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貓言苑

關於部落格
貓言亂語,不定期介紹+更新貓貓看過的片子動畫
  • 280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聖痕傭兵-珍娜

 狩獵序曲 開卷

卷一:珍娜只接跟精靈有關的任務,尤其是…

(達成條件 珍娜好感度10)

 

珍娜:「是嗎?這次又是潛入朝聖平原的任務?」

水凌兒:「嗯?妳不是跟我說過,任何與精靈有關的任務,妳都希望親自接手。」

珍娜:「是啊…精靈,這是一個多麼可愛又可恨的種族…呵呵…」

水凌兒:「珍娜妳很討厭精靈嗎?」

水凌兒:「可如果…這麼討厭的話,眼不見為淨,照理說是不會要求承接有關精靈的任務才對?」

珍娜:「啊-精靈啊!精靈啊!多麼虛偽、何其偽善!與那些聖潔清高的存在,仰望同一片天空,站在同一片大地,呼吸相同的空氣,讓人…淚流滿面…」

水凌兒:「竟然用這種詠嘆調的方式回答問題…珍娜究竟多討厭精靈!」

珍娜:「哼!那種自以為了不起、喊著正義的口號、卻做著卑劣的事的種族…讓我想起來很不愉快的回憶…」

水凌兒:「………總之,先別這麼激動,這個潛入任務的執行時間還很久。」

水凌兒:「妳可以先準備幾天…別激動、別激動,先把長槍放下來,別正面對著我…會刺傷人的…」

 


狩獵序曲

卷二:這次的任務是要潛入朝聖平原,珍娜對朝聖平原的地勢情況相當熟悉。

(達成條件 珍娜好感度20)

 

水凌兒:「這次的探索任務相當成功,雖然沿路都發現有他方戰鬥的痕跡,但沒被那兩方不明勢力發現,這都是珍娜妳的功勞,沒想到妳這麼了解朝聖平原的地形。」

珍娜:「……精靈與黑精靈間的關係難道惡化了?」

水凌兒:「珍娜?」

珍娜:「哈哈!不管了!就算那兩方打起來,也與我無關!」

珍娜:「不是有誰說過,只要給我一根棍子,我就能撐起整個世界。只要給我一根長槍,我就能挑起整個朝聖平原!」

水凌兒:「這麼討厭精靈的話…剛剛見到地上那些戰敗黑精靈屍體………」

水凌兒:「……妳又在糾結什麼?」

珍娜:「上天賜予我無窮的力量與優越的槍術天分~就是為了讓我歡樂的實現滅掉賽奎德的野心~」

水凌兒:「這不是好久沒聽到的毀滅賽奎德之歌…難道是我想太多了……」


狩獵序曲 神說你有罪

卷三: 珍娜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狩獵精靈部隊。

(達成條件 珍娜好感度40)

 

 

珍娜:「喔啦啦~唷啦啦~我是甘願被調派到前線的珍娜,過著…整天獵殺精靈的快樂生活…」

珍娜:「唷啦啦~嗚啦啦~」

水凌兒:「拜託妳也認真一點!現在還在進行與聖族的戰鬥!別表現的這麼愉快啊…一邊攻擊敵人,還一邊哼著奇怪的歌謠啊!」

珍娜:「有嗎?我有很愉快嗎?你交代的任務,人家明明都很認真的在執行!你說對不對啊!站在我隔壁的副官?」

珍娜:「唔?真沒想到隔壁的副官你今天穿的還挺帥的,長槍是怎麼保養的呢?」

珍娜:「你都用哪一位工匠製的長槍呢?怎麼都不回答我?」

珍娜:「我們來交換一下心得吧!等等,誰想偷襲我!嘿~看招!」

水凌兒:「別干擾其他人進行戰鬥!!不要一邊跟隊員聊天一邊殺人啊!」

珍娜:「這個也不行、那個也不行,不帶你這麼會管東管西的團長吧!人家明明就有很好的完成任務,而且………」

珍娜:「…這明明是這些尖耳族罪有應得…(小聲)」


狩獵序曲 那個年代的故事

卷四:珍娜如此的討厭精靈,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達成條件 珍娜好感度70)

 

水凌兒:「抱歉!這麼慢才來,我臨時接到戰報,被找去開會…」

珍娜:「珍娜在這邊等好久喔!」

珍娜:「還以為要再次被拋棄了呢!(小聲)」

水凌兒:「………怎麼了嗎?」

水凌兒:「我不會拋棄妳的啦!妳要相信作為傭兵團長的我!」

珍娜:「不‧相‧信。」

水凌兒:「……」

水凌兒:「妳竟然、竟然這麼快…馬上就說了不‧相‧信!難道我是這麼不可靠的人…妳這是反射動作吧!」

珍娜:「哈哈!騙你的啦!我很相信你的!我的團長大人。」

珍娜:「只是…下次不要再讓我等待了,先派人告訴我也好…我不喜歡等待,尤其是自己一個人的時候,這讓我感覺自己好像又被…」

珍娜:「被世界放逐了…」

水凌兒:「不會丟下妳不管的,我保證…」

水凌兒:「說起來,我從來沒有問妳以前的事,是跟精靈有關吧?」

水凌兒:「如果不想說的話,我不會勉強妳的,我想總有一天妳會願意告訴我這個…不可靠的團長大人。」

珍娜:「嚕嚕嚕~也沒有什麼不能說的啦!就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叫做珍娜,她還有一個不可愛的妹妹-依羅蔓,兩個人因為戰爭分開了。」

珍娜:「珍娜獨自一個任在賽奎德之鄉生活,依羅蔓卻可以留在父母身邊;」

珍娜:「珍娜跟黑精靈、混血精靈一起被排擠嘲笑,依羅蔓卻可以過得自由自在、無憂無慮;珍娜追著馬車一直跑,可是追不上就是追不上…」

珍娜:「團長大人,你說,如果我當時追上了馬車,是不是就不用留在賽奎德了………」


狩獵序曲 倖存者

卷五:難得有機會回到珍娜以前生活的地方,不知道她的童年玩伴現在怎麼樣了。

(達成條件 珍娜好感度90)

 

珍娜:「都不在了…大家果然都丟下我了…」

水凌兒:「妳不是說難得來到起源瀑布,要去找童年玩伴嗎?」

珍娜:「可惡,珍娜才不會哭呢!只要給我一根長槍,我就能讓所有精靈都哭給我看!」

珍娜:「嗚…我剛剛跟住在附近的黑精靈打聽了一些情報。當初跟我一起在賽奎德之鄉的黑精靈,在暗黑戰爭結束後,幾乎都被處決了,或許還有倖存者,但也下落不明。」

水凌兒:「竟然真的哭了!妳不是戰場上總讓敵人痛哭的刺槍女王嗎?這樣真不是妳…珍娜!」

珍娜:「哼!就算要哭我也不會在你面前哭!誰像你!」

珍娜:「真沒想當年那場暗黑戰爭一結束,將混血者與異族趕走後,接著就換開清算大會,虛偽、真是太虛偽了!說什麼大家一起好好的過日子…」


狩獵序曲 背棄神

卷六:究竟在暗黑戰爭中發生了什麼事,讓珍娜認定精靈都是偽善者?

(達成條件 珍娜好感度110)

 

水凌兒:「好久沒有這麼悠閒的下午了,躺在草地上睡個午覺會很舒服喔!珍娜妳不一起來嗎?」

珍娜:「都快生鏽了!怎麼都沒有任務呢?你這個傭兵團的團長該不會已經out了吧!」

水凌兒:「…對你家的團長有點信心好嗎?而且沒有任務表示世界和平啊!」

珍娜:「可是我就不能愉快的展開我的狩獵遊戲了!你沒聽到嗎?人家的槍都哭了,哭著說它好想桶爆那些偽善者柔軟的腹部。」

水凌兒:「……說起來,妳為什麼要說精靈都是偽善者?我一直不明白。」

珍娜:「上次在起源瀑布的時候,你也聽到了吧!我跟那些黑精靈居民的對話。」

珍娜:「本來聖族精靈就有黑白之分,而且相處的很不好,暗黑戰爭開打後,白精靈與黑精靈結盟,要一起討伐暗黑雙子神與傑菲爾,」

珍娜:「但在戰爭結束,聖王得到五分之一的天上王權之印後,白精靈卻不願意跟黑精靈共享勝利,我的童年玩伴也在那次戰後的清算名單中……」

珍娜:「所以,像這種一邊強調自己高尚純潔、背地裡卻違背承諾、趕盡殺絕的偽善者…」

珍娜:「最討厭了。」


狩獵序曲 狩獵開始

卷七:好不容易又接到了與精靈有關的任務,珍娜已經躍躍欲試了!

(達成條件 珍娜好感度130)

 

水凌兒:「珍娜今天看起來超高興的,應該是等等要突襲精靈部隊的緣故吧!」

水凌兒:「呃!我已經不敢想像那個慘況了,總覺得這種正面交鋒的任務也做了好幾回了,怎麼今天特別有罪惡感…」

珍娜:「嘿唷~嘿唷~擦亮你的刺槍,」

珍娜:「嘿唷~嘿唷~磨亮你的刺槍,」

珍娜:「狩獵遊戲即將開始~」

珍娜:「狩獵遊戲快點開始~」

水凌兒:「竟然已經開始哼歌了…妳還真的是很期待!」

珍娜:「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只是輕輕的一刺,就會被折斷~可是即使如此,噢!刺槍女王啊!你也不能停止你的步伐~勇往直前吧!」

水凌兒:「於是…竟然開始用詠嘆調的腔調說話了!!」


狩獵序曲 親愛的親愛的妳

卷八:珍娜從上次的戰鬥中得到了一個啟發,她發現了比屠殺精靈更重要的事…

(達成條件 珍娜好感度150)

 

水凌兒:「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竟然這麼正式的約我出來吃飯?」

水凌兒:「喂!別用這麼可愛又認真的眼神看著我!要求加薪的話,我是不會答應的!」

珍娜:「團長大人,我在這次的戰鬥中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雖然我對精靈的恨已深入骨髓,但整天這樣殺來殺去也不是辦法!」

水凌兒:「噗─────!咳咳、咳!」

水凌兒:「要說這麼勁爆的話也不等我喝完水再說!」

珍娜:「我覺得對精靈的復仇可以慢慢進行,那種層次的敵人不但弱的一點挑戰性都沒有,還殺都殺不完,我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水凌兒:「是、是什麼事?」

珍娜:「你知道我最喜歡用刺槍桶死敵人,因為這樣最殘忍,而且敵人不會馬上死,又很難救活,他們只能同苦的哀嚎直到生命終結。」

水凌兒:「竟然妳也有反省自己的攻擊方式很殘忍!!」

珍娜:「那天我用同樣的方式,殺掉一個敵方分隊長,他的臉上並沒有露出我所期待的痛苦的比情,而是手握緊戴在頸部的一個掛墜!」

珍娜:「他死後,我打開那個掛墜,是一個美麗女子的肖像,可能是他媽媽吧?」

水凌兒:「通常不是應該猜測那是他的妻子…」

珍娜:「總之,比起這樣一大片一大片的殺光不認識的敵人,我有了更明確的目標!」

珍娜:「那就是我親愛的妹妹…依羅蔓,我在賽奎德受盡苦難都能活下來了,她絕對也還活在這個世界上!」

珍娜:「亨哼!十幾年來都沒找過我這個做姐姐的,我記得我小時候還很疼她呢!」

珍娜:「我可是有很多話想跟她聊聊…尤其是我的刺槍,也說了很想跟她聊聊…」

水凌兒:「…………這樣啊!有目標是件好事,妳就…加油吧!」

水凌兒:「我說…我們為什麼要在吃飯的時候,談論這麼血腥的話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