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貓言苑

關於部落格
貓言亂語,不定期介紹+更新貓貓看過的片子動畫
  • 280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聖痕傭兵-蕾斯塔

祕銀之鎖 開卷

卷一:即使因為近日的入侵事件頻傳,使得你與蕾斯塔的相處時間越來越久,但蕾斯塔仍然將你的善意拒於門外。

(達成條件 蕾斯塔好感度25)

 

水凌兒:「這次的敵人真是太卑鄙了!咦!蕾斯塔,你的臉被劃傷了啊啊!」

水凌兒:「讓我看看……」

蕾斯塔:「別靠過來,這點傷根本不算什麼。為了守護而被施加的傷口,是我的榮幸。」

水凌兒:「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種話。你這樣,以後會交不到女朋友的……」

水凌兒:「別走這麼快啊,等等我。」

水凌兒:「呼!真拿你沒辦法,為什麼總是要拒絕我的關心呢?我是你的指揮官,看到自己負責的下屬被那種卑劣的手段偷襲,你還跟我堅持這是你身為騎士的榮幸!」

水凌兒:「蕾斯塔,再往後退,背後就是牆壁了。」

水凌兒:「給你,你們聖族光明治癒師出品的藥水,擦了傷口會很快癒合。」

水凌兒:「!!!」

蕾斯塔:「別過來。」

蕾斯塔:「……」

蕾斯塔:「……………」

蕾斯塔:「你根本就什麼都不瞭解……」

蕾斯塔:「別再靠近我了,我說過,我們只要保持上司與下屬的關係就好了。」

蕾斯塔:「只要保持這個距離………」


祕銀之鎖 信念之動搖

卷二:竟然挾持人質作為要脅手段,沒想到妖族的部隊這麼卑鄙,但在雙方僵局時,突然出現一名少女,指稱這並不是來自妖族的軍隊。

(達成條件 蕾斯塔好感度40)

 

 

蕾斯塔:「打擾一下,我來匯報戰況了!」

水凌兒:「你是指,之前妖族的部隊突然發動攻擊嗎?那件事我已經收到報告了。」

水凌兒:「你不需要特意來指揮部一趟,蕾斯塔,難得假日,你應該好好休息。」

蕾斯塔:「多謝關心,我這次前來,是為了報告中沒有寫出的情報。」

水凌兒:「不能寫進戰鬥報告的情報,是不能讓官方知道的事嗎?」

蕾斯塔:「正是,我方判定敵人為妖族,是因為他們懸掛著妖族的旗幟,配帶所有可以證明他們是妖族的紋章。」

蕾斯塔:「但那場戰鬥,有一名可疑的少女突然出現在戰場上,並指稱這並非妖族的部隊。」

蕾斯塔:「儘管那名少女身分不明又行為可疑,但我也認為,應該再深入追查敵軍的真實身分。」

水凌兒:「原來是這樣啊………蕾斯塔,儘管與你相處時間不長,但我也明白,你會向我提起,一定是有肯定的答案與證據吧!」

水凌兒:「既然敵方並非妖族的部隊,是偽冒成妖族的敵人,而你又未記載在報告中。」

水凌兒:「讓我猜猜看,因為敵人,可能與聖族有關聯吧?」

水凌兒:「若非牽涉到你們聖族內部,我真想不出你顧慮的理由。」


祕銀之鎖 岔路

卷三:這是蕾斯塔第二次看見那名少女,她並不知道對方是不是敵人,她只知道那名少女幫過她,但她不想再與她有所交集。

(達成條件 蕾斯塔好感度55)

 

水凌兒:「蕾斯塔,你認識那名少女,對吧!」

蕾斯塔:「不,我不認識她,我只知道,她曾經出手幫過我。」

水凌兒:「幫過你?」

蕾斯塔:「或許那也不能稱作幫忙,在我看來,那位少女只是為捍衛她想要保護的事物而戰。」

蕾斯塔:「那名自稱來自妖族的少女……也擁有自己想要堅持的信念。」

蕾斯塔:「而她,我感覺得出來,她跟我明明是同類,為何她可以笑得那麼恣意隨性,為何她並不在意……」

蕾斯塔:「我們混淆了純粹血脈的………罪………」


祕銀之鎖 秘密

卷四:在這次的守備戰結束後,前來支援的淨化部隊發現了一批黑精靈的逃難者,而蕾斯塔,為了這些黑精靈,與淨化部隊起了衝突。

(達成條件 蕾斯塔好感度70)

 

水凌兒:「蕾斯塔,即使眾人不諒解你,我也覺得你做的事是正確的。」

蕾斯塔:「……」

水凌兒:「你無愧被譽為最有資格繼承聖騎士之名,真正具有騎士的美德。」

水凌兒:「你不高興嗎?剛剛,你可是拯救了那些無辜的百姓。」

蕾斯塔:「……」

水凌兒:「那幕可怕的場景,我現在還能清楚回想起。黑精靈的逃難者們,驚恐不安的表情,絕望而沒有信仰、不期待神的救贖………」

水凌兒:「………其實我很高興。」

水凌兒:「即使你一直拒絕我也沒關係,你是這麼溫柔,寧願冒著違背上層命令的指示,也要放手那些手無寸鐵的無辜者。」

水凌兒:「只是,看到淨化部隊的屠殺行動,我也有了質疑,黑精靈,對你們聖族來說,是如此之惡的存在………」

水凌兒:「真的,完全沒有任何被救贖、寬恕的可能?」

蕾斯塔:「……」

蕾斯塔:「………………」

蕾斯塔:「抱歉………我有一點私事,我先離開了。」


祕銀之鎖 間距

卷五:最近的局勢十分奇怪,假冒成妖族軍隊的敵人,與被派來支援戰局的淨化部隊,這兩者肯定有所關聯,一定是有什麼我們所不知道計畫正在暗處進行。

(達成條件 蕾斯塔好感度100)

 

水凌兒:「(叩叩!)」

水凌兒:「蕾斯塔,你在裡面嗎?」

水凌兒:「蕾斯塔、蕾斯塔………」

水凌兒:「我進來了!」

蕾斯塔:「z……………Z……………」

水凌兒:「難怪沒有反應,原來是睡著了。」

水凌兒:「看來這陣子真是辛苦你了……」

水凌兒:「除了防備邊界的盜賊,與黑精靈叛軍,近日還有冒充成妖族私軍的不明敵人。」

水凌兒:「儘管如此,你也沒有任何鬆懈。」

水凌兒:「蕾斯塔,我是何其幸運,能有你這樣的下屬。」

水凌兒:「為什麼總是要拒絕我的靠近呢?我一直認為,我們可以成為不錯的朋友。」

水凌兒:「………………………………………」

水凌兒:「仔細看,蕾斯塔的睡相還挺柔和的嘛。」

蕾斯塔:「唔…嗯………」

水凌兒:「咦!是我看錯了嗎?」

水凌兒:「等、等等啊!!!!!」

水凌兒:「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難道是我剛剛敲門的方式不對,還是我走錯消息室!!」

水凌兒:「不、不會吧!」

蕾斯塔:「……………」

蕾斯塔:「為什麼,指揮官你會在這裡,這是我個人的休息室吧!我似乎有說過,我不希望你干涉我的私人時間。」 

水凌兒:「蕾、蕾、蕾斯塔塔、塔…小姐!」

水凌兒:「你、妳你………」

蕾斯塔:「………」

蕾斯塔:「我以為,身為指揮官,應該很清楚自己下屬的性別。」

水凌兒:「抱、抱歉,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來找你討論一下,因為最近沒有任何襲擊事情,我覺得可能有什麼計畫在暗處………」

蕾斯塔:「可以請指揮官先離開我的休息室嗎?我需要整理一下儀容。」

水凌兒:「啊!我、我什麼都沒看到!!」

水凌兒:「我去外面等妳。」


祕銀之鎖

卷六:真的是為了逃難嗎?抑或是有別的目的,蕾斯塔,一直認為大多數的黑精靈都非絕對的惡,兒是因為時勢所逼。

(達成條件 蕾斯塔好感度115)

 

水凌兒:「蕾、蕾斯塔,妳還好吧!」

蕾斯塔:「……」

水凌兒:「這次戰鬥結束後,我覺得妳的狀況不是很好……」

蕾斯塔:「指揮官……妳覺得,黑精靈就是惡的存在嗎?」

水凌兒:「啊?妳、妳在跟我說話嗎?」

蕾斯塔:「……」

水凌兒:「不、沒事!我很高興,這是蕾斯塔妳第一次主動問我……我對事物的看法。」

蕾斯塔:「………………………抱歉,當我沒問過吧!我想先回去休息了。」

水凌兒:「啊?蕾、蕾斯塔!」

水凌兒:「這樣就生氣了嗎?不會吧!」

水凌兒:「喂!蕾斯塔,等等啊!」


祕銀之鎖 再會

卷七:又是那名神秘的少女,她出現干涉戰局,也揭穿了蕾斯塔一直隱瞞的秘密。

(達成條件 蕾斯塔好感度140)

 

蕾斯塔:「妳聽到了很失望吧!我明明…一開始就警告過妳,不要接近我。」

蕾斯塔:「像我這樣的惡之存在………妳也覺得很傷腦筋吧!像我這種擁有複雜身分的下屬……」

水凌兒:「不是這樣的!蕾斯塔,我不只一次這麼想過,我能擁有妳這樣的下屬,是我的榮幸。」

水凌兒:「而且,那名少女後來有再來找我………」

水凌兒:「她本來不需要特別來向我解釋的。」

水凌兒:「(何況我自從上次見過她後,就不想再跟那種笑聲可怕的人單獨相處)」

水凌兒:「她是為了妳,才來找我的,蕾斯塔。」

蕾斯塔:「鈴狐‧神樂嗎?這都是為什麼。」

水凌兒:「因為鈴狐說,妳跟她是同類,妳們擁有相同的煩惱、同樣的眼神與秘密。」

水凌兒:「我也不知道,鈴狐是怎麼知道妳血緣的秘密因為妳從未向任何人提過,但是,我卻很感謝她。」

水凌兒:「妳一直將這個秘密埋藏在心裡,這麼痛苦而隱忍。」

水凌兒:「蕾斯塔,即使妳有黑精靈的血統,我相信,大家也不會因為與妳相處有所不同,妳的處世為人、妳為聖族做了這麼多的事,一直以來這麼努力……」

水凌兒:「蕾斯塔,如果妳一直拒絕我的理由是這種原因,那我可以告訴妳,就算妳是純粹的黑精靈,我也不會討厭妳的。」

水凌兒:「這樣,妳願意接受我的靠近了嗎?」
祕銀之鎖 間章

卷八:一直掩藏在心裡、最在意的祕密被攤在陽光之下,但那又如何,蕾斯塔就是蕾斯塔,她並不會辜負那些支持她的人的信任。。

(達成條件 蕾斯塔好感度150)

 

水凌兒:「蕾斯塔,有什麼事嗎?」

蕾斯塔:「只是想告訴妳,我後來有再與鈴狐‧神樂見面過一面。」

水凌兒:「!!!」

蕾斯塔:「我知道了,她幫我的原因……如果那是幫助的話。」

蕾斯塔:「喜怒無常,以無影弓技享譽在外的鈴狐‧神樂,效忠於妖族三大公爵中的凱因斯旗下。」

蕾斯塔:「她這次出手,並不全然因為我與她是同類的緣故。」

水凌兒:「同類?是指哪方面?我實在看不出妳跟那笑容可怕的少女哪裡相似了。」

蕾斯塔:「………」 

蕾斯塔:「鈴狐效忠於凱因斯,而凱因斯,是妖族的主戰派,凱因斯在我們外族的評價,向來光明磊落,只要是他所為,絕對不會否認、也不會使用卑劣的戰術。」

水凌兒:「鈴狐,是為了捍衛凱因斯的名譽嗎?」

蕾斯塔:「那些偽冒成妖族私軍部隊的武裝分子,是為了掩藏黑精靈叛軍在國境邊界,進行的軍火物資輸送。」

蕾斯塔:「我對黑精靈仍然懷有一種仁慈,抱有期待。而那些叛軍,卻利用手無寸鐵的女性與小孩,進行著這種謀反的交易。」

蕾斯塔:「明明都是同一個種族,為何要這樣爭鬥,而夾雜在黑與白之間的我……」

水凌兒:「不忍於傷害無辜者、即使背負遭受歧見的風險,也選擇為聖王而戰的妳。」

水凌兒:「蕾斯塔,我覺得妳很好,一直保持這樣子,就好了。」

蕾斯塔:「啊!指、指揮官………我想我們的交情還沒好到這種程度吧!別突然靠過來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