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貓言亂語,不定期介紹+更新貓貓看過的片子動畫
  • 2858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聖痕傭兵-妲芬妮

 

暗夜之吻 開卷

卷一:在夜族國境邊界遭到狂化變異者的突襲,與之對戰陷入僵局,此時有援兵加入戰場幫助你……

(達成條件 妲芬妮感度20)

 

妲芬妮:「哎呀呀~怎麼可以自相殘殺呢~可愛的孩子們~想想梅菲斯仁慈仁愛之名,教導我等,同族間要互助友愛……」

水凌兒:「咦、妳是誰……」

妲芬妮:「閣下夜安,我因為看不下這同族相殘的慘劇,還波及到無辜的閣下你,便出手助閣下一臂之力。」

水凌兒:「呃、好,謝謝,妳是修女吧?這光明治癒術來的很及時。」

妲芬妮:「不是喔~以我之能耐,可不敢妄稱為神職人員,我只是個懂得光之魔法的魔法師而已。」

妲芬妮:「可憐的孩子,呼吸是如此痛苦的事嗎?我感覺到了,這是你求生的本能吧!如果想要繼續活下去,妲芬妮可以拯救你喔~

妲芬妮:「就讓妲芬妮為你帶來毫無痛苦的救贖……」

水凌兒:「等等、妳的名字是妲、妲芬妮啊!」

水凌兒:「妲芬妮,別靠過去,那是狂化的變異者啊啊!」

水凌兒:「妳會被襲擊的!」

水凌兒:「……………………奇怪,怎麼殺都殺不死的狂化變異者,怎麼會,看到妳就腳軟的趴下了……」

妲芬妮:「哎呀呀~不要著急喔~我不會對流著深淵之血的你們見死不救的,只是在接受黑夜的拯救前,首先,請跟我一起以仁慈仁愛的梅菲斯之名,向黑夜禱告……」

水凌兒:「不是吧!等妳禱告完,他們就會死吧!!!啊!妳還踩在那個變異者的手掌上。」

妲芬妮:「不好意思呢~不過,反正你已經很痛了,只是多痛一個地方而已,很快我就會幫你治療的,所以我們先禱告吧!禱告是很重要的事,不可以馬虎的。」

妲芬妮:「王說過,對待每一件事都要用最認真虔誠的心去做,我能擁有拯救的才能,是因為我有幸得到王如此珍視對待,因此,喪失理智、攻擊同族,使仁慈的王內心哭泣淌血,在你們得到救贖前,都應該先向王懺悔。」

水凌兒:「要不要先幫他們止血再說……我怕他們連懺悔都…………」

妲芬妮:「不行喔!墮落的靈魂、連向王承認自己的錯誤都不肯,喔!這是多麼讓人悲傷難過的事,但為了梅菲斯仁慈仁愛之名,我還是會救你們的。」

妲芬妮:「我是妲芬妮,過去,或許你們未曾聽聞我的名,未來,我也不需要你們記得我的名,為了實現我王的願望,你們只要記得仁慈仁愛的梅菲斯之名,為了實現王的理想,我會讓你們活著。」

水凌兒:「妳再不救他們,就不用救了啊………」

妲芬妮:「醒悟自己所犯之罪、向王懺悔並徹底悔改,是一段很漫長的期間,然而得到王的憐憫與救贖,卻只要一瞬間。」

妲芬妮:「所以……在未來這段漫長的歲月中,我會讓你們徹底地向我王懺悔……請多指教了,各位,跟隨我王、服從我的指令,妳們都要堅強的活下去唉~

妲芬妮:「再得到王的寬恕之前,永恆的安息……………是不被准許的~

 

 

暗夜之吻 黑夜的憐憫者

卷二:因為放不下善良而柔弱的夜族法師獨自回到無光之地,你邀請了夜族法師妲芬妮與你同行,但在妲芬妮柔弱的外表下,她出乎意料的………

(達成條件 妲芬妮感度45)

 

妲芬妮:「真是可愛的野獸,王教導我等,面對生存的渴望,面對汲取鮮血的渴望,也萬不能忘記自己的本份,為了滿足我的口腹之慾,讓我為你唱誦一曲鎮魂歌。」

水凌兒:「那個…………妲芬妮,妳快跳來我這邊,那隻魔獸快爬上妳那棵樹了!」

妲芬妮:「……………………安息吧!我會很溫柔的烹煮你的。」

水凌兒:「咦噢噢澳奧!妳怎麼跳下樹了!」

妲芬妮:「對不起呢~我改變主意了,看到這隻魔獸爬樹的姿勢這麼的可愛,我不忍心收割牠的生命。」

妲芬妮:「所以,我決定了,我們起初的狩獵之舉,只是為了充飢,所以我只要牠的一條腿就好了,剩下的部位還是留在這隻野獸的身上吧!這樣牠可以繼續用這麼可愛的姿勢爬樹。」

水凌兒:「牠是隻魔袋鼠…只有兩隻腳,被剁掉一隻,就再也不能爬樹了啊啊!」

水凌兒:「而且,我們起初的狩獵之舉,不是因為妳說妳很孰悉凶獸谷地的路,然後帶我走進牠的巢穴嗎?不是因為迷路嗎!!」

妲芬妮:「這個啊……………………王教導我等,凡事不能只看過程,結果是最重要的,只要結果是好的,過程所經歷的一切都有價值。」

妲芬妮:「好啦~我們還是快點來解決今日的晚餐吧!魔獸先生~魔獸先生~可不可以讓我剁下你的一條腿,我保證不會傷害你其他的部位。」

水凌兒:「別再說了,牠完全被妳激怒了!」

妲芬妮:「真遺憾~看你這麼生氣的樣子,那我們的談判只能破裂了,真是不想跟這麼可愛的你成為敵人。」

妲芬妮:「王教導我等,面對敵人,在生存的危機下,無須手下留情,但是,我清楚明白王是仁慈仁愛的,所以我仍然會寬恕你的不識時務。」

水凌兒:「妲芬妮……還是讓我來吧!我下來了,妳、妳不動手的話,還是讓我給牠一個痛快吧!」

妲芬妮:「為什麼呢~我只是想讓牠體會我亡的仁慈仁愛之名,為什麼你跟魔獸先生都不能理解我的苦心呢?」

水凌兒:「我總覺得在妳跟魔獸四眼對看後,牠就像中邪、不,是看到某種可怕的景象一樣,妳看,牠現在整隻趴在妳的前面瑟瑟發抖,而且非常畏懼的樣子。」

妲芬妮:「咦?還好有你提醒,一定是牠終於感受到我忍耐著不殺牠的苦心~真是太好了,魔獸先生,不枉你棲息在我王所統治的國度內,果然識時務。」

 

 

暗夜之吻 信仰

卷三:這趟旅途特別的漫長,因為妲芬妮放不下在國界邊境的戰場上受傷的士兵,在她的請求下,你答應暫時停留在此處……

(達成條件 妲芬妮感度70)

 

妲芬妮:「你真是個善良的人,不但自願護送我回無光之地,還容許我這麼無理的要求。」

水凌兒:「呃……沒關係,妳就快點為這些傷患治療吧!」

水凌兒:「(我該告訴妲芬妮,其實我覺得她不用我保護嗎?)」

水凌兒:「(不知道為什麼,這一路上,所以與妲芬妮對看過的魔獸與盜賊,都像是被定住一樣,完全不敢做任何動作,如果這是妲芬妮的魔法,那就算沒有我的保護也沒關係吧?)」

妲芬妮:「仁慈仁愛的梅菲斯,也會為你的好心腸感到欣慰的,在這個世界上,鮮少有像你一樣如此善良、能善待深淵子民的人呢!你有資格成為我王的追隨者,不過這都之後再說好了~」

妲芬妮:「現在,那我就不客氣開動、不是,是開始治療~

水凌兒:「我是不是聽到了什麼可怕的字………開、開動!!」

妲芬妮:「是你聽錯了啦~我只是要用我的本能,拯救這些深淵的子民,雖然我會用治癒的魔法,可是這些光的咒語,對待深淵的血脈並不是那麼快就見效。」

妲芬妮:「然而我身上所流的血,我是確定絕對、絕對能夠幫助這些傷患的。」

妲芬妮:「好啦~你別再問了!」

妲芬妮:「在拯救可憐的孩子之前,讓我們一起以梅菲斯仁慈仁愛之名,向黑夜祈禱……」

妲芬妮:「今天是特例,為了我身旁這位善良的保護者,不被我的請求耽擱到時間,我們就長話短說,一起朗誦夜的詩篇‧第三十九部‧第四章節‧第五段的讚美詞吧~」

妲芬妮:「以梅菲斯仁慈仁愛之名,我寬恕~

經過了三個小時-

水凌兒:「…………………………果然上次阻止妳祈禱的預感是正確的,我剛剛怎麼就沒有阻止妳呢?他都睡著了……該說夜族的恢復力果然很強。」

妲芬妮:「好啦~現在讓我來給予你憐憫與救贖的一吻吧!」

水凌兒:「唉?妲芬妮,妳在…………不!!!!妳這是在咬他吧!這是在咬他沒錯吧!!他看起來表情好絕望!」

妲芬妮:「感謝招待、不對,是治療完畢,身上的傷應該都好了吧~?」

妲芬妮:「只是有點小小的副作用而已,就是要通從我的命令行事,就像一般夜族的附屬卷族一樣,這可是你的榮幸呢。」

水凌兒:「………………………………我沒聽錯吧?眷、眷族……」

妲芬妮:「唉?我說好玩得而已,我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嘛~為了不讓這麼年輕的靈魂,在還未報效我王前就與世界永別,我只是採取了一點必要手段而已,我才不要這麼弱的人成為我的奴、眷族,他並不是能成為將領的好人選。」

水凌兒:「總覺得有那裡不對勁……」

 

 

暗夜之吻 偵查事件

卷四:本以為這次發生在邊境的戰役,只是夜族內剿滅狂化變異者而起,卻沒想到意外發現聖族的偵察隊伍,聖族的精靈們,破壞協議越界的理由是什麼,妲芬妮打算展開調查。

(達成條件 妲芬妮感度100)

 

妲芬妮:「王教導我等,絕對不能欺騙自己所珍視的人,我已經很久沒聽到誰說要保護我了,保護身為皇吻公爵的我~我會珍惜你,絕對,會讓你完好無損的。」

水凌兒:「不對吧!我是在問妳知不知道夜族與聖族衝突的原因,不是在問妳這個……」

妲芬妮:「我的意思是,我不會對你說謊的~所以我不想告訴你~我的想法。」

水凌兒:「意思是妳知道?」

妲芬妮:「走吧~

水凌兒:「啊?妲芬妮,妳這是要去哪裡?」

妲芬妮:「想要稍微調查一下,精靈們越過國界的原因!你會跟我一起去嗎、嗯?」

水凌兒:「這………距離約定抵達無光之地的時間……」

妲芬妮:「噢不!難道你要丟下我這樣手無寸鐵的弱小法師,不會的,你明明就不是這種人,嗚。」

水凌兒:「唔嗯……好吧!別、別哭了,我沒有說不好啊啊!」

妲芬妮:「那我們走吧~真是可愛,我就喜歡你這麼乾脆的個性。」

水凌兒:「啊?原來妳是裝哭的,妳騙我!」

妲芬妮:「別這麼生氣嘛~從第一次見到你,我就覺得你給我一種親切感,你是個善良的人呢!我們都已經來到這裡了,就一起調查嘛!如果聖族真的要在我族的國作亂,那揭發這個陰謀的你就是我族的大功臣,我王會感謝你的。」

水凌兒:「那妲芬妮妳呢?」

妲芬妮:「我不算啦~因為這是我的義務,但如果我王因此而認可你,那麼………」

水凌兒:「那麼?」

妲芬妮:「那們你的傭兵團就會受到我族認可喔~沒事啦,我們出發吧~

水凌兒:「我也有自己的事要做啊!不行就是不行,喂、別、別哭了…………好啦!!真拿妳沒辦法,走啦!」

妲芬妮:「真是太好了,不枉你身上流著仁慈仁愛淵藪之主的血脈,那麼這件事就拜託了~

妲芬妮:「(那麼………王就會允許吧?)」

 

 

暗夜之吻 偵查事件的結束

卷五:故意放走了聖族的偵查小隊並追蹤,當你收到妲芬妮的信號前往該處,印入眼前的是與狂化變異者徹底廝殺而敗下的精靈士兵、妲芬妮………難道這都是妳的故意為之?

(達成條件 妲芬妮感度115)

 

水凌兒:「妲芬妮,妳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妲芬妮:「故意的?你是指讓這兩方相互衝突的事喔!」

水凌兒:「該怎麼說呢,我有點意外,之前妳曾救過狂化的變異者,現在卻刻意隱他們到聖族部隊的據點相互殘殺。」

妲芬妮:「仁慈仁愛的梅菲斯護佑我等,我等有義務守護王的心,身為王的臣子,我有義務替王剷除背棄王之理念的叛徒。」

妲芬妮:「他們可不是普通的狂化變異者喔!如果只是自制力不足,我還是能夠自己作主,給予他們重生的機會,但是,光憑氣味就能聞出來,這些人接受了淵藪之主以外的血,因為過強的力量而喪失理智。」

水凌兒:「淵藪之主,是夜王?」

妲芬妮:「不,也不能這麼說,應該說,身為夜王軍,卻接受直屬於王之將領外的力量,使他們狂化的血緣之主,在淵藪之谷中,也沒有別人了。」

妲芬妮:「為何要接受不屬於王的力量呢?就算是我也無法拯救。」

妲芬妮:「與其讓他們淪落為終日渴求鮮血的獸,終有一日被王聽聞他們的罪孽,使王的心難過,不如我給予他們贖罪並永遠安息的機會。」

妲芬妮:「真是個美好的故事,身為狂化變異者,卻拼命克制自己對鮮血的渴求,為了不使王的心難過而叛逃,並在逃亡的道路上發現悄悄入侵的聖王軍。」

妲芬妮:「然而,即使是叛逃王軍的戰士,為了守護我族,用殘存的理智壓下鮮血的渴望,挺身而出對抗侵略的精靈部隊………最後同歸於盡。」

水凌兒:「這跟現實有一段差距……」

妲芬妮:「沒關係,王說過,他愛護我等、並不會對我等使用讀心術,所以你不說、我不說,不會有人知道的。」

水凌兒:「就這麼相信我?」

妲芬妮:「我對自己的眼光是很有自信的,你可是我看中的人呢~」

妲芬妮:「時間也耽擱很久了,謝謝你願意陪我,答應我這麼任性的要求,真想快點回到無光之地。」

妲芬妮:「才能………………………………………得到你。」

水凌兒:「喂!妲芬妮,別走那麼快,就算是死者也要尊重啊!別從他們的身上踩過去!」

 

 

暗夜之吻 墮落的寵愛

卷六:本以為因為狂化而喪失理智的夜族異變者,在見到妲芬妮時短暫的恢復理智,似乎是妲芬妮認識的夜族……然而,妲芬妮卻……

(達成條件 妲芬妮感度130)

 

水凌兒:「妲芬妮,妳認識他們吧?狂化變異者,與這位……銀月狼族來支援的軍官。」

妲芬妮:「狂化變異者我就不認識了,不過這隻小狼,是善良又容易心軟的孩子~

一小時候

妲芬妮:「想想就覺得遺憾,他的監護權被那個男人要過去後,好像…忘記我了。」

水凌兒:「啊!他醒來了,妲芬妮,我認為這個變異者是真的認識妳,看樣子還與妳有深仇大恨。」

妲芬妮:「這樣嗎?咦,傷口傳出的味道是……讓我看看你的臉吧……」

妲芬妮:「怎麼會是你。」

水凌兒:「你們真的認識啊……那就是先綁起來再說吧!看這個樣子,如果掙脫了束縛魔法,又會到處攻擊人。」

妲芬妮:「真是太難看了,我是這麼的寵愛你,你卻做出背叛王的事,還接受那個女人的血……這兩點都是我無法寬恕的罪。」

妲芬妮:「我照顧你的期間,你應該清楚,在王的教導下,我信奉王的每一句話,絕不與深淵的血脈出手。做出這種事使我難過……這樣扭曲而猙獰的面貌,我都認不出你是誰。」

水凌兒:「奇怪,妲芬妮,妳在對他說了什麼,安靜下來了?」

妲芬妮:「大概是看了我的眼睛,感到愧疚吧!這是我曾經很寵愛的……我的眷族,但他卻……」

水凌兒:「妳曾經很寵愛?」

妲芬妮:「過去,我跟他曾經是同族,那時候的我還很不成熟,王未教導我夜族的常識,所以我就看在曾是夜族的份上,救了戰場上奄奄一息的他,使他成為我的眷族。」

妲芬妮:「後來我明白了,越是寵愛,就越不能束縛住他,所以當他說加入夜王軍為我王效力,我認為這是正確的事。」

妲芬妮:「對不起,我覺得心裡有點難過,我、我去看看另一位傷患好了。」

水凌兒:「這樣啊……」

水凌兒:「(曾經寵愛過的人……又怎會在短暫恢復理智時,說出那樣的話語,曾為聖族,卻對待聖族的士兵如此殘酷。)」

水凌兒:「妲芬妮……」

水凌兒:「(我不知道,過去的妳的模樣,然而,妳一直將我捲入這些夜族內部的紛爭中,未來,我可以相信妳嗎?)」

『我、我看過妳的名字………在通緝榜上凶名在外的墮落聖女……』 

『這個人,是妳新看上的目標吧!真可悲,遇見了妳這個殘酷的女人!哈、我知道了,因為夜王的下令,妳的凶名並沒有傳到外界。』

『他們的目的不管為何,越界偵查就是侵入者,做出這種事後,就應該想想後果,我可是夜族,為何要為他們聖族的士兵考慮能否活下去。』

 

 

 

暗夜之吻 真正的救贖

卷七:因為前幾次發生的事情,在抵達無光之地後,你決定打聽皇吻尊爵妲芬妮的一些情報,卻驚覺無光之地沒有任何居民知道她是誰,「為什麼不自己問我呢~?」妲芬妮坐在石牆上低頭看著你。

(達成條件 妲芬妮感度175)

 

妲芬妮:「為什麼不問我呢~我一定會告訴你的。」

水凌兒:「問妳?我知道妳說過不會騙我,但妳會選擇保持緘默,如果妳願意告訴我,根本就不會等到現在。」

水凌兒:「妲芬妮,妳為什麼要騙我來無光之地,還有那些妳刻意告訴我的事,深受夜王信任的臣子,不會讓我這個無關緊要的人,被牽連進夜種的內鬥中。」

水凌兒:「這個無光之地,根本沒有人聽過妳的名字,皇吻公爵妲芬妮,妳是誰?」

妲芬妮:「我說的話,你還會相信嗎?」

水凌兒:「如果妳願意說的話。」

妲芬妮:「把你牽連進來,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只是巧合,而且,我真的是皇吻公爵,不是冒名的,我只是…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離開宮廷了,所以一般的夜之子民不認得我的名字。」

妲芬妮:「王需要有值得信任的人,幫助他處理證物,而且不能與將領們有太好的交情,才不會讓私人的情感參進公務之中。」

妲芬妮:「所以王選中了我,雖然我並不是最早跟隨王的皇吻眷族,但我對王的赤誠之心,誰也不能質疑。」

水凌兒:「妳的來歷,真的這麼簡單嗎?狂化變異者與兇惡的野獸,只要與妳的雙眼直視,就被震攝得無法動彈,我一直很在意,被稱為墮落的聖女,那個人是妳嗎?」

妲芬妮:「那只是,力量的不對等而已。墮落聖女,沒想到經過這麼久,我還能聽到這個別稱,外人加諸在我身上的名,就因為我曾是聖族的白晝聖女,而我在一次的朝聖中,被狂化異變者襲擊,並遭到感染……」

妲芬妮:「當時精靈長老們認為這是光明對我的考驗,而我對光明的信仰不夠虔誠、對聖王懷有反逆之心,才會受到襲擊,在聖王的榮光之下……」

妲芬妮:「我被我曾經信仰的王遺棄了,被拋棄在凶獸谷地的曠野之中,只會救人的魔法、不會自保的魔法。」

妲芬妮:「而這個時候,是仁慈的王救了我,給予我深淵之血脈的力量,王的憐憫,與我身為白晝聖女的力量產生衝突,為了徹底救贖被聖王遺棄的我,王選擇給予我更多的血,讓我對抗作為白晝聖女的自己,然後,他將我帶在身邊,教導我如何控制力量。」

『女孩,為何而哭?』

『追逐光的精靈一族,卻被遺棄至此……幽暗的淵藪之谷……』

『這麼晶瑩而苦澀的眼淚,美麗而忠誠的靈魂,女孩,如果妳願意擁抱黑暗,那麼請拭去妳的淚水、抬起妳的頭……』

妲芬妮:「為了回報王的恩情,我一直都在尋找,能為王效力、具有才能的追隨者,但我培養出來,要為王效力的將領都不是完美品,你也看到了我曾經寵愛的孩子,他被力量所迷惑,成為無可救藥的狂化變異者。」

妲芬妮:「發生許多事後,王告訴我,我不需要再為他尋找追隨者,未來,在他的見證下,唯有我認可,對方也願意,我才能將之變成我真正的眷族。」

妲芬妮:「在斐德離開後,我沒想過會在遇見一個,口口聲聲說要保護我的人,並答應我任性的各種要求,你願不願意,成為我的眷族,我會好好珍惜你的。」

 

暗夜之吻 執著

終末:在經歷了無光之地的襲擊事件後,妲芬妮拉著你的手快速的往前跑,她說……。

(達成條件 妲芬妮感度190)

 

水凌兒:「沒記錯的話,我已經拒絕過妳很多次了吧!」

妲芬妮:「沒關係,我王教導過,獲得甘美的勝利果實前,都會經歷艱困的考驗。」

水凌兒:「好吧!那換另一個問題,為什麼………後面那些士兵是追著我們啊啊啊!那是在追妳吧!這跟我應該一點關係都沒有啊啊!妲芬妮,妳也別在這種場合問我這種問題,我不會成為妳的眷族!」

妲芬妮:「你對我有一點點誤會呢,這些士兵,不是王軍、也不屬於任何將領所有。」

水凌兒:「但是他們確實配戴夜王軍的徽章。」

妲芬妮:「從血液的味道可以感覺出他們非忠於王的追隨者,而是忠於那個女人……」

妲芬妮:「真是過分,用王的詔書欺騙我離開宮廷,再以我未聽從王之指令為由、勾結聖族為罪責之名拘捕我。」

水凌兒:「這………妳說的該不會是?」

妲芬妮:「當然是王最寵愛的妹妹溫地,對王身邊的所有女性都懷有敵意,想要用這種卑劣之舉將我逐出黑夜的國度,不可能。」

妲芬妮:「我絕對不會放棄的,溫柔的、仁慈仁愛的憐憫與救贖,可不是為那個女人而存在,是為了所有的夜之子民存在。」

水凌兒:「果然是溫蒂啊………」

水凌兒:「不過,像你這樣一心為王、又有強大力量的皇吻公爵在幫助夜王處理政務,為了把妳轟走,溫蒂也計畫很久了吧!否則她不會行動。」

妲芬妮:「妳放心,我不會讓那個女人的計畫成功的,王是大家的,那個自私的女人。」

妲芬妮:「我一定會把你帶到王的面前,在王的見證下,將你變成我的眷族。」

水凌兒:「啊?等等,我放心什麼,妳這個企圖很奇怪吧!我從沒答應過這種事!」

妲芬妮:「很奇怪嗎?不會啦!以梅菲斯的仁慈仁愛之名起誓,我先前拯救夜族傷患的治療行為,都不具有讓他們成為正式眷族的效力,我只是說好玩得而已,你別因此對我有所芥蒂,別誤會我了。」

水凌兒:「啊、我不是誤會這個!別讓事情往這麼奇怪的地方發展,我的意思是,我從沒說要成為妳的眷族!!」

妲芬妮:「那個不重要,等見到仁慈的王之後,你就會改變主意了。」

妲芬妮:「王啟示我等,越珍貴、越難得到,得到的結果味道越是甘美,越要珍惜,所以,我不會放棄垂手可得的甜美果實……」

水凌兒:「夜王說過這種話嗎!!我完全不相信!以外界對葉王的評價,他怎麼會說出這種鼓勵把他人變成眷族的話!」

妲芬妮:「王當然有說過這句話,我記得很清楚,這是在吃水果大會上,王說過的話語,王的教導,每一句話我都有記下來,為了向世人展現我王的光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