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貓言苑

關於部落格
貓言亂語,不定期介紹+更新貓貓看過的片子動畫
  • 280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色幻想4--聖戰的終焉~全劇情揭露

妮依:「災厄殿…當初凱琳他們為封印渦漩而來到的地方……」
妮依:「同時也是曾被我們教會所封印的"忌之器"的長眠處…」
妮依:「……………………」
妮依:「"忌之器"…邪神迪斯雅的使徒所使用的武器之一…,我可以好好掌握它嗎………」
妮依:「不過…沒想到現在的情勢逼的我們必須使用像"忌之器"這樣的武器來保護自己呢……」
妮依:「聖燄與冷夜的衝突使得世界秩序大亂…,馭獸的原罪徽章所喚出的大量魔獸也尚未完全從這個現世退去……老實說,還真是多事之秋呢………」
妮依:「……………………」
妮依:「不過話說回來…要是我能好好的掌握"忌之器"的力量,應該也就能補足我身為帶刀祭司不足的體術面了吧…」
妮依:「趁風雪還沒變大,還是快點行動的好……」
妮依:「積雪好後…,凱琳當時就是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打敗巴弗滅那異端魔神的嗎………」
妮依:「………」
妮依:「不可以輸…不可以輸給凱琳……………」
妮依:「我可是…已經一圓成為帶刀祭司的夢想了呢………」
妮依:「!!」
妮依:「怎麼…這種這麼高海拔的地方………」
妮依:「還會有魔物!!??」
妮依:「…………………………」
妮依:「自從原罪徽章陸續的覺醒、封印後,魔物的活動就越來越頻繁了呢…,這其中有甚麼關連嗎…」
妮依:「算了,先別想這個…就拿那些魔物來熱熱身吧。」
 
戰鬥結束後:
妮依:「呼、輕輕鬆鬆!」
妮依:「不過…這種高海拔的地方居然會有這種魔物,還真叫人意外呢…」
妮依:「聖燄與冷夜的戰爭也才剛結束不久,魔物們的活動就頻繁的叫人擔心呢…」
妮依:「有一部分的魔物還較以往強化了許多,配屬尼魯的帶刀祭司也因此必須來往各地淨化魔物…」
妮依:「…………」
妮依:「雖然帶刀祭司的擔子重了…,雖然接下來要取得的"忌之器"到底容不容易控制…,但我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妮依:「因為這是我們約定好的事,也是妳敎給我,最重要的事!!」
『一個月後…』
『聖都-尼魯』
妮依:「淨化封印於布朗西斯中的黑羽龍之魂??」
費恩:「嗯,那是在數個月前,西撒他們在布朗西斯所打倒的黑羽僵屍龍之魂…」
費恩:「本來在當時就應該要就地淨化牠的…,無奈尼魯的帶刀祭司過於缺乏…」
費恩:「當然的局面也很亂,先是原罪劫,後是冰與火之戰,就算尼魯當時能有帶刀祭司也不方便去淨化黑羽龍…」
費恩:「所以一直拖到現在…」
妮依:「………」
費恩:「淨化黑羽龍之魂一事,就交由妳負責了呢,妮依‧迪亞諾耶魯。」
妮依:「是的。」
費恩:「等會妳到了布朗西斯那邊後,龍的女王-希洛依應該會派人協助妳這次的淨化行動。」
費恩:「妮依,這可是妳成為帶刀祭司後的第一個任務,要好好做喔。」
妮依:「嗯!我會加油的!!」
 
尼魯街道上:
妮依:「終於到了這個時候了呢。」
妮依:「以尼魯帶刀季斯的身分,出外執行任務…」
妮依:「雖然之前已經有以尼魯治癒師的身份出過無數次的任務了,可是還是會有點緊張呢…」
妮依:「………」
妮依:「不行不行,這是我第一次以帶刀祭司的身份為尼魯出任務,絕對不能讓尼魯丟臉…」
妮依:「深呼吸…深呼吸…」
妮依:「呼…」
妮依:「好了…」
妮依:「接下來就準備動身前往布朗西斯了…」
妮依:「妮依‧迪亞諾耶魯,要出發了!!」
 
布朗西斯:
修伊:「尼魯的帶刀祭司已經出發了?」
法姆:「嗯,根據費恩主教的來信,是這麼說的。」
法姆:「女王相當重視這次的淨化黑羽龍之魂的儀式,我們得先行出發去迎接這位帶刀祭司,可別怠慢人家了。」
法姆:「淨化黑羽龍之魂可是大事呢…一點都馬虎不得唷…」
修伊:「…………」
法姆:「而且,據報告指出,最近石林之道又有山賊出沒…,為了避免發生意外,我們也有必要先去掃蕩山賊才行…」
修伊:「盜賊?可是要來的人不是帶刀祭司嗎?以尼魯帶刀祭司的實力,區區的小山賊怎麼可能會對他造成威脅呢?」
法姆:「……………」
法姆:「話不是這麼說的啊,既然已經先曉得有山賊了,我們還能放著不管讓人家遇到嗎…,況且她可是女孩子耶…」
修伊:「咦咦??要來的帶刀祭司是女生喔!?」
修伊:「………」
法姆:「修伊…??」
修伊:「尼魯的帶刀祭司姊姊啊…,不曉得會是個怎麼樣的人呢?」
法姆:「修伊‧海爾藍特!!」
修伊:「嗚…法姆姊不要那麼兇嘛,我只是說說而已啊…」
法姆:「……………」
 
石林之道:
妮依:「終於來到布朗西斯境內了,再過一下子就要到城內了吧…」
妮依:「…………」
妮依:「不能緊張、不能緊張,深呼吸~深呼吸~~~」
妮依:「!!」
??:「哇~哈哈哈~~~!!」
??:「居然敢一個人穿越這石林之道,小姑娘妳還真大膽啊!!」
妮依:「!!」
盜賊頭頭:「可愛的小姑娘啊,只要妳肯乖乖的交出身上的錢財,大爺我是可以考慮放妳無事通過這裡的!!」
妮依:「…………」
妮依:「還以為是什麼東西咧…」
妮依:「原來也只不過是據地為王的小山賊罷了…」
妮依:「………」
妮依:「啊,算了算了。」
妮依:「就當成是淨化黑羽龍前的熱身活動吧!」
盜賊頭頭:「咦??妳、妳這身裝扮是……………」
盜賊頭頭:「尼魯的帶刀祭司!?」
妮依:「沒錯…」
妮依:「知道我是帶刀祭司還敢攔路搶劫,你們這盜賊團也很有自信嘛!」
妮依:「那麼…既然敢攔路搶劫,那想必也做好相當的心理準備了吧。」
盜賊頭頭:「……………………」
盜賊頭頭:「為什麼…每次遇到尼魯的祭司都沒好事啊…」
修伊:「幾個大男人,一起欺負一個女子,實在不是什麼光明的行為!!」
盜賊頭頭:「!!」
盜賊頭頭:「什、什麼人!?」
盜賊頭頭:「聲、聲音是從哪來的!?」
盜賊頭頭:「等等…」
盜賊頭頭:「!!??」
盜賊頭頭:「那是…布朗西斯的服裝…!?」
妮依:「(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修伊:「呼呼呼呼呼………」
修伊:「哈哈哈哈哈哈!!」
妮依:「………………」
妮依:「…………………」
妮依:「(這傢伙……是…路過的瘋子嗎…………??)」
修伊:「你們這群山賊!!遇上我!!算你們倒了一百萬輩子的楣!!!!」
盜賊頭頭:「哈??」
修伊:「你們作威作福只能到今天為止了!!」
修伊:「布朗西斯龍騎士修伊‧海爾藍特!今天要在此制裁你們!!」
妮依:「布朗西斯的騎士??」
妮依:「這個人該不會是…」
修伊:「等著我喔!可愛的祭司姊姊,我這就來救妳了!!」
妮依:「…………………」
妮依:「啊…喔喔………你…你慢來………………」
修伊:「呼…呼…可惡的山賊們,居然倚多為勝…太卑鄙了!!」
妮依:「……………………」
妮依:「山賊不是從剛剛就沒增援過,本來就很多人不是嗎…這傢伙決定來幫忙前難道沒想過這問題!?」
盜賊頭頭:「哈哈哈~~!剛才還不是信誓旦旦的說要制裁我們嗎?怎麼現在就變成縮頭烏龜了??」
修伊:「嗚~!!可惡!如果你們是一個一個過來與我單挑,我哪怕你們啊??」
盜賊頭頭:「哼、戰鬥本來就是要靠群體合作,這可是連我都曉得的基本戰術啊!!!!」
妮依:「這意思是說…那傢伙的戰術應用連山賊都比不上嗎…………」
法姆:「…戰鬥時要多考慮戰術面的問題,修伊你到底要說幾遍才會懂啊…??」
盜賊頭頭:「!!」
盜賊頭頭:「啥啥??這次又是什麼人!!怎麼這麼多看不到名字的人在叫囂啊!!??」
法姆:「劍衝擊!!」
修伊:「!!」
修伊:「法姆姊??」
法姆:「這在訓練場上,不是已經敎過你很多次了嗎,修伊…」
修伊:「啊,這…」
法姆:「真是的,你都忘了嗎…」
修伊:「…………」
法姆:「在敎你一次,你可不要又和我說忘了喔。」
修伊:「嗯…嗯…」
法姆:「既然曉得理論了,那就來實作試試看吧!!」
法姆:「就拿這些可愛的山賊當靶吧~~放心的行使暴力權!!」
 
戰鬥結束後:
盜賊頭頭:「嗚、可惡的暴力女和熱血男,撤退、快點撤退啊!!!」
修伊:「嘿!逃走了嗎?這盜賊團也不過爾爾嗎!」
妮依:「(…剛才不是還被打的哇哇大叫嗎,這個劍士…)」
法姆:「尼魯的帶刀祭司大人妳好,我是布朗西斯禁衛軍隊長法姆‧馮‧布朗西斯。將負責協助您進行黑羽龍淨化儀式,並擔任您的護衛。」
妮依:「幸會,法姆殿下,我是尼魯的帶刀祭司妮依‧迪亞諾耶魯。奉尼魯主教費恩之命,來布朗西斯進行黑羽龍的淨化儀式。」
法姆:「嗯…請叫我法姆就好了,帶刀祭司大人。」
妮依:「還是稱呼妳為法姆姊吧,那也請妳直接稱呼我為妮依就好了,法姆姊。」
妮依:「對了,請問這一位是…」
法姆:「修伊‧海爾藍特,我的副官。他也將擔任這次黑羽龍淨化儀式中,妳的護衛。」
法姆:「真是感到萬分抱歉,剛才的醜態讓您見笑了。」
妮依:「喔…不,並不會…」
修伊:「那個…帶刀祭司小姐。」
妮依:「??」
修伊:「請問我也可以直接稱呼妳為妮依姊嗎?」
法姆:「修伊!!」
妮依:「嗯…啊…可以啊…」
修伊:「呀呼~~~!!那麼,以後也請多多指教了喔,妮依姊!」
妮依:「啊…嗯…」
妮依:「……………」
妮依:「(這個人…要和他一起行動,淨化黑羽龍…真的沒問題嗎?)」
法姆:「修伊他太失禮了,真抱歉讓妳受到驚擾了…,那麼,接下來請讓法姆帶領妳到布朗西斯吧。」
妮依:「那就麻煩妳了,法姆殿下…,啊,法姆姊…」
 
布朗西斯:
妮依:「是的,我將協助布朗西斯,進行黑羽龍淨化之儀式。」
希洛依:「黑羽龍淨化儀式對我布朗西斯來說,是很重要的。明天的儀式就拜託妳了。」
妮依:「嗯,請希洛依女王陛下放心,我會圓滿的完成淨化黑羽龍的儀式。」
希洛依:「聽到帶刀祭司這麼說我就放心了,那在儀式開始前就先請妳好好休息,順道也參觀一下我布朗西斯吧!對長年住在北方的帶刀祭司來說,火山地形的布朗西斯應該會滿有趣的。」
妮依:「嗯,感謝陛下的建議,我會好好逛一逛的!!」
修伊:「喂、呀呼~~!妮依姊,這邊這邊!」
妮依:「??」
妮依:「我記得你是…」
修伊:「修伊,修伊‧海爾藍特,叫我修伊就可以了。」
修伊:「女王陛下囑咐我帶領妳去行館歇息,接下來請隨著我走吧。」
妮依:「喔…那就麻煩你了…」
修伊:「布朗西斯啊,是身處大陸的南端,並沿著黑羽火山山脈所建立起來的國家。」
修伊:「對長年住在北方的妮依姐來說,這兒應該還挺熱的吧。」
妮依:「嗯…是還好啦…」
修伊:「啊,那邊有在賣涼茶,妮依姊等一下喔,我這就去買過來!」
妮依:「啊…等等,不用這麼…」
妮依:「……………」
修伊:「來,妮依姊,這杯給妳。」
妮依:「…謝謝。」
修伊:「……………………」
修伊:「布朗西斯這裡啊,雖然是熱了點,不過這邊的風景啊、名產啊,可是都很棒的喔!!」
修伊:「像是熔蝕洞啦、火晶窟啦、風之林等等的,都是布朗西斯著名的名勝喔!妮依姐有空一定要參觀一下!!」
妮依:「嗯嗯………」
修伊:「對了對了,吃的名產也有不少呢,像是…」
『過了三刻鐘後…』
修伊:「如何如何?布朗西斯的確是個好地方吧。」
妮依:「…………」
修伊:「而布朗西斯的歷史呢,雖然只有短短的一百五十年,但我們的歷史軌跡也是相當輝煌的。」
修伊:「雖然曾經發生過像是黑羽龍之亂那樣的事…」
妮依:「…………」
修伊:「黑羽龍事件曾經爆發過兩次,一次是在我還小的時候,騎龍王被黑羽龍所蠱惑,而發生的黑羽龍之亂…」
修伊:「當年的黑羽龍之亂,差點使得布朗西斯就這樣滅亡呢,不僅只是騎龍王被黑羽龍所迷惑,連騎龍王身邊的騎士,也隨著騎龍王一起化身為殘暴的惡魔…」
妮依:「…………」
修伊:「那場戰亂最後,是由聖亞里昂的雷歐哈特將軍,以及其子…修羅將軍西撒…所鎮壓的……」
修伊:「他們帶領著聖亞里昂軍,討伐了暴亂的騎龍王以及其手下的龍騎士…,最後也打倒了黑羽龍…」
妮依:「…………」
修伊:「不過黑羽龍並沒有就這樣的消散,之前的原罪劫中,黑羽龍又以殭屍龍的型態復活…,而當時為了對付原罪劫而來到布朗西斯的斷罪之翼,也就是修羅將軍他們,又再次的打倒了牠…」
妮依:「…………」
修伊:「呵呵,抱歉,說了些無聊的事…」
修伊:「啊,不知不覺目的地已經到了,這邊就是妮依姊的行館了。」
修伊:「請先好好的休息吧,明天要淨化黑羽龍之魂的時候,我和法姆姊會來接妳的。」
修伊:「那麼,就這樣子啦,掰掰嘍!」
妮依:「…………」
 
布朗西斯行館:
妮依:「布朗西斯的行館,感覺上還挺舒適的。」
妮依:「被疲勞轟炸了這麼久,終於是可以好好休息了呢。」
妮依:「不過…,剛剛在提到西撒打倒黑羽龍的時候,修伊那傢伙,似乎…」
妮依:「………」
妮依:「我去想那熱血白痴的事做甚麼…這可是我第一次代表尼魯出任務呢!!絕不能讓費恩主教丟臉…,還是再來練習超渡的咒文好了…」
『翌日清晨…』
修伊:「妮依姊,請來了喔!!」
妮依:「…………」
法姆:「要進行黑羽龍進化的地方在瑟依歐樹海之後的龍之墓塚,準備好了之後就出發吧。」
 
那桑村:
法姆:「先稍微在那桑村休息一下,等會兒再出發吧。」
法姆:「真是抱歉,要妮依這麼勞累奔波…。若不是現在布朗西斯沒龍可以駕馭,不然這段路本來是可以輕鬆騎龍繞過的…」
妮依:「…………」
法姆:「布朗西斯在之前的原罪劫裡,原本賴以維持布朗西斯國力的喚龍石,竟被發現其實是原罪徽章…」
法姆:「之後,喚龍石就被斷罪之翼封印了,而之後布朗西斯的龍就變得更難駕馭了…」
修伊:「哎呀、法姆姊,騎龍這項技術對於我們這種天生本來就騎不了龍的人事沒差啦~~」
修伊:「畢竟比起馭龍技巧,我還比較相信自己的劍鬥技呢…」
妮依:「…………」
妮依:「(啊…法姆姊的話被打斷了……)」
修伊:「雖然還是有能駕馭龍的人,但最重要的還是自己得強,不是嗎??」
修伊:「我才不想依靠那些動物的力量呢。」
修伊:「像我這註定騎不了龍的人不也因為喚龍石的事情而連升好幾級??」
修伊:「而那些本來在我之上,騎著龍的騎士們沒了龍,不也一個個在升等競試中被我擊倒了嗎??」
修伊:「不過…」
修伊:「假如…我成功駕馭住龍的話,那麼我不就可以…」
妮依:「你,在渴望力量…」
修伊:「!?」
妮依:「雖然口口聲聲說著你不屑馭龍的力量,但總覺得你是為了說服自己才不斷強調的呢。」
修伊:「!!」
妮依:「還是你是想轉個彎跟我說,昨天那場戰鬥之所以你會失誤只是不小心的,請不要小看你的實力…」
妮依:「但,這是已經發生的事實,不是嗎??」
修伊:「…………」
妮依:「我不會安慰人,更不會助人排解煩惱。如果你是為了保全自己面子才跟我說了這些話,我也只能跟你說,這是事實,請努力讓自己變強吧。就這樣。」
修伊:「………………」
妮依:「我的配刀是"忌之器-水漾之舞",它擁有操控低等水精靈的力量,而這是以我不斷的努力換來的力量,既不是撿的,更不是平白無故獲得的。」
修伊:「………………」
妮依:「所以說,你的失誤,本來就是你的問題,不干運氣任何事,而假若你要力量,就拼命的練劍,拼命的鍛鍊自己吧,就只有這條路。」
妮依:「還是跟你說聲抱歉,我就是不懂得怎麼安慰跟寬恕罪人。因為虛偽的安慰只會更深刻的害了一個人…」
妮依:「這樣,應該瞭解了吧。我還沒責罵你剛剛打斷了法姆姊的話呢,你曉得這是件很沒禮貌…」
修伊:「…………」
修伊:「妳真是我的天使,妳說的對,我不應該這麼推三推四的……」
修伊:「是我不對,是我不好,天使大人真是點醒了我啊~~~」
妮依:「!!?!?!?!?!???!??!?!??」
妮依:「怪…怪人!!」
法姆:「…………………」
法姆:「休息夠了嗎?那就準備往樹海出發吧!」
 
瑟依歐樹海:
法姆:「這裡就是瑟依歐樹海…」
法姆:「先前原罪徽章覺醒後,樹海這裡的魔物也都受到影響而活性化…,請務必要小心。」
法姆:「像是石之精靈,它可算是瑟伊歐樹海的名產呢…,原本它算是不具攻擊性的溫馴精靈,但在地之原罪徽章覺醒後,這些石精靈們就莫名奇妙的暴走起來了…」
修伊:「唉!先是喚龍石是原罪徽章,接著又是樹海的精靈暴走…」
修伊:「布朗西斯還和原罪劫相關產物真有緣啊…………」
法姆:「修伊…」
妮依:「不管怎麼樣,原罪劫也總算是被斷罪之翼消弭,雖然之後還發生許多事,不過那也不是他們可以控制的啊…」
修伊:「斷罪之翼又怎樣,怎麼一提到它,妳就肯定的直點頭呀…」
修伊:「不過就是貴族精英的組合嘛??」
修伊:「集合了全大陸資源來訓練,消弭的了原罪劫也該是理所當然呀!?」
妮依:「說那是甚麼話!?要是你這種膿包加入了斷罪之翼,就算全世界資源都用在你身上你應該也進步不了多少吧!?」
修伊:「甚麼!!!!」
法姆:「!!」
法姆:「你們兩個等一下,有東西接近了!!」
修伊:「!!」
妮依:「這是…………」
法姆:「…………」
法姆:「等等…」
修伊:「疑?法姆姊???」
法姆:「牠們說:『你們人類竟敢踏到我們練功的聖地!!』」
修伊:「啊!!?練功聖地???」
法姆:「『沒關係…反正我們犬族的目的就是要從你們人類手中奪回統治權,你們的無知作為反而可以當作我們實戰的目標。』」
修伊:「啥?犬族??奪回統治權????」
法姆:「嗯…牠們的意思大致上就是這樣子。」
法姆:「看來我們如果要通過這裡非得解決掉牠們才行。」
修伊:「…………」
妮依:「……………」
法姆:「疑?修伊、妮依?」
法姆:「你們怎麼一直看著我?我身上有什麼東西嗎??」
修伊:「不、沒事…」
修伊:「那麼…我們就順牠們的意…擊倒牠們!!!」
 
戰鬥結束後:
修伊:「快要到了,應該就是這邊了吧…」
妮依:「…………」
法姆:「…………」
修伊:「??」
修伊:「法姆姊、妮依姊,妳們怎麼啦,表情那麼嚴肅…」
修伊:「!?」
妮依:「石之精靈…開始集結了!?」
妮依:「!!」
妮依:「這、這個是!!??」
修伊:「!!!!!!!」
修伊:「這、這是什麼鬼東西啊!!」
妮依:「由眾多的石精靈集結而成的巨石精靈…怎麼會出現龍之墓塚這裡…」
法姆:「是在龍之墓塚裡有什麼東西嗎?還是…」
修伊:「這只是個巧合吧,法姆姊妳們想太多了…」
法姆:「………」
法姆:「不對…這是神罰…………神罰啊!!」
修伊:「??」
法姆:「前些日子的祭神晚宴裡,修伊你偷吃了獻給山神的祭品…完蛋了,這一定是山神生氣了…,修伊,都是你!!」
修伊:「………」
妮依:「………………………」
修伊:「這、這不是重點吧!!現在比較重要的是趕快打倒這個大石頭怪吧!!」
妮依:「…那、要怎麼打倒它呢,身為尼魯帶刀祭司的我,並不擅於使用火屬性攻擊…我的攻擊恐怕都無法對它產生顯著的效果……………」
修伊:「終於換我表現了呢!!尼魯來的帶刀祭司姊姊,妳專心讓我保護就好了!!」
妮依:「!?」
法姆:「修伊擅長火屬性的攻擊,而我也略通些屬性劍技,這場戰鬥就以我和修伊作為主攻,請妮依妳就專注輔助我們吧!」
妮依:「嗯!我了解了!!」
法姆:「!!」
法姆:「殭屍!?還有龍群??」
法姆:「這是被石巨人的波動所喚來的嗎?糟了,以我們現在的戰力,被夾擊可是會受到相當大的傷害啊…」
修伊:「…法姆姊,石巨人就交由我來牽制,妳和妮依姊轉而去對付那些活屍人和野生龍群…」
法姆:「!?」
修伊:「在我們中我最擅長火屬性攻擊,就先由我繼續與石巨人搏鬥…」
修伊:「而擅長多種屬性劍的法姆姊和擅長光屬性的妮依姊就來對付後面那群龍和疆屍吧…」
法姆:「…………」
法姆:「修伊,對手可是石巨人,千萬不要大意了喔…」
修伊:「嘿嘿,再怎麼說我也是法姆姊的副官,這點小事難不倒我的啦!!」
法姆:「好吧,那麼,大家都各自保重了!!」
修伊:「雖然話是這麼說…不過還是有點緊張呢…」
修伊:「我自己一個來對付石巨人…哈哈…我話好像說的太快了一點…」
 
戰鬥結束後:
修伊:「啊哈~果然如我想的一樣,輕輕鬆鬆!!」
修伊:「如何?法姆姊、妮依姊,果然交給我就可以了吧!!」
妮依:「………………」
妮依:「既然那麼擅長火屬性的攻擊,你早該先一步解決巨石之精靈的…要是野生龍群與活屍人全面攻來的話,法姆姊跟我是根本擋不下來了的你知道嗎!!」
修伊:「這…」
妮依:「算了,不和你講了,還是趕快進行正事要緊…」
妮依:「好了,終於也來到這裡了…」
妮依:「接著就要開始進行黑羽龍的淨化儀式,護衛的工作就麻煩你們了。」
修伊:「嗯…」
妮依:「(接著就是照昨天所預習的,淨化儀式的咒文…)」
妮依:「(呼~~不要緊張不要緊張,一切都照預習模擬的來,沒問題的…)」
妮依:「………」
妮依:「好,要開始了喔!!」
妮依:「!!」
妮依:「怎、怎麼會突然…」
修伊:「!?」
修伊:「發生了什麼事!?」
妮依:「糟糕…沒能一口氣壓制黑羽龍之魂…!?」
妮依:「啊!!糟了!!失誤了…」
妮依:「不行再失控下去,要趕快穩定狀況,重新施法…」
妮依:「!!!!」
妮依:「糟了…魔物們受到黑羽龍波動的影響…,開始聚集過來了!!」
修伊:「什麼!!?」
妮依:「入口…被魔物們佔據了!?」
妮依:「糟糕…,怎麼會這個樣子…」
妮依:「我竟然會太緊張而把咒文唸錯……這…這…………」
妮依:「現在的我…還能夠成功淨化黑羽龍嗎?」
妮依:「該怎麼辦…怎麼辦…」
修伊:「…………」
修伊:「妮依姊還是一副高不可攀的樣子比較可愛,現在這麼驚慌失措的妳雖然像個笨女孩般讓人憐惜…但我就是疼不了這種明明就兇巴巴,還裝柔弱的人…」
妮依:「!!」
妮依:「你!!!!」
修伊:「嗯嗯,就是這種兇巴巴的眼神,這樣的妳最棒了呢!!」
妮依:「!?」
修伊:「我跟法姆姊會幫妳排除一切接近的敵人,黑羽龍就交給妳來專心超渡吧。」
修伊:「妳可是帶刀祭司呢!!不要讓我這個布朗西斯小小的劍鬥士看扁唷。」
妮依:「誰…誰會讓你看扁啊!!!!!!」
妮依:「好!這次我會成功的淨化黑羽龍!大概需要六刻鐘的時間,你可要好好的擋住那些魔物,別讓牠們妨礙到我!!」
 
戰鬥結束後:
妮依:「…………」
妮依:「成、成功了!?」
修伊:「這就是…黑羽龍的結晶魂體嗎?」
修伊:「好深邃的藍色…好像連靈魂都要被吸進去的樣子…」
妮依:「……………」
修伊:「嗯,接著把這結晶送還給希洛依女王,就大功告成了!!」
 
布朗西斯:
法姆:「好了,黑羽龍之魂終於成功淨化超渡了,結晶也送還給希洛依女王了,這次的任務,總算是圓滿達成了呢!!」
修伊:「嗯…任務完成了,妮依姊也要回尼魯去了吧…」
法姆:「那是當然的啊…妮依本來就是費恩主教派來處理這件事情的,今天任務達成了她當然要回去回報啊…」
修伊:「…………」
修伊:「…這一次,我有許多不成熟的地方,讓妮依姊見笑了…」
妮依:「…………」
修伊:「在那桑村那哩,妮依姊的話語真的點醒了我…」
修伊:「以後,我會潛心修練,而變得更強的!!」
修伊:「所以,妮依姊,請妳等著看吧!!我以後會越變越強的!!」
妮依:「…………」
妮依:「真是的…不需要這樣啦…」
修伊:「??」
妮依:「這次我也有要感謝你的地方…」
妮依:「在黑羽龍淨化的時候,我曾因為過度緊張,而差點失敗了…」
修伊:「……………」
妮依:「因為有你的鼓勵,所以我才能重新振作起來,淨化黑羽龍…」
妮依:「所以…想對你說一聲謝謝…」
修伊:「……………」
妮依:「說謝謝並不代表我從此就不討厭你了喔!!」
修伊:「什、什麼啊,妳這個不坦率的女人!!」
妮依:「你說什麼!!」
法姆:「(唉、唉,這兩個人喔…)」
法姆:「(看起來那兩人之後的發展還真是令人期待…)」
 
『大陸曆189年初,北帝國冷夜的聖都尼魯,』
『一名白髮少女-凱琳‧賽拉菲姆通過了災厄殿的考驗』
『順利成為集合中土世界菁英』
『專門為了消弭七原罪之劫而存在的菁英組織-『斷罪之翼』的成員…』
『而同一時間,』
『曾於聖燄內戰中有著優異表現,』
『甚至以20歲之齡獲得『修羅將軍』稱號的聖亞里昂公子-西撒‧赤紅‧聖亞里昂亦也在聖燄王的推薦下進入菁英組織『斷罪之翼』的殿堂。』



『凱琳與西撒等人所組成的新生斷罪之翼-SEED』
『與藍斯‧沙亞特為首的前代斷罪之翼-GERMINATE互相配合下』
『斷罪之翼的實力達到歷代最高峰』
『而也正如預言所言,隨著斷罪之翼的茁壯與成軍,』
『人們所懼怕的原罪劫也同時在這一年,隨著原罪‧噬魂的覺醒而正式開始…』
『斷罪之翼與原罪劫的抗爭,終於在救世主逝世的百年後,如火如荼的展開。』

『原罪的戰爭,就如救世主所預言一般的充滿了苦難…』
『斷罪之翼一行人在經歷了對原罪‧噬魂的初戰、』
『對原罪‧奔雷的死鬥、』
『對封存於北海的原罪‧熾炎的團戰、』
『以及對龍之王國的原罪‧喚龍的奇蹟之鬥後,』
『雖然戰力受到不小的打擊,但眾人對消弭原罪劫的決心卻不曾變動。』
『而在經歷了無數苦難後,所培養出來的患難真情之羈絆更是維持了斷罪之翼的存續。』
『更甚至因此跨越了原本也許已經註定的悲劇、成功封印了最後的原罪徽章‧渦漩,』
『並在聖燄與冷夜兩大國家的協助下,整合了全大陸人們的力量,』
『成功封印了最後的原罪徽章-御獸,阻止了原罪劫的肆虐,貫徹了救世主加瑟多救世之道!』
『解除了原罪劫這個人類共同的危機後…終於成功達成百年任務的斷罪之翼功成身退、正式解散。』
『原本血濃於水的斷罪之翼戰友們亦也各自回到了屬於自己的家園…』
『享受著這沒有陰霾的全新未來…』
『但諷刺的是…這樣的安逸,並沒有持續多久………』
『因為在共同的危機結束之後,』
『醞釀著各種思緒的野心家,開始為了得到更多的利益,露出了那隱藏著的獠牙…』
『為這世界,為來了更為嚴重的混亂未來…』

『大陸曆190年殘秋月,』
『冷夜王-曼菲斯特遭受暗殺者暗殺於沙達那城內』
『以此事件為契機,冷夜與聖燄,各自象徵冰與火的兩國正如陰謀者所規劃般,爆發了不可厄止的戰爭。』
『國與國的戰爭,是殘酷、與現實的。』
『過去曾是心手相連共同奮戰的伙伴,』
『在國家大義的前提下,變得必須兵刃相交,毫無妥協…』

『當然,連曾是在斷罪之翼中,心手相連的那一群年輕人,』
『也逃不過殘酷的命運之神之嘲弄…』
『相愛的人必須兵刃相對…』
『相識的人必須生死相搏…』
『就連最相信希望的人,亦也只能以犧牲來換取可能的奇蹟…』
『這是場沒有勝敗的戰爭…』
『這也是一場撕碎彼此信賴…彼此夢想的戰爭……』

『誰也沒辦法停止這混亂的無限增殖……』
『直到註定發生,且無法挽回的悲劇來到…』
『歷經三個多月的冰與火之戰,在冷夜智將-韓德於聖燄大軍前的自刎中宣告結束。』
『冷夜的軍民永遠失去他們最愛的皇帝曼菲斯特,與智將韓德…』
『而聖燄也因為遠征的失利、內部政局重挫而瀕臨國家體制破碎的命運…』
『原以為消弭了原罪劫而得救的世界…』
『沒想到竟會因人們慾望所引起的戰火而漸漸步入絕望的悲劇窘境…』
『這樣的一片混亂,』
『真的已經宣告希望已經遠離嗎??』
『爾或是,這些苦難都僅是在磨練、以及成就下一個真正英雄的降臨!?』

『時間是大陸曆191年,』
『混亂世局的時代巨輪,又開始緩緩的滾動了…』


潔拿魯:
青年:「聽說新王要率傭兵團東征呢…」
老者:「這是件好事啊,薩塔魯多王執政那麼多年來,一點作為都沒有,新王有這遠大理想很不錯啊…」
青年:「可是相對的,戰爭就會這麼開始啊。」
老者:「傭兵本來就該生存在戰場上啊…呼呼呼,我又熱血沸騰起來了呢…」
青年:「老爹還想再上戰場!?」
老者:「這甚麼語氣,我的技術可是你們這些年輕人比都比不上的呢!!」
青年:「哈哈哈哈,這我相信。村子裡沒人獵蝎能獵的比老爹快的…」
老者:「??」
老者:「甚麼東西…怎麼突然閃了一下…??」
青年:「??」
老者:「看來是這個方向…」
老者:「我用望遠筒來瞧瞧看……」
老者:「…………」
老者:「!!!!!!」
青年:「甚麼??發生了甚麼事嗎???」
老者:「快敲警鐘!!!!快敲警鐘!!!!!」
青年:「!?」
老者:「有團…有團好大的火球向我們這兒衝來啊!!!!」
青年:「!!!!!!???????」


聖都-尼魯大聖堂:
費恩:「成功的淨化了黑羽龍之魂了啊…真是辛苦妳了呢,妮依。」
妮依:「不會不會,雖有些波折,最後還是成功的淨化了黑羽龍呢!」
費恩:「嗯,辛苦了…妳先下去休息吧,有事情之後再說。」
妮依:「嗯!!」
妮依:「啊?那不是…」
妮依:「薩雷夫哥哥~~!!」
薩雷夫:「妮依!?」
妮依:「薩雷夫哥哥,你回來啦。」
薩雷夫:「嗯,有些事要回國楚哩,所以回來一趟。」
薩雷夫:「黑羽龍的淨化任務真是辛苦妳了,以成為帶刀祭司後的第一個任務而言,妳的表現很出色唷。」
妮依:「嘿嘿,還好而已啦~~~」
薩雷夫:「呵呵,還真謙虛…,那,為了紓解長途旅行的疲勞,要不要去逛逛尼魯的商店街呢??」
妮依:「咦??」
薩雷夫:「妮依出任務的時候,商店街好像新開了一間新的雜貨屋唷,妮依要不要去逛逛呢?」
妮依:「疑??真的真的??要去要去,薩雷夫哥哥也一起來吧!!」
 
聖都-尼魯街道:
船上的商人:「謝謝您的惠顧~~歡迎下次再來喔。」
薩雷夫:「妮依這次還真是大採購呢…買了這麼多東西…」
妮依:「嘿嘿,因為這新的商店賣的東西品質都很不錯嘛…,再加上剛從布朗西斯回來,當然要好好慰勞自己一番嘍!」
薩雷夫:「………」
妮依:「對了對了,薩雷夫哥哥是為了什麼事情而回來的啊?」
薩雷夫:「也是和帶刀祭司工作有關的事回來。」
薩雷夫:「現在我是負責帶領尼魯的武鬥僧兵,在海潮島駐紮防守,今天之所以會回來,純粹是例行性的為了和費恩主教報告海潮島的狀況。」
妮依:「喔…」
薩雷夫:「嗯,妳的住所也到了。我就送妳到這邊為止,我也該去和費恩主教報告了。」
妮依:「…薩雷夫哥哥,不坐一下再走嗎?」
薩雷夫:「下次再說吧,我還必須先去找費恩主教才行…」
妮依:「喔…嗯………」
妮依:「那,不送了喔,薩雷夫哥哥…」
妮依:「…………」
妮依:「只是例行性的回國報告情況嗎…」
妮依:「薩雷夫哥哥不是因為我成了帶刀祭司…才……」
『當晚…』
聖都-尼魯大聖堂:
費恩:「潔拿魯的新王…已經開始在北海邊集結兵力!?」
薩雷夫:「嗯,這個情報也可以確定潔拿魯的狂王藍斯,之前積極練兵的原因了…」
費恩:「…為了攻入我們教廷所守護的霸者迷宮深處??」
薩雷夫:「恐怕是的…」
費恩:「…………」
薩雷夫:「以我們現在海潮倒所有的兵力,想擋住潔拿魯王的侵攻,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
費恩:「……………」
費恩:「那麼,就請求布朗西斯的協助吧!」
薩雷夫:「!?」
費恩:「先前我有派遣妮依前往布朗西斯淨化黑羽龍之魂,可以利用這一件事請求布朗西斯出兵協助我守住海潮島…」
薩雷夫:「利用淨化黑羽龍之魂一事請布朗西斯出兵協助嗎?…」
薩雷夫:「甚麼時候單純的盡義務也需要別人回報了…,這世上真是甚麼價值都變了呢…」
薩雷夫:「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我們要如此大費周章的派兵守護海潮島呢??」
薩雷夫:「雖然管理封印凱科多的霸者迷宮原本就是我聖都尼魯的職責…,但之前並沒有像如此嚴密的派兵防守啊!」
薩雷夫:「到底霸者迷宮中是還封印了什麼,需要我們如此大費周章!?」
費恩:「…………」
費恩:「一個是封印了能賜予再生狂王足以滅世力量的半身,另一個,則是封印著另一個足以擾亂這已被我定調的世界之魔王吧…」
薩雷夫:「!?」
『另一方面…』
霍格:「呼…呼…」
霍格:「這是在作什麼…潔拿魯軍為什麼會打破我兩國長久以來的和平協定,突然對我國展開侵攻!?」
布朗西斯軍:「報告將軍!!第二波的潔拿魯軍接近中!!」
霍格:「什麼!?」
霍格:「可惡…這樣接二連三的襲擊…迪艾城真的會…」
法姆:「沒事吧?霍格殿下!?」
霍格:「禁衛隊長-法姆殿下??本國的援軍來了嗎!?」
法姆:「撐著點!盡量往我們這邊行動!!」
芬莉魯:「………」
芬莉魯:「行動太慢了…布朗西斯本國的援軍已經到了嗎?」
芬莉魯::「那麼,接下來的行動該是…」
法姆:「潔拿魯!!為何要打破和平協定,侵攻我布朗西斯的迪艾城!」
芬莉魯:「………」
芬莉魯:「這事…我沒有回答妳的必要!!」
法姆:「!!」
修伊:「只要我修伊‧海爾藍特還活著的一天,我就不會讓你們這些侵略者踏上布朗西斯半步!!」
修伊:「覺悟吧!!潔拿魯的侵略者!!」
 
戰鬥結束後:
法姆:「!!」
法姆:「潔拿魯退兵了!?」
修伊:「嘿嘿~輕輕鬆鬆!」
修伊:「潔拿魯的傢伙們,怕了吧!!布朗西斯可不是這麼好欺負的!!」
法姆:「…………」
修伊:「潔拿魯侵攻我迪艾的原因並不單純!?」
法姆:「嗯,我們兩國相處相安無事了這麼多年,潔拿魯為何會突然侵攻我布朗西斯…」
法姆:「動機應該不會是單純的擴張領土這麼簡單…潔拿魯的新王,一定有在這背後打著怎麼樣的主意…」
霍格:「…………」
法姆:「如果他們真的是為了什麼特殊的目的而侵攻我布朗西斯,那他們的攻勢絕不會只有這一波就結束…」
法姆:「而且今天這一波攻勢撤退的太容易了,讓人感覺好像只是來刺探我布朗西斯守軍的實力而已…」
霍格:「…………」
霍格:「今天這盤只是前菜,真正的主菜還在後頭嗎…」
修伊:「…霍格將軍的比喻還真是奇怪…」
霍格:「呵呵…」
霍格:「那麼,雖然目前暫時守住了迪艾,不過以現在這樣的兵力,有可能擋不了下一波更強烈的攻勢…」
修伊:「還必須再和本國請求支援嗎…」
法姆:「…………」
法姆:「不過…失去龍騎士軍團之力的我們…就算請到了支援戰力……」
修伊:「…………」
『數個時辰後…』
布朗西斯軍:「報告、大量的潔拿魯軍出現在迪艾城的前方!!」
霍格:「什麼!?」
霍格:「才半夜三更的…」
霍格:「好的潔拿魯,連夜對我軍發動奇襲嗎…」
霍格:「全軍!!立即整備迎擊!!決不能讓迪艾城落入潔拿魯手中!!」
修伊:「手下敗將們!又來突襲我布朗西斯了嗎!!」
修伊:「無論你們再來幾次,我都會把你們通通打回去的!!」
法姆:「!!」
法姆:「敵軍增援!?」
法姆:「那是…藍斯‧沙亞特!?」
修伊:「藍斯!?那個潔拿魯的狂王!?」
法姆:「…糟了,遇上手持災厄之炎的狂王,我們的龍騎軍根本不會是他的對手…」
法姆:「撤退!!全軍撤退!!通通退回迪艾城內守備!!」
修伊:「…………」
修伊:「曾是那傢伙手下敗將的藍斯‧沙亞特…」
修伊:「以那傢伙為目標的我沒理由會贏不了的!!!!法姆姊,看我擊敗這個狂王給妳瞧瞧!!!!」
法姆:「等等!修伊,別做傻事…」
修伊:「嗚…」
藍斯:「結束了!!小鬼!!」
法姆:「修伊!危險!!!」
修伊:「!!!」
修伊:「法姆姊!?」
法姆:「嗚…不愧是…災厄之燄…這麼恐怖的力量…」
法姆:「修伊…你…打不過他的…」
修伊:「法姆姊!!!」
修伊:「全軍…撤退!!」
修伊:「可惡…我竟然會被藍斯一擊擊倒…還連累法姆姊…」
修伊:「…………」
修伊:「可惡…我嚥不下這口氣…把城門打開!我要出去和藍斯單挑!!」
法姆:「住手…修伊…別做傻事…」
修伊:「法姆姊,妳放心,這次我一定…」
修伊:「!!」
修伊:「法姆姊!!!」
『迪艾守軍無力再戰的情況下,終於不敵潔拿魯軍的猛攻而陷落…』
『殘餘的兵強,也全數被押到迪艾的牢房之中…』
法姆:「嗚…」
修伊:「法姆姊…妳沒事吧…」
修伊:「………」
修伊:「可惡…如果我有足夠的力量的話,今天也不會…」
藍斯:「災厄之燄的傷目前是沒辦法治癒的,除非我有了完整控制災厄的力量…」
修伊:「!!」
修伊:「為甚麼…你會…來這兒………」
藍斯:「…第一,這劍士曾在喚龍石之戰中幫過斷罪之翼的芒,雖然那時候並非我在場,但我都還是得感謝她。」
藍斯:「第二,這場戰爭,我原本不想使用災厄的力量,不過你跟她卻讓我未能遵守自己的願望…就算是對你們的小小敬意吧。」
修伊:「………………………」
藍斯:「但這並不代表你或是她的能力足以與我匹敵。勇氣,終究還是得靠苦練而來的實力實踐。」
修伊:「哼、拿著霸王凱科多災厄之燄這種神兵利器的你說這種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藍斯:「那麼你是認為,我若沒了災厄之燄,就無法取勝你們嗎??」
修伊:「現在我是你的階下囚,說甚麼都沒用吧…我不需要回答你的問題。」
藍斯:「……………………」
藍斯:「那為了我的名譽,我現在就再跟你對決一次,不使用災厄的力量,你覺得如何??」
修伊:「一國之君不可以言而無信,你真敢這麼做嗎,藍斯‧沙亞特,潔拿魯的狂王!?」
 
迪艾城內:
藍斯:「他的實力,只能拿來消遣時間,這點妳應該是清楚吧。」
芬莉魯:「以狂王陛下的實力來說…這事理所當然…,但是……何需為了這麼一個已經成為戰俘的人…………」
藍斯:「我有我的原則與做法。與他的決鬥,對內可以提振我們將士對我的信服,對外又能表示我的度量與不苟原則,這麼一場這麼值得的決鬥,我哪有不打的道理呢??」
芬莉魯:「屬下知道狂王您所思慮的究竟為何…但………那小子…」
藍斯:「放心吧,被逼急的犬雖然跳的過牆,但還是越不過山的…芬莉魯。」
芬莉魯:「陛下……………」
『翌日凌晨…』
法姆:「嗚…」
修伊:「……………」
修伊:「法姆姊,妳等著,我一定會在今天的決鬥中,擊倒藍斯的…」
修伊:「以我修伊‧海爾藍特之名發誓!!」
潔拿魯軍::「喂!出來了!!小子!!決鬥的時間到啦!!」
修伊:「…不用你說我也曉得…」
修伊:「(我會打倒藍斯的…)」
修伊:「(一定會!!)」
 
戰鬥結束後:
修伊:「就算是…不使用災厄之燄的力量…他還是那麼強嗎…」
修伊:「可怕…」
修伊:「……………」
修伊:「!!」
修伊:「這裡是…??」
藍斯:「迪艾的牢房。」
修伊:「…………」
修伊:「……是嗎,原來我輸了啊…」
藍斯:「………」
修伊:「你的確沒有使用任何災厄之燄的力量……所以…我的確是輸了……………」
藍斯:「………」
藍斯:「這個,你拿去吧。」
修伊:「這是…」
藍斯:「蛇艾草,雖然不能治療災厄之燄的傷口,但也多少能減輕那名劍士的痛苦…」
修伊:「…………」
藍斯:「這也是對在剛才的戰鬥中,數度讓我驚訝萬分的你表達敬意…」
修伊:「…………」
藍斯:「小子,可以問一下你的名字嗎?」
修伊:「修伊。」
修伊:「布朗西斯的劍鬥士,修伊‧海爾藍特。」
藍斯:「修伊‧海爾藍特…」
藍斯:「…………」
藍斯:「那名劍士…是你的上司吧。」
修伊:「啊…嗯…」
藍斯:「在我取回所有的災厄之燄,能完整的控制災厄之力後,我會義務性的幫那名劍士療傷的…」
修伊:「…………」
藍斯:「這也是…現在的我,所能給你的承諾…」
修伊:「……………」
修伊:「藍斯…」
修伊:「…………」
修伊:「不只是在力量上…連氣度也不及他呢…」
修伊:「如果…我也能有那種氣度的話…」
修伊:「…………」
修伊:「到底我,要如何變強呢…?」
 
聖都-尼魯大聖堂:
妮依:「請希洛依女王派兵前往海潮島共同抵禦潔拿魯隊海潮的侵攻!?」
費恩:「嗯,為了阻止潔拿魯狂王再一次的探索霸者迷宮,取得了完全的災厄之燄。我尼魯配置在海潮島的守軍,將勢必與潔拿魯一決…」
費恩:「而以海潮島目前所配置的武僧兵隊的規模,薩雷夫恐怕是無法阻擋狂王藍斯的…」
妮依:「!!」
妮依:「薩雷夫哥哥…駐守海潮島,就是為了抵擋狂王藍斯嗎!?」
費恩:「曾經也身為上一代斷罪之翼一員的薩雷夫,對藍斯的戰法也多少有一點了解…」
費恩:「不過,那也僅限於藍斯在獲得災厄之力之前吧…」
妮依:「…………」
費恩:「就算薩雷夫現在身為尼魯的首席帶刀祭司,對上了手持災厄之力的藍斯,恐怕也…」
妮依:「……………」
妮依:「所以,才要請求布朗西斯的支援嗎…」
費恩:「尼魯先前有幫布朗西斯淨化黑羽龍之魂,現在我們對她提出出兵支援這個請求,希洛依女王理當不會拒絕我們才是…」
妮依:「那,為什麼不找斷罪之翼支援呢?比起去請求布朗西斯的支援,找斷罪之翼幫忙不是更快嗎??」
費恩:「…………」
費恩:「斷罪之翼並非直屬於我們,而這件事是尼魯教會本身的事,與斷罪之翼成立宗旨無關…」
費恩:「於理上,這件事我們無法請斷罪之翼幫忙…」
妮依:「……………」
費恩:「況且,凱琳她們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要處理…」
費恩:「火的原罪徽章被藍斯以災厄之燄砍碎…這個過錯,可沒辦法簡單善了呢…」
妮依:「!?」
費恩:「再加上整個原罪劫、甚至是之前讓南北大陸陷入戰火淵藪的冰與火之戰主謀者漸漸的現形,凱琳等人還有的忙呢…」
費恩:「所以,海潮島的事,我們目前也只能暫借他人的力量來守護了…」
妮依:「費恩主教…」
 
聖都-尼魯宿舍:
妮依:「又要再去一趟布朗西斯啊…」
妮依:「也就是說,還會在遇到那個傢伙嘍…」
妮依:「………」
妮依:「真是的,我幹麻去想那個傢伙的事啊…」
妮依:「任務要緊任務要緊,還是趕快收拾行李後就準備出發吧…」        
 
聖都-尼魯大聖堂:
費恩:「能做的都做了…依葉……」
費恩:「接下來就只剩下…看看這一切是否能照著我既定的道路繼續走下去…」
 
布朗西斯城:
妮依:「希洛依女王不在??」
布朗西斯軍:「是的,應潔拿魯侵攻布朗西斯迪艾的關係,希洛依女王親自前往迪艾,與潔拿魯王談判。」
妮依:「!?」
『另一方面,迪艾要塞…』
藍斯:「在迪艾已經陷落在敵人手中的情況下,妳希洛依竟然會接受親自前來談判的要求。我藍斯可真對妳深感佩服呢。」
希洛依:「客套話就免了,直接切入正題吧…為何你潔拿魯要打破與我國之間長久以來的和平協定呢??」
希洛依:「為何要出兵我迪艾城…你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潔拿魯的狂王!!」
藍斯:「呵呵,真不愧是布朗西斯的女王…那麼,我也直說我的要求了…」
藍斯:「聖都尼魯在現時勢所逼下,費恩主教一定會要求妳增援海潮之島,我只希望妳能拒絕,我軍撤出迪艾的條件就是那麼的簡單。」
希洛依:「!?」
藍斯:「我軍既能攻下這迪艾,當然也能順著這條路拿下妳布朗西斯…」
藍斯:「失去龍騎士大軍支撐的布朗西斯,還能擋下潔拿魯傭兵軍團與我手中的災厄之燄嗎?布朗西斯的希洛依女王閣下…」
希洛依:「……………」
希洛依:「如果真就這樣和你潔拿魯戰爭的話,受苦的還是我布朗西斯的人民。」
希洛依:「要我在國家義理和人民的福祉上做個選擇嗎?」
希洛依:「以國家的情面來講,我是很不想接受你的威脅。」
希洛依:「不過以理性的分析來講,布朗西斯的確是打不得這場戰爭。」
希洛依:「聖燄也還在內亂中,聖亞里昂也都快自顧不暇…而且聖亞里昂也都幫過布朗西斯這麼多次了…」
希洛依:「於情與理,都不能再請聖亞里昂幫忙了…」
希洛依:「我該放下女王的顏面,接受這個威脅嗎,還是…」
希洛依:「…」
藍斯:「……………」
希洛依:「……………………」
希洛依:「算了,反正我也不是沒做過這種事…」
藍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