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貓言苑

關於部落格
貓言亂語,不定期介紹+更新貓貓看過的片子動畫
  • 280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聖痕初始傭兵-捷克豪紳


黑桃王子奏鳴 開卷
卷一:獸族表面上看似團結一心,實際上、巫導師亞倫正在背地裡進行很多獸王所不知道的事!
(達成條件 捷克豪紳好感度10)
 
捷克豪紳:「沒想到精靈難民還挺和善的嘛,聽到他們被那什麼淨化部隊清剿、還以為都是一些窮凶極惡的惡徒,他們的小孩也跟我們的小孩一樣天真、沒什麼兩樣,要真的說有什麼差別的話…耳朵,果然耳朵才是決定一切的關鍵啊…。」

水凌兒:「…你到底在講什麼,我不是叫你去探查黑精靈的動向嗎?結果一如往常的你還是跑到附近的村莊去表演牌技,回來還可以若無其事的跟我提出獸耳根精靈耳的微妙差別,你真的是那個獸王之師的成員嗎…捷克豪紳…。」

捷克豪紳:「喔?沒想到你也懂獸耳與精靈耳的奧妙,你聽我說啊,這兩種可是超越次元的存在啊…」

水凌兒:「那種東西怎麼樣都無所謂啦!黑精靈!我要的黑精靈咧!」

捷克豪紳:「喔…小孩的話恐怕已經是犯罪了喔,指揮官。」

水凌兒:「誰犯罪啊!我要的是情報、情報!誰跟你說過可愛的小男孩與小女孩了!你當我是變態的人類貴族嗎?」

捷克豪紳:「難道你不是嗎?」

水凌兒:「…能夠在一次對話裡讓我的理智斷線三次,你不愧是捷克豪紳…。」

捷克豪紳:「喔喔…不愧是指揮官,終於認出我來了,黑精靈什麼的…不重要!我還得去雷霆之城繼續表演、繼續帶給人們驚奇,特別是我們尊敬的巫導師閣下!能夠讓他驚奇不已的話,無疑就是最棒的表演了!」


水凌兒:「雷霆之城與…巫導師嗎?獸王之師的捷克豪紳、這可是很危險的表演呢。」





黑桃王子奏鳴 抽牌者
卷二:相對於前線激烈的戰鬥、雷霆之城中微不足道的陰謀論,讓捷克………
(達成條件 捷克豪紳好感度25)
 
水凌兒:「又是防禦盜賊們的進攻嗎?應付在雷霆之城附近聚集盜賊的襲擊,這是這個月以來的第六次吧。」
 
捷克豪紳:「嗯…該戰鬥好呢?還是先溜去表演好呢?讓手中的牌來決定吧!是命運還是機會、一半的機率會是我捨棄這個戰場、留下指揮官獨自迎敵的悲傷故事,另一半則是我倆並肩作戰、卻仍然不敵強大的盜賊而陣亡的悲傷故事,來吧!選吧!」

捷克豪紳:「啊啊啊啊啊啊啊,結果竟然是!留下來!命運總是不順從人意啊,最終我還是沒有辦法到達所謂的HAPPYEND嗎…?」

水凌兒:「你的意思是你一開始就打算逃跑嗎!還有兩個結局都是悲傷故事是怎樣!如果你在這邊還打輸盜賊的話…你給我向所有教過你戰略的老師謝罪!」

捷克豪紳:「呼呼、強大的盜賊啊,就算命運要你們勝利…那還真的很抱歉,因為命運不會順從人意,而人意、是可以決定命運的,來吧!戰鬥吧!坦然的接受命運的真實姿態吧!」




黑桃王子奏鳴 神之局
卷三:輕鬆贏得了探查機會的捷克豪紳,在雷霆之城依舊的表演他的牌技時,忽然感受到了監視的眼光………
(達成條件 捷克豪紳好感度40)
 
 
水凌兒:「…第十次了。」

捷克豪紳:「嗯,第十天獲得探索完可以到雷霆之城表演的權利。」

水凌兒:「我雖然不反對你要去雷霆之城監視著野心勃勃的巫導師、畢竟我也不喜歡他;不過你得要好好解釋,為什麼我會連輸十把!?能跟不能明明就是一半機率,到底是有多衰才可以連輸十把!」

捷克豪紳:「了解它、接受它、解決它還有放下它。」

水凌兒:「如果這是步驟的話…那我連0.5步都還沒有…不對,你給我解釋!你絕對有作牌!」

捷克豪紳:「心中有鬼,看什麼都是鬼。」

水凌兒:「…明明是作弊還敢損我,你不知道、巫導師已經開始注意你了嗎?你可是獸王之師的人中少數還可以正大光明進出雷霆之城的傢伙,其餘的人通通都被那個亞倫‧提摩西趕到邊境作戰去了。」

捷克豪紳:「我的表演雖然在雷霆之城的居民之間大受好評,不過,被那麼熱烈的目光注視還是第一次。啊!看到了那樣熱情的目光,我都覺得下次應該用更讓人驚奇的表演來回報呢…回報亞倫‧提摩西大人對我的關注。」

水凌兒:「…那個東西就叫被監視好嗎?誰叫你要這麼醒目…算了,不管你醒不醒目,我看亞倫‧提摩西已經有全面控制雷霆之城的打算了,你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會身陷險境的。」
捷克豪紳:「要阻止我的話,就去跟不可預期、無法掌握的命運說吧,別忘了讓我連去十次的就是那樣壞心眼的『命運』喔。」




黑桃王子奏鳴 神選
卷四:確定了巫導師的動作,捷克豪紳就有了想要戲弄巫導師的想法………
(達成條件 捷克豪紳好感度60)
 
水凌兒:「這個時候還有夜族入侵…屋漏偏逢連夜雨嘛。」

捷克豪紳:「…也不壞,指揮官,不知道您有沒有聽說過賭徒必輸的理論,也就是說明明機率是相等的,但是賭徒卻老是輸個精光、永遠不會打平,您不覺得這很有趣嗎?」

水凌兒:「所以我不會在戰鬥這種重要的事情上賭博,我付不起輸的代價。」

捷克豪紳:「喔?也就是說、我是否前往雷霆之城表演是不重要的事情,所以指揮官才會變成輸個精光的賭徒是嗎?」

水凌兒:「不、不完全是。就算我不以賭博的心態,我也還是會輸、不是嗎?因為想要在雷霆之城觀察敵人、保衛獸王,是你早就決定好的事項吧;這樣的話,我不可能贏的吧。」

捷克豪紳:「嗯…的確呢,這樣是不可能贏的…不然就當作連輸十次的大放送吧,眼前這群夜族就由我負責讓他們往生,沒有這樣做的話,恐怕以後找不到這麼聰明的賭博同好呢!」





黑桃王子奏鳴 魔術師的歸來
卷五:這回捷克豪紳對著監視他的人,偷偷的施了些小法術!
(達成條件 捷克豪紳好感度80)
 
水凌兒:「去應付一趟夜族回來,來看表演的人居然又增加了,能夠出現這樣的悠閒場景、也只剩下雷霆之城這個地方可以看到了吧。」

水凌兒:「偏偏增加的不只是一般觀眾,就連巫導師派來的監視者也增加了…這樣子你的行動不是會越來越困難嗎?」

捷克豪紳:「呼呼,只要觀眾多就好啦…不如說觀眾越多、對於我接下來的『表演』才會給大家帶來最高的娛樂效果吧、呼呼呼呼。」

捷克豪紳:「尤其是那個不給小費卻不停偷看的亞倫‧提摩西,一直這樣貪小便宜的話,惡運可是會找上門的喔,不過這次可不是由命運決定,而是由我、來讓他看看真相是什麼、嘿嘿。」

水凌兒:「雖然不太明白你到底要幹嘛…就不能先透漏一下嗎?」

捷克豪紳:「呦,我們可是因為命運而相聚的好伙伴…就這麼不信任我啊。」

水凌兒:「一個試圖想在戰場上逃跑、還是個連出了十幾次老千的傢伙,你覺得咧?我該信任他嗎?」

捷克豪紳:「嘖嘖嘖,我就知道、命運總是揭露殘酷的真相,那些小小的缺失總是被拿出來放大再放大…」
水凌兒:「喂喂…搞的好像我變成壞人似的,算了,反正目前為止不管遇到什麼情況都還能逢凶化吉,既然好運還站在我們身邊,那我就相信你、還有你那可以掌握命運的牌吧。」




黑桃王子奏鳴 魔術師的歸來
卷六:巫導師、這個老奸巨猾的傢伙,看來他還是對那個亂講話的監視者做出了懲罰。
(達成條件 捷克豪紳好感度100)
 
捷克豪紳:「亞倫、提摩西洗澡時不喜歡關門、」

捷克豪紳:「亞倫、提摩西小時後舔過暗戀女生吹過的木笛、」

捷克豪紳:「亞倫、提摩西在為獸人講解精靈信仰時,因為怕熱,在講台下既沒有穿褲子也沒有穿鞋子。」

捷克豪紳:「………………………………………」

捷克豪紳:「哈!你相信嗎?亞倫‧提摩西居然還曾經在回自己的宅邸時,被當成可疑人士痛打一頓!沒辦法,誰叫他有正門不走偏要翻牆。」

水凌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我笑死之前,快點跟我說你怎麼辦到的!為什麼那些亞倫的爪牙突然就站了起來,開始大聲宣揚他的糗事。」

捷克豪紳:「那不過是那些人想講、卻不敢講的事情,我只是打開了開關而已;用我的牌還有暗示。」

水凌兒:「精神力還有一場又一場的表演嗎…?即使是高階魔法師、也沒有辦法直接用精神力控制一個普通人,就像大皮球碰小皮球一樣、只會雙雙彈開;然而不斷的暗示就像是把皮球的塞子慢慢拔開,直到裡面沒有了氣、球體就任由你擺佈。」

捷克豪紳:「我可沒有擺佈他們,事實上我還幫了他們,你看怨言這麼多的一群傢伙,還是被衛兵抓到牢裡,可以擺脫巫導師的下場比較好、是唄。」
水凌兒:「比起亞倫‧提摩西現在成為了平民之間茶餘飯後的笑點,那些爪牙的下場確實是好的多了,至少亞倫‧提摩西不會對他們降下額外的懲罰,因為那等於承認所有的胡言亂語都是真的…噗。不過,就這麼挨打不像亞倫。提摩西的感覺…他不會平白挨打的、他一定會有所動作。」




黑桃王子奏鳴 卒子
卷七: 對於尋仇而來的獸人,捷克豪紳豪不留情的使用強力的術法擊潰他們。
(達成條件 捷克豪紳好感度120)
 
捷克豪紳:「不愧是巫導師,這麼快就識破了我的術而追了過來,看來命運所揭開的糗態、還是讓那位巫導師大人失去了些許冷靜。」

水凌兒:「的確,這應該是目前看過軍容最壯觀的獸王軍,從這個軍容就可以想像那個巫導師的臉,充滿著嘲弄與挑戰的表情;啐!只要一想到藏在平時的和藹表情下是那種臉,就令人作嘔。」

捷克豪紳:「因為這樣而把吃的東西吐出來,這就是一種浪費行為。」
水凌兒:「…沒錯,在我吐出來背負上浪費食物的罪名之前、擊敗他們吧!」





黑桃王子奏鳴 王牌 終章
卷八: 捷克豪紳對於自己裝瘋賣傻的事只是笑笑帶過,性格古怪的他本來的知音就很少………
(達成條件 捷克豪紳好感度150)
 
水凌兒:「那群胡言亂語的人雖然被釋放了,不過通通都被送到邊界去戍衛,恐怕是沒有機會會再回來了吧。」

捷克豪紳:「是喔…邊界戰功建立的快,能在那邊當個土霸王、這樣的生活還過得去啦。…你不會是可憐起那些運氣不好的人吧,手上滿是好牌的人如果有這種心態的話,很快就會輸個精光的。」

捷克豪紳:「好牌壞牌跟人生很像的,好牌有好牌的打法、壞牌有壞牌的打法,用壞牌的方法打好牌是浪費,用好牌的方法打壞牌、同樣是自取滅亡,了解自己的牌、才是了解命運的第一步。」

水凌兒:「我已經完全摸不著頭緒了…什麼好牌壞牌的,你只是想說我
們要掌握現在的命運吧,面對前方渾沌的道路,偶而大膽、偶而小心翼翼的邁進,前往那不確定的未來,白話來講就是這樣吧。」

捷克豪紳:「…是這樣沒錯,不過對我而言是有一個確定的未來必須去守護的。好歹、我也是獸王之師的成員之一,對於那個拿到一手壞牌卻還是努力不懈的獸王殿下,我捷克豪紳的牌、為她抽光也無所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