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貓言亂語,不定期介紹+更新貓貓看過的片子動畫
  • 28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聖痕傭兵-莉莉佩特拉


繼承戰爭 開卷
卷一:在眾多出征至聖族的部隊中,莉莉佩菈特具有相當的名氣,因為凡舉跟她合作過的指揮官,都不希望她上戰場,殺敵與否是一回事,但更重要的原因卻是………
(達成條件 莉莉佩菈特好感度40)
 
 
莉莉佩菈特:「呵,一群雜碎,這種三腳貓功夫也敢出來丟人現眼。」

水凌兒:「……莉莉,保持形象啊!」

莉莉佩菈特:「啊、閣下剛剛什麼都沒看到對吧!」

水凌兒:「剛剛我的眼睛進沙子了,所以什麼都沒看到沒錯……只是聽
到而已。」

莉莉佩菈特:「……」

水凌兒:「真是抱歉,我沒想到……僱用妳還沒滿一個月,就發現了妳的真面目。」

莉莉佩菈特:「敢說出去的話……即使您是在下的上司……」

莉莉佩菈特:「呵……」

水凌兒:「………………」

水凌兒:「話要好好說完啊!!別只顧著冷笑,妳的形象啊!!」

莉莉佩菈特:「沒關係,明天的太陽升起前,這個戰場除了在下與您以外,不會再有任何活人。」

水凌兒:「等、等等,我似乎還沒下達指令吧!而且妳跟過來探查做什麼?這次妳並不在先發人員的名單裡吧!」

莉莉佩菈特:「冒昧問一下,您該不會跟在下以往共事過的長官一樣,都認為在下是嬌弱的貴族女子,只是來混取軍功與參戰紀錄的那種弱
者,恩?」

水凌兒:「不!我絕對沒有這麼想,在看妳徒手痛踹身高是妳兩倍以上的敵人後,我絕對不會有『妳是什麼嬌弱溫室花朵』的想法。」
 

莉莉佩菈特:「所以這次讓我參戰有何不可?………按照現在的速度,我什麼時候才能足夠的功勳。」
 




繼承戰爭 調查任務
卷二:本次任務,你與莉莉將前往希爾思山脈進行調查,在險峻的山裡過夜,莉莉完全沒有任何怨言,究竟她如此堅持而努力的理由是什麼?
(達成條件 莉莉佩菈特好感度70)
 
 
莉莉佩菈特:「不過就是條魚,莉莉珮菈特怎麼會敗在區區幾條貧弱的小魚上!」
莉莉佩菈特:「哼!」
水凌兒:「那個………莉莉,現在有更重要的任務要交給妳達成,抓魚這種小事就讓我來吧!」
莉莉佩菈特:「嗯?」
水凌兒:「請妳先到岸上來,然後幫我顧火,這是很重要的任務,我們今晚過夜全靠這個火堆了。」
莉莉佩菈特:「這樣啊……那在下就暫時收手,無知卑微的柳葉魚們,讓在下的長官給予你們死亡的命運吧!」
莉莉佩菈特:「剩下就交給您了,這次的敵人非常狡詐,請您小心別滑倒在河床上。」
水凌兒:「………我會的,妳專心顧火吧!」
水凌兒:「……………………看樣子,莉莉根本沒在野外過夜過,還以為莉莉會受不了這一路粗糙的飲食與睡眠環境,然後自己跑回領地。」

水凌兒:「這麼說來,莉莉除了脾氣有點糟糕外,執行任務確實是非常努力且如期達成。」
水凌兒:「不過……從來沒聽莉莉提起過,好好的貴族大小姐不做,為何執意跑來參軍呢。」
莉莉佩菈特:「那個……打擾您了,這個火堆似乎經不起寒風與濕冷的天氣,火苗突然瞬間熄滅!!」
莉莉佩菈特:「難不成是有敵人在背地施加覆滅的詛咒!」
 
水凌兒:「………不是………只是妳忘記添加燃燒用的樹枝。」
 




繼承戰爭 繼承者
卷三:從未想過像莉莉這樣的女子,會自願加入軍隊站到最前線,而莉莉聽到你的疑問後,她開始回憶起最初的緣由………
(達成條件 莉莉佩菈特好感度120)
 
莉莉佩菈特:「您想知道在下參戰的理由嗎?」
水凌兒:「可以嗎?不願意的話,我並不勉強妳告訴我。」
莉莉佩菈特:「可以是可以,只是您知道了,就絕對不能說出去。」
水凌兒:「啊!那還是別告訴我好了,我怕喝醉酒還是中了魔咒,一不小心把事情說出去。」
莉莉佩菈特:「在下知道您這是在開玩笑,信不信在下可以將您給……呵。」
水凌兒:「恩,我是在開玩笑沒錯,妳也是吧!」
水凌兒:「……………莉莉,我已經說了很多次,話別說到一半就自己笑起來,很可怕啊!」
莉莉佩菈特:「其實當初選擇參軍,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理由,只是想要改變自己的命運,並靠自己的雙手,取得繼承家族爵位的資格而以。」
水凌兒:「家族的爵位?」
莉莉佩菈特:「您知道吧!莉莉的家族,是血統純正,傳承了百年歷史的煌天貴族,而這一代因為暗黑戰爭的緣故,佩菈特家族的戰士與軍官幾乎全都戰死沙場。」
莉莉佩菈特:「雖然在下是繼承人,但這是不得以為之,因為佩菈特家族除了在下,已無沒任何人擁有繼承資格。」
莉莉佩菈特:「佩菈特家族傳統是,所有擁有繼承資格的子女,不論是否為旁系,都可憑藉軍功與軍中威望角逐繼承資格。」
莉莉佩菈特:「當時,從未小過要爭取繼承資格的貴族少女莉莉佩菈特,怎嚜可能會有軍功,然而這個繼承人的頭銜卻落到在下身上,此時可怕的事也就發生了!」
水凌兒:「可怕的事?啊啊───(莉莉的臉變得超陰暗的!!)」
莉莉佩菈特:「母親為了讓在下於日後繼承家族時,可以完全掌握家族的實權,而不是被族中長老、或長輩架空權力,變得有名無實。」
莉莉佩菈特:「母親幫在下安排了一位帝國貴族,作為聯姻的人選。」
水凌兒:「……雖然說包辦婚姻確實是讓人難以接受,但妳的母親也是因為愛妳才這麼做吧!」
莉莉佩菈特:「是啊!在下原本也是這麼想的……母親不知道是用了什麼手段,讓一位條件十分優秀的帝國貴族答應聯姻的邀約。」
水凌兒:「如果對方條件這麼好的話,那妳究竟是在煩惱什麼……」
 
莉莉佩菈特:「在下已經說到這裡,您還不明白嗎?在下如此努力的想要取得家族的認同、繼承家族,當然因為不想嫁給那種人啊!!」
 




繼承戰爭 熟識者
卷四:在執行希爾思山脈的探查任務時,前往最後據點途中,你們遇見了盜賊的伏擊,對方人數之多,讓你們幾乎招架不住,就在此時……
(達成條件 莉莉佩菈特好感度180)
 
水凌兒:「就知道,這一帶的山區怎麼可能這麼平靜,連隻走獸都沒有!原來這裡就是你們這些盜賊的紮營地點!」
莉莉佩菈特:「可惡!書本裡不都說精靈是一種優雅而溫和的種族,這麼骯髒的盜賊團是怎麼回事!」
水凌兒:「小心背後!所以說,實戰經驗很重要就是這樣,精靈是很優雅溫柔沒錯……至少寫書的人看見的是這個形象的………」
莉莉佩菈特:「敵人的數量實在太多了,您先離開,在下留在此處斷後!」
水凌兒:「不!妳別想,我絕對不會丟下同伴自己逃跑的!而且要是被妳的家族知道,我將他們的唯一繼承人丟下,我ㄧ定會被暗殺掉!」
莉莉佩菈特:「……依照目前的戰況,勢必要有一人去請求援軍。倚靠兩個人的力量要擊敗盜賊團是完全不可能的!」
水凌兒:「慢著!粉紅色的長髮,那個女的難道是……」
莉莉佩菈特:「那是…帝國長槍營的少校…珍娜。是珍娜姊姊!」
水凌兒:「珍娜姊姊……是我聽錯了嗎?總覺得聽到了很可怕的稱謂啊!!」
莉莉佩菈特:「珍娜姊姊,是在下這幾年以來,唯一想要學習與效仿的對象!」
莉莉佩菈特:「傳聞珍娜姊姊曾經在聖族生活過一段時間,從未向誰學習過長槍的戰鬥技巧,卻能在這短的時間內成為長槍營少校,她的作為與精神都令在下感到相當佩服。」
水凌兒:「………拜託妳別學她啊!我替你們家族的人求妳……」
莉莉佩菈特:「不愧是珍娜姊姊,三兩下就捅死一個精靈盜賊。」
 
水凌兒:「看這些盜賊突然變得這麼畏懼……盜賊一定認識珍娜是誰,難不成,這些精靈盜賊就是被珍娜追到希爾思山脈的。」
 





繼承戰爭 熟識者II
卷五:莉莉曾經同你提過她的家族、她的理想、她的願望…卻從未提及過她最為在意的人………你不知道,如果莉莉與那個特別之人狹路相逢,將會………
(達成條件 莉莉佩菈特好感度220)
 
水凌兒:「好不容易解決定盜賊團,莉莉妳確定,我們真的不與珍娜的部隊同行?」
莉莉佩菈特:「嗯!珍娜姊姊也有她必須達成的任務,我也是,我再如何憧憬她,也不可能因此停留我的腳步。」
水凌兒:「那我們就繼續調查了,再回程之前,依照地圖上的座標地點,還有一個地方要調查,就在前方的斷崖上。」
莉莉佩菈特:「那個…冒昧打擾您,在下想要知道,本次任務調查的主要目的是什麼?」
莉莉佩菈特:「或者說,是在調查什麼?」
水凌兒:「咦?我沒跟妳說嗎?」
莉莉佩菈特:「如果這不是在下可以過問的事,那就……」
水凌兒:「不!是我的問題,我以為妳已經知道了,我們這次主要是在調查是否有獸族潛到希爾斯山脈。」
莉莉佩菈特:「獸族?這不可能,銀砂荒原距離希爾思山脈,可不是一個短程距離,太遠了。如果獸族會出沒在此處,絕非偶然。」
水凌兒:「這也只是獲得的情報而已,我們無從推論獸族來到此處,他們的行動、目的,所以更要進行調查!」
莉莉佩菈特:「……」
水凌兒:「莉莉,妳在想什麼?」
莉莉佩菈特:「……只是提到獸族,就突然想到一位舊識,在下方才似乎聽見了對方的狂笑聲,這應該只是錯覺而已。」
水凌兒:「誰?」
莉莉佩菈特:「那個人不可能出現在這裡的,我知道,他正在與獸族作戰的最前線,進行愉悅的殺戮。」
水凌兒:「莉莉,妳說的這個人是誰?」
莉莉佩菈特:「總覺得那個熟悉的笑聲越來越近,該不會……」
 
水凌兒:「笑聲?我是沒聽見笑聲,但是……有馬蹄踩過碎葉的聲音,說不定是敵人,我們先躲起來!」
 





繼承戰爭 不解
卷六:在知道莉莉的過往後,你認為莉莉與那個人之間一定有什麼誤會,因此,你決定悄悄的去找那位被莉莉列為『拒絕往來』之人。
(達成條件 莉莉佩菈特好感度295)
 
水凌兒:「這就是所謂的冤家路窄吧!」
莉莉佩菈特:「在下以為,這能稱作狹路也相逢……」
水凌兒:「莉莉,不得不說,你們佩菈特家族確實是很強,尤其是妳的母親,竟然能策動那位高傲的帝國貴族,同意聯姻。」
莉莉佩菈特:「這一切並不如您所想,其實我們早在很早以前,就已經見過了。」
水凌兒:「但是妳……」
莉莉佩菈特:「那種踐踏女孩子心意,不遵守承諾的人,在下絕對不可能同意嫁給他的!」
水凌兒:「不是吧!渥克漢森不像是這樣的人啊……雖然他的個性很糟糕,但是身為帝國貴族該有的禮節,他是一樣也不缺啊!」
莉莉佩菈特:「因為您不明白,那個男人做了什麼無可饒恕的事。」
莉莉佩菈特:「……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帝國的拍賣會上,我因為不熟悉環境,走錯了包廂,是他幫我解圍的,那時候我本以為他是個紳士。那時候的他,並不像現在這麼喜歡戰爭與殺戮。」
水凌兒:「之後呢?他一定是做出了什麼讓妳感到難過的事吧?」
莉莉佩菈特:「為了答謝他,我將生日舞會的邀請函交給他,他說,他要當我的舞伴。」
水凌兒:「………(要想像渥克做出這麼紳士的舉動,還真困難!)」
莉莉佩菈特:「但是那天,我…度過了非常糟糕的生日!整個晚上,他都沒有出現,當然,我們沒有完成任何一支舞,為了等他出線,我也沒有跳‧任‧何‧一‧支‧舞。您能明白嗎?那種少女傾慕卻被狠狠摔碎的心情。」
水凌兒:「那之後呢?渥克都沒有跟妳說過任何的解釋、理由嗎?」
莉莉佩菈特:「沒有,連續等了幾日,都沒有等到他的道歉,曾經傾慕的對象,但凡他有一句解釋,我都會接受,可是沒有。」
莉莉佩菈特:「抱歉,恕在下失態了。之後,在下就當作這個人從未存在過,直到………母親竟然選擇了他成為聯姻的對象,絕對不可以,如果要跟這種人過一輩子,那不如戰死沙場!」
水凌兒:「噢!莉莉正在氣頭上,還是別再刺激她好了。」
 
水凌兒:「……如果說渥克會拒絕女孩子的邀約,我倒是相信,但他不像是那種言而無信的人吶,違背約定不是渥克的風格,雖然說,莉莉口中的渥克、跟我認識的,本質上就不像同一個人。。」
 





繼承戰爭 原由
卷七:在你了解來龍去脈準備回程時,突然發現前次擊退的盜賊身影,原來!這次盜賊帶了兩個團的戰士要來報仇,你得馬上趕回莉莉所在的旅店。
(達成條件 莉莉佩菈特好感度330)
 
莉莉佩菈特:「……」
水凌兒:「想想莉莉的樣子,真是不敢想像,……從來沒聽過這麼戲劇化的遭遇……」
水凌兒:「…竟然在準備出門赴約時,遭到曾經得罪過的黑巫師詛咒,昏迷整整一個月,之後還被帶到煌天神殿,在大神官安排的居所住了半年……」
水凌兒:「如我把這些話告訴莉莉,她會相信嗎?」
水凌兒:「咦?那些鬼鬼祟祟的傢伙是誰?」
水凌兒:「這些精靈的裝備……不就是之前曾經遇過的盜賊團嘛?他們正前往的方向是……我們暫時住下的旅店!」
水凌兒:「不好!莉莉還留在那裡,這都不知道是第幾個盜賊分隊!即使馬上前往,以我的能力也無法拿下全部的盜賊。」
水凌兒:「看來,還是得去麻煩一下那位高傲的帝國貴族了,雖然不是獸人,但他應該會很樂意吧!」
 
水凌兒:「………還是不要這麼篤定的揣測他的想法好了。」
 





繼承戰爭 目標
卷八:有賴於可信任的夥伴們,你們靠著團結的力量擊退了盜賊,而莉莉也終於解開了她長久以來的心結……但解開心結並不等同於她就會有所改變。
(達成條件 莉莉佩菈特好感度390)
 
莉莉佩菈特:「這些日子真是麻煩您了!」
水凌兒:「啊!別、別對我這麼多禮!我也沒做什麼啦!」
莉莉佩菈特:「不,您解開了在下的心結。」
水凌兒:「恩?既然誤會解開,那妳不就可以準備退役了。
莉莉佩菈特:「恐怕要讓您失望了,已經掌握在手中的機會,身為佩菈特家的子女,在下沒有輕言放棄的道理。」
莉莉佩菈特:「即使不倚靠聯姻的能力,是屬於我的,我會親自取得,爵位也是一樣的,我身上既然流著最純正的佩菈特家族血脈,我就可以自己拿到手。」
莉莉佩菈特:「更何況,即使誤會已經解開,在下……也不會想嫁給那種人!」
水凌兒:「咦?為為為什麼?」
莉莉佩菈特:「那種整天殺來殺去,還一直掛念著別人的名字,什麼查雷德克的,絕對無法與在下平靜的過一輩子。」
莉莉佩菈特:「只要在努力幾年,在下就能達到足以奪得相同家族爵位的軍功了,為何要為了短暫的幾年時光,賠上一輩子的婚姻。」
水凌兒:「恩……妳的想法,我無權干涉……雖然我覺得渥克並非那麼不在意妳,反正你們兩位就自由的…發展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