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貓言苑

關於部落格
貓言亂語,不定期介紹+更新貓貓看過的片子動畫
  • 280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聖痕活動之帝國騎士-賽凡提斯篇

 

迪里亞斯:「是你,我們又見面了。」


帝國騎士之章 喪神之復活
卷二:站在前方的黑色身影,伴隨著耳熟的猖狂奸笑聲,這怎麼可能,不會的,難道這場全大陸的夢靨還沒終結……(達成條件:成功擊破關卡-廢墟之塔)


夏洛特從黑之塔尖跳到巨龍背上。

帝國騎士之章 追蹤者
卷三:一路追蹤巨龍在天空的身影,你與軍師來到一個檢查哨,等一下?為什麼到處都是黑色軍旗,這些士兵所隸屬的,是……同盟?(達成條件:成功擊破關卡-巡戈軍駐防)


賽凡提斯:「從與巫妖戰鬥至今,這支隊伍從未出現幫助過我們,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他們不是我們的盟友。」

帝國騎士之章 追蹤者

卷四:從是敵是友仍然未知的黑甲部隊中,你們救下了一名老者,藉由這名老者的述說,你聽到一則被禁止宣揚的萬靈城童話。(達成條件:成功擊破關卡-復甦的萬靈城)


『很久很久以前,人類英雄手持誘惑龍的神器殺掉了龍。』

帝國騎士之章 禁忌

卷五:軍師娓娓道出幻想大陸上頗為知名的另一個故事,黑魔法師背叛了暗黑雙子神,使世上所有信仰光明的信徒,知道這陌生的神祇……(達成條件:成功擊破關卡-後勤指揮所)


 
『法師,你知道嗎?我想…………………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吧!』

帝國騎士之章 迷惘
卷六:使用了怪異的不屬於煌天神殿的祝福魔法,禁衛騎士團的成員,那黑色的盔甲足以抵擋堅硬兵器的攻擊,靠在萬靈城牆邊的迪里亞斯,回想當時宮廷魔法師的祝福加持,他陷入了迷惘。(達成條件:傭兵團長等級LV7)


迪里亞斯:「我說過,要你快點離開這裡。」

帝國騎士之章 敵我不分
卷七:經過軍師的推論,明白這些勢力未明的士兵,很可能是為了那魔法師遺留的寶物而來,在這種種的事件背後,有一個人,他支持了新上任的萬靈城主改革、也帶來了黑色盔甲的士兵,他們的目的便是挖出被沙與霧埋葬的巨大秘密。(達成條件:成功擊破關卡-狩獵的戰場)


賽凡提斯:「藏匿在這裡不但望遠鏡不會反光,而且離戰場有段距離,非常安全。」

 

帝國騎士之章 正式的會面

卷一:在這片血染的沙丘中黑暗的力量隨著帝國騎士的一劍而消滅,前方斷垣殘壁,瀰漫的沙霧之中,你見證了高聳入雲中的黑之塔崩毀,當你前往調查,前面倒塌的石柱旁靠著一個人影,那是………(達成條件:傭兵團長等級LV5)

 

 

你追著那模糊的身影穿過血色的沙霧。

水凌兒:「你在這裡做什麼?」

迪里亞斯:「這場仗,打了很久,就稍微休息片刻,欣賞這片血染的美景。」

迪里亞斯:「真是榮幸,最後會是跟你一起見證……巫妖的黑之塔崩落,象徵邪惡消滅與穩固我皇皇權,這是我皇派我出戰的最初目的。如果要為了皇而成為卑鄙的騎士,那…………」

迪里亞斯:「我這樣做,真的是對的嗎?從背後向敵人出劍……也違反了昔日導師的教導。」

水凌兒:「要聽聽我的看法嗎?」

水凌兒:「我跟夏洛特見了好幾次面,雖然我認為他根本不屑用卑鄙手段,但他的個性確實惡劣,我不覺得你有做錯,因為他給這片土地帶來災難,是全大陸的公敵。」

水凌兒:「你服從了上級的命令,並出手相助,使我們能除掉大陸長久以來的敵人,為大陸帶來和平。」

迪里亞斯:「是的,和平…………帶給人們幸福,這不正是我皇的理想,我追隨皇的原因。」

迪里亞斯:「沒想到讓身為外族的你來安慰我,我在這裡執行皇的命令,卻屢次遇見你,看來我們很有緣。」

水凌兒:「是啊………之前對抗巫妖的邪骸軍團,還要感謝你們部隊的支援。」

迪里亞斯:「時間不早,看來我不走不行了,走之前,就給你一句忠告吧!你要快點離開這片血色的大地。」

迪里亞斯:「下次再見面,我不會對你放水的。」

水凌兒:「這也是我所想,雖然我不知道煌天有什麼打算,但我希望我跟你不用刀劍相向,畢竟我們曾經一起並肩作戰。」

「那麼留下你的名字吧!我的名字是……」

迪里亞斯:「迪里亞斯。」

迪里亞斯:「皇的想法,不是我需要臆測的,我只是他手中的劍刃而已,能為他所用,是我的榮幸,再會了。」


 

 

夏洛特:「呵哈哈哈哈,愚蠢的人類啊,當真以為我會這樣灰飛煙滅?我沒有回歸黑暗神的懷抱,是不是讓你們覺得很遺憾。」

水凌兒:「我果然沒看錯,夏洛特,你還活著!」

夏洛特:「呵,當年傑菲爾哥哥也是拿著一把破劍,插在我心臟上,可是身為巫妖的我,軀體的腐敗並不會使我消亡,那個白痴騎士迪里亞斯,以為他如同傑菲爾哥哥的所為,能給予我真正的安息?」

夏洛特:「那只會讓我想起,傑菲爾哥哥對我做的一切,他那樣殘酷的對待他的弟弟………丟下了我ㄧ人…」

夏洛特:「呵哈哈哈哈,反正這都不關你的事,我可是巫妖之王,我夏洛特,如今煌天帝國的第一皇位繼承者,我是不~~~~~~~~死的!」

夏洛特:「你就等著看吧!就由你來見證,我的回歸,見證我奪回我的天上王權之印,我ㄧ定會再回來的~~~~~~~~~~~~~~~~~~~」

水凌兒:「沒想到……夏洛特還活著,看來未來跟他還有一番苦戰……」

水凌兒:「可是,總覺得好像有哪裡很奇怪?」

水凌兒:「啊啊!我到底在做什麼,夏洛特現在是最虛弱的時候,我竟然讓他三言兩語就逃走了!!」


 

 

水凌兒:「這樣啊!可是,賽凡提斯,你說過,為防止亡靈離開到大陸各地作亂,聯盟有派軍守著沙丘入口。如不是同盟,那他們是怎麼進來的?」

賽凡提斯:「或許是早於聯盟紮營前就進入沙丘的、也可能是沙丘當地的武裝部隊,但不論如何,他們也在這片沙丘上潛伏夠久了。」

賽凡提斯:「不知道這些人的真實目的是什麼。」

水凌兒:「賽、賽凡提斯,那是我的望遠鏡。」

賽凡提斯:「借我ㄧ下,那是……………平民吧?」

水凌兒:「我看!」

賽凡提斯:「不管他們是誰,我都認為,身為擁有強大武力的戰士,不該對毫無反擊之力的弱者出手。」

水凌兒:「可以去救他們嗎?」

賽凡提斯:「當然,這些人不會無故囚禁這些平民,平民的身上有這支神秘部隊想要的某樣東西。」

水凌兒:「估計對方至少五十多人,我們兩個打不過他們啊!」

賽凡提斯:「誰說要用打的,用調虎離山之術。」

水凌兒:「你是說,一個人引開,另一個去救人?」

賽凡提斯:「不,是我們在你的戰馬上做一個假人,讓牠往那個方向跑,引開注意,然後我們兩個一起去救人。」

水凌兒:「為什麼不是你的戰馬………」

賽凡提斯:「因為,你那匹馬是我精挑細選的,我知道牠跑的比較快。」

賽凡提斯:「你先把你的斗蓬解下,把那邊的枯木抱過來………然後我們………」


 

 

『為了使龍不被遠處的龍王呼喚而再次復活,英雄留在這裡,與跟隨他的人一起建立萬靈城。』

『萬靈城的意思,代表這裡鎮壓了數以萬計的龍的靈魂。』

賽凡提斯:「然後呢?這不是我先前調查到的資料嗎?」

水凌兒:「啊哈哈,原來你早就知道了,對不起我忘了。這是剛剛救下的其中一名老者告訴我的,我幫他療傷的時候,希望他多說一點話保持清醒,然後他就說了這個。」

賽凡提斯:「恩,我也沒有期待過你會記得。」

水凌兒:「別這樣嘛!是因為有賽凡提斯在,我才能平安的活到現在,這、這總能給你一點成就感吧?」

水凌兒:「咳、故事的後續發展是,英雄愛上了外地來的魔法師,但那位魔法師是黑暗的信徒,一位背叛了光明,一位背叛了信仰的黑暗神,然後兩個人在上次我們去過的地下陵墓遺跡殉情。」

賽凡提斯:「魔法師是黑暗神的信徒,一起在某個遺跡殉情?總覺得好像有聽過,一開始是假裝,最後卻愛上了英雄,所以背叛了自己的神?」

水凌兒:「是啊,魔法師一開始就不懷好意,不過這都是很久以前流傳的了。」

賽凡提斯:「確實是很久以前,我想到了一個傳說,不過,真的這麼巧合嗎?就是在這裡………」

水凌兒:「是……發生了什麼事?」

 

 

 

 


 

『是的,我永遠不會為了你背棄我的主,以特洛爾與加爾法特之名,我要取走你的靈魂,收回我主的造物………』

賽凡提斯:「我沒想到你這麼在意那個傳說,為什麼要問別人呢?你的問題,我明明都會回應你。」

賽凡提斯:「真的嗎?既然你想從我這邊知道,那我告訴你吧!」

賽凡提斯:「這個故事是一位黑魔法師遵從黑暗神的指示,要引誘光明的聖騎士墮落,並叛神,只是故事的最後,魔法師也背叛了自己的神,然後兩個人帶著黑暗與光明神的神器,一起逃亡了。」

賽凡提斯:「這個故事給了我一個警示,就是只要有足夠的代價,任何人都可以背叛,還有就是………神真的存在嗎?」

賽凡提斯:「背叛神的兩個人帶著神器潛逃,最重要的是………竟然還成功了,神只是擔任被信徒遺棄的角色嗎?沒有任何的神罰。」

賽凡提斯:「怎麼這樣看著我?主上,這只是個故事而已,即使它可能是真實的,也不可能重現在我們身上。」

水凌兒:「只是覺得這個故事跟我們的調查可能有關,賽凡提斯,你看最近,傳說中的巫妖、巨龍、魔劍、甚至是通往深淵地獄的門,哪個不是重現在我們眼前,你不是說,你相信眼見為實嗎?」

賽凡提斯:「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如果這個故事可能是真的,那麼神器,也是存在的。」

水凌兒:「是啊、將它與萬靈城的故事結合,我覺得這樣就能合理推論出,夏洛特能夠成為巫妖的原因,他一定是找到了特殊的卷軸,否則光憑一把魔劍………」

賽凡提斯:「但是,你的推論,都是建築在一個假設上,假設,屠龍英雄是聖騎士、魔法師是同一個人。」

水凌兒:「嗯?」

賽凡提斯:「你無法解釋,巫妖夏洛特的魔劍,是聖騎士的聖劍,那差異太大了。」

水凌兒:「好像也是………可是這樣又繞回原點了。」

賽凡提斯:「既然你這麼在意這件事,那我們就去查個水落石出吧!別用這麼驚訝的表情看著我…………」

賽凡提斯:「你看,這是我在城內買到的情報,這張地圖上,黑色的軍旗標示的地方,都是我們曾經與巫妖作戰的戰場,祭壇、遺跡、大陸裂痕、到黑之塔的廢墟………」

賽凡提斯:「還有我也有調查那些被抓的平民,較為年長者,都被一個穿著黑色盔甲的將領問過關於屠龍英雄的問題,種種的事件,與黑色旗幟的部隊一定有關聯,或許連煌天帝國都被牽扯其中………這裡正在發生一個,你我所不知到的巨大陰謀。」

 

 

 


 

水凌兒:「可以的話,我會離開,但我發現,巫妖的失敗並不是事件終結,這裡,還隱藏了一個更大的陰謀。」

水凌兒:「我們………不知道還能有幾次,我跟你,像現在這樣,如此平靜的對話。」

水凌兒:「啊、我當然知道你不對我出劍,是因為這裡是萬靈城,在這裡開戰,只會造成平民的恐慌。」

 

 

 

迪里亞斯:「是嗎?所以你才有恃無恐的無視我的忠告、警告,一再出現在我眼前?」

 

 

 

水凌兒:「不是的,你我都清楚,在這個我不知到的陰謀中,煌天帝國已經被牽扯其中。」

 

水凌兒:「我所仰仗的,是我相信你跟你選擇效忠的人,我相信迪里亞斯,不會做出對人民有害的事,但這片紅色的沙丘之地,確實有什麼陰謀正在進行。」

水凌兒:「迪里亞斯,你何不跟我ㄧ起調查這個陰謀的始末,你真的完全清楚,帝國在這裡面扮演的角色嗎?」


 

 

水凌兒:「是啊!除了蛇多了一點外,這裡真是個良好的遮蔽場所。」

賽凡提斯:「那支部隊,果然如我所料,是敵人,此外,他們今天的行動不同以往,這可能是我們調查到可靠線索的突破口。」

水凌兒:「真的唉?隊伍的行軍隊形以中央為主,是在護送什麼人?還是物品嗎?」

賽凡提斯:「好,我們來討論新的作戰方案吧!」

水凌兒:「賽凡提斯,難道你是想……」

賽凡提斯:「因為先前已經交代過了,如果我們沒有回去,其他的同伴會幫忙我們向城主掩護的。你別告訴我,我都特意提醒你了,你還忘記帶偵查用的裝備。」

水凌兒:「有、有啦!只是………賽凡提斯,為了追蹤這些行軍,你光擬定戰略,就整整三天都沒睡,你確定要繼續追下去嗎?」

賽凡提斯:「跟可能危及到我們傭兵團的陰謀相比,我個人的狀況就不重要了。」

水凌兒:「賽凡提斯,這樣吧……我看距離他們整裝繼續前進,還有一段時間,你要不要稍微睡一下,我再叫你起來。」

賽凡提斯:「好…………吧……………z………」

 

 

 

帝國騎士之章 帝國的野心

卷八:沿途追蹤這怪異的部隊,你們不僅發現了煌天的軍隊向四王盟軍進行攻擊,還在戰場上看到………萬靈城的私軍,是萬靈城主的意思?。(達成條件:成功擊破關卡-煌天無法者)

 

 

賽凡提斯:「正如我所預料,萬靈城主與帝國有所牽扯,這也就能解釋萬靈城主對待盟軍的奇怪態度,對於討伐巫妖拯救萬靈城的盟軍,那種不合作不支持的舉動………」 

賽凡提斯:「從一開始,我就懷疑帝國出兵的目的,根本不是因為夏洛特,他們果然另有所圖。」 

水凌兒:「賽凡提斯,你是想到了什麼?」

賽凡提斯:「雖然我只信眼見為憑,但或許………真有這種可能信……」 

賽凡提斯:「這些天來我們所見所聞,都證明帝國另有目的,尤其是萬靈城發生的一切,普通的貴族或富商,無法像新上任的萬靈城主那樣,用龐大的財力、人力去重建萬靈城,除非……他的背後有國家的支持。」 

水凌兒:「也就是,萬靈城主,是煌天帝國派出的人?」

賽凡提斯:「萬靈城主擁有陣容堅強的私人部隊,並與這些黑色盔甲的部隊有所往來。在巫妖統治下,萬靈城的居民幾乎成為亡靈與亡靈的食物,沒有遭到巫妖破壞的,只有藏在地窖的古代文獻與學者們的論文,帝國想要控制萬靈城,除了戰備補給據點的考量外,可能就是為了………這些資料。」

水凌兒:「……為了情報嗎?我想到先前救下的難民,還有他們都被問到的傳說……難不成!」

賽凡提斯:「沒錯,我也認為是情報,佔據巫妖曾出沒的地點,大費周章控制萬靈城,最有可能的理由,是他們在找沙丘中的某個寶物。」 

賽凡提斯:「迪里亞斯說過,因為四王與人皇同樣擁有王權之印,他們認為王權的分裂為這個世界帶來紛亂,他才會被派至這裡討伐巫妖,並與我們為敵。」 

賽凡提斯:「禁衛騎士團的所為代表藍斯洛特的態度,而藍斯洛特不想讓四王拿到手的寶物,最可能與他的根本目的有關,也就是……與大陸統治權有關。」 

水凌兒:「煌天帝國,歷來最是信仰絕對神祇的國家……………」

水凌兒:「歷代人皇能成為大陸的霸主,全賴於絕對神祇給予的天上王權之印,難道賽凡提斯你的意思是……」

賽凡提斯:「不錯,雖然我不知道他們在找什麼,但他們在找的肯定是與絕對神祇有關的寶物,根據之前得到的線索,最有可能是傳說所言,聖騎士逃亡時帶走的…神器。」

賽凡提斯:「只是,那些古老傳說距離我們的年代太過遙遠,不管屠龍英雄的傳說與聖騎士的傳說有何關聯,這個沙丘上一定發生過大型的、與信仰有關的戰役,至少,夏洛特在這裡得到魔劍、成為巫妖,種種傳說都能得出這裡還有其他寶物的結果。」

水凌兒:「這真的……可能嗎?」

賽凡提斯:「考慮到帝國近日所為,已經是與盟軍完全撕破臉,不管他們是為了找寶物、還是為了王權之印,帝國的部隊攻擊盟軍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一但他們叛盟的消息傳出沙丘,我想,四王與人皇開戰之日就不遠了。」

賽凡提斯:「主上,真正的戰爭,就快開始了。」

水凌兒:「真正的戰爭……這樣的和平也太過短暫了吧!藍斯洛特,擊敗前人皇傑菲爾的黑騎士,難道我們真的,會與他為敵……」

 

 

帝國騎士之章 誓言者

迪里亞斯擦掉嘴角的鮮血,誓約之劍插在被染紅的沙地支撐他自己,你走向迪里亞斯…………

(本任務將取得A級傭兵迪里亞斯的契約書,本契約書一經使用,取得傭兵將視同初使傭兵,無法解雇、無法合成。)

水凌兒:「迪里亞斯,我們停戰吧!」 

迪里亞斯:「咳、不!」

迪里亞斯:「為我的皇戰到最後,是我身為皇的騎士的堅持,我們是敵人……」

迪里亞斯:「恩,我們是敵人,你有效忠的皇,我當然也有我為之而戰的王。」

水凌兒:「只是覺得你跟其他的敵人不一樣,看到你對人皇的忠誠,我很欣賞你。」

水凌兒:「你的傷勢不輕,雖然是我造成的,但我不會道歉。」

迪里亞斯:「………………」

水凌兒:「我離開後,也會有其他的盟軍來到這裡,依你現在的傷是不可能全身而退,所以,我要帶你一起回去。」 

 

 

帝國騎士之章 誓言者(後篇)

 

重傷的迪里亞斯被你帶回傭兵團,而他才剛醒過來,你就看見安抱緊兔布偶查理,鼓起勇氣小小步的像你走來,手緊拿著一個布包………

(達成條件:安‧貝雅好感度達5,迪里亞斯好感度達5)

 

安‧貝雅:「那個,打、打擾了………」 

迪里亞斯:「這個女孩也是你們團的傭兵?」

 

『安走進房間後,躲在你的後方,觀察眼前的迪里亞斯。』

 

水凌兒:「那個,即使不加入傭兵團,也是可以做朋友吧!這位是安,她的弓術很好,是最初加入傭兵團的團員。」

迪里亞斯:「不,不是朋友,我們是敵人,你是四王的人,我是支持皇的一方。」

水凌兒:「那個,先、先別起來,小心傷口裂開。」

安‧貝雅:「好、好奇怪的人。(小聲)」

水凌兒:「嗯?」

安‧貝雅:「如果是敵人,我、我………我看不到你眼中的仇恨與殺氣。」

迪里亞斯:「那是因為……我們的立場不同。」 

安‧貝雅:「那個……對不起,打斷你們了。」

水凌兒:「嗯?是軍師讓妳來找我的吧?」

安‧貝雅:「不是。」

水凌兒:「嗯!我就知………什麼!不是!!」

安‧貝雅:「我是來找、找迪里亞斯的。」

迪里亞斯:「總覺得有點意外。」 

安‧貝雅:「這個是軍師大人要我轉交的,軍師大人說,在血染沙丘的調查隊找到了,可能對你很重要的東西。」

安‧貝雅:「還說,你、你明明就對自己的信仰產生質疑,為了守護最重要的信仰,何不加入我們傭兵團,我們又不會要求你整天都待在這裡等待任務,也不會逼迫你,去做你不想做的事。」

安‧貝雅:「如果你相信自己的選擇是對的,那你也可以相信眼前對你伸出援手、露出笑容的笨蛋吧!」



=>後續請接著觀賞-帝國覺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