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貓言苑

關於部落格
貓言亂語,不定期介紹+更新貓貓看過的片子動畫
  • 280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聖痕傭兵-德菲

黎明將至 開卷
卷一:德菲是一位受到許多塞奎德居民喜愛的精靈,這源自於她那高超的治癒魔法,與她時常不收診金,幫患者診療。
(達成條件 德菲好感度25)



水凌兒:「德菲,妳一直看著我,卻不說任何話,我不會明白妳的想法。」

德菲:「你是什麼時候來的,是來治療的病患嗎?」

水凌兒:「………德菲,我是妳目前的指揮官………」

德菲:「啊!好像是……對不起,我正在冥想,所以把思緒都淨空了。」

水凌兒:「那也不該忘記我吧!」

德菲:「嗯?你剛剛說什麼。」




黎明將至 沒有分別
卷二:你一直都知道德菲的記性不太好,卻沒想過,竟然不好到如此糟糕的地步,她究竟是真的記性這麼差,還是有別的原因……
(達成條件 德菲好感度60)


水凌兒:「德菲,這是妳剛剛忘記收的診金,快收好。」

德菲:「………我剛剛,不是在擦拭水晶球嗎?」

水凌兒:「在整理用具前,有兩名患者來拜訪妳,真是的,這麼糟糕的記性,身為治癒師,真的沒問題嗎?」

德菲:「我的記性是不太好,你要體諒我的年紀很大,所以生活上會有忘性,不過……對待需要治療的病患,我向來是很認真的。」

水凌兒:「德菲,說實在的,你記性這麼差,該不會,是在研究健忘症的治療方式時,遭到魔法反噬的緣故吧?」

德菲:「……」

德菲:「……………………」

德菲:「嗯?指揮官,你剛剛有說話嗎?」

水凌兒:「德菲,真是的………其實妳記性差是裝的吧!!哪有這種事,五分鐘前的事,五分鐘後就忘記,妳以為我是被騙大的啊啊!」

德菲:「指揮官,你是受到黑魔法的影響,脾氣才變得這麼暴躁嗎?是黑魔法的話,不快點治療是不行的!雖然今天我已經休診了,但是可以為你破例一次。」

水凌兒:「才不是!!快住手啊!」




黎明將至 援助
卷三:聖族對於黑精靈叛軍的肅清行動,你是知道的,而讓你感到意外的是,德菲竟然欺瞞了淨化部隊的查探,私下救了一位……黑精靈……叛軍。
(達成條件 德菲好感度105)


 

水凌兒:「德菲!妳還好吧!快開門啊!!」

德菲:「嗯?三更半夜,你是來求診的嗎?」

水凌兒:「………不…是…」

水凌兒:「德菲,我是妳的指揮官啊啊!我剛剛接到線報,黑精靈叛軍派出的諜報小隊,正與淨化部隊展開戰鬥,並且敵方的將領跑到這附近!」

德菲:「是指揮官?因為有叛軍的緣故……你這是在擔心我嗎?」

水凌兒:「當然,對方身負重傷,你又是居住在這附近唯一的治癒師……」

德菲:「你確定,黑精靈叛軍的將領真的會來找我?找一位光明治癒師……」

水凌兒:「……這麼說也對……是我衝動了。讓黑精靈要求助白精靈治癒師,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德菲:「淨化部隊,早些時間已經來搜查過了。」

水凌兒:「喔、原來是我慢了一步,那、那真是打擾妳了………抱歉。」

德菲:「謝謝你……因為擔心我而特地來到這裡。」

水凌兒:「不、這是我該做的……等等!德菲,我記得妳是不讓病患留宿的,為什麼我會聽到妳的房內傳來咳嗽聲?」

水凌兒:「而且,妳的門板上為什麼會有………血跡?裡面那個傢伙是誰!」


黎明將至 盛夏
卷四:距離上次淨化部隊的徹查行動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你很清楚,德菲也心裡有數,如果德菲不向你解釋……為何她要包庇一位叛軍。
(達成條件 德菲好感度150)


德菲:「謝謝你,指揮官,又來提醒我收診金了。」

水凌兒:「真是的,德菲,有時候我真搞不清楚,妳究竟是真的健忘,還是故意的。」

德菲:「我也不知道呢!或許是我的年紀大了,所以才記不住吧!」

水凌兒:「真的嗎?」

德菲:「因為活了很長的時間,明白了很多事,所以有很多回憶,都不想再記起、也有很多重演的劇目,不想再經歷……」

水凌兒:「所以,妳根本就是故意忘記的吧!」

德菲:「不知道呢,我只是……不想讓自己陷入回憶的泥沼中,所以才無時無刻的放空自己的思緒。」

水凌兒:「也就是說,妳根本就不是什麼記性差,只是不肯好好的聽人說話喔!」

德菲:「嗯?你剛剛說什麼?」

水凌兒:「………………………」

水凌兒:「(到底是什麼樣的回憶,想忘也忘不掉,卻不願再回想,德菲也才……甘願不做任何思考。)」



黎明將至 盛夏II
卷五:面對曾經伸出援手,再次見面卻成為敵人的黑精靈叛軍,你看著德菲面無表情,無法得知她那雙湛藍的眼瞳中,倒影著誰,她究竟在想什麼。
(達成條件 德菲好感度210)

 

水凌兒:「這傢伙……不就是之前那位……」

水凌兒:「忘恩負義的傢伙,竟然對出手救你的恩人刀劍相向!」

水凌兒:「德菲,妳站到我後面,看來我們這一戰無可避免了!」

水凌兒:「德菲?妳一直看著對面那傢伙,他怎麼了?」

德菲:「你手上拿的信物是……我好像見過這條鍊子。」

水凌兒:「德菲,這傢伙就是妳之前瞞下淨化部隊救的叛軍將領啊。」

德菲:「鍊子…為什麼………眼淚,不自覺的就流下了,你是誰?為什麼要讓我看見這條鍊子!」

水凌兒:「你這傢伙,對德菲做了什麼?難道上次德菲救下你,不是你們的第一次見面嗎?」

德菲:「我不想要…想起來………不要,我不要想起來……」

水凌兒:「德菲!」



黎明將至 守護
卷六:為了挽回與黑精靈叛軍僵持的局面,你看到德菲站到了你的面前,並且使用了具有相當殺傷力的攻擊魔法……。
(達成條件 德菲好感度280)

 

水凌兒:「可惡,叛軍的人數越來越多了,這些傢伙究竟埋伏在這裡要做什麼,現在局勢完全是混濁不清啊!而且死纏爛打,我還背著德菲,根本就無法給予對方反擊。」

德菲:「那個…指揮官,放我下來,我沒事了。」

水凌兒:「德菲?妳醒過來了?」

德菲:「對不起,讓你擔心了,我現在,就結束這場荒唐的鬧劇。」

德菲:「本來,不想要再回想起來的,可是,為什麼要逼我,想起那段痛苦的回憶,」

德菲:「是吧!一直追在我們身後,你背後的主謀,我猜到是誰了。」

德菲:「我好不容易,才封印了自己的記憶,為什麼,要逼我回想。」

德菲:「我並沒有對任何人造成傷害,為什麼不讓我自己繼續這個謊言。」

水凌兒:「德菲,你跟他……是什麼關係?」

德菲:「指揮官,這次,黑精靈的叛軍派出諜報小隊,目標就是我,他們是為了我所知道的一個秘密而來,這個世界上只有我與我的故友知道的秘密。」

德菲:「看來,你們並沒有聽說過我的過去吧!我可不是一般名義上那種嬌弱需要保護的光明治癒師。」

德菲:「但是我會感謝你們,讓我從我自己的謊言中清醒,讓我想起那個『秘密』。」

德菲:「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魔法吧!如果今天過後你們還活著,回去告訴那個人,他會明白我的意思。」


黎明將至 守護II
卷七:德菲使用出那致命的魔法後,就昏了過去,而面對被擊垮的叛軍,與施放過黑魔法的痕跡,即將趕至此處的淨化部隊一定會查清整件事,究竟該怎麼收場?
(達成條件 德菲好感度330)

 

德菲:「………………」

水凌兒:「真是的,妳到底還要睡多久?……沒想到德菲妳竟然認識這麼麻煩的傢伙。」

水凌兒:「妳跟敵方的主謀到底是什麼關係?堂堂光明治癒師,竟然會使用那種大範圍的黑魔法,而且還用的這麼熟練,這要是傳出去,我就只能帶妳徹夜搬離賽奎德之鄉了。」

水凌兒:「而且最後還很倒楣的引起淨化部隊注意。」

水凌兒:「德菲,你一定認識對方的主謀者,而且絕對不是認識的程度而已,這麼重要的事………」

水凌兒:「我會一直在這邊等,直到妳醒來為止,就算妳再多睡五天………咳、公文我可以請軍師處理,就算妳再多睡五天,我也會等到妳醒來。」

水凌兒:「這次不會讓妳這麼輕易的矇混過去,一直讓我這麼擔心妳,妳也好意思。」

水凌兒:「為了不去回想那麼沉重的秘密,甘願將自己的記憶封鎖……這種事……」

水凌兒:「我可是妳的指揮官,我怎麼可能讓妳繼續沉淪在過去的回憶中。」




黎明將至 過往雲煙
卷八:德菲清醒後,她看著你,你仍然無法從她的湛藍眼瞳中,看見任何倒影,她看著你許久,娓娓道來她一直藏在心裡的秘密。。
(達成條件 德菲好感度410)

 

水凌兒:「妳醒來了!妳還記得我是誰吧?」

德菲:「是指揮官。我可以繼續睡嗎?我還有點睏……」

水凌兒:「不可以,這次我不會讓妳逃避的,如果不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清楚,我不會讓妳離開的。」

水凌兒:「下次…再遇到那個傢伙,如果…被淨化部隊發現妳會使用黑魔法…」

德菲:「淨化部隊,真是美麗的名字…淨化……」

水凌兒:「德菲?」

德菲:「沒有錯,我也相當擅長黑魔法呢!即使以研究治療的方法為藉口,也無法澄清的擅長程度。」

德菲:「在前次的戰鬥中,在我想起那些往事後,我就打算要告訴妳了。」

德菲:「在我小的時候,對你來說那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了,那時候,白精靈與黑精靈還能夠維持和平共處的假象,即使有諸多矛盾,外族也認為我們相當團結。」

德菲:「那時候的我,完全不想成為與母親一樣的治癒師,我所感興趣的,是充滿變化性與侵略性的黑魔法,很意外吧!」

水凌兒:「是因為那個人的緣故嗎?………就是黑精靈叛軍這次行動的主謀?」

德菲:「不是他,那個主謀與我,只是有著可以共同懷念的對象而已。」

德菲:「我的好友,與我截然相反的他,從膚色、出生、到喜好,完全相反,他生在世代研究侵略魔法的家族,卻對治癒系的光明魔法感興趣。」

德菲:「我們瞞著長輩私下往來,以為這麼快樂的時光就是永遠。但我們成為如此要好的朋友,卻是不被這個世界所允許的,我得到了懲罰,也就是被稱為不治之症的黑斑症,而我們的往來也被發現了。」

水凌兒:「斑症,是只有聖族的精靈才會得到的可怕病症,但妳現在已經痊癒了?」

德菲:「我記得那個夜晚,他悄悄到醫館找我,跟我說,將一切的過錯都推到他身上,是他想要引誘我學習黑魔法,而我拒絕了,所以他詛咒我得到黑斑症。」

德菲:「他告訴我,當他知道我得了黑斑症後,就開始研究治療的方式,並且找到了病因,他說他能夠治好我。」

德菲:「但是他請求我不要告訴任何人,因為這種病的誘發原因,被眾人知道了,只會加劇黑精靈與白精靈的相互排斥。」

德菲:「指揮官,我一直不願記起,我,在審判時指控他對我施加黑魔法的詛咒,審判的結果,身為『加害者』的他被剝奪所有的權利,放逐到賽奎德之鄉外,而我成為『受害者』,家族怕我再次被傷害,要求我留在賽奎德,不要離開。」

德菲:「但是妳看,即使他如此辛苦的隱瞞所謂的『秘密』,白精靈與黑精靈的矛盾,在暗黑戰爭後,仍然爆發了無可挽回的衝突。甚至有以淨化之名的殘酷部隊存在。」

德菲:「身為光明治癒師,並作為曾經得過『斑症』卻痊癒的倖存者,指揮官,如果我的猜測無誤,黑精靈的叛軍中,一定有重要人物得到斑症,急需治療。」

德菲:「這次叛軍行動的主謀與我的好友,也有不錯的交情,當年他曾向我的好友承諾過,絕對不會對我出手,但現在,卻讓下屬拿著約定的信物來找我。」

德菲:「可是,即使我們都有共同痛苦的回憶,也曾經彼此要好過,我們無法恢復成過去的關係,我絕對不會給予他任何援助,因為黑精靈與白精靈,已經被時間證明了,永遠也無法共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