臉無法信任的樣子…,這樣你還讓他擔任沙漠地區的分隊長??」
沙迪克:「肯恩有肯恩的好處…。當然這好處也包含了『背叛』在裡頭。」
裘卡:「…真是狡猾的傢伙…」

廢棄的礦坑外(札哈礦坑):
肯恩:「殿下!!沙迪克殿下!!」
沙迪克:「………」
肯恩:「這是專門為殿下所準備的"熒石礦結晶",它可以照亮整個洞窟……」
沙迪克:「"熒石礦結晶"??」
肯恩:「是的。因為這地底洞窟蘊涵著大量的天然氣,要是舉著火把進去,可是會很不妙的……」
肯恩:「所以說,來這兒探險的人通常都是利用可以自體發光的"熒石礦結晶"來當作照明的工具…」
肯恩:「啊,這顆熒石礦是肯恩的最後一顆照明熒石,還請殿下小心使用…」
沙迪克:「………」
肯恩「那…,從這兒下去後,往左邊的路走去,到了洞窟的最深處殿下便可以通往札哈礦坑…」
沙迪克:「然後再從札哈礦坑前往罪人之塔?」
肯恩:「是的。」
沙迪克:「………」
肯恩:「那…那屬下就此告辭了唷…」
沙迪克:「??」
肯恩:「不好意思…,小的真的不曉得沙迪克大人會是今天駕到…,所以,喝了點酒…,導致現在身體不是很…舒服……」
沙迪克:「…………」
沙迪克:「雖然是這樣,可是我肯恩還是非常非常希望可以跟隨殿下左右的!!只是怕會防礙了您…就是了……」
沙迪克:「……,走吧。」
肯恩:「疑!?」
沙迪克:「幫我傳個訊息給但丁的西爾迪。說我已經開始行動了。沒問題吧??」
肯恩:「是…是!!小的一定,馬上辦!!!!」
沙迪克:「…………」
裘卡:「真是個不值得信任的傢伙。」
沙迪克:「習慣就好了……」
裘卡:「我打賭那個獐頭鼠目的人一定會背叛你。」
沙迪克:「隨便吧。如果真是這樣,也許我還省得麻煩呢。」
裘卡:「??」

廢棄的礦坑內(札哈礦坑):
沙迪克:「…………」
裘卡:「好了…,您現在要走哪一條路呢??血輪迴的繼承人。」
沙迪克:「………」
裘卡:「你那很有可能很有可能背叛的部下說,左邊才是最好的選擇唷。」
沙迪克:「可是往右邊走,才是履行我和妳的約定之路吧。」
裘卡:「真要履行諾言??恢復之後的我可能馬上會要你的命唷。」
沙迪克:「這是已經答應過的事,不是嗎??」
裘卡:「嗯。那麼,我亦會遵奉與您的承諾。」
沙迪克:「往右方的路走去……,直到最底層是嗎??」
裘卡:「是的。唯一之法就存在於那兒。」
沙迪克:「唯一之法…,黑霧之道的底端,我的祖先,得到血輪迴之力的地方嗎……」
沙迪克:「感覺變了……」
沙迪克:「身體裡頭的感覺…變的不一樣了…」
裘卡:「是一種熟悉的感覺吧???」
沙迪克:「熟悉的…感覺??」
裘卡:「只要再穿越眼前的霧氣就到了唷,薩利昂。」
沙迪克:「穿越…眼前的霧氣…」
沙迪克:「甚麼東西??」
裘卡:「愛絲特薾當然沒這麼好心,多少也會設些阻撓吧??」
 
戰鬥結束後:
裘卡:「以無機物所創造出來的鎧甲…,愛絲特薾的創意真是越來越好了呢…」
沙迪克:「愛絲特薾所指的是…數千年前離開人類世界的光輝女神嗎…??」
裘卡:「也許是吧。連我自己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稱呼她的。」
裘卡:「因為,她一會兒稱自己是光輝女神-愛絲特薾、一會兒又稱自己是至高神耶米拉的……」
裘卡:「嘻嘻,神祇的名字不就是高興怎麼換就怎麼換的嗎??」
裘卡:「不過再怎麼換,她都是帶來了"如果之力"的可憐女孩~~」
沙迪克:「!?」
沙迪克:「如果之力??」
裘卡:「嗯。就是我們上頭的東西…」
沙迪克:「這是……」
裘卡:「根源之法。誕生我…,不,應該說是誕生你我以及所有人的地方。」
裘卡:「有影子了…!?」
裘卡:「我已經…回復成實體了嗎??」
裘卡:「你真的履行了你的諾言,讓我再次有了真實的形體呢。」
裘卡:「不過力量還是有點不完全…,畢竟這兒的菲莉斯多已經散發過太多次如果之核了嗎……」
沙迪克:「………」
沙迪克:「既然我已旅行了部份的諾言,那妳是否也該實現我所許下的部份願望??」
裘卡:「部分的…願望??」
裘卡:「指的是薩利昂的……」
沙迪克:「當然嘍。」
裘卡:「既然你那麼想知道,那就一次看個夠吧。要用力的想唷。」
沙迪克:「!?」
裘卡:「用力的去想你所需要的答案!!你所需要的未來便會成真!!它能給你所需要的未來!!因為這是"如果"的力量!!菲莉斯多的力量!!」
沙迪克:「我所需要的答案…我的未來??」
沙迪克:「!?」
裘卡:「剛剛,你思考著甚麼,看到了甚麼…??」
沙迪克:「??」
沙迪克:「我當然思考著所要尋找得東西究竟被封存在哪兒…,然後,我就看到了一座從未見過的神殿……」
裘卡:「在菲莉斯多中你所看到的,即是你將發生的未來,也是你所要探尋的答案。」
裘卡:「你可以從這些已註定的未來中,尋找到所要的答案。而且,就因為已經註定,所以一定找的到。」
沙迪克:「??」
沙迪克:「聽不懂,為什麼…??我甚至不曉得那是什麼地方…」
裘卡:「因為你的希望,所以因果律被更動了呀。」
沙迪克:「我的希望…??」
裘卡:「嗯。也許你本來窮盡一生都無法找尋到你所想要的"關鍵",但剛剛就在你的"願望"之下,菲莉斯多改變了你已註定的未來,讓這本來的"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沙迪克:「改變了未來??」
裘卡:「是的。因為你所看到的就是你未來所看到的景象。你所必需尋找的關鍵物所在地的景象。」
沙迪克:「總而言之,剛剛我所看到的,就是我的未來。我尋找到"魂移之石"的未來??」
裘卡:「那關鍵物是叫…魂移之石啊……」
裘卡:「那,想得出那兒是哪裡嗎??」
沙迪克:「??」
裘卡:「知道的話,魂移之石的所在不也知道了??」
沙迪克:「用自己的未來,來改變現在嗎……,真是奇怪的邏輯……」
裘卡:「所以說,這就是"菲莉斯多"最奧妙的地方。」
沙迪克:「…………」
裘卡:「」
沙迪克:「………剛剛所看到的…是沒見過的地方,不過它倒是有種相當明顯的建築風格。」
裘卡:「建築風格??」
沙迪克:「嗯。是一眼就可以認出的建築風格……。」
裘卡:「…………」
沙迪克:「……,有"艾弗隆領智庫"之稱-鐵甲面公爵也許知道吧。」
裘卡:「??」
沙迪克:「那也是該執行第二個任務的時候了。」

西爾迪:「已經經過確認了,艾弗隆領地的鐵甲面公爵的確被囚於罪人之塔。」
沙迪克:「罪人之塔……。熱砂沙漠中關著囚犯的…」
西爾迪:「是的。不過,真有那個必要去結合艾弗隆領地的力量嗎??」
沙迪克:「艾弗隆領的不夜之城勢力如果倒向但丁,將會對我們非常有利吧??」
西爾迪:「………,西爾法那傢伙的確是會聽鐵甲面的話……」
西爾迪:「但是,不夜城的力量是如果需要與王國軍"正面決戰"時,才有需要的吧??」
沙迪克:「不排除與王國軍在近期內會有決戰的這個可能…。畢竟掃蕩風崖勢力的雷神索羅遠征部隊已經回到王都了…,王國軍的矛頭也是該轉到我們身上的時候了…。」
西爾迪:「想要決戰嗎……」
沙迪克:「那,水藍的準備呢??」
西爾迪:「已經將作戰計畫擬好,而且連第四小隊都在裡頭,應該是萬無一失吧。」
沙迪克:「破壞的人偶所在的第四小隊嗎……」
西爾迪:「嗯。以卡琳的機智再搭配破壞人偶的力量,他們應該有足夠的勝算取下水藍。」
沙迪克:「…………」
沙迪克:「那麼,這樣的話,我也該出發了。」
西爾迪:「救出…,鐵甲面嗎??」
沙迪克:「真是瞭解我的個性。當然,在前往罪人塔的路上,我順道也有些事要處理。」
西爾迪:「??…英靈殿的是嗎??」
沙迪克:「嗯……,畢竟神煌砲才是我們決勝的關鍵啊。」
西爾迪:「是妳煽動他前往罪人塔的??」
裘卡:「一切都是他所希望的事。之所以與你討論,應該也只是尊重豺狼西爾迪您吧。」
西爾迪:「哼,連個實體都沒有的妳真能相信??」
裘卡:「嘻嘻,幽靈可以說謊嗎??」

遊戲再度跳回廢棄的礦坑內:
沙迪克:「所以說,接下來就是救出鐵甲面了………。」
裘卡:「真要去罪人塔??不怕你親愛的部下會背叛你嗎??」
沙迪克:「妳不是已經恢復實體了??雖說肯恩的背叛早在意料之中,但有了妳的幫忙應該也不構成什麼威脅吧??」
裘卡:「那可不一定唷~~」
裘卡:「不過基於你與我的約定,再打倒倫王國之前,裘卡都會是你最值得信賴伙伴的這點,是沒錯的。」
沙迪克:「我知道…,而我也會履行諾言,就在手刃了倫王國之王-席恩後,讓妳無條件取走這被咒詛的性命。」
裘卡:「嗯……。這是血輪迴與被排除者的約定,別忘了唷,薩利昂。」
沙迪克:「迪梅西斯才是我的姓,千萬別再叫錯了。」








水藍都市港口邊:
反叛軍士兵:「別急別急…,我們很快就幫各位安排座位…」
反叛軍士兵:「雖然我們是反叛軍…,不過我們可不是甚麼十惡不赦的惡徒喔,我們炎狼的訴求其實就只有希望倫王國可以把目前一人之上的國王制法令修改成本來的議會眾議制而已………」
艾雷斯:「反叛軍,也很認真向群眾表達他們的理念嘛……」
莉芙:「理念??」
艾雷斯:「他們不斷表達自己不是亂民,只是單單為了這個世界能夠更為完善而革命的理想追求者罷了。」
莉芙:「不是亂民……」
艾雷斯:「怎麼了??」
莉芙:「艾雷斯老師…,精靈巨獸曾經肆虐過我們聖靈都市…,還記得嗎??」
艾雷斯:「??」
莉芙:「那應該是好幾年前的事吧…」
艾雷斯:「嗯。那是發生在766年的慘劇…,算一算,也已經十年了啊…」
莉芙:「十年…,那麼久了啊…」
莉芙:「這麼說,"那個人"再怎麼說都不可能會是那銀髮少年嘍………」

水藍都市控制區外圍:
反叛軍士兵:「啊!!亞修大人…」
反叛軍士兵:「亞修大人,卡琳大人正在找您呢!!」
亞修:「??」
反叛軍士兵:「卡琳大人在水藍領主館,聽說軍師西爾迪殿下右有新的任務了…,希望您趕緊去那兒與她會合。」
亞修:「…………」
反叛軍士兵:「那,通報完畢!!」

水藍領主館: 
卡琳:「(好慢啊…,你到哪去了……)」
亞修:「(…………)」
西爾迪:「那,人是到了吧。」
卡琳:「啊,是!!第四小隊隊長-卡琳‧費克斯與副隊長-亞修在此向軍師報到!!」
西爾迪:「還是一樣有精神嘛,卡琳‧費克斯。」
卡琳:「啊…是。」
西爾迪:「這次的水藍至佔領戰,還真是辛苦你們第四小隊了。」
卡琳:「啊哈哈…沒甚麼沒甚麼的…,這得歸功於軍師的神機妙算才是吧……」
西爾迪:「我想,也是吧。再怎麼說都是我指示神煌砲發砲的。」
卡琳:「………」
西爾迪:「不過,辛苦留著汗水的你們之努力,我豺狼當然也不會視而不見……」
卡琳:「是……」
西爾迪:「好。那麼也該進入正題了。」
西爾迪:「你們知道…,沙迪克被俘的事嗎??」
卡琳:「啊??甚麼??您說沙迪克殿下他……」
卡琳:「怎嚜了??有發生什麼事??有受傷嗎??還是一時大意??或是單純只是謠言??搞不好還會是傳聞????」
裘卡:「也許…,都不是吧??」
卡琳:「??」
裘卡:「你們真認為炎狼的頭領這麼容易被敵人俘虜嗎??」
卡琳:「裘卡殿下!?」
亞修:「!!」
西爾迪:「每次都喜歡這麼毫無預警的出現……」
裘卡:「嘻嘻,真是抱歉。」
卡琳:「裘卡奠下的意思到底是…??」
裘卡:「我的意思就是…」
裘卡:「這麼強的炎狼頭領沙迪克怎嚜可能這麼輕易就被敵人俘虜呢。」
裘卡:「就好比,如果有人說咱們的破壞人偶亞修被人所擒,我們一樣不會相信吧??」
亞修:「………」
裘卡:「沙迪克應該是為了艾弗隆的鐵甲面公爵才選擇留在那兒的吧??」
卡琳:「??」
西爾迪:「那個時候找不到鐵甲面…,是事實。」
西爾迪:「而如果當時的沙迪克和裘卡就這麼大落落的一路殺離罪人塔,其實搞不好真能成功,不過相對的敵人便會在情勢告急時做些調整…」
卡琳:「好比說,將艾弗隆的鐵甲面公爵藏起來??」
西爾迪:「太嫩了。我想應該是…當場殺害艾弗隆公爵吧。」
卡琳:「!?」
西爾迪:「很簡單的道理。因為沙迪克要救的人,是重要到值得他冒險斬殺千軍萬馬也得救到的人啊。對敵方來說,這麼重要的人,何必要冒險留著呢??」
卡琳:「所以說…,沙迪克殿下才決定假裝失勢被俘…??」
西爾迪:「嗯。因為既然已經潛入了罪人塔,而且也已經被敵人發現,那麼要確保艾弗隆的鐵甲面公爵不會因此被移往別處藏匿,這是最好的方法。」
卡琳:「而且,還可以順便確定公爵他是否真的還在罪人之塔??」
西爾迪:「真是聰明,不枉我極力推薦妳當第四小隊的隊長。」
裘卡:「………」
亞修:「可是,一個罪人塔中關著兩個對反叛軍如此重要的人,王國軍應該也會曉得加強防備,甚至將沙迪克和艾弗隆公爵各自移往別的地方囚禁吧??」
卡琳:「亞修??」
西爾迪:「相當好的問題。當然不只我,就連沙迪克在決定被俘的瞬間應該也想到了這個問題。於是乎,他就在當時告知了裘卡(無視肯恩的背叛)這件事…」
卡琳:「??」
西爾迪:「肯恩是我們在熱砂沙漠的唯一接頭人,也就是說,只要我們想前往罪人之塔,不管如何都得需要肯恩的協助。」
西爾迪:「當然就因為如此,肯恩若真是叛徒,那麼與王國軍裡應外合的他將無庸置疑的成為王國軍對付入侵罪人塔之人的最好工具。」
西爾迪:「也就是說,只要不揭穿肯恩是叛徒之事,王國軍就不需在意罪人之塔是否真會被我們攻陷。」
西爾迪:「這麼一來,已經是個捕獸籠的罪人之塔當然就需要很重要的"誘餌"啦。」
卡琳:「就是沙迪克殿下和艾弗隆的鐵甲面公爵嗎……」
西爾迪:「只要宣稱沙迪克殿下與鐵甲面公爵在罪人塔就夠了。之後再偷偷的將這兩個珍貴的誘餌移往它處不就更完美了嗎??」
西爾迪:「既能等著我們的入侵,又能免去當罪人塔不幸被我們奪下時所造成的損失……」
西爾迪:「當然這是最好的辦法。可是王國軍當然也忌諱罪人塔裡頭是否也有我們眼線之事啊。」
卡琳:「不是說,只有肯恩一人是我們在熱砂沙漠的…」
西爾迪:「嗯。真的只有肯恩一人是我們在沙漠地區的眼線。但他並不知道罪人塔裡頭並沒有我們的眼線啊。」
卡琳:「??」
西爾迪:「所以我就在裘卡回到了這兒後,寫了一封信傳予肯恩。」
西爾迪:「信裡頭就寫著(沙迪克於罪人塔被俘,小心自身安全,及身分是否敗露)的訊息。」
西爾迪:「這麼一來,肯恩當然就會懷疑除了他以外,罪人塔裡頭是不是也有我們的間諜在裡頭了。同時,還可以更為肯定我們並沒有懷疑他。」
卡琳:「身為沙迪克殿下護衛的裘卡不就是從罪人塔裡頭逃出來的嗎??肯恩不會認為消息情報就是由裘卡帶回來的嗎??」
西爾迪:「當然不會。還記得我們是利用什麼傳遞消息的??」
卡琳:「天上飛的赤鳩。」
西爾迪:「因為沙漠地區離我們所在的但丁城據點實在太遠了,所以我們才利用赤鳩來傳遞消息。」
西爾迪:「所以說,通常需要兩個月長途跋涉才到的了的沙漠地區之時間正好就成了這次作戰計畫最好的盲點。」
卡琳:「不懂…」
西爾迪:「裘卡只花了一天不到的時間便回到了但丁城,這秘密,沒有人知道吧??」
卡琳:「!?!?」
裘卡:「………」
西爾迪:「就因為只花了一天就得知了沙迪克被俘的消息,然後我們馬上使喚赤鳩將情報賜與肯恩,自然肯恩就不可能懷疑是裘卡將情報帶回來啦。」
西爾迪:「所以對肯恩來說,除了罪人塔裡頭還其他的內應在之外,已經沒有任何可以解釋這"事"的可能了。」
卡琳:「…………」
西爾迪:「只要一封信,就可以拖住王國軍和肯恩,這方法不錯吧??」
卡琳:「(真是人如其名的老狐狸……)」
西爾迪:「豺狼與狐狸是不一樣的唷,費克斯小姐。」
卡琳:「!!」
卡琳:「啊哈哈哈哈…還是被聽到了……」
卡琳:「不過,裘卡到底是怎麼利用一天的時間來回這兒和沙漠地區的啊…」
裘卡:「………」
西爾迪:「那麼,回歸正題吧。」
卡琳:「??」
西爾迪:「這次要給予你們第四小隊的任務便是前往罪人塔解救沙迪克與鐵甲面公爵。」
卡琳:「熱砂沙漠的罪人塔……」
卡琳:「要到那兒去呀…好遠唷…,那不是在這大陸的最西邊嗎…」
西爾迪:「不遠不遠,因為有其他方法可以很快到那兒去喔。」
卡琳:「??」
西爾迪:「這就是我們奪取到水藍以後的好處。」
卡琳:「??」
西爾迪:「就把水藍開到南方群島,我們利用南方神柱前往熱砂沙漠吧。」
卡琳:「神…柱??」

水藍港口邊:
莉芙:「啊,水藍好像開動了…」
艾雷斯:「嗯。不曉得反叛軍會怎麼應用這龐然大物啊……」
燄:「…………」

另外一邊罪人之塔上:
王國軍士兵:「報告!!叛軍頭領-沙迪克‧迪梅西斯帶到。」
奧塔:「我知道了,退下去吧吧」
王國軍士兵:「是!!」
沙迪克:「單單只有妳一個人在這兒,不怕我突然出手殺了妳,然後逃離這兒嗎??」
奧塔:「身負血輪迴力量的迪梅西斯家唯一傳人,如果你真想逃,就算有千軍萬馬在這兒恐怕也攔不住你吧。」
沙迪克:「妳真是太看重我的能力了。王國四將軍的操獸使奧塔。」
奧塔:「一點都不會。」
奧塔:「因為我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你的實力啊。」
奧塔:「你想找的艾弗隆公爵就在罪人之塔的第八層第四個房間,而我正想把你和他關在一起。你覺得如何??」
沙迪克:「為什麼…??」
奧塔:「老實說,王國軍裡頭有人希望你可以獲得這場戰爭的勝利,而我正好就聽命於那個人。就這麼單純罷了。」
沙迪克:「??」
奧塔:「好好和艾弗隆的鐵甲面公爵聊聊吧…,看你是不是真能解開神煌砲之謎。」
奧塔:「我知道你窮竟畢生所追獵的兇手…,那個殺害倫王國第一皇女-瑪雅的兇手到底是誰唷…」
沙迪克:「!!!!」
奧塔:「我會告訴你的,直到那必要的時候。」
沙迪克:「必要的時候…??」
奧塔:「不過你得先答應我一件事…。」
奧塔:「幫我毀了罪人之塔吧。」
沙迪克:「!?」
奧塔:「凡妮亞給我的牢籠,實在是待膩了…」

水藍領主館外:
卡琳:「呼~~,這是我頭一次在領主館這麼豪華的地方過夜呢!!」
亞修:「…………」
卡琳:「好!!水藍移動也已經過了一夜了,我們就聽從軍師先前給我們的指令,到港口的遊擊艇那兒待機吧!!」

水藍港口邊:
卡琳:「好快就來到這兒了呢。亞修要直接在這兒等軍師他們,還是想繼續在水藍裡頭逛逛??」
亞修:「在這兒待機吧。」
卡琳:「好吧。就在這兒等一下軍師大人好了。」

西爾迪:「這次的目的地是位於南海群島之上的南神柱,座標已經請航海士輸入遊擊艇之中。只要切換自動駕駛就可以順利前往目的地了。」
西爾迪:「另外,卡琳。」
卡琳:「是!!」
西爾迪:「這次開啟風之道的暗語。只要在神柱遺跡的塔頂,依照古文順序啟動四個開關後,南神柱所啟動的風之道自然會將你們送往西神柱頂層。」
卡琳:「暗語…??」
西爾迪:「切記,南神柱開啟風之道的暗語是──"西北道標"四字。千萬別忘了。」
卡琳:「西北道標…」
西爾迪:「嗯。然後經由南神柱前往西神柱後,你們的首要目的便是前往克拉斯鎮與肯恩會合,然後在他的安排下前往罪人之塔。」
西爾迪:「之後再將計就計,救出沙迪克??」
卡琳:「是的。」
卡琳:「了解!!那麼,第四小隊此出發,決不負軍師所託!!」
卡琳:「依指令行動吧。」

南方神柱入口:
亞修:「鎖住了??」
卡琳:「喔!?是上古時代的"堆煉式"鎖頭!!這可真是難得的珍品啊~~」
亞修:「??」
卡琳:「解開這種鎖…,可是每個開鎖者最大的心願呢…」
亞修:「開鎖者…??」
卡琳:「嗯。你看,這裡頭的防堵裝置是以六層環狀金屬製成,再加上兩道偽防堵裝置,以及最裡頭以合金製成、極為易碎的接觸裝置…」
卡琳:「這真是鎖類的極品哪~~」
亞修:「卡琳…,喜歡"鎖"??」
卡琳:「啊…??」
卡琳:「……也許吧。畢竟我終究是"他"的孩子啊……」
亞修:「??」
卡琳:「OK!!成功了唷。」
卡琳:「那,就往神柱裡頭前進吧!!」

南方神柱遺跡內部:
卡琳:「上頭應該就是塔頂了!!加把勁,就快到了!!」
亞修:「這裡頭……」
亞修:「我來過這個地方嗎…??」
卡琳:「亞修!!」
亞修:「!!」
卡琳:「你再做甚麼??那兒不是我們要去的地方啊!!」
亞修:「卡琳??」

卡琳:「哇~~,好壯觀的景色喔…,這就是代替世界樹支撐世界的神柱之頂嗎…??」
卡琳:「接下來,就是使用軍師的暗語表,調整這四週的開關啟動風之道了…」
卡琳:「怎麼了??發生了甚麼事嗎…????」
卡琳:「地震…不…沒這麼單純吧…」
卡琳:「甚麼甚麼!?!?這是甚麼東西啊!!!!西爾迪沒有提到會有這種東西啊!!!!」
亞修:「重要的場所會有守衛…,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啊…」
卡琳:「………」
亞修:「小心,要進攻了。」

戰鬥結束後:
卡琳:「了不起的守衛……,有這麼誇張的傢伙鎮守這兒怎麼西爾迪不事先跟我們知會一下啊…」
卡琳:「也許連軍師自己都不曉得這事吧……」
卡琳:「不曉得~~??別鬧了,天底下還有甚麼事是那狡詐豺狼不曉得的……」

水藍領主館:
西爾迪:「嗚…感冒了嗎…」
西爾迪:「………」
西爾迪:「卡琳他們現在不曉得怎麼樣了……」

南方神柱遺跡塔頂:
卡琳:「接下來就是啟動風之道的時間了。」
卡琳:「首先要從軍師給我們的暗語表中,查出"西北道標"是哪四個古文字,查出之後再核對這塔上八個開關上頭的古文字來找出"西北座標"四字。」
卡琳:「然後再依這四字的順序來依序開啟開關,這樣就可以打開"風之道"了。」
卡琳:「瞭解了嗎??」
亞修:「我瞭解了。」
卡琳:「那就開始吧!!」
亞修:「又開始震動了…,這次應該不會是那奇怪的守衛吧…????」
卡琳:「!!!!」
卡琳:「這裡是……」
卡琳:「熱砂沙漠…!?!?!?!」
亞修:「………」
卡琳:「剛剛明明還在南海群島的…這也未免…太難讓人適應了吧…」

西方神柱入口:
卡琳:「這就是有名的熱砂沙海啊……,還真是一望無際呢…」
卡琳:「只好依靠指北石的指示來前進了…」
商人:「熱砂沙漠因為底下蘊藏著豐富的熒石礦,所以指北石在這兒是毫無用處的唷。」
卡琳:「??」
卡琳:「妳是…」
商人:「我的名字叫露雅,是旅行在世界各地的行腳商人。」
卡琳:「行腳商人…??」
商人:「嗯。我有其它方法可以穿越這沙漠,要考慮看看嗎??」
卡琳:「其它方法??」
商人:「嗯。其它方法。」
卡琳:「好神奇!!真單單只靠風力就可以推動它前進了??」
商人:「嗯。這可是沙漠地區的人最偉大的便利發明唷。」
卡琳:「喔………」
商人:「那麼,想購買嗎??」
卡琳:「買!?!?」
商人:「嗯。很便宜的唷,露雅還不算您運費呢。」
卡琳:「糟…,忽略這傢伙是旅行商人了…」
卡琳:「咳!!」
商人:「??」
卡琳:「那麼,妳要出多少錢賣我們呢??」
商人:「10000元。不二價。」
卡琳:「亞修,我們用走的橫越沙海吧……」
商人:「!!」
商人:「沒…沒足夠的錢可以買這艘船嗎…??」
卡琳:「廢話!!!!!」
卡琳:「妳以為我們炎狼反叛軍很有錢是不是!!!!我們可是很窮窮窮窮窮的啊!!!」
卡琳:「就連軍備;糧食、衣服、房子、交通工具、寵物、薪水都是用搶的才有呢!!」
卡琳:「妳知不知道啊!!!!一萬元?????妳開一百元我都覺得貴啊!!!!!」
商人:「………」
卡琳:「哼~~,看妳那一頭紫亮柔順的頭髮、鑲金戴銀的服飾、毛絨毛絨的耳朵裝扮還有那白皙皙、保養有術的臉蛋就知道妳一定非富即貴,只是大小姐脾氣來了,離家出走賣賣雜貨、晃晃看看人生百態罷了…」
商人:「…………」
卡琳:「這樣的妳,怎麼可能知道我們的苦!?!?!?!?」
卡琳:「啊……,一萬元…,對我們而言究竟是多麼遙遠的數字啊~~~」
商人:「……您好像很無奈的樣子……」
卡琳:「其實我們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任務需要執行…,為了那任務,就算是乾死在沙漠中也值得……」
卡琳:「本來我們以為遇到了活菩薩、女神、救星…,但是……,看來我們畢竟還是沒那緣分啊……」
商人:「………」
卡琳:「我一點都不會責怪妳竟然可以賣的這麼貴…,我只能說我們真沒這緣分…」
商人:「………」
商人:「不然…,你們用東西跟我換好了…。這樣可以嗎??」
卡琳:「!!」
商人:「!!」
卡琳:「那…要用甚麼東西跟妳換呢…??」
商人:「嗯…只要是有價值的東西……」
卡琳:「有價值的東西……」



風力船上:
卡琳:「這船一直在震動…,不曉得會不會有問題…」
卡琳:「還有,這真是往克拉斯鎮的方向??確定不會走錯嗎??」
亞修:「………」
卡琳:「唉…搞不好用兩瓶靈氣酒換來的船,本身就有問題也說不定……」

西方神柱入口:
商人:「怎麼覺得有被騙的感覺呢…………」

風力船上:
亞修:「以方向而言是正確的。不過這船能否撐到克拉斯鎮…就不得而知了…」
卡琳:「就連亞修也覺得這艘船部太穩定啊…」
亞修:「………」
卡琳:「!!」
卡琳:「等一下,前面的那是甚麼??有一座山丘往這兒衝過來了????」
亞修:「山丘??」
卡琳:「笨蛋!!迴避!!快避開它啊!!!!!」
亞修:「卡琳……」
亞修:「卡琳…卡琳??」
卡琳:「………」
亞修:「還好只是暈倒而已……」
亞修:「………」
亞修:「太疲累了嗎…,怎麼突然覺得…很想睡呢……」

亞修夢中:
翡翠:「好溫暖唷~~,這種感覺真是不錯。」
亞修:「嗯。」
翡翠:「疑??那魯在臉紅!!」
亞修:「!!」
翡翠:「嘿嘿,是不是第一次和女孩子靠這麼近啊??尤其是像我這麼可人的女孩。」
亞修:「哪…哪有!!不過就是烤火,然後臉紅罷了!!」
翡翠:「嘴硬的傢伙。」
亞修:「………」
翡翠:「呼~~真的好溫暖,好舒服唷~~」
翡翠:「也許外頭如果沒有吹著風雪,我們就不會這麼幸福了吧……」
亞修:「??」
翡翠:「沒有風雪,我們就不會靠在一起取暖了啊,如果天氣沒有這麼冷颼,我們也不可能知道取暖的舒服了吧…」
亞修:「真是奇怪的想法……」
翡翠:「可是那魯仔細想想,事情不都是如此嗎??」
翡翠:「都是因為有了失去,才曉得幸福……」

亞柏村客房:
亞修:「這是………」
卡琳:「亞伯。是這村子裡頭的人救了在沙漠中昏死的我們。」
亞修:「亞伯…村??」
卡琳:「你中了沙蟲幼體的毒,不過這村子裡頭的人已經幫你敷上解藥了…,應該很快就沒事了吧??」
亞修:「是嗎…怪不得那時候會有這麼疲倦的感覺……」
卡琳:「………」
卡琳:「謝謝你救了我……。我聽撿到我們的村人說,你就算是暈倒了還緊抱著我不放呢。」
亞修:「………」
卡琳:「嘿嘿~~,放心放心,我對年紀比我小的人沒興趣,不要想到其它地方去唷。」
亞修:「………」
卡琳:「不過亞修沒有以前的記憶…,搞不好你的年紀甚至比我大也說不定呢…」
亞修:「………」
敲門聲音響起
卡琳:「啊…,請進。」
村長:「喔,那位少年已經醒來了啊……。」
卡琳:「嗯。多虧村長的幫忙。」
村長:「哪兒的話…,能幫助"旅團"可是我們天大的榮幸呢。」
卡琳:「旅團??」
村長:「是的。你們不是特別來這兒幫我們消弭沙蟲災難的命之旅團嗎??」
卡琳:「咿~~,不是啊…,我們不過只是路過的冒險者罷了呀。」
村長:「!?」
村長:「怎麼可能??那個少年不是配帶著魔裝槍嗎??不是只有旅團才能使用"封印兵器"嗎??」
亞修:「??」
卡琳:「亞修是因為特別原因才使用魔裝槍的,我們真的不是旅團啊……」
村長:「特別的原因……??」
村長:「是嗎…,也就是說,你們真的不是旅團就是了…」
卡琳:「嗯…,看您失望的表情,真是抱歉…,造成您的誤解了。」
村長:「………」
卡琳:「………」
村長:「沒關係沒關係,你們好好在這兒休息吧…。」
卡琳:「………,不曉得為什麼,總覺得罪惡感好重……」
卡琳:「剛剛那個人說的"沙蟲災難",該不會就是我們在風力船上遇到的……」
亞修:「卡琳是說…,撞擊我們的那個…會移動的沙丘…」
卡琳:「仔細回想,亞修不覺得那很像一頭巨大的蟲嗎??」
亞修:「………」
卡琳:「………」
卡琳:「我想…,如果我們幫這村子解決所謂的"沙蟲災難"的事件,也許會有點幫助吧…」
亞修:「我們的任務是解救沙迪克頭領,沒時間在這兒浪費不必要的時間和力氣。」
卡琳:「喂喂,人家好歹也是我們的救命恩人,這麼說未免太過份了點吧??」
亞修:「………,公與私要分清楚,這不是卡琳教我的嗎??」
卡琳:「唉~~,服了你了…。好吧,因為我覺得如果幫這村子忙,有可能可以讓我們營救沙迪克殿下的任務變得更為簡單,可以接受了吧??」
亞修:「??」
卡琳:「聽說沙漠地區有很多不錯的傭兵可以雇用,如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