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貓言亂語,不定期介紹+更新貓貓看過的片子動畫
  • 2858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明星志願三-林芬芬


練習室中,史蒂芬與丹尼斯默契十足地唱出時下最流行的『朋友』…
兩人神態自若的樣子,完全看不出來已經連續練唱了三個小時……
金勇:「今天的音感訓練就到此為止,你們自己要再找時間加強練習。」
金勇:「暫時休息一下,十分鐘後到舞蹈教室練舞!」
丹尼斯:「練習!練習!練習!我實在受不了了!他倒底把我們二個當作什麼?超人嗎?!」
史蒂芬:「哥,你覺得每天這樣練唱、排舞有意義嗎?老實說,我真的看不到我們的前途在哪裡…」
丹尼斯:「沒錯!我覺得那老頭根本就在耍我們!」
丹尼斯:「你知道嗎,我當初進公司時還昭告天下說自己要當明星了,結果呢?」
丹尼斯:「進公司都快兩年了,別說唱片沒發一張,連個廣告都還沒拍過!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史蒂芬:「唉~~誰叫我們當初太笨跟翱翔天際簽了長約,現在除了認命還能怎麼辦呢?」
丹尼斯:「史蒂芬,不瞞你說,其實最近鉅子娛樂經紀公司的賀總約我吃過幾次飯…」
丹尼斯:「他希望我們可以過去鉅子經紀發展。」
史蒂芬:「哥!你想跳槽!?」
丹尼斯:「沒錯!賀總答應我,我們過去後除了簽約金加倍之外,他們還保證絕對讓我們在半年內發行第一張專輯!」
史蒂芬:「哥,你別忘了我們的經紀約裡頭有藝人違約得賠償兩倍簽約金的規定。」
史蒂芬:「我們這樣費盡心思的跳槽,等於只是將鉅子給的簽約金賠給翱翔天際而已,根本什麼好處也拿不到。」
丹尼斯:「你錯了!只要能離開這家爛公司就是最大的好處!」
史蒂芬:「…………」
丹尼斯:「我決定了!明天就去找賀總把這件事搞定!你別擔心,一切交給我就是了!」
史蒂芬:「嗯…」
 
舞蹈教室:
金皓薰:「爸,你打算什麼時候讓SD兄弟出道?」
金勇:「怎麼了嗎?」
金皓薰:「沒什麼,我只是覺得他們順練的時間似乎久了一點…」 
金勇:「我知道公司現在的財務吃緊,不過這點不必你擔心。」
金勇:「我一再拖延史蒂芬與丹尼斯的出道時間,也是為了他們好。」
金勇:「這年頭的藝人都急著出頭,結果實力不夠,過了一兩年後連名字都沒人記得住,我可不希望辛辛苦苦栽培的SD樂團會變成這樣。」
金皓薰:「爸,你這麼說也是沒錯,不過還是多少要考慮一下SD的心情吧!」
金皓薰:「他們加入公司都兩年了,卻還在做一些基本的訓練,要不是因為當初簽了長約的話,我看他們早就待不下去了…」
金勇:「你放心吧!他們一定會成為國際巨星的。等到以後紅了,SD就會了解我所下的苦心了。」
金皓薰:「難道不能先讓他們出道,然後同時訓練嗎?」
金勇:「訓練就是訓練,出道就是出道,哪有混為一談的道理?」
金皓薰:「可是…」
金勇:「別可是了,他們過來了。」
三天後…
翱翔天際辦公室:
金勇:「賀總!你這是什麼意思?」
賀總:「你還想再聽一次我美妙的聲音嗎?好吧,那我再說一次好啦!」
賀總:「這,是史蒂芬和丹尼斯的違約金。良禽擇木而棲,你不是伯樂,是不可能留得住千里馬的!」
金勇:「史蒂芬、丹尼斯,你們……真的要離開翱翔天際?」
賀總:「哈!這句話你應該問問自己吧!我倒是很想聽你說說這家破公司有什麼值得他們留戀的!」
金皓薰:「賀總!我父親問的是比較帥的那兩個吧!」
賀總:「哼!」
丹尼斯:「好,你要我說我就說!」
丹尼斯:「兩年!我們進公司就快兩年了!這兩年你就像是老牛拉車一樣,慢‧慢‧拖!慢‧慢‧拖!」
丹尼斯:「你說為了我們好要我們每天練舞練歌,可是我們卻眼睜睜看著比我們菜的新人陸續出道。你知道我們的心理有多嘔嗎?」
金勇:「丹尼斯,實力真的很重要!如果不先打好根基就進入演藝圈,將來很快就會被淘汰的!」
賀總:「哈哈哈!都什麼時代了你還在用這一套理論?」
賀總:「現在推藝人講究的是宣傳包裝。年輕人要的是能夠帶動潮流的偶像,而不是不走音、不掉拍的音樂老師,你懂不懂啊!」
史蒂芬:「老闆,我很願意相信你地出發點是好的,但是你地方法真的錯了。要是再這樣耗下去,只怕我還沒出道就想退出演藝圈了…」
金勇:「史蒂芬、丹尼斯,你們真的連一點留下來的意願都沒有嗎?」
丹尼斯:「留下來繼續虛耗我們的演藝生命嗎?我告訴你,我已經下定決心了,從今天起我不再是翱翔天際的一份子。」
史蒂芬:「老闆,很抱歉,我們有權決定自己的未來…」
金勇:「你!你!你們…」
賀總:「別你啊你地,合則聚不合則散嘛!既然大家已經撕破臉,你也就別再噴口水了。」
賀總:「我聽說你們公司的財務狀況似乎不太好。我看你乾脆拿了支票之後就把公司關一關,宣佈倒閉算了!」
賀總:「繼續撐下去啊?恐怕也是害人害已喔!」
金皓薰:「姓賀的!你再不住嘴我可要請你出去了!」
賀總:「史蒂芬、丹尼斯,人家請我們走了呢~走之前記得要有禮貌,別忘了跟你們的恩師說聲謝謝啊!」
丹尼斯:「我走了。除了再見,沒什麼好說的。」
史蒂芬:「老闆,謝謝你長期以來對我們的照顧與栽培…你自己保重。」 
金皓薰:「老爸!老爸!你怎麼了!」
金皓薰:「莉鈴!快叫救護車!」
『受到重大打擊,父親心臟病發,緊急送醫救治…』
『父親與死神戰鬥多日,終於恢復意識…』
『但醫生說…虛弱的父親只剩下不到兩年的壽命…』
『翱翔天際今後該何去何從呢?』
 
翱翔天際辦公室:
莉鈴:「小老闆。」
金皓薰:「……」
莉鈴:「小老闆~」
金皓薰:「…………」
莉鈴:「小老闆~~~~~~~」
金皓薰:「怎麼了嗎?怎麼這麼大聲?」
莉鈴:「小老闆…你該不會是打擊太大,自閉症發作吧!我喊了你好幾聲,你怎麼都沒聽見?」
金皓薰:「我在想公司該怎麼辦啦!不要吵我,讓我好好再想一想……」
莉鈴:「小老闆,你不要再想了。我們公司老闆病了、藝人跑了、錢也花光了,我在想…可能真的不行了吧…」
金皓薰:「沒錢!?怎麼會?史蒂芬與丹尼斯的違約金呢?」
莉鈴:「小老闆,我剛剛就是想跟你說這件事。」
莉鈴:「老闆之前為了栽培史蒂芬與丹尼斯,早就已經把公司弄的負債累累。雖然我們收到了SD兄弟的違約金,不過扣除老闆住院開刀的費用後,根本一點也不剩了!」
金皓薰:「爸投入心血精力的經紀公司,說什麼也不能倒在我手上,沒錢的話,我會想辦法去借錢,一定讓公司運轉下去……」
金皓薰:「爸的病已經很嚴重了,如果讓翱翔天際倒閉,他一定承受不起這個打擊。」
莉鈴:「小老闆,雖然借錢可以暫時解決眼前的問題,我們經紀公司除了要有錢,還要有藝人呀!難道小老闆打算自己下海嗎?」
金皓薰:「這也不是沒有可能,不過要下海的話當然是妳先下,不然誰當經紀人呀!」
莉鈴:「小老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啊!我還以為你真的已經心灰意冷了。」
莉鈴:「公司空轉了好幾天,別說沒人登門拜訪,甚至連通電話都沒響過…」
莉鈴:「沒想到我們翱翔天際居然會變得這麼悽涼…」
金皓薰:「妳看,別那麼悲觀嘛!生意這不就主動上門了嗎?」
莉鈴:「可是…如果…萬一…是來討債的,那公司就只能宣佈破產了。」
莉鈴:「小老闆,現在該怎麼辦?我好害怕喔…」
金皓薰:「不用擔心,我來應付就好。」
金皓薰:「電話和電鈴同時響起,現在該怎麼辦才好呢?」
{選項選:先接電話}
林立翔:「喂!金嗎?我是立翔啊!我現在在機場,要出發到紐約去了,妹妹就交給你照顧啦!」
林立翔:「算算時間,她應該快到你們公司了,你要幫我好好的照顧她。」
林立翔:「總之,她的演藝事業我交給你全權負責。就這樣囉,其他問題,你就自己問芬芬吧!再見!」
金皓薰:「喂!喂!」
金皓薰:「沒頭沒腦的,立翔到底說些什麼?我是知道他有一個妹妹,不過我從來沒見過…」
金皓薰:「我印象裡面,他的妹妹不是還很小嗎?真不懂…」
莉鈴:「小老闆,你別自言自語了,外面有個叫林芬芬的小妹妹找你!」
金皓薰:「真的出現了?真快……」
林芬芬:「我又不是什麼妖魔鬼怪,為什麼露出這麼驚訝的表情?太過分了吧!」
林芬芬:「我就是林芬芬,你好,我大哥說你一定會好好照顧我,幫我培養各種才藝,將我捧成最受歡迎的明星。」
金皓薰:「是、是,我剛剛聽妳哥說了。真突然,嚇了我一大跳!」
林芬芬:「我哥很信任你喔,他說交給你就沒問題了,他還說你們是最要好的朋友,你一定會願意收留我的,對不對?」
金皓薰:「當然,你哥交代的事情,我怎麼敢不照辦。立翔還有交代什麼事情嗎?」
林芬芬:「我大哥交代過,我年紀小,不准我接內容有裸露的通告。」
金皓薰:「這很合哩,我會記住這一點。」
林芬芬:「還有,我大哥希望我們好好培養感情,要你常買禮物給我,多關心我,不可以惹我生氣。」
金皓薰:「呃,這個嘛…我明白了。」
林芬芬:「你以後要像我大哥一樣疼我喔!」
金皓薰:「歡迎妳加入翱翔天際!」
林芬芬:「你記住喔,是我選擇了你,不是你選擇我!」
林芬芬:「所以你不可以對我兇、不可以對我頤指氣使、不可以接我不喜歡的工作,也不可以去跟我哥打小報告,知道嗎?」
金皓薰:「喔……(條件還真多……)」
林芬芬:「嘻嘻……」
林芬芬:「我會乖乖工作,你一定要疼我喔!」
金皓薰:「……呃……好吧,我明白了。」

1/2 早報


1/2 凱文醫院:
金勇:「皓薰,怎會有空來看我?」
金皓薰:「爸,你怎麼沒在床上休息?」
金勇:「我覺得好多了,所以起來動一動,一直躺著對身體不好。」
金皓薰:「爸…其實醫生他說…」
金勇:「醫生有跟我說過了。」
金皓薰:「醫生已經跟你說過了!?」
金勇:「不用大驚小怪的,醫生說我復原狀況良好,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金皓薰:「原來是說這個,那還好…」
金勇:「那當然呀!我沒那麼容易倒下去的,你不用擔心我。」
金皓薰:「說的也是,爸再怎麼說也當過武打演員,年輕時是位人人稱道的大俠,是我太神經質了。」
金勇:「是啊!大俠…那已經是很遙遠的過去。好漢不提當年勇,現在我也只是一個老頭子罷了。」
金皓薰:「爸,你還好吧!」
金勇:「沒事,痛一下就過去了,撐得住。」
金皓薰:「要我去叫醫生過來嗎?」
金勇:「叫什麼醫生,我休息一下就沒事了。你老是大驚小怪的,這種態度不好,要記得改。」
金皓薰:「爸,可是你…」
金勇:「還在可是什麼,我說沒事就沒事。你先走吧!讓我一個人躺一下。」
金皓薰:「爸…」
金勇:「你快點去找女孩子約會,別一直待在這哩,愁眉苦臉的,我看了心情更煩躁、身體更不好。」
金皓薰:「………………」
金皓薰:「爸,那我先走了,你要多注意身體喔。」
金勇:「不用擔心我,下次就換我出去看你了。」


夜晚:
林芬芬:「金大哥,你這幾天都躲哪去了呀?」
金皓薰:「我沒躲呀!」
林芬芬:「那我怎麼都沒看見你,經紀人要照顧藝人呀!」
金皓薰:「我是經紀人,不是保姆,妳要明白一件事,不管是打工或訓練,藝人都必須依靠自己而不是其他人的力量。」
金皓薰:「這一點,妳哥一定有向妳提過吧?」
林芬芬:「我大哥明明要你照顧我,你現在要我自己靠自己,這算不算說話不算話?」
林芬芬:「雖然我既聰明又可愛,不需要別人指導就可以把工作做得很好,但偶爾我有需要有人的陪伴啊…」
金皓薰:「好吧!我有空會記得去給妳探探班的。」
林芬芬:「這還差不多!」
金皓薰:「(看來對付這個小女孩的方法,只要用哄的就對了。)」
林芬芬:「對了,金大哥,我問你一件事情,你一定要老實的告訴我喔!」
金皓薰:「妳想問什麼?」
林芬芬:「翱翔天際是不是快倒了呀?」
金皓薰:「怎…怎麼可能…妳想太多了,完全沒那回事,公司狀況好的很。」
林芬芬:「可是公司氣氛怪怪的,除了我之外,一個藝人都沒有,還常有奇怪的人上門,我大哥真的要我來這裡嗎?」
林芬芬:「你一定有事情瞞著我對不對?」
金皓薰:「沒有~我哪有什麼事能瞞著妳?要不然妳說說看,我瞞了妳什麼?」
林芬芬:「像公司沒錢、老爸住院、自己是個經紀菜鳥、覺得我是個麻煩…這類的事呀!」
金皓薰:「(還真的都讓她給說中了…不行,一定要否認到底。)」
金皓薰:「沒有啦!妳想太多了,那些都不是真的。」
林芬芬:「我當然知道不是真的,要是真的那我的前途不就完了。」
金皓薰:「沒那麼嚴重吧!」
林芬芬:「我大哥將我交給你,就表示他十分信任你,我也會聽大哥的話,好好的在翱翔天際努力。」
金皓薰:「妳…妳放心!我一定會讓妳成為大明星的。」
林芬芬:「你到底在緊張什麼?」
金皓薰:「沒什麼。」
林芬芬:「總之,你要像我大哥一樣疼我、照顧我喔!」
 
1/3  19號酒館:
金皓薰:「你好,我是翱翔天際的經紀人金皓薰,這是我的名片,請多指教。」
席若芸:「翱翔天際?那不是金大俠息影後開的經紀公司嗎?」
金皓薰:「是的,父親他決定提前退休,現在公司主要是我在經營的。」
席若芸:「原來是這樣啊~你們公司狀況不好嗎?」
金皓薰:「這個…其實…沒有那麼糟啦!」
席若芸:「你會跑到酒館來發名片,其實就已經能夠說明很多事了。」
席若芸:「我以前也是藝人,知道新人要熬出頭不容易。這樣吧,你把名片留給我,我會幫你留意是不是有適合的打工機會。」
金皓薰:「那真是太謝謝老闆娘了!」
席若芸:「目前我知道有個戲劇配音的工作還不錯,至於其他的,我們就再慢慢看吧?」
席若芸:「只要藝人表現不錯,相信機會會越來越多的!」
金皓薰:「太棒了,公司終於有了第一步了。」
金皓薰:「你好,我是翱翔天際的經紀人金皓薰,這是我的名片,請多指教。」
彭胡:「給我名片?該不會是想簽我吧!」
金皓薰:「如果有機會的話…」
彭胡:「哈哈哈!有機會,當然有機會。來來來,喝酒喝酒。」
彭胡:「其實在演藝圈要成功,沒什麼訣竅,最中意的就是要把關係打好。」
彭胡:「這個圈子大起大落的,比坐雲霄飛車還刺激。不過,像你這樣到處發名片,多跟人打交道,沒事就串串門子,把關係打好的話,那一切就會變得容易許多了。」
金皓薰:「多謝指教,我會好好努力的。」
 
1/4 公園:
八卦記者:「你就是翱翔天際的經紀人,金皓薰對吧?」
金皓薰:「你怎麼知道?」
八卦記者:「我知道的不只這些,我還知道你公司現在還負債98萬1723元,藝人是林芬芬,你老爸心臟病去住院,SD也被賀總挖角,你們公司的秘書很可愛…」
金皓薰:「等等,難道你是傳說中的…」
八卦記者:「沒錯,我就是傳說中的…」
金皓薰:「算命的?」
八卦記者:「………………」
八卦記者:「我穿這個樣子像是算命的嗎?我直接跟你說好了,我就是無所不知、無所不報、唯恐天下不亂的八卦記者。」
金皓薰:「八卦記者…那是幹什麼用的呀?」
八卦記者:「你才剛接下經紀公司,還是個生手,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我不怪你。」
八卦記者:「你以後要是有什麼新聞要登,找我就沒錯了,我寫報導看錢不看良心的,不管什麼報導我都寫得出來。」
金皓薰:「是不是真的有這麼厲害呀?」
八卦記者:「不只這樣,你要是想打聽什麼小道消息的話,同樣也是找我就對了,包君滿意。」
八卦記者:「如果你想找我的話,在雜誌出刊前到PUB應該都找得到,如果有事的話我也會主動找你的。只要你跟我好好配合,在這個圈子成功根本就是易如反掌,這樣你了解了嗎?」
金皓薰:「我懂了,要做些見不得人的事找你就是了。」
八卦記者:「別說的這麼難聽嘛!我只是條成功捷徑而已。送你一份八卦雜誌當見面禮好了,讀了可以增進智慧、延年益壽、早生貴子、百年好合…」
金皓薰:「這也太誇張了吧!」
八卦記者:「就跟你說了我是八卦記者嘛!連這都不懂,真是的。」

1/7 早報:


金皓薰:「成為國際經紀公司的合作夥伴?聽起來似乎蠻不錯的~」
金皓薰:「只是,我得先想辦法度過眼前的難關才行…」

夜晚:
賀總:「喲~這不是那個誰…誰…,真抱歉,我老是記不住失敗者的名字。」
賀總:「你就是那位金老闆的公子哥兒吧!久仰久仰。」
金皓薰:「我們翱翔天際已經沒有藝人可以給你挖了,你還來找我做什麼?」
賀總:「別以為我不知道,不久前你明明就簽了一個藝人,不過你放心,我眼光很高,那些沒實力、沒潛能的藝人我不會去碰。」
金皓薰:「我告訴你,我簽下來的藝人將來不是天王就是天后。」
賀總:「是~~嗎?有可能比我們家的SD還要紅嗎?」
金皓薰:「當然會比SD要紅好幾倍!」
賀總:「真是個可憐的孩子,妄想症這麼嚴重,快點去找醫生檢查檢查吧!」
金皓薰:「不管你信不信,就在不久的將來,我一定會讓你輸得心服口服的!」
賀總:「口氣這麼大?這點倒是跟你父親差不多嘛~」
賀總:「金老闆年輕的時候是著名的大俠,那…你就是小俠囉?」
賀總:「我看,不如我以後就叫你小飛俠吧?小飛俠,嗯,這名字有意思,啡啡啡~」
金皓薰:「小飛俠!?」
賀總:「小飛俠,我看你有點外型,體格也不錯,勉強算是有演戲的底子…」
賀總:「不如這樣好了,我把你們公司整個買下來,至於你就來當我的藝人。」
賀總:「如果SD拍電影有什麼危險鏡頭的話,就叫你上場,算是幫SD買個保險,你也有個出路,這個主意不錯吧!」
金皓薰:「我才不要叫什麼小飛俠,我也不會去當你的特技演員。」
金皓薰:「翱翔天際是我父親一手創造的心血結晶,我會幫他把這個事業好好的守住,不會讓任何人有機會破壞!」
賀總:「小孩子就立下遠大的志向,的確比你老爸強多了。不過,有必要發這麼大的脾氣嗎?」
賀總:「只要你想努力,我一定會給你機會的。乖,別氣別氣,賞你根棒棒糖吃啊~」
賀總:「你要是想通了,記得來我的公司找我喔!我會幫你把一切出路都安排好的。」
賀總:「像你這樣有孝心的孩子,只要肯努力,我一定會拉你一把!」
金皓薰:「賀總要幫我?他到底是何居心…」

1/8早報:


翱翔天際辦公室:
金勇:「皓薰,怎麼樣?一切還順利吧?」
金皓薰:「爸,你這麼快就出院啦?」
金勇:「住了一個多月,很久了。這陣子公司情況還好吧?」
金皓薰:「不錯呀!我簽了一個藝人,而且……還有SD的那筆違約金可以運用,我一定能訓練出更優秀的藝人的!」
金勇:「SD…很被看好,至少證明了我的訓練還有眼光都是正確的,只是…」
金皓薰:「爸,不開心的事情就別去想了,我們現在也有新的藝人了,不是都跟以前一樣了嗎?」
金勇:「也許真的是我太保守了,才會變成今天這種地步…」
金皓薰:「爸,你真的別再想了,公司有我撐著一切都沒問題,你就安心退休,好好照顧身體就好。」
金勇:「看你這麼積極我就放心了,原本我還在想是不是要把公司收掉…而且這次出院醫生也是叫我退休,說我不適合再工作了。」
金皓薰:「醫生最愛大驚小怪,不用去管醫生說什麼啦!你身體才沒有問題,真的。」
金皓薰:「而且呀!最近那國際級的威爾不是說要找國內的經紀公司合作嗎?我一定要保握這個機會,爭取到合作案。」
金勇:「要跟威爾合作啊……」
金皓薰:「爸,跟威爾合作不好嗎?」
金勇:「沒事,能跟威爾合作當然是最好…如果當初不是SD被挖角,現在威爾也不會……」
金皓薰:「爸,威爾也不會怎樣?」
金勇:「沒什麼好提的,不過是小事。對了,我這邊有一些以前我在經營公司的資料與文件,就全移交給你了,你該去的地方在這份資料裡面都有提到,有需要就去找他們吧。」
金勇:「至於我這個老人以後也只能到公園散散步了…」
金皓薰:「爸,你不用擔心公司的事,有機會我會到公園去陪你一起散散步的。」
金勇:「是你不用擔心我,好好發展公司吧!沒事就別到公園來浪費時間了。」
莉鈴:「小老闆,你真適合去演戲。」
金皓薰:「怎麼說?」
莉鈴:「剛剛你當著老闆的面前撒謊,說得臉不紅氣不喘的,我好怕老闆來問我公司還剩多少錢,要是真的這樣我一定穿幫的。」
金皓薰:「老爸身體已經很不好了,一些會讓他心煩的事情,當然就別讓他知道呀!」
金皓薰:「我剛剛腦袋裡想的都是這件事,完全沒注意到我說謊說得這麼順。」
莉鈴:「我以後要改口叫你老闆嚕!」
金皓薰:「這個稱呼太嚴肅了。以後叫我經理吧!」
莉鈴:「沒問題,經理~。經哩,我們已經負債98萬1723元了,要是再不想點辦法的話,連基本開銷都會有問題的!」
金皓薰:「說到這我也很頭痛…看來也只好去找那個討人厭的賀總了……」


1/9鉅子娛樂:
賀總:「喲~這不是小俠金皓薰嗎?真是稀客,今天來找我一定是想要借錢,對不對?」
金皓薰:「(真不甘心,居然被說中了。)」
金皓薰:「沒錯,我就是來借錢的。」
賀總:「要借錢也要拿個抵押品給我,你們翱翔天際又沒資金又沒藝人,要拿什麼給我當抵押品?」
金皓薰:「這……」
賀總:「說啊!你想拿什麼給我當抵押品?你說得出口,我就拿得出來!」
金皓薰:「(沒辦法,只好拿出最原始的本錢了…)」
金皓薰:「我拿我自己來抵押,這總可以了吧?如果我還不了,就到你公司做牛做馬,這夠讓你借我301萬元嗎?」
賀總:「你真的有這種決心?」
金皓薰:「是的。」
賀總:「如果你沒辦法還債,就得來鉅子經紀幫我打點各種雜物,跟在我身邊當跟班?」
金皓薰:「是,我有這個決心。」
賀總:「真令人期待啊!我會準備好我家的臥房等著,你一定要每天念床頭故事給我聽喔!」
金皓薰:「床頭故事?」
賀總:「如果可以唱搖籃曲,那就更好了…」
金皓薰:「這…這…我真的做不到……」
賀總:「雖然我不接受這種抵押品……」
賀總:「不過,看你這麼天真可愛的樣子,這小小的301萬元,我就借給你吧!當作我跟你買三年後的翱翔天際。」
金皓薰:「買三年後的翱翔天際!?」
賀總:「我給你301萬元發展公司,三年以後整間翱翔天際、不管是資產還是旗下藝人包括所有的工作合約,全都歸我,如何?」
金皓薰:「這種坐享其成的事情,你以為我會接受嗎?」
賀總:「小孩子真不懂事,你難道看不出來我這是在提供你機會嗎?」
賀總:「給你三年的時間發展公司,如果有本事賺回足夠的資金,你就可以跟我買回翱翔天際。」
賀總:「想要現在倒閉,還是賭上這三年,這就要看你自己了。」
金皓薰:「聽你這麼一解釋,是有點心動…」
賀總:「話先說再前頭,翱翔天際只要連續負債三個月,我就要馬上把公司收回去,以免你繼續破壞我的資產。」
賀總:「我全部條件都已經攤在你面前,要不要接受就全看你了。」
金皓薰:「沒什麼好考慮的了,總比翱翔天際現在倒閉,讓父親傷心失望要好!」
賀總:「那你的意思是答應囉?」
金皓薰:「沒問題,不過在三年還沒到以前,你不能來收回翱翔天際,你買的是三年後的翱翔天際,這點我必須跟你說清楚。」
賀總:「這有什麼問題,你還怕我騙你嗎?我現在就開一張301萬元的支票給你,這筆買賣就這麼敲定了,這三年內你可別給我偷懶。」
賀總:「還有一件事…挖角藝人是我的樂趣,在三年內只要我高興,我還是會挖你的藝人,反正付給你的違約金到最後也會變成我的。」
金皓薰:「這件事,我沒有意見,我有把握可以將手中藝人牢牢地抓在手中。」
賀總:「頗有志氣的,也不枉費我投資在你身上,我能不能靠翱翔天際大撈一筆,就統統靠你了!」
 
金皓薰:「三年內,我一定會將翱翔天際買回來。」
賀總:「我喜歡有志氣的孩子,加油喔!啡啡啡~」
金皓薰:「兵行險著,這個方法雖然很冒險,不過至少是幫翱翔天際多買了三年的壽命…」

1/10 公園:
金皓薰:「爸,你最近身體怎麼樣?」
金勇:「我最近老覺得胸口悶悶的,大概是後遺症吧!」
金皓薰:「那要再回到醫院去檢查看看嗎?」
金勇:「不用了,沒有嚴重到要上醫院的地步。你去幫我買個藥就行了。」
金皓薰:「買藥?」
金勇:「我以前在拍片的時候,要是受了什麼內傷,都會去長城找老路買藥來吃,每次吃每次有效。」
金勇:「你幫我跑一趟長城,跟老路說我的症狀,他就知道該拿什麼藥給我吃了。」
金皓薰:「沒問題,一句話,我這就出發去找路老爹。」

1/11 長城:
路敏:「老爸,你怎嚜了,幹麻把臉皺成一團啊?喔~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被哥感染了,喜歡上表演,所以在作表情練習,對不對!」
路風:「敏敏,別開玩笑了。」
路風:「老爸,是不是店裡出了什麼事?」
路老爹:「最近有個中藥集團正在大肆收購藥材,聽說未來他們還打算以成本價傾銷成藥來擴大市場佔有率。」
路老爹:「我擔心這麼一來,像我們這一的小藥店就得關門大吉啦…」
路敏:「老爸,你會不會想太多啦?你的獨門配方裡用的全是高級藥材,有效又沒副作用,這哪是便宜的市售中藥比得上的啊!」
路老爹:「話是沒錯…不過那是因為以往大家都是少量製造,所以不顯得我們的價格高啊……」
路老爹:「哎呀,客人上門了!」
路老爹:「真不好意思,只顧著聊天,連客人上門都沒注意。」
路老爹:「這是您第一次光臨路家藥舖吧?我們這雖然規模不大,不過藥品保證新鮮!從藥水到藥丸,都是由我親自煉製的喔!」
金皓薰:「請問一下,這邊有沒有醫心臟病的藥?」
路老爹:「我要是有賣那樣的藥啊,就不會只是這樣的小店舖了…心臟病是沒藥醫的,年輕人。」
金皓薰:「看來父親的病還是沒辦法完全好起來…」
路老爹:「年輕人,你好像很困擾,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金皓薰:「這說來話長,總之就是……」
『金皓薰告知路老爹父親住院的原因還有身體的症狀……』
路老爹:「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很不妙了。」
金皓薰:「就算情況再怎麼嚴重,也一定能做些什麼吧?」
路老爹:「這樣吧!我這裡有顆護心丹,是用千年何首烏精煉而成,最快也要半年才能提煉一顆。」
路老爹:「雖然很珍貴,不過確實能讓你父親好過一些,也可以延緩你父親的病情。但這只是治標不治本,你還是要有心理準備…」
金皓薰:「我知道了,治標總比什麼都不治來的好。」
路老爹:「你一定要記得,以你父親的狀況來說,這顆護心丹每半年要吃一次。」
路老爹:「要是時間到卻沒有吃的話,你父親的身體會惡化得很快,到時再吃什麼仙丹妙藥恐怕都無濟於事了…」

1/12 公園:
金皓薰:「爸!我幫你帶藥過來了!」
金勇:「老路的藥還是一樣有效,我現在覺得好多了。」
金皓薰:「這樣就好,那我可以放心了。」
金勇:「謝謝你幫我跑這一趟,我這裡有個東西,是以前影迷給我的小禮物,你就留著吧!或許對你的藝人會有幫助也不一定。」

1/16 公園:
金勇:「最近看你為了公司忙裡忙外的,還要分神幫我買藥,真是辛苦你了。」
金皓薰:「爸,沒有一個老爸跟兒子說話這麼客套的啦!」
金勇:「我不是在客套。只是前一陣子病倒之後,想了很多,我也不希望你辛苦到最後,變成跟我一樣白忙一場。」
金皓薰:「不會的~我跟在老爸身邊這麼多年了,偷學了很多技巧,現在都派上用場了。」
金勇:「能派上用場就好。這一陣子我一直在想我為什麼會失敗的原因,最近終於有結論了。」
金皓薰:「爸,我不是叫你不要再想一些不開心的事嗎?」
金勇:「我不希望你跟我犯同樣的錯誤,所以我要把原因找出來。我當初就是太相信SD了,所以才會變成這樣。」
金皓薰:「所以我不能完全相信自己的藝人嗎?」
金勇:「信譖自己的藝人是身為經紀人的必要條件,但藝人卻未必能回報這種信任,這就是當初我碰到的困境。」
金勇:「不要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要確保自己的付出有回收,除了品質外,數量也是很重要的。」
金勇:「多找幾個藝人,就算其中一個被挖角,還有其他的藝人在,公司才不會一下子陷入絕境。」
金皓薰:「好,那就先以找齊四個藝人為目標,當成是公司的第一步。」
金勇:「我相信你有能夠發掘巨星的眼光,看得到一般人看不到的光芒。」
金勇:「不過你要注意一點,簽藝人其實跟交朋友差不多,你要先跟他談得來,他才能夠信任你,然後才會把自己的前途放心地交給你。」
金勇:「千萬不可以當成是在談生意,這樣的經紀人只會給藝人壓力,藝人很難有空間去發揮的。」
金皓薰:「我會多關心我的藝人,把他們當朋友的。」
金勇:「如果你跟對方談得投機,對方簽約時的要求也不會太過份。」
金勇:「但要是你讓人覺得煩的話,對方開的簽約條件就會很高,甚至連簽約的機會都會丟掉。」
金皓薰:「原來當經紀人還要學會察言觀色呀!真是一個高深的職業。」
金勇:「任何職業在上手之前都是高深且艱難的,你不要太掉以輕心。」
金皓薰:「我知道了,我在簽藝人的時候會多注意的。」
金勇:「總之…好好加油!公司就靠你了。」





1/25 拍片片廠:

林芬芬:「你、你們好,我叫林芬芬。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丹尼斯:「妳好,我叫丹尼斯。」
史蒂芬:「史蒂芬。」
林芬芬:「我從你們出道開始就好喜歡你們,請你們一定要好好加油喔!」
丹尼斯:「謝謝妳的支持。」
林芬芬:「可以幫我簽名嗎?」
丹尼斯:「當然沒問題!」
林芬芬:「耶!你真是個大好人。前幾天我看了你演的電影,真是太感人了,男女主角重逢的片段,我還哭了呢!」
林芬芬:「為什麼女主角要死呢?這個結局實在太差勁了啦!」
林芬芬:「我認為,他們應該從此之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才是最棒的結局。」
林芬芬:「你呢?你是不是也覺得這個結局不夠完美?」
丹尼斯:「…………」
丹尼斯:「排戲時間要開始了。這種事情……下次再說吧!」
林芬芬:「真幸運,一出道就可以跟SD合作,我一定要好好努力!」
金皓薰:「妳不要忘記,鉅子經紀市我們最主要的敵手,SD是他們現在力捧的新人。」
金皓薰:「也就是說,妳跟他們的關係是競爭對手,可不是偶像跟歌迷的關係。」
林芬芬:「這種公司之間的恩怨,不要扯到我們藝人身上好不好?」
林芬芬:「我大哥說過,不管是演戲還是唱歌,光是超越別人是沒有用的,最重要的是要超越自己。」
林芬芬:「自己進步就好了,幹嘛要把別人的成績拿來斤斤計較,對吧?」
林芬芬:「何況,SD他們真是太帥了……」
金皓薰:「根本不把我的話當一回事,唉。」
史蒂芬:「翱翔天際怎麼會收一個這樣的小女孩?」
史蒂芬:「真不敢領教……」
丹尼斯:「看起來,只是很單純的影歌迷而已。」
丹尼斯:「希望她在翱翔天際不會受到什麼委屈…」

1/26 拍片片廠:
史蒂芬:「聽說妳是翱翔天際的藝人?妳加入翱翔天際沒多久吧?」
林芬芬:「是啊!才幾個月而已。」
史蒂芬:「才加入幾個月就可以出道,看來翱翔天際改變蠻多的。」
史蒂芬:「芬芬,妳大概不知道我們以前也是翱翔天際的藝人吧!」
林芬芬:「真的嗎?那你們為什麼要離開呢?如果你們不離開的話,我就是你們的小師妹了耶!」
史蒂芬:「哈!如果不離開的話,我看我們根本到現在都還沒出道吧!」
丹尼斯:「妳知道我們在翱翔天際過的是怎樣的日子嗎?早上七點到達公司,先做一個小時的暖身操、然後是三個小時的舞蹈訓練、三個小時的音樂訓練。」
丹尼斯:「除此之外,還有五六小時的戲劇課程。」
丹尼斯:「整整兩年,我們重複這種行程表,除此之外,什麼都沒做。」
林芬芬:「哇~原來你們以前吃過這麼多苦,難怪你們現在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
林芬芬:「原來金大哥每次都要我認真上課不是沒道理的……」
史蒂芬:「拜‧拜託!妳搞清楚好不好!我們本來會的東西就不少,沒有那些鬼訓練我們一樣吃得開!」
丹尼斯:「你們公司的做法那麼保守,說好聽點是為藝人著想啦,不過根據我們賀總的說法,他覺得你們根本不懂得如何經營藝人!」
史蒂芬:「金老爹以前是武打演員,練武的人最死腦筋,我看賀總說得一點都沒錯。」
林芬芬:「可是……我覺得金大哥對我很好,並不像你們形容得那麼糟啊…」
史蒂芬:「哎~井底之蛙怎麼會知道外面世界的偉大呢?」
林芬芬:「……………」
丹尼斯:「通告時間到了,進棚吧!改天有空再聊。」
林芬芬:「嗯……」
金皓薰:「他們對芬芬說這些話,不知道會不會有負面的影響。」
史蒂芬:「當初我們也全心全意地相信過翱翔天際,卻換來不好的結果。」
史蒂芬:「但願同樣的事情,不會發生在其他人的身上。」
丹尼斯:「翱翔天際真的已經改變了嗎?還得多觀察觀察才行。」
丹尼斯:「不過…那個老頭子對我們的侮辱,我永遠也不會忘記。」

1/29早報:


辦公室:
林芬芬:「金大哥,人家有事想跟你說一下~」
金皓薰:「好,我等會忙完了找妳。」
林芬芬:「絕對、絕對不准忘掉喔!」
林芬芬:「金大哥!有件事我一定要告訴你!很重要很重要喔!」
金皓薰:「什麼事情,妳快說!」
林芬芬:「我替全天下廣大的少女們證實了一件事,丹尼斯的確就像白馬王子一般的存在,雜誌上面說的一點都沒錯喔!」
林芬芬:「他對我好好…溫柔又體貼,風度翩翩又有禮貌~」
金皓薰:「搞了半天,妳只是想跟我說這種小事?」
林芬芬:「這可不是小事,這是很重要的事情!」
林芬芬:「很多人看到偶像本人就會馬上幻滅,丹尼斯卻像是夢中的王子一樣,比我想像當中還要好一千倍。」
林芬芬:「你說,這是不是很棒?」
林芬芬:「不管怎麼樣,我就是最喜歡丹尼斯了!」
金皓薰:「唉,隨便妳吧……」

2/1  跟隨拍片:
林芬芬:「金大哥,你是我的經紀人對吧?」
金皓薰:「當然是啊~有什麼疑問嗎?」
林芬芬:「那是不是藝人有什麼要求,經紀人都應該要配合才對?」
金皓薰:「理論上是這樣說沒錯。」
林芬芬:「確定?」
金皓薰:「確定。」
林芬芬:「好吧!那我就不客氣了。人家昨天弄丟了一個木乃伊娃娃,那是我哥送我的生日禮物,弄丟之後,我每天都睡不安穩,你能不能幫我買回來?」
金皓薰:「沒問題!包在我身上。要去哪邊才買得到?」
林芬芬:「開羅。」
金皓薰:「開羅!?」
林芬芬:「埃及的首都,開羅呀!」
金皓薰:「跑腿跑到埃及去…會不會太誇張?」
林芬芬:「人家不管啦!你明明都已經答應人家了,你一定要幫人家買回來啦!」
金皓薰:「這………」
林芬芬:「連幫人家跑腿買個娃娃都不肯,愁眉苦臉的,什麼經紀人嘛!算了,就當我沒說過好了。」
 
2/5 早報:


翱翔天際辦公室:
賀總:「金皓薰,不錯喲!挺有幹勁的。」
金皓薰:「有事嗎?」
賀總:「我只是來看看我未來的公司而已嘛!說話別這麼冷冰冰的。」
賀總:「要是這段期間你真的搞得不錯的話,或許將來我會讓你跟著我也不一定。」
金皓薰:「現在說這些太早了吧。」
賀總:「一點也不早,兩年又十一個月,很快的。這段時間你可要好好努力,一定要保持著高昂的鬥志。」
金皓薰:「…謝謝你的提醒。」
賀總:「有競爭對手的感覺真好,你一定要好好加油,別讓我失望喔!哈哈哈哈~」
金皓薰:「真不知道他是好人還是壞人……」
金皓薰:「不過…我絕對不會讓翱翔天際被賀總拿走的……」


2/5  翱翔天際辦公室: 
金皓薰:「芬芬,妳要的東西我幫妳買回來了。」
林芬芬:「太棒了,我最喜歡金大哥了。」


2/6 早報:


2/6  翱翔天際辦公室: 
金皓薰:「芬芬,恭喜妳入圍金星獎!」
林芬芬:「這個獎非我莫屬啦,不用懷疑,我一定可以把獎盃帶回來給你看。」
林芬芬:「翱翔天際有我這樣的天才美少女藝人,是不是很幸運?」
金皓薰:「是是……」


2/13 永振片廠:
八卦記者:「當初你們在翱翔天際受過兩年訓練,最後卻選擇違約跳槽離開,可以說說為什麼會作出這麼大的決定嗎?」
丹尼斯:「經紀公司的規模決定了藝人的前途,沒有夠份量、夠完整的行銷策略,一個新人很難在這麼多競爭當中脫穎而出。」
丹尼斯:「我們在翱翔天際經歷了一段不短的冷凍期,沒有絲毫發揮的機會,白白浪費了兩年的時間。」
丹尼斯:「從現在開始,我們會更努力,追上前人的成就。」
史蒂芬:「我們很慶幸遇到了賀總,他完全明白我們需要的是什麼。」
史蒂芬:「他瞭解我們的實力,也知道該怎麼樣幫助我們在觀眾的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史蒂芬:「目前我們的成功,除了自己的努力之外,賀總也幫了我們相當大的忙!」
八卦記者:「看起來,你們對於新東家似乎很滿意?」
史蒂芬:「賀總做的一切,我們以前的經紀公司完全比不上,我們兄弟都很感激他。」
金皓薰:「這兩個傢伙…居然在記者面前這麼說……」
金皓薰:「我們翱翔天際被他們害得還不夠慘嗎?」

2/17 唱片公司:
丹尼斯:「有什麼事情嗎?」
金皓薰:「我看到你們接受記者訪問,你們對翱翔天際似乎有許多不滿?」
丹尼斯:「我們本來就對翱翔天際有許多不滿,這你應該很清楚,有什麼意見嗎?」
金皓薰:「你們的說法並不公平,你們還沒在翱翔天際出道,怎麼知道翱翔天際的包裝跟行銷會輸給句子經紀。」
金皓薰:「你們在媒體前面隨便攻擊翱翔天際,未免太過份了一點!」
丹尼斯:「哪裡過份了?」
金皓薰:「現在翱翔天際正要重新出發,尋找新人,這些污衊會增加我們尋找新人的困難度。」
金皓薰:「如果你們還念在翱翔天際培養你們兩年的舊情上,就不要阻礙我們重新發展的腳步,這是作為一個人最基本的良知吧?」
金皓薰:「還是,你們連飲水思源都不會?」
丹尼斯:「哼,算你說的有幾分道理。以後,我再也不會提到任何有關翱翔天際的事了,這樣你滿意了嗎?」
史蒂芬:「我哥說話算話,你可以放心離開了吧?」

2/24:金星獎頒獎典禮
高明權:「大家好我是高明權。非常感謝大家和我一同參予這次的『金星獎』頒獎典禮盛會。」
高明權:「由於『金星獎』的得獎者代表著目前市場上的人氣流行指標,因此,這個獎項當然就額外受到演藝圈朋友的重視。」
高明權:「到底今晚會獎落誰家呢?結果馬上就會為您揭曉,請各位拭目以待!」
高明權:「一位出色的藝人不管扮演什麼角色,在鏡頭前都能完美吸引客戶的目光。」
高明權:「接下來即將頒發的獎項是~最上鏡頭獎!」
高明權:「現在我們看看此次入圍最上鏡頭獎的有…」
(以下省略參加作品)
高明權:「得獎是……」
高明權:「林芬芬 若奇亞可愛篇 創意廣告公司」
林芬芬:「我要感謝各位評審將這個獎給我!哥哥!我得獎了!你看!我並沒有讓你失望!」
高明權:「走在時尚尖端,擁有一定的氣質修養以及演出經驗,便是最佳模特兒的寫照。」
高明權:「接下來即將頒發的獎項是~最佳模特兒!」
高明權:「現在讓我們看看此次入圍最佳模特兒的有…」 
(以下省略參加作品)
高明權:「得獎是……」
高明權:「林芬芬 若奇亞可愛篇 創意廣告公司」
林芬芬:「我要感謝各位評審將這個獎給我!哥哥!我得獎了!你看!我並沒有讓你失望!」
高明權:「一位稱職的代言人是不管走到哪,廣告也跟到哪,這才是各家廠商心目中『最佳代言人』。」
高明權:「接下來即將頒發的獎項是~最佳代言人!」
高明權:「現在讓我們看看此次入圍最佳代言人的有…」
(以下省略參加作品)
高明權:「得獎是……」
高明權:「朱莉 三米斷奶篇 追夢廣告公司」
朱莉:「呵~能得到這個獎項,就證明人家的姿色真的不賴喔!」
高明權:「今年度的『金星獎』頒獎典禮就要劃下美麗的尾聲了,在此特別感謝各位來賓的參予以及電視機前面朋友的觀賞!」
高明權:「謝謝各位,我們明年再見!」

2/25 早報:


2/26  翱翔天際辦公室:
金皓薰:「恭喜妳得獎!這次能替我們翱翔天際爭了一口氣回來!我真太高興了!」
林芬芬:「小事一件。」
林芬芬:「金大哥,我早就說過我是天才的妹妹,一定也會是天才。」
林芬芬:「我要把這個獎獻給我最喜歡最喜歡的大哥,我等不及看到大哥的反應了!」
金皓薰:「妳大哥一定會以妳為傲!」
林芬芬:「沒錯沒錯,大哥一定會誇獎我,還會買好多禮物送給我。」
林芬芬:「不知道大哥什麼時候才會回來?我有好多好多的話想跟他說,光用電話講,太不過癮了啦!」
林芬芬:「在這個分享榮耀的時刻,沒有大哥在身旁,就好像少了什麼。」
林芬芬:「金大哥,你幫我叫大哥回來看我,好不好?每次我吵著要大哥回來看我,他就說要工作,都不理人家……」
金皓薰:「連妳都叫不動,我有這麼本事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