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貓言亂語,不定期介紹+更新貓貓看過的片子動畫
  • 28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風色幻想III~罪與罰的鎮魂歌~全劇情揭露



~~大陸歷190年~
由英雄雷歐哈特、皇帝傑奧斯、雪狼王曼菲斯特所率領的聯合軍與依格那的反叛軍決戰於"赫米村"之外的望月平原。
兩軍對峙之中,依格那的女兒克蘿蒂亞與艾爾札克奮力抵抗聖燄與冷夜聯軍的軍勢…
傑奧斯:「沒想到北大陸的年輕英雄會有來南方發展天賦的時候呢。」
曼菲斯特:「傑奧斯皇言重。我曼菲斯特是再怎麼想都沒料到會有跟您合作的一天呢。」
傑奧斯:「呵呵呵,這話是我們南與北、聖燄與冷夜是不可能共榮共存??」
曼菲斯特:「傑奧斯皇又言重了…,這話是說,我建國歷史不至十年的冷夜怎有跟千年王國聖燄相提並論之時??」
曼菲斯特:「這次的合作我曼菲斯特還真是高攀了。」
傑奧斯:「哈哈哈哈,這話是您太謙虛了吧,曼菲斯特卿。」
曼菲斯特:「闡述事實罷了,闡述事實罷了。」
傑奧斯:「出現了…,果然是在這時間……」
曼菲斯特:「正午的魔獸活動力是最為旺盛的,韓德倒真是猜對時間了呢。」
傑奧斯:「那,也該是計畫執行的時候了呢。」
曼菲斯特:「當然。」
 
蒸氣車外圍:
西撒:「………」
九音:「已經可以目視到作戰地點了呢。」
西撒:「九音…??」
九音:「嘻,還是這付一專心就忘了周圍變化的樣子…,這可是不好的習慣唷,修羅將軍。」
西撒:「妳知道我不喜歡這稱號的…」
九音:「所以才要說來讓你分心呀。」
西撒:「………」
九音:「我知道你在擔心甚麼。」
西撒:「………」
九音:「跟你一樣,我也有預感,蕾菲娜教官很有可能會出現在那兒。」
西撒:「連妳都這麼認為嗎……」
九音:「嗯。套句韓德哥哥常說的話,"這是很符合常識的推斷"。」
西撒:「………」
九音:「既然符合"常識的推斷",那就接受它吧。」
西撒:「??」
九音:「優柔寡斷的西撒是當不成修羅將軍的。」
西撒:「我說過…」
九音:「不喜歡這稱號是吧。」
西撒:「………」
九音:「但我喜歡。」
西撒:「??」
九音:「因為這稱號讓西撒變得很讓人可以依靠。」
西撒:「………」
九音:「羅剎將軍蕾菲娜是你不得不越過的障礙,因為修羅與羅剎,本來就不可能共存。」
西撒:「難道就只有這麼一條路嗎…」
九音:「………」
九音:「我們這次的目標是封印被依格那奪走的原罪徽章,又不是討伐蕾菲娜將軍…,不要老在這種問題上兜圈子好嗎~」
九音:「…………」
九音:「在潔拿魯王國,你幫我打倒了薩塔魯多;在聖亞里昂平原上,你與我一起擊退了艾爾札克學長。有些以為解決不了的問題,到了後來不是都迎刃而解嗎??」
九音:「所以,我們就不顧一切的向前衝吧。」
九音:「嘻,更何況我們斷罪之翼裡頭還有個奇蹟製造機。」
西撒:「??」
西撒:「妳說的是…凱琳‧賽拉菲姆??」
 
蒸氣車內:
凱琳:「要出其不意,所以我們由這兒順著朝陽登陸??」
雪菈「我們背對著朝陽,所以不易被發現。同時還能多少擾亂駐守在那兒的弓兵部隊。」
凱琳:「真是好棒的戰術謀略呢。這到底是誰想出來的呀??」
藍斯:「這只是基本中的基本吧……,拉法利翁教官的課都沒在聽??」
凱琳:「嗚…藍斯學長……」
藍斯:「………」
雪菈「還有多久會到目的地呢??」
藍斯:「大概再三個刻時。」
雪菈「那也該準備了…」
凱琳:「………」
藍斯:「別太緊張。這次也多依賴妳的大封印法了呢。」
凱琳:「啊…嗯。」
 
蒸氣車外圍:
愛斯玲:「很快就到了呢…,帕魯瑪姊姊。」
帕魯瑪:「嗯…」
愛斯玲:「就差這最後一顆原罪徽章了…斷罪之翼這次一定要一雪前恥,給依格那那老頭子好看!!」
帕魯瑪:「希望如此~~」
愛斯玲:「??」
帕魯瑪:「事總沒絕對…,就算韓德教官算的再怎麼準,總還是會有失蹄的時候…」
愛斯玲:「………帕魯瑪姊姊總是喜歡說些悲觀的話…………」
帕魯瑪:「不這麼說怎能享受逆轉的快感呢。呵呵呵呵~~」
愛斯玲:「…………」
 
望月平原上:
艾爾札克:「不對…事有蹊蹺…」
克蘿蒂亞:「??」
艾爾札克:「!!」
艾爾札克:「難道這仗陣只是個幌子!?」
 
漢彌爾古城天橋:
西撒:「果然…這兒由妳留守…」
西撒:「單以戰力與機動力而言,依格那倒是下了個很適當的決定…」
西撒:「蕾菲娜教官,妳曉得我們的目的與聖燄所發生的內戰無關,我們僅是想封印被依格那主教所奪走的原最徽章…」
蕾菲娜:「但是依格那不願交出,而我又是護衛他的人。所以,我不可能讓你們平安通過這座橋。」
西撒:「蕾菲娜…」
蕾菲娜:「從布朗西斯ㄧ戰開始,我就不是斷罪之翼的蕾菲娜教官…,這點你們到現在還有所質疑!!」
西撒:「…………」
西撒:「難道…真沒轉圜的餘地??」
蕾菲娜:「西撒…」
蕾菲娜:「甚麼時候修羅有了憐憫之心??」
蕾菲娜:「別忘了我永遠是你所要跨越的高牆呀!!」
藍斯:「………別再跟她耗費唇舌了…」
藍斯:「早決定好的事我還要再說一遍嗎??」
藍斯:「為了完成我們斷罪之翼最後的任務,阻撓在我前面的不管是甚麼,我藍斯遇魔除魔、遇神殺神!!」
藍斯:「蕾菲娜,既然妳不願讓開,那我們就踏著妳的屍首經過這兒!!!!」
 
戰鬥結束後:
蕾菲娜:「這麼一段時間以來,你們也真的進步了不少呢。」
蕾菲娜:「不過…如果最重要的關鍵人物不在的話…你們應該就阻止不了依格那吧…??」
西撒:「!?」
西撒:「長槍投擲技-星散!?」
西撒:「糟!!凱琳!!快閃開!!!!!!!」
凱琳:「!!??」
 
蒸氣車內:
愛西亞:「這麼完美的作戰計畫真可能一點瑕疵都沒有??」
韓德:「嗯??」
愛西亞:「好比說,封印者在半途發生了甚麼意外…」
韓德:「封印者??凱琳??這考慮到了。」
愛西亞:「?」
韓德:「所以我才會跟"那個人"說,一定得回去呀。」
愛西亞:「這事跟那事我接不起來唷~」
韓德:「修羅將軍的名字決不是浪得虛名的,時勢所逼之下,西撒冷酷的心會讓所有戰略又回歸優勢的。因為它決不會違背所謂的"大原則"。」
愛西亞:「所以說,你要堅持下去的修羅將軍與"那個人"配合??」
愛西亞:「不過,失了封印者的斷罪之翼,怎可能贏得了依格那??」
韓德:「依格那身為帶刀祭司的能力西撒足以應付,只要不讓它有使用原罪徽章的機會就好了。」
韓德:「這道理,斷罪之翼的優秀隊員應該都知道才是…。」
 
漢彌爾古城天橋:
雪菈:「不行…不直接繞下去找的話,是找不到的…」
雪菈:「底下的水流那麼急,也不曉得是被沖到哪了…」
西撒:「蕾菲娜突然的迴身一招我沒能料到,這責任我會扛起的…」
九音:「任誰都料不到這種事吧??只是沒想到藍斯學長會為了保護凱琳而一起跌了下去…」
幽彌:「已經發生的事沒甚麼好檢討的,重要的是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幽彌:「下橋去找回凱琳他們??還是繼續任務來跟依格那硬碰硬??」
幽彌:「可別忘了剛剛蕾菲娜教官逃了,現在整個依格那軍可是都知道我們潛了進來唷。」
西撒:「…………」
西撒:「繼續突襲伊格那,完成我們斷罪之翼的任務。」
雪菈:「!?」
幽彌:「繼續突襲伊格那!?喂喂喂,沒有凱琳念大結界咒法,我們要怎麼封印原罪徽章??」
帕魯瑪:「沒有封印者在還是有方法…」
幽彌:「??」
帕魯瑪:「利用我的術法再搭配愛斯玲的弓技,做個簡單但又強烈的封印結界。」
愛斯玲:「帕魯瑪姊姊??」
帕魯瑪:「凱琳的大結界咒法我與希絲緹娜都有學過,只是我們對元素的掌握能力過於突出,所以才無法像凱琳一樣能完成咒法。」
帕魯瑪:「不過如果輔以相對屬性箭做元素削弱的攻擊,那也許就有可能產生大結界咒法的效果。」
帕魯瑪:「我記得以前有跟西撒提過這事~」
帕魯瑪:「真高興他還記得呢~~~」
幽彌:「………」
愛斯玲:「西撒哥哥應該是還記得這事,所以才這麼說的吧。」
西撒:「嗯。」
雪菈:「………」
西撒:「因為突襲伊格那的時間如果擔擱了,影響的決不單只我們封印原罪徽章的任務,同時也會讓聯軍的努力付之流水,所以為大局著想的話,我們的確是必需繼續目前任務。」
雪菈:「可是…」
西撒:「雪菈與希絲緹娜擔心凱琳與藍斯安危的心情我能理解…」
西撒:「所以妳們就負責到橋底營救藍斯與凱琳吧。」
幽彌:「!!」
幽彌:「你要分散我們已經有點示弱的戰力??」
西撒:「我與九音、再加上愛斯玲與幽彌的弓技援護應該牽制的了依格那,加上還有帕魯瑪在,只要依格那未留下過多守軍,應該贏得了。」
雪菈:「那留下的守軍如果過多呢??」
九音:「既然這樣,就只好等妳和藍斯的支援啦。」
九音:「沒錯吧,修‧羅‧將‧軍~」
西撒:「………」
西撒:「總而言之,大家分開行動,彼此小心。」
雪菈:「嗯!!」
 
 
搜索中的兩人:
雪菈:「附近沒有甚麼墜地的蹤跡…,很明顯應該是落入了河中…」
希絲緹娜:「順著河流的方向…,該不會被捲到那洞裡吧………」
雪菈:「………」
雪菈:「應該是蠻有可能的…」
雪菈:「那,我們到裡頭尋看看吧…」
希絲緹娜:「嗯嗯。」
雪菈:「………」
雪菈:「凱琳…要平安無事呢……」
 
漢彌爾城地底:
凱琳:「………」
凱琳:「嗚………」
藍斯:「醒來了嗎??」
凱琳:「…………藍斯…學長……??」
藍斯:「………」
凱琳:「這是……」
藍斯:「那是我收著的披風,我想不太濕,所以蓋妳身上,看看是否可以讓妳暖和些…」
凱琳:「啊…」
凱琳:「謝謝你………」
藍斯:「………」
凱琳:「這…這裡是……」
藍斯:「漢彌爾城的地下,也許。」
藍斯:「妳我摔了下來後,就被城下的激流捲到這兒了。」
凱琳:「我…啊…我想起來了…當時的情形是……」
藍斯:「身體不冷了嗎??」
凱琳:「啊…嗯…還好…」
藍斯:「那嚜就準備動身吧,還得找出口追上西撒他們呢。」
凱琳:「啊…嗯…是……」
凱琳:「………」
凱琳:「對不起…學長好像是因為我的關係而…」
藍斯:「沒甚麼好對不起的,摔下來已經是事實了。」
凱琳:「………」
藍斯:「妳會施用浮游之術嗎??」
凱琳:「!?」
藍斯:「就是帕魯瑪有時會施用的那種飛翔咒文…」
凱琳:「不會耶…我修習的是聖都尼魯的聖職咒文與聖尼多大賢者所傳的言靈術法…帕魯瑪姊所修習的禁咒文方面我沒涉獵……」
藍斯:「………是這樣的麼…」
藍斯:「那我們看來是很難在短時間追上西撒他們了…」
凱琳:「………」
凱琳:「對不起…」
凱琳:「不過…我一個聖職者本來就沒道理修習修迪拜恩茲的祕術呀…」
凱琳:「所以說………不會浮游術又不是我的錯…說的好像我是個甚麼累贅似的……」
藍斯:「有時間說些悄悄話,不如快些出發吧。」
凱琳:「………」
藍斯:「………」
凱琳:「………」
藍斯:「……」
凱琳:「這好像是…第二次了呢…」
藍斯:「??」
凱琳:「第二次我們倆個人一同遇上了困難…」
藍斯:「第一次是…海潮之島的事嘛…」
凱琳:「對不起…好像兩次都因為我的關係…」
藍斯:「沒在怪妳呀。」
凱琳:「我知道…,只是我本來就這樣…想到能幫忙卻又幫不上忙時…就不自覺的想責怪自己…」
藍斯:「妳已經很努力了不是嗎??這樣就夠了。」
凱琳:「可是藍斯不是一樣也很努力…比我還努力呀。」
藍斯:「我有不能放棄的理由,妳沒有。」
藍斯:「所以不需逼自己走上這條難熬的路。」
凱琳:「可是…我…」
凱琳:「甚麼甚麼!?這是甚麼聲音…!?」
藍斯:「黑暗中最好保持安靜…,因為前方到底有甚麼,誰都不能判定。」
凱琳:「啊……對不起…我……」
藍斯:「妳是我們斷罪之翼的"封印者",西撒與我都需要妳的力量,來對抗依格那的原罪徽章。」
藍斯:「對斷罪之翼的大家而言,妳是必要,而且不可或缺的。當然這些我們所依賴的能力妳都已在之前的努力中得到。」
藍斯:「所以妳不用感到愧疚呀。」
凱琳:「可是…」
凱琳:「聲音…好像越來越近了呢…」
藍斯:「…我的手還沒完全復原,這一戰,妳也許只能好自為之了。」
凱琳:「!?」
凱琳:「學長的手!?」
凱琳:「該不會藍斯學長為了接下蕾菲娜教官那一擊…」
藍斯:「如果我的能力足夠的話,就不會受傷了了。所以說這一點都不干妳的事。」
凱琳:「怎麼會不干我的事!!這事你要早點說呀!!」
藍斯:「………」
凱琳:「啊…會不會太大聲……」
凱琳:「嗚………」
藍斯:「要說對不起的話,等待會兒吧!!」
凱琳:「對不起~~~~」
藍斯:「……」
希絲緹娜:「哥哥!!!!」
藍斯:「希絲緹娜!?」
凱琳:「雪菈姊!!!!」
雪菈:「再撐著些,我們來幫忙了!!」
 
戰鬥結束後:
藍斯:「也就是說,西撒獨自行動了??」
雪菈:「嗯嗯。」
藍斯:「他的決定相當正確,換做是我也會這麼做吧。」
藍斯:「不過單以他要擊敗伊格那,還是蠻困難的。」
藍斯:「畢竟原罪徽章只能用封印的方法讓它從依格那身上剝離…」
凱琳:「………」
藍斯:「我們回到出口,攀上橋也許不夠時間可以趕上他們…」
希絲緹娜:「既然這樣…,只好穿越這地底繼續走下去了。」
藍斯:「??」
希絲緹娜:「只要方向抓對了,我想這而應該可以通道漢彌爾城的"地底教堂"吧…。至少地形圖是這麼畫的。」
藍斯:「地底…教堂??」
 
漢彌爾城:
西撒:「七大原罪徽章-馭獸…,終於找到你了……」
愛斯玲:「守衛依格那的士兵不多…,真是太好了呢…」
帕魯瑪:「可以說是抽中了上上籤呢~」
幽彌:「………」
西撒:「愛斯玲,這距離可以嗎??」
愛斯玲:「………」
愛斯玲:「風向剛好,用這把曼徹斯特狙擊的話我有把握!!」
西撒:「帕魯瑪呢??」
帕魯瑪:「我的術法從沒失誤的時候,沒問題的。」
西撒:「好,那麼就在愛斯玲與帕魯瑪狙擊依格那的同時,我們也展開突襲。」
西撒:「這作戰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九音:「嗯!!」
愛斯玲:「那麼…」
愛斯玲:「帕魯姊請配合我!!」
帕魯瑪:「隨時皆可!!」
愛斯玲:「克萊普教官的愛槍曼徹斯特!!命中依格那的原罪徽章吧!!!!!!」
依格那:「馭獸!?馭獸的力量被封住了!?」
依格那::「怎麼可能!?」
西撒:「依格那!!!!」
依格那:「修羅將軍西撒!?」
依格那:「…斷罪之翼…,又是你們嗎……」
依格那:「我還以為蕾菲娜已經解決了封印者………,哼,果然擅於背叛的女狼還是無法信任的嗎…」
九音:「依格那!!沒了原罪徽章的力量,你還能抵擋我們斷罪之翼嗎!?」
九音:「乖乖束手就擒,讓這場戰爭就這麼結束吧!!」
依格那:「冷夜的九音公主…,我還沒計較妳帝國介入我聖燄內戰的罪行,妳反倒先聲奪人??」
依格那:「你們真以為沒了原罪徽章的力量就能打敗我??」
依格那:「我可是曾被尼魯授予斷罪殺人權的帶刀祭司啊!!!!」
西撒:「既然這樣,我們就好好的領教了!!」
 
戰鬥結束後:
西撒:「束手就擒吧,依格那!!」
依格那:「有你想像中的如此簡單嗎??修羅將軍。」
克蘿蒂亞:「東方有句諺語,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似乎可以用來形容現在你們的窘境呢,修羅將軍,西撒。」
西撒:「………」
克蘿蒂亞:「沒料到我們會這麼快趕回來吧!!西撒!!」
克蘿蒂亞:「還不會放下武器投降!!!!」
西撒:「………」
艾爾札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是句異國的好諺語,不過就不知到底誰是蟬,、誰是黃雀。」
克蘿蒂亞:「艾爾札克??」
艾爾札克:「把反叛軍壓下!!連同克蘿蒂亞一起!!」
依格那:「!!!!!!!!」
 
蒸氣車上:
愛西亞:「艾爾札克是我們的人!?」
愛西亞::「據我所知他不是依格那精心培育的平民英雄嗎!?」
韓德:「他是依格那所培育的人沒錯,但在依格那之前,傑奧斯皇便先培育了艾爾札克。」
愛西亞::「!?」
韓德:「洞燭機先吧。當年聖燄所舉辦的少年劍士大賽,艾爾札克這麼優秀的孩子一出現,傑奧斯皇就算好了會有這一天。」
愛西亞::「要說是老謀深算的狐狸??」
韓德:「不不,應該說這是動頭腦的策士應該都要會的基本常識。」
韓德:「要怪就怪依格那不該選擇這麼出色的傢伙培養吧。」
 
漢彌爾城:
克蘿蒂亞:「背叛者!!!貴族的鷹犬!!!!平民的恥辱!!!!!!!」
克蘿蒂亞:「有種就殺了我!!!!我不屑成為讓你升官發財的戰利品!!!!!!!」
艾爾札克:「………」
克蘿蒂亞:「你這混帳艾爾札克!!!!!」
依格那:「………夠了,克蘿蒂亞。」
克蘿蒂亞:「可是…父親………」
依格那:「現在的我與妳一樣充滿了憤怒…但我相信這絕不是解決事情的方法……」
克蘿蒂亞:「??」
艾爾札克:「依格那主教…」
依格那:「艾爾…,原本你就有這種打算了嗎??」
艾爾札克:「………」
艾爾札克:「我雖然不喜歡傑奧斯皇…,但我父母能有這幾年安穩的生活…全拜他所賜…」
依格那:「是嗎……」
依格那:「這麼說,真是我看錯人了嗎…」
艾爾札克:「………」
艾爾札克:「回到聖燄,直到審判結束前,我會傾我全力擔保你安全的…,依格那主教…。」
依格那:「…這算是對我恩情的報償嗎??」
艾爾札克:「您的恩情就如同傑奧斯皇的恩賜一般,我俯仰無以回報………」
依格那:「那麼,就在你看清一切事實後,為已不在的我,領導我所遺下的那群熱情孩子吧。」
艾爾札克:「!?」
帕魯瑪:「聖光術!!」
幽彌:「糟…太大意了……」
艾爾札克:「依格那主教!!??」
艾爾札克:「!!」
依格那:「如果我被俘,…,反叛軍勢力將會因我的而士氣全失…直至瓦解…」
依格那:「所以…今日戰敗的我也唯有在此一死,才足以激勵凝結未來的力量!!」
艾爾札克:「依格那主教…不……」
依格那:「聖燄呀…我詛咒你將永遠沉溺於修羅戰火之中…直到毀滅殆盡…」
艾爾札克:「依格那主教!!!!」
 
漢彌爾城地下教堂:
藍斯:「這裡就是…漢彌爾城的地下教堂…??」
希絲緹娜:「看樣子是沒錯。」
雪菈:「沒想到荒廢了這麼久的地方還這麼華奢…」
雪菈:「所以說英雄王也不是甚麼節儉的好傢伙呢。」
藍斯:「………………」
凱琳:「雪菈…」
雪菈:「啊…,我…我可不是說你這英雄王後裔,生氣的話就太沒風度了唷,藍斯。」
藍斯:「………………」
凱琳:「……」
凱琳:「………」
雪菈:「怎麼了??」
凱琳:「總覺得怪怪的…」
希絲緹娜:「??」
凱琳:「有種很不好很不好的預感…說不上來…」
藍斯:「??」
雪菈:「!!!!」
凱琳:「甚麼甚麼!!!!」
凱琳:「甚麼東西掉了下來!!!!」
希絲緹娜:「……是人…」
藍斯:「這是…依格那!!」

凱琳:「依格那??」
藍斯:「上頭的西撒真的成功了!?…還是……」
凱琳:「嗚…」
凱琳:「嗚…!!」
雪菈:「凱琳…??」
凱琳:「好難過的感覺…這是…這種感覺是……」
雪菈:「到底怎麼了??凱琳??」
凱琳:「好怪…這種感覺…難道會是…」
凱琳:「!!!!!!」
凱琳:「依格那的血沾染到原罪徽章了!!!!」
藍斯:「!?」
凱琳:「薩塔魯多…發生在潔拿魯鬥技場上…,我們與薩塔魯多對決的那事……」
凱琳:「當施術者的血沾染上原罪徽章時,徽章內的惡靈將復甦,並佔據施術者的身體…化身為魔神再生!!!!」
藍斯:「甚麼!!!!!」
凱琳:「果然又發生跟上次一樣的事…」
藍斯:「這次是馭獸的魔王!?」
藍斯:「太有趣了!!西撒既然能殺你一次,我藍斯‧沙亞特自然能殺你第二次!!!!」
西撒:「藍斯!!凱琳!!」
藍斯:「西撒!?」
愛斯玲:「你們沒事真是太好了呢!!」
藍斯:「寒喧話等等再說,先解決這大傢伙吧。」
西撒:「這是……!!」
凱琳:「妖魘化的依格那……。因為原罪徽章沾染上了他的血…所以……」
西撒:「就跟當時的薩塔魯多一樣嗎…」
艾爾札克:「依格那主教……」
藍斯:「小心,他與薩塔魯多的實力是絕對有差距的!!」
西撒:「嗯!!一起擊倒牠,封印馭獸徽章吧!!!!」
 
戰鬥結束後:
藍斯:「趁現在封印他身上的原罪徽章!!!!」
藍斯:「凱琳!!!!」
凱琳:「以光耀炫彩的芙蕾女神之名做為規約!!」
凱琳:「以榮耀的英雄漢彌爾之名最為擔保!!」
凱琳:「以大地所有英靈之願望為一切依靠!!」
凱琳:「我斷罪之翼在此代行救世主加瑟多制裁原罪之責!!!!」
凱琳:「在我的大結界之法中!!陷入永遠的沉眠吧!!!!悲哀的聖靈!!!!!!」



8個月前…
龍骨冰原:
盜賊頭頭:「我們要的只有那個白髮治癒師而已,至於可愛的保鏢小姊嘛~若妳識相退下的話,我可以放妳走唷~」
凱琳:「………」
盜賊頭頭:「僅存的白髮夜鷲族可是能賣到極好價錢呢!!」
雪菈:「呵呵,你想抓,還得問她肯不肯呢。」
盜賊頭頭:「??」
雪菈:「因為這個白髮夜鷲族的治癒師可不單只是個治癒師唷~」
凱琳:「盤距在龍骨冰原的不良盜賊們,今天我以聖都尼魯代行人之姿,宣佈就地逮捕你們之決定!!」
盜賊頭頭:「開玩笑!!妳有聽過被追殺的羊反過來咬狼一口的說法嗎??」
凱琳:「疑??那是甚麼意思…??」
雪菈:「………」
雪菈:「…請不要對凱琳小姊說這種奇怪的形容舉例…」
凱琳:「??」
雪菈:「總而言之,你們這群狼準備被我們這無助羔羊踢散到世界邊緣吧!!!!」

戰鬥結束後:
盜賊頭頭:「卑鄙狡猾的大騙子!!怎麼不事先聲明那個治癒師是個暴力狂!!!!」
雪菈:「…………我從頭到尾都沒說她很柔弱呀…」
凱琳:「……??」
凱琳:「有甚麼問題嗎…??」
雪菈:「不是凱琳要注意的問題就是了…」
凱琳:「??」
凱琳:「那現在怎麼辦??丟他們在這而當冰雕,還是…」
雪菈:「我們不是要到韓德叔叔那兒??就帶去讓他發落吧。」
凱琳:「這的確是個好主意…」
雪菈:「好~那就快點出發吧。趕緊在天黑之前到達沙達那城。」
凱琳:「嗯嗯。」
 
沙達那城門口:
雪菈:「還是一樣的繁榮呢,這城。」
凱琳:「當然呀,這可是燄梟王-韓德親自參與設計的城呢。」
雪菈:「凱琳忘了在燄梟王前面加上"最喜歡的"四個字唷。」
凱琳:「哪…哪有啦,雪菈姊不要擅自做主!!」
雪菈:「呵呵。好嘍,那咱們盡快把車裡頭的山賊送去給韓德大人吧。」
 
聖都‧尼魯:
費恩:「………」
愛西亞:「擔心寶貝徒弟此行是否順遂??」
費恩:「愛西亞嗎…??」
愛西亞:「放心,我也是斷罪之翼的教官。於公於私我都不會讓凱琳吃到甚麼虧的。」
費恩:「這麼做並不是我所希望的結果。」
愛西亞:「這我當然曉得。你是希望凱琳可以成長的足以獨當一面??」
費恩:「我只是單純希望她能成長到足以抗拒即將來臨的浩劫…」
愛西亞:「真的天下父母心呢,費恩主教。」
費恩:「這句話是在挖苦我嗎??」
愛西亞:「隨你怎麼想。」
費恩:「………」
愛西亞:「…原罪徽章,確定是今年會復甦…??」
費恩:「八九不離十…,也該是時候了……」
愛西亞:「是嗎…,那麼今年可熱鬧了呢。」
 
沙達那城:
韓德:「沒想到妳們人不但來了,還連帶抓了個盜賊團。這樣子對往來於龍骨冰原的旅人,我想暫時可以平安許多了呢。」
凱琳:「嘻嘻,舉手之勞而已…」
韓德:「單單舉手之勞就可以擒獲這盜賊集團,推薦妳們倆進入斷罪之翼果然是名符其實呀。」
韓德:「這是我的親筆推薦函,妳們帶著它到南方斷罪之翼的據點-輝煌殿,自然就會有人幫妳們安排往後的事啦。」
雪菈:「斷罪之翼…為代救世主加瑟多消弭即將到來的"原罪劫"而成立的組織……,也是全世界最優秀的精英份子才能被選上加入的團體…」
凱琳:「聽起來就好像做夢一樣呢…韓德叔叔……」
韓德:「妳從小就希望可以成為斷罪之翼的一員,現在不過就是因妳的努力而讓夢想成真而已呀。」
凱琳:「嘻嘻…是這麼說……,但,還真沒甚麼真實感呢……」
凱琳:「我和雪菈姐再過幾天就會是那兒的成員…,還真是不可思議呢……」
韓德:「放心,裡頭嚴厲的教導絕對會讓你們很有"真實感"的。」
凱琳:「嗚………」
韓德:「天色不早了,我安排侍女帶妳們去歇息。明天一早再出發往輝煌殿而去吧。」
凱琳:「嗯。」
 
夜晚:
雪菈:「睡不著??還是別有心事??」
凱琳:「雪菈姊??怎麼……」
雪菈:「呵呵…我也睡不著呢。」
凱琳:「是唷…」
凱琳:「…………」
凱琳:「明天…我們就要進入斷罪之翼了呢。」
凱琳:「要進到那兒,我們也花了好多的力氣在努力著呢。」
雪菈:「嗯……」
凱琳:「不曉得裡面會是甚麼樣子…,教導我們的教官們是否會很嚴苛…訓練不曉得會不會很難熬過…」
凱琳:「好多好多的事線在都在腦子裡徘徊,想不去注意都很難呢。」
凱琳:「嘿嘿…」
凱琳:「凱琳倒是…甚麼事都想不起來…一片空白…」
雪菈:「呵呵,還真像凱琳會發生的狀況呢。」
凱琳:「沒辦法呀…真的很緊張嘛…,雪菈與我可是從小就一起努力到現在的呢。」
凱琳:「從小呀…,嗯…真的好久了唷…」
雪菈:「啊,對了。凱琳還記不記得,為甚麼我們要約好一同進斷罪之翼呢??」
凱琳:「嗯…………是為了要變強??」
雪菈:「嗯嗯,沒錯。」
雪菈:「不過還有另一個更重要更重要的理由唷,凱琳記得嗎??」
凱琳:「更重要的理由………??」
翌晨:
韓德:「這是北大陸評議會的推薦函,到了輝煌殿後直接轉交給接待的人就可以了。」
雪菈:「沒想到我們這麼多年的努力就換來這幾張紙呢…」
韓德:「南北帝國的光輝編年史不也幾本歷史書就記載過去了??這麼計較。」
凱琳:「嘻嘻,雪菈姊就是喜歡說些有的沒的。」
雪菈:「我可是很認真的唷。」
凱琳:「哈哈哈哈哈。」
韓德:「好了,那麼妳們也該出發了呢。」
雪菈:「嗯嗯。」
凱琳:「那,就先跟韓德叔叔說聲再見了唷。」
韓德:「我會想妳們的。不過因為我也是斷罪之翼的教官,所以妳們不會太晚見到我就是了。」
凱琳:「!!」
韓德:「那可是集合了全世界精英的地方,當然負責指導這些人的,也是這世上幾個特殊領域的佼佼者呀。」
韓德:「好比說精通燄梟暗殺術的我所瞭解的暗殺者領域…」
凱琳:「啊…得意起來了……」
韓德:「…………」
韓德:「總而言之,就在此祝福妳們能在斷罪之翼裡好好發揮專長所學呢。」
雪菈:「那麼我們就此出發了呢。」
韓德:「有空的話也可以逛逛沙達那城,裡頭也許會有一些妳們所需要的裝備也說不定唷。」
雪菈:「嗯嗯,有機會我們一定專程拜訪的。」
韓德:「嗯。」
凱琳:「那…謝謝韓德叔叔的照顧,凱琳跟雪菈姊就出發了。」
韓德:「好的。一路順風!!」
凱琳:「一路順風~~!!」
 
輝煌殿門口:
凱琳:「到了…」
雪菈:「這兒就是…斷罪之翼的根據地…」
雪菈:「以英雄王的無形聖槍-輝煌燄為名所建立,為阻止原罪劫到來而存在的輝煌殿…」
雪菈:「終於,我們也來到這兒了呢。」
凱琳:「還真的…實現了夢想呢。」
雪菈:「不…夢想,才正要實現而已。」
凱琳:「!?」
雪菈:「走吧,成為斷罪之翼的一份子!!」
凱琳:「嗯。」
 
輝煌殿試練場:
拉法利翁:「我暸解各位都是來自於世界各地的精英…」
拉法利翁:「但是!!!!!」
拉法利翁:「我拉法利翁也是從各地菁英中挑選來教導你們實戰經驗的教官!!!!」
拉法利翁:「團隊戰術是我最專長的項目!!同時也是目前斷罪之翼最重要的科目!!」
雪菈:「…………」
凱琳:「好可怕的氣勢……」
拉法利翁:「個人的能力再怎麼高強都贏不了代言著神的原罪徽章之力!!所以你們必需團結合力!!」
拉法利翁:「為阻止原罪劫而努力!!!!」
雪菈:「…………」
拉法利翁:「所以說,現在大家就試著合作看看!!斷罪之翼今年的新生們,立即開始與我們輝煌殿所培養的可愛怪物們戰鬥吧!!」
凱琳:「疑!!!!!!!」
雪菈:「這麼快就進入實戰!?這也未免太信任我們的能力了吧!?」
九音:「對自己沒信心嗎??護族的雪菈。」
雪菈:「真的是九音姬!!我還以為一時看錯了呢…」
九音:「不會看錯不會看錯~。我們還曾經在選拔會上交過手呢。」
雪菈:「嗯,對呀。赤蝶的武術一點都不會輸給我們夜鷲族呢。」
九音:「妳太客氣了。不過能一起奮戰的機會還真是不錯呢。」
雪菈:「以後一直都會有的。因為我們都是斷罪之翼的一員呀。」
九音:「嗯。」
西撒:「為甚麼要我們一進來就馬上戰鬥呢??是測試我們的實力??」
西撒:「不對,我們能進來,就代表實力早就經過測試了…」
西撒:「那麼這麼做的用意是……」
凱琳:「該往哪兒走呢…」
凱琳:「都是不認識的人……」
凱琳:「為甚麼要我們馬上戰鬥啦……」
帕魯瑪:「全部一口氣燒盡就好了嘛…」
帕魯瑪:「呵呵…那就燒燒燒吧………」
 
酒館中:
蕾菲娜:「這次的新生,總體戰力應該不錯吧??」
拉法利翁:「雷歐哈特將軍特別提升了篩選標準所選出的菁英,絕不會差到哪兒的。」
拉法利翁:「話是這麼說…。那個修羅將軍-西撒…,倒真有點架勢…」
蕾菲娜:「西撒…」
拉法利翁:「但是那個聖都尼魯來的治癒師……就…」
蕾菲娜:「??」
拉法利翁:「雖說她是刻意被培養成帶刀祭司的人,不過…舊的斷罪之翼有安潔妮可以獨撐後援任務,但新的斷罪之翼裡,那叫凱琳的人似乎就辦不到了…」
拉法利翁:「攻擊雖然重要,但一體性的後援也很重要呀…」
蕾菲娜:「才第一次測試,還是得多多給他們機會的。」
蕾菲娜:「也許會有出乎意料的組合戰術也說不定呀??」
拉法利翁:「這裡是斷罪之翼,世上有成千上萬的精英爭破頭要進到這兒,我們還能給他們機會嗎??」
蕾菲娜:「這………」
 
宿舍:
凱琳:「還是覺得怪怪的…」
凱琳:「雖然我們是成功打贏了這場試練賽,但還是覺得怪怪的…」
『妳必須找到更適合妳的位置,不然下次絕不會有這麼好的運氣!!』
凱琳:「今天我又不是靠運氣才贏的……」
凱琳:「拉法利翁教官為甚麼會這麼說呢…」
凱琳:「……,算了,反正明天看來是愛西亞姐姊負責上課的。」
凱琳:「??」
凱琳:「來了…」
凱琳:「請問妳是……」
安潔妮:「妳就是新來到這兒,與我擔任一樣戰鬥位置的SEED,凱琳‧賽拉菲姆嗎??」
凱琳:「啊??嗯……………」
安潔妮:「我是妳的學姊唷~~」
安潔妮:「安潔妮‧法奈爾。這是我的名字。」
凱琳:「啊…嗯………法…法奈爾學姊…」
安潔妮:「呵呵,不用緊張,我們只有前輩跟後輩這身份的不同而已呀。」
凱琳:「啊…嗯。」
安潔妮:「愛西亞老師拜託我來這兒,帶妳四處看看輝煌殿。要不要趁現在天還沒黑,就由我來幫妳帶路,並且講解一下呢??」
安潔妮:「嘻嘻,就當做是慶祝凱琳來到斷罪之翼的第一個驚喜吧。」
凱琳:「嗯??」
安潔妮:「我們斷罪之翼的根據地-輝煌殿,是一座專門為斷罪之翼所設計的大型建物。」
安潔妮:「裡頭除了分成各科系項目的講學教室外,還包含了我們現在所在的居住區、商店區、以及兩個大型的練習場。」
安潔妮:「因為是由冷夜與聖燄聯手出資建成,所以連這兒的商品土產都是雙方皆有唷。」
凱琳:「啊…嗯……」
安潔妮:「那麼,凱琳想先到哪兒逛逛呢??安潔妮帶頭帶妳去唷。」
凱琳:「嗯………」
安潔妮:「這兒就是斷罪之翼最引以為豪的"商店街"區唷。」
安潔妮:「因為是專門為來自各地的學員所設計,所以各式各樣的商品可說是應有盡有,集這大陸之大成唷。」
凱琳:「…那麼逛起來也會很不容易吧??」
安潔妮:「不會不會,逛了300遍以後哪兒都會記得的。」
安潔妮:「安潔妮現在就很熟唷,下次營業時間一到就拉凱琳來逛。」
凱琳:「啊……嗯………」
安潔妮:「這兒就是我們學習實戰以外所有知識的地方。」
安潔妮:「也就是各職系的講學教室所在…。」
凱琳:「各職系??」
安潔妮:「嗯嗯。斷罪之翼講求團隊合作的戰力,所以單純以團隊中的"個人"而言,當然就有了各式各樣的職需。」
安潔妮:「所以說,就連我們學習也是彼此分開的…」
凱琳:「嗯嗯。」
安潔妮:「目前我們斷罪之翼中總共分為負責前鋒的"劍士類"、負責先遣及從中破壞的"暗殺者執"……」
安潔妮:「負責援護以及給予敵人遠距離傷害的"弓箭手類"、負責與敵人纏鬥並給予毀滅打擊的"武鬥職"……」
安潔妮:「以及利用魔法給予敵人毀滅性大打擊的"魔法師職"與我們這種專門利用輔助術法在後頭支撐整個隊伍的"治癒職"等等,共6大種類的職需。」
凱琳:「這麼複雜……」
安潔妮:「呵呵,不會啦,其實還蠻單純的。連安潔妮都記得住了,凱琳一定也沒問題。」
凱琳:「是嗎……」
安潔妮:「對了,明天一早我們不是要上愛西亞老師的課嗎??我們的講學教室就在那兒唷,不要跑錯地方了呢。」
凱琳:「啊…嗯嗯…。」
安潔妮:「那~安潔妮再帶凱琳到其他地方逛逛。」
安潔妮:「這兒應該很熟悉吧。」
安潔妮:「所有新生一進來一定會先到這兒接受拉法利翁教練的洗禮。」
凱琳:「………」
凱琳:「學姊也是一樣嗎??」
安潔妮:「當然了。因為斷罪之翼最講求團體戰,當然一進來就會針對這點來對大家加以訓練的。」
安潔妮:「拉法利翁教官是把他稱為…"鐵的震撼模擬戰"…」
凱琳:「喔……」
凱琳:「………………」
安潔妮:「怎麼了嗎??」
凱琳:「那時候…學姊有被拉法利翁教官提醒過甚麼嗎??」
安潔妮:「…不記得了耶。」
安潔妮:「我只記得那時候被放出來的魔物都被藍斯、艾爾以及烏德斯三人一掃而光…,安潔妮和幽彌以及希絲緹娜是甚麼事都還沒做到…」
凱琳:「………」
安潔妮:「不過時間還過的真快,突然發現安潔妮也已經進到斷罪之翼整整一年了呢。」
凱琳:「哇…學姊的資歷真深呢。」
安潔妮:「嘻嘻,不然怎麼能被稱為GERMINATE呢。」
凱琳:「GREMINATE是…"方舟文明"的汎用古代語嗎??」
安潔妮:「嗯嗯,翻譯過來是『長大了的枝幹』的意思。是我們斷罪之翼裡頭對上級生的簡稱。」
安潔妮:「這就跟你們新入生被稱為『SEED』是一樣的道理。」
凱琳:「SEED是…」
安潔妮:「『種子』。」
凱琳:「種子??」
安潔妮:「嗯。加油加油,看你們能成長成甚麼樣的GERMINATE唷。」
凱琳:「由SEED成長到GERMINATE…,還真是蠻特別的呢。」
安潔妮:「嗯。」
安潔妮:「那麼,我們往下個地方前去吧~」
凱琳:「這裡就是…斷罪之翼的第二個練習場??」
安潔妮:「嗯嗯。是我們GERMINATE專用的練習場。」
凱琳:「…好像標準的競技場唷,沒甚麼高低起伏的地形措施…」
安潔妮:「對GERMINATE來說,習慣了團體戰術之後,不斷提高個人實力才是最重要的課題。」
安潔妮:「所以練習場當然也排除了一些團體戰所需要的措施啦。」
凱琳:「真是思慮甚多的設計呢…,斷罪之翼的練習場。」
安潔妮:「當然嘍,這兒可是集合了世界上所有精英所共同建構起來的『最後希望堡壘』呢。」
凱琳:「嗯嗯…」
凱琳:「不過只擔心自己沒那樣的實力可以在這兒努力……」
安潔妮:「??」
安潔妮:「怎麼了嗎??」
凱琳:「對安潔妮學姊來說,像我們這樣的人…,我是說像我們這樣全力負責後衛任務的人,利用所習得魔法輔助同伴得到勝利就是一切了嗎??」
安潔妮:「利用所習得的魔法來輔助同伴得到勝利…」
安潔妮:「好像不是一切耶…,雖然安潔妮是這麼做啦…」
凱琳:「??」
安潔妮:「我也說不太上來…,雖然安潔妮的確就是拼了命的使用魔法幫助大家,但總是覺得好像還少了甚麼似的…」
安潔妮:「拉法利翁教官的確對安潔妮的表現十分滿意,但我就是覺得還是少了甚麼…」
安潔妮:「就像……"也許我還能做得更多吧"…的這種感覺吧??」
凱琳:「"也許還能做得更多"…的感覺??」
安潔妮:「嗯……」
凱琳:「………」
安潔妮:「不要陰沉不要陰沉~~趁現在趕快帶凱琳到另一個地方參觀參觀~~」
凱琳:「????」
安潔妮:「凱琳是…從聖都尼魯來的嗎??」
凱琳:「嗯??」
安潔妮:「尼魯不是有種叫…帶刀祭司的特殊祭司職業嗎??」
凱琳:「啊…嗯嗯…」
安潔妮:「有時候安潔妮會想…,如果我也是那種有著戰鬥能力的司祭,也許就更能幫上大家的忙了…」
凱琳:「??」
安潔妮:「很多事情都不只有一種可能性~」
安潔妮:「就像這好漂亮的風景還是會隨著季節與陰晴圓缺而改變…」
安潔妮:「也許哪天陰天,還看不到呢。」
凱琳:「………」
凱琳:「為甚麼這麼說呢…??」
安潔妮:「當然這麼說啦。如果都一樣的話,那SEED跟GERMINATE除了戰鬥經驗外,又有甚麼差別呢??」
凱琳:「啊…嗯…」
安潔妮:「不要愁眉苦臉的唷,不覺得這麼漂亮的風景就像是在迎接凱琳的到來嗎??」
凱琳:「嗯??」
安潔妮:「歡迎光臨斷罪之翼。」
安潔妮:「一起為未來努力吧。」
 
這兒就是斷罪之翼…為阻止…並消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